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魔幻星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终极光压

魔幻星际 流浪的蛤蟆 4816 2005.01.03 10:38

    鹿易南通过实际的战场磨练,现在已经熟练的掌握了光子武胄的使用,但是连番的苦战他也消耗掉大部分的能源。如果情况再没有改变的话,很可能第一次正式上战场,就是这个年轻士兵的最后一次。

  鹿易南在战斗一开始就和同伴们分工合作,偷袭他们的五头凯末尔龙人,现在已经减少到两头而已。

  战略得当的三人小组,三对二自然是稳占上风。但由于都在作战中消耗掉极大的能量,想要快速结束战斗也不太可能,战局进入了僵持阶段。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鹿易南他们三个有绝对的信心让最后的胜利属于他们。可除了他们的局部战斗之外,主战场上的情况不是很容大家乐观。

  单座无限力核融炮现在只剩下可怜巴巴的十几台,基本失去牵制作用。太空猎狗的数目也下降到不能再继续控制战场,大部分的太空猎狗只能掩护性的自爆,但只拖走了区区三头凯末尔龙人跟它们陪葬。

  数十万公里的太空战场,到处充满了零碎的机械,和不断爆碎的炽亮能量。

  仲少华现在已经顾不得自己的三名手下了,放任他们自行其是。他虽然保持了最大限度的战斗力,但却没有像鹿易南、威司、上泉信行他们取得那样的战果。

  单对单,鹿易南完胜对手的战绩,让排名还在他之上的威司斗志昂扬,重战光戟抓住一个微小的空隙,硬是把敌对的凯末尔龙人从身体中心劈成两半。而有竞争情绪的上泉信行,有两个战友作出示范,他的作战效率更是简洁明快。不断的挑逗对方,造成对方的失误,被他吸引到当时还有威慑力的密集光炮火力下,用十字光刀栅牢牢锁住对手的行动。

  扭曲空间力场出现衰竭的瞬间,被密集的单座无限力核融炮硬生生轰成飞灰,那头凯末尔龙人死的最是壮烈。

  鹿易南这段时间内虽然一直处于落跑的境地,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运动战方针被他运用的出神入化,让敌对的两头凯末尔龙人无可奈何,没办法分身去救援族人。

  鹿易南得到威司和上泉回头帮助,基本上能稳定局面。

  只是操控波能光刀,不断引逗凯末尔龙人消耗扭曲空间力场的防御,这种超重力磁场是不断波动的,时强时弱,而且扭转空间的方向并不能随意控制。只要到了衰竭的频率,就能重创它们。

  鹿易南的波能光刀攻击力太分散,所以强制攻击的任务就交给两个同伴了。威司的重战光戟所聚集的能量破击波,威力简直恐怖,正好用来给凯末尔龙人重大打击。

  不过担忧战场的鹿易南,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早些全身而退,还是死战到底。战场上凯末尔龙人横扫直撞,如果不是每个战斗兵人身边都有几条太空猎狗做阻挡的炮灰,现在一定伤亡很大。就是这样也不容易支持下去了。

  没有单座无限力核融炮的火力压制,和太空猎狗的牺牲攻击,单凭战斗兵人是完全对付不了凶横的凯末尔龙人。人类比起魔界的生物,实在太弱了,连拥有武器都弥补不了这个差距。

  不太喜欢仲少华那种能量吸收光翼,鹿易南在周围布下了一层具有同样效力的光罩,不过他身处远离太阳的火星轨道,要补满能量不知猴年马月。

  这时候的场面上终于起了根本的变化,仲少华和鹿易南他们就那样随便的设定光子武胄不同,他的光子武胄是经过反覆论证,最后才确定成型。

  仲少华有最终的秘密武器──终极光压。头上七支光角是极度浓缩的高密度能源体,一旦使用,威力足够把任意一颗体积和小山相等的大卫星炸开两半。

  在战况不利的情况下,仲少华实在无法不动用这几乎是最后的手段。

  在他精神核心爆发下,纯粹的能源体光子武胄急速消逝,但是头上七支尖锐的光角却越加明亮。

  可以说战斗到这个地步,凯末尔龙人也不好受。突破空间裂缝已经消耗掉它们很多能量,再加上一到第一空间就被人类发现,立刻就展开连番恶战,没有机会到恒星附近补充能源。加上作为凯末尔龙人的移动座驾和居住空间的基魔兽人全灭,使它们连休息和疗伤的工具也没有了。要是继续战斗也不过是两败俱伤,当然如果人类军队的援军登场,后果别论。

  仲少华这次动用终极光压,是把所有的能量一次性轰出的武器,那表示这位研究员出身的军官已经豁出去了。

  分化成七道光龙的光角,在仲少华最后的力量操纵下运转如光虹,有灵性般自动寻找目标。

  受操纵者意志控制的终极光压,打中了附近正战斗的几头凯末尔龙人,连扭曲空间的超重力磁场也瞬间被强大无比的能量给破坏掉,当下就被光虹贯体,再承受不了宇宙真空压力,被撕碎成无限的碎片。

  远处的鹿易南看到这种情形,打个信号给威司和上泉信行。这种机会不利用,岂不浪费。

  三人联手合成一道光龙,虽然不可能有仲少华的终极光压那种威力,但却可以把眼前的两头凯末尔龙人送到仲少华的终极光压其中一道光虹前进的方向。

  鹿易南勉力做完这种费力的工作,就几乎没有多少力气了。看威司和上泉的情况也差不多。

  不过配合这道终极光压,凯末尔龙人遭到重大打击。包括完全消逝的,和丧失作战能力而被战斗兵人部队趁机消灭的,剩下的凯末尔龙人只有七头。

  形式分明的战场,让这些凯末尔龙人不再恋战,不断的空间转移,消逝在宇宙空间。

  而这时的人类部队也无力再追击,更何况空间转移是无法远距离追踪的。

  这场战斗只能说惨胜,惨败。双方都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鹿易南、威司、上泉信行,你们归队,现在我们开始收队。接下去会出动特别行动第一组搜索残敌。”

  收到仲少华的命令,三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一加入特别行动组立刻就有战斗,而且还是如此的异常恶战,鹿易南直到现在还不能相信已经算是战斗结束了。

  其实威司和上泉信行也是第一回上真正的战场,所以互相用天眼通讯的时候,颇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由于是新来乍到,他们没有跟着特别行动组集结。仲少华和这场战斗的指挥者交代过后,飞了回来。原先的蟹式直升战斗机由于远离战场,没有受到任何损害,四人当然原机折返。

  疲惫不堪的四人组合,再也没有闲聊的兴致,悄然回到蓝色急电基地特别行动组的管制地域。仲少华把三人安排好就离开,第四空间魔界生物入侵,而且这种规模已经算是很严重的事件了,他必然有很多工作要做。

  最重要的是还逃走了七头凯末尔龙人,如果不及时追杀,一旦到达人烟稠密的地点,公众效果不堪设想。

  发动终极光压的他,实际上比鹿易南他们三个还要虚弱。但没办法,他在其位,必然得谋其事。

  来到新的地方,鹿易南也没招呼别人,直接找了个补充能源的复合功能治疗仪补充消耗的能量。他实在是生活的过于惊心动魄,要好好的补一补了。

  不用说,威司和上泉信行也选择了同样的行动,没有什么休息比复合治疗仪更能恢复体力了。

  全身浸泡在营养液之中,随着能源的不断补充,鹿易南的精神也振作起来。

  短短时日内发生了这许多事情,让他一步迈上军旅之路,就再也没有回头机会。原先的人生计划全被打乱,这也就罢了,头一次见识了战场的惨烈,尽管鹿易南非但没受到半点伤害,而且还在战斗中有所斩获,可心理上的冲击仍是没有减缓。

  鹿易南在学员生涯之时好勇斗狠,进入军队也没把性格改变过来。虽然人生之路变化如此之大,他也能承受的住并适应了这种生活。

  精神恢复的鹿易南,脑海中想到的是刚才仲少华最后发动的超级强力攻击。那种可以媲美半支舰队主力舰炮火齐射的威力,连凯末尔龙人的超重力磁场也无法承受,扭曲空间都被打破,真的令鹿易南羡慕非常。他和威司、上泉信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在和凯末尔龙人的战斗中占得一线生机。当时的情况,鹿易南都不知如果自己一旦失手,后果怎样。

  为了保存自己的小命,鹿易南对这种武器产生了无穷的兴趣。光子武胄和生体寄生兽的最终成熟体结合,令生命的本质都发生了变化。鹿易南才刚刚植装光子武胄,就立刻上实战中去检验,自然对大部分光子武胄的奥秘还一知半解。趁此空闲,鹿易南正好准备细心揣摩一番,好把这件武器发挥到最大威力,以期自己还能有美好的未来人生。

  鹿易南知道光子武胄最关键的三大控件就是:结合人类大脑后觉醒的新思维中枢──精神核心;一切能量运作的中心,亦即光子武胄收回身体后的形态──能量核心光体;以及生体寄生兽原来和本身融合形成的功能块,现在进化成了一级,几乎所有的特殊能力都以此来发挥,作为光子武胄的──主功能集成模块。

  深入光子武胄的精神核心,鹿易南轻而易举的找到了有关光子武胄的原始数据,并开始进行分析。仲少华能做到的东西,同样体质的鹿易南认为自己没有理由做不到。

  有关终极光压的信息,光子武胄原始纪录中自然有记载。这种灭绝型超战力武器并不复杂,只要有足够的能源,任何一具光子武胄都能自身产生这种攻击武器。

  前提是丧失一部分的防御机能,因为如此强大的武器本身就不稳定。拥有了终极光压的光子武胄,就等同于怀揣着核弹头的普通士兵,一旦在战斗中被敌人击中,引爆了高度能量密集的光弹本体,结果也不用说了。

  而且本身的防护能力也会因承受打击的强度而大幅度下降,光子武胄本身就会变的不稳定。

  鹿易南经一番思考,想到了个折衷的办法。思维总是另类一点的鹿易南考虑这个问题时,会先确定自己肯定是需要这种武器,再下来就想到不能把这种武器放在身边,像仲少华那样作成七支光角固定在头部,对他来说无疑找死,而且也不符合他的心理底线。

  鹿易南大胆的做了一个特别的武器──霹日光梭。其实这种武器和仲少华的头部光角并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鹿易南在其内部设定了比较精密的控制共振回路,使霹日光梭更加容易操纵,有自动回避反应,能对某个级数以下的能源做规避,而且在外层多加固了六层光甲防护罩。这些都是小小的改进,并算不了什么。

  主要是鹿易南在战场上准备使用的方法与众不同。

  鹿易南准备霹日光梭一到战场上就立刻放出,并确定巡航路线远在自身安全范围之外。由于原本设定这些霹日光梭对任何敌人几乎都自动躲避,这就是鹿易南的思考。这些威力强大的武器不在自己身上,就是万一被引爆也不致伤到自己。而且一旦使用这些远离自己的武器突然发动,也更加让敌人防不胜防,无论怎么想,鹿易南都觉得这样是最好的选择。

  设定好霹日光梭的有效距离是在十万到十五万公里之后,鹿易南索性加上探测感知功能,以便最大限度的开发利用。

  做完这一切,光子武胄的精神核心连通原来的内植智核,鹿易南精确计算出霹日光梭的最完美规格。在补充能源的同时,鹿易南准备制造它五支试试,以后在战场上验证效果后,再考虑增加数目。

  作为光子武胄最后,也最强大的武器──终极光压,是几乎无可匹敌的。但是一旦使用就意味着战斗结束,如果不是敌人已经被消灭,就是光子武胄消失最后的作战能力,只能束手待毙。

  鹿易南有什么考虑,他的两个同伴自然不知道,但威司和上泉信行自然也不会不对自身的情况做一番整饬。

  眼看着透明的复合治疗仪强化玻璃罩之内,三人的外表形态不断的改变,光子武胄一会消散被回收体内,一会又显露出来,而且形态各在某些方面加以改变。三人正要确定自己的光子武胄的最终战斗形态。

  随着能源补充的结束,威司和上泉信行从冥想中自行觉醒,而鹿易南那边却起了反常的变化。

  威司第一眼就看到鹿易南在复合治疗仪内浑身上下都冒出墨绿色的奇异光芒,光子武胄不断的实体化,收缩,整个人有一种诡秘的感觉。

  “上泉,你看,鹿易南是出了什么毛病?”

  威司大声的对刚刚补充足够能源,清醒过来的上泉信行喊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