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魔幻星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特别调令

魔幻星际 流浪的蛤蟆 7173 2004.12.27 18:16

    “嘿!鹿易南,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嗨!别总那么没精打采,你可是我们这里最年轻的小伙子。喂!你真的对小型宇宙飞行器不感兴趣?”

  威司怏怏的正准备离开,正若有所思的鹿易南猛的蹦了起来。因为沉迷于智核内装载的小游戏,他的大脑迟一步才处理听到的信息,身体迟了一点才有正确的反应。

  “什么?威司你真可爱。不用告诉我是什么型号,直接说它们在哪就行。”

  “顶楼,七百四十八层。”

  “谢谢!”转眼间威司眼里的鹿易南只剩下视觉停滞的幻影,而内部飞行通道则传来呼啸的破空声音。

  空气充满所有空间,给人带来的好处是说话不用通过天眼通讯,坏处是同时也会无法避免噪音的搅扰……

  鹿易南当初同意进入购物中心而不是豪华酒店,并没什么特别目的。这些日子里,除了拉着上泉信行和威司到外面较量一番是每天必备功课外,就是一个人在那里研究融合生体寄生兽第三形态的奥秘。偶尔有闲暇,便沉迷于智核内装载的小游戏。其他的时候什么也不做,整整十天来就是这个样子。

  对鹿易南来说,这次禁足,不过就是一次悠闲的休假。而他这个年纪的小男孩儿,显然对浪费时间特别有心得。鹿易南这些天还决定了人生的目标──先做好一个合格军人,尽量提高战斗力。

  威司本来也以为今天鹿易南仍然不为所动,没想到他会这么勤快。作为瞭解不深、认识不久的战友,威司不知道鹿易南对飞行器有多热爱。

  威司刚才正好问到鹿易南的爱好上。喜欢极度竞速的鹿易南,对任何能提高人类移动速度的机器都很感兴趣。如果不是鹿妈妈管的严厉,鹿易南早就在无冬市的地下赛车场上去争夺头衔了。

  当威司提起小型飞行器的时候,尤其是当鹿易南明白自己还能顺利拥有那些无主物品,他火热的情绪更是高涨,行动也前所未有的迅速。

  威司和上泉信行两个人偷偷的商议,要拐带一些东西出去盗卖。这种事情当然不能大摇大摆的进行,他们决定先把适合的高价货运出封锁区,找个没人的地方一埋,过后再找机会运到木星走私市场上卖掉,一笔巨额金钱自然轻松到手。

  威司的祖先曾经有北欧海盗的血统,对这种事情不但驾轻就熟,而且无比热忱;上泉信行考虑到退伍后的生活,也没能抵制“饱暖思*,饥寒起盗心”的古训,欣然同意。上泉信行家里是开水陆道场的,家境并不富有,在那个经济繁荣国家,收入也是中等偏下,算是穷困一族。

  鹿易南同样对威司的计划没有反对。他开始还有些顾虑,虽然他也认为随便拿一些东西倒没什么,只是威司收集货物的规模太大,让他有些担心。鹿易南对法律的畏惧,是良好社会教育的结果,威司的怂恿一时还没太大效果。

  可是现在,当鹿易南看到顶楼的展览大厅里面数百架各种款式的私人飞行器,心脏就开始怦怦乱跳,立刻改变了主意,把所有的担忧都抛在了脑后。一个规模虽小,仅仅三人而已,但走私金额颇大的小集团就此产生了。

  经济学说,一旦有了百分之两百的利润,任何人都敢冒上死亡注射室的危险,那是一点也没错的。

  鹿易南也算爱车一族,他对大厅里的东西有着准专业的认识。这些天来搜索的行动还另有收获,那就是发现了异生物的残骸,也就是说当年可能是由于异生物入侵才导致灾难的发生,难怪那么大的事故都可以压的下去。换句话说,这里的情况再也不会被人提起,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有很大的保密性。

  三人私下意见一致认为:“除了冥王星防线,其他的地方还是会有空间裂缝让第四空间的强大生物进入,看来是早就有过的事情,只不过被压了下去而已。”

  “哦!我的上帝,佛祖释迦摩尼。”

  鹿易南冲上了七百四十八层,第一眼便看到一辆火焰红色、仿古典轿车造型的音速霸王,就是和楚幽同一型号的那种顶级陆地个人飞行器。他一步就扑了上去。

  鹿易南幸福的抱着前舱盖,陶醉不已:“这个算是我的,你们两个谁也别抢。”

  正在给所有的飞行器设定导航路线的上泉信行,无奈的说:“这层的都给你也没问题。又是现在这些交通工具要做运输用,你能不能帮些忙?”

  “没问题,帮什么忙?放东西上去吗?”鹿易南讪讪的说。

  他当然知道这两天自己是懒散了一点,而两名同伴都很忙碌。现在到了分赃的时候,自己却变的如此热心,怎么也说不过去。

  “紧急通知,鹿易南上尉,请你立即到星际安全部队蓝色急电总部报到,基列夫上将有紧急情况通报。”

  在鹿易南挺直身体的同时,由上泉信行和刚刚到上面来的威司的表情显示,三人都接到了同样内容的天眼通讯。

  “怎么?”

  “我十分钟可以做完一切。”

  威司和上泉信行简短的对答后,鹿易南一声不响的加入到工作中,把这些天发掘的有价值的物品放到这里的飞行器上。

  齐心协力一同动手,工作进程速度飞快。上泉安排好飞行器大队的飞行路线和飞行目的,启程时间定在五个小时之后,目的地是另外一个火星峡谷。三人互相对望一眼,心领神会的默契知道,这件事情除非到了退伍,不然再不会被三人中的任何一个提起。

  十天的禁足,让这帮家伙们心底压抑着火气与不安。毕竟他们也无法预料到底出了什么样的状况,自己又会有什么样的命运。

  这次没人来接他们,直接让三人自行飞往星际安全部队在火星上的总部所在地──蓝色急电基地。

  自从三人的生体寄生兽进入第三形态以来,还是第一次用来远途飞行。冰河峡谷距离蓝色急电基地大约一万六千公里,当初大概就有把他们三个倒霉鬼扔的远远的禁闭意思,才会把他们送到这么孤立的地方,以至于让他们无法无天。

  个人携带的飞行器或植入在生体寄生兽的反重力装置,远远不及进化到第三级的生体寄生兽本身的能力使着方便。自从融合进入第三形态,很多原来不具备的能力,现在都莫名其妙的出现了。由于变化太大,鹿易南现在还不怎么适应。

  只要本身力量启动,已经改变的身体结构就自动运转。一层淡淡却极其强大的护罩随之升起,不但有保护作用,而且能自动分析外部环境,随时调整体内构造与之适应。当三人结伴飞过天空的时候,环绕在三人身体外部的光罩带起一流虹光,霎时划破天宇,明亮耀眼。

  好在火星上各个军事基地的防空雷达也都不是摆设,能清楚分清天上飞来飞去的都是什么东西,不至于开炮攻击,所以一路还是很安全的。

  蓝色急电基地,来过一次的三人自然驾轻就熟。通过层层检查,很快就来到一间作战指挥室待命。

  没过很久,基列夫上将跟着数名随员,亲自接见他们。

  之后,基列夫上将二话不说,先给鹿易南一枚特殊时期传递重要信息的金属纪录卡。这种纪录卡跟流通实物货币的年代金属分币大小差不多,是传递特别信息或者要长时间保存才会使用的东西。鹿易南并不知道他给自己这个是为什么。

  看着基列夫上将一边耐心等待的态度,鹿易南才发现这个东西还很重要,必须要自己看过才会进行下一步的会面议程。

  怀着异样的心情,鹿易南捏着手中的纪录卡,经过天眼的信息扫瞄,很快读出了里面的内容──大部分是一些资料,看来是给鹿易南以后可能使用的。其中最重要的是“现行军队对于特殊军人的徵调规章”,和鹿易南调转到星际安全部队的特别调令。

  基列夫上将这次也不再多废话,直接开口说:“这次你们三人徵调到特别行动组,由仲少华上校接管你们。下面由仲少华上校说话。”

  言毕,基列夫上将也不客套,留下个我还有事的脸色,就匆匆离开。两名看来似乎是参谋的军官也随之离开,只有一名温文尔雅的中国籍男子留了下来。

  这名温文尔雅的男子,看来就是那位仲少华上校。

  “你们好!虽说这句开场白稍嫌老套,但还是希望大家真的很好。”

  “如果不好呢?会怎样?”

  虽然对自己就此成为一名职业军人的命运已经认同,眼看着美好的前途已经遥不可及,但鹿易南就是鹿易南,依然有胆量问出这种够直白的话。

  “没办法,我这里加入后不允许退出。如果你们不够好,不能待在我这里,最好的待遇就是到宇宙的边缘当挖矿工。”

  仲少华上校很有耐心的解释,语气也蛮和蔼,但不露锋芒的威胁,还是让鹿易南乖乖的收敛了态度,端正了自己的位置。

  “我并不是军人,我是一名学者,西格律呐马时空研究所的生体研究员,主要课题就是研究生体寄生兽。”

  看到威司和上泉信行并不像鹿易南般有疑问,仲少华开始对三人解释自己的工作。

  “我不会带你们去作什么任务,我仅仅是一个研究人员而已。当然为了探索生体寄生兽的奥秘,也许会做些试验,希望你们能尽力配合我。”

  简单扼要的说完自己的事情,仲少华上校便给了提问的时间,微笑的看着三人。

  互相对望一眼,三人经过简单的天眼通讯,归纳想讨论的议题,最后仍然是由最不怕死的鹿易南提出问题。

  “为什么找我们做白老鼠?”

  听说自己被派去做试验助手,三人的心情倒是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份工作不太好做,但总比被禁闭强。

  未来界所有的资讯都是最绝密资料,除了最权威的西格律呐马时空研究所──这个地球上最大的科研机构,连各个国家的核心科研机构都未必清楚知道第五空间──未来界的那些奥秘。

  一旦由他们来接手,必然要让鹿易南、威司和上泉信行成为行踪诡秘的人士。难怪基列夫上将放心罢手不管,因为进入西格律呐马时空研究所,比进银行保险柜还难出来。

  “上次我恰好在火星基地,所以看到了你们这三个能让生体寄生兽到第三级进化的优秀人才。不过你们可安心的是,我不会让你们做危及生命的人体试验。人类早就过了那种利用人体来做试验的野蛮时期。”

  说到这里,仲少华上校微微一笑,终于找到机会坐了下来。仲少华说话非常有层次感,很能说服人,确实不像军官习惯用命令的语气。说他是着名学者,起码鹿易南会相信。

  “有些技术问题因为事关重大,并没有对外公布。因为有些东西还不能对公众解释,只好一直保持沉默。生体寄生兽实际上还有些另外的秘密,没有研究透彻。”

  看到更加一头雾水的三人,仲少华终于作出了详尽的说明:“生体寄生兽根本没有第四级融合的形态,而当初根据发掘资料推断出来的第四级形态其实是这个──”

  说到这里,仲少华认为实物展示远比口头说明更易于理解,双手微微一抬,身上笼罩起一层明耀的光芒,很快这种光芒就凝聚成某种实质性的类物质,化做外部结构。

  “铠甲──”

  惊疑不定的鹿易南脱口而出,而镇定程度远比他高的威司和上泉信行,也仅仅是保持不失礼的惊叫出口而已。

  奇异的能量在仲少华体表凝固成流动的韵律,半实体、半虚化的战斗铠甲充满了艺术般的美感,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神祇降临人间。

  仲少华并不是全身都覆盖那种光质的甲胄,只在关节处──例如肩膀、腰胯、手肘、足踝和膝盖才有那种虚浮空中,而不是紧紧附着在身体上的轻巧光甲;其他部位都是那种半透明,明亮而柔和的材质连接。在背后更有徐徐张开的透明光翼,头上的炽亮光角……

  这些只是表象,更重要的是在仲少华开始展露这个形态后,无论是鹿易南、威司或者上泉信行,他们的──天眼犹如疯狂一样开始迅速读取数据,眼前的文弱上校的能量指数反应暴涨狂升。天眼显示的数据如此之强,三个人如果不是知道眼前是什么“玩意”的话,铁定会认为那是星际飞船的主动力炉。

  “实在太强了──甚至和那个‘铠甲大螳螂’凯末尔龙人有的一比。”这次三人甚至都没来得及交换一下私人看法,就那么直接给震撼在那里了。

  “光子武胄──”

  深深吸了一口气,镇定少许的鹿易南吐出了这四个字。

  “没错!就是那个东西,不过,和你们曾经使用过的不同。你们曾经试飞的那个型号,是西格律呐马时空研究所仿制生产的,功能还不完备。而我的是从第五空间,也就是未来界发掘出来的原始型号。”仲少华再度微笑,对鹿易南的敏锐感觉深为赞赏。

  一向镇定的上泉信行,此时倒抽一口冷气,终于也忍不住反诘:“长官!你的意思是我们也会和你一样,成为这样的战士?要是我们能规模生产,根本不用担心第四空间的生命入侵了,可以把他们全部送回老家。”

  “没错!等我们西格律呐马时空研究所仿制光子武胄成功,一切都会改变。现在我需要一批精英军人的协助,希望你们能帮助我,也为了人类和平的未来。”

  清清嗓子,仲少华继续说道:“就算融合到了第三级形态的你们也不是不会死,只是活的久一点,但是植装光子武胄后一切都会改变。人类的生命形态就此改变了,会得到永远也不消失的生命──这对你们来说应该是有足够的吸引力的。日后正式量产,法律上也许有其他规定,功能一定会受到限制,至少不会有原始型号的光子武胄流到市场。”

  短暂的冷场出现在这个四人的重要会议上。成为永生不死的生命,拥有梦寐难求的力量,但是需要用人类的身分去──换。

  这个问题无论是从感情方面来考虑,还是理智方面来考虑,都不是轻易可以抉择的。生体寄生兽融合后,并没有根本改变人类的生命形态,但随着融合度加深,问题就会逐渐显露。生体寄生兽到了第三级融合就是巨大的变化了,而融合光子武胄后根本就不能再算是人类。

  “我只负责帮你们这些够资格植装光子武胄的战士,改造身体的技术部分。等你们成为光武者之后,就会加入军队中的特别行动组。也许你们在今后的生命中会受到一定的歧视,直到光子武胄普及的那一天。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一天不会很久,人类最终还是要进化的。”

  仲少华声音低沉,仍然不失那优雅的语调。确实,他从头到脚都是一名狂热的科研者,而不是严肃的战士。

  失去人类身分,和拥有神明一般的力量,当然之后还有无穷尽的责任。类比之下,最先做出选择的是鹿易南,毕竟他最年轻,顾忌也最少,或者说根本就没做深入的思考。

  “我们现在开始吗?”

  带着微笑的表情,仲少华对鹿易南说:“既然这么性急,我们立刻开始也好……或者你们还有其他意见?”

  当仲少华询问的眼光扫视到没有开口的两人身上的时候,大约已有谨慎思考的威司和上泉信行都肃立的敬礼,坚定的回答说道:“没问题。”

  “那好,现在你们已接受这个任务,不过要先签一下这个。”流露出歉意的笑容,仲少华拎起随身携带的绿色金属包摆在三人的面前,然后通过天眼发送了一份文件给三人。

  现代社会,每个人出生就有政府分发的电子身分证,来证明该人的存在。而直接以此为基础的电子签名更是每个人的金字招牌,具有法律上一切效力。电子签名根本无法伪造,由国际人口管理协会和各国政府登记注册,除本人外,任何人试图使用他人的电子信息都会被纪录在案。

  仲少华发过来的是一份责任声明书,只要画下自己的电子签名,立刻会产生法律上的效力,三人的生死行为都变成个人负责,不会牵扯上无论是仲少华还是基列夫上将,又或者军队、研究所的任何连带团体。

  三人很快把这些既定的程序处理完毕。收到回签的仲少华上校打开随身的金属包,里面三枚奇特如拳头大小的发光晶体发出幽幽光晕,出现在鹿易南他们的面前。

  威司眯起眼睛,看着这从来没见过,来自异空间的科技结晶,心里还是对即将结束正常人的身分有点不舍。他跟鹿易南不同,没有好好体会人生的年轻人,是不会知道──作为一名男人,到底有多幸福!但是比起眼前的玩意,他觉得自己的选择很可能是正确的。

  力量啊!终极生命,永远的存在!

  他知道人类的科技早晚有一天会发展到那个阶段,就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现在,虽然不是靠人类自己的智慧,但是至少人类终于掌握了从人转变到神明的一步。

  “自己挑选一个,然后用意识去沟通,看看能不能获得共鸣,如果可以就不用麻烦我动用仪器了。这东西很奇怪,虽然没有生命和智能,但还是很麻烦。”

  鹿易南看着闪耀的奇异晶体,那种东西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质地构成。而且不断流动的璀璨光芒,怎么看都有点像当初凯末尔龙人的能量结构核心。念动力微微提升,一枚光子武胄的原型体缓慢腾空接近鹿易南的身体。

  鹿易南正要分析这种东西的结构,原型体似乎和他身上的气息互相吸引,竟然脱离他的精神力控制,化做一颗短暂的微小流星打在他的脑门上。

  鹿易南身上的防护光罩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轻易的让光子武胄的原型体进入身体。虽然鹿易南现在身体结构大为改变,但是仍然有原本跟人类相仿的主体器官在。这道奇异的能量结构,进入鹿易南身体后一部分停留在大脑的核心思维体,并开始同化;另外一部分分化成无数的流动能量光带,流转鹿易南全身每个器官,并开始转化。

  随着外表的强烈能量波动,鹿易南身体外结成一个坚韧的光茧。里面的少年战士开始进入不可思议的进化之中。

  “我想现在你们不需要我了,稍候我会回来,现在是可以自由行动的时间。”

  随着仲少华的话音,这名人类中最先踏入终极进化行列的上校学者,消退掉自己的光武者状态,轻轻的离开这间作战会议室。

  “开始吧!希望进化后还能保留性能力。”

  “威司!你能不能说一些有营养的话?这种议题,让我也感到难过,但愿情况不会坏到那个地步。”

  “什么都不懂的就是幸福。上泉你看,鹿易南就没我们这样的顾忌。无知真是一种……幸福。”

  “混蛋!”

  “干嘛骂我?”

  “不是骂你,是……当初我不那么正经就好了!我还有很多美人没有来得及约会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