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魔幻星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永恒炉

魔幻星际 流浪的蛤蟆 8256 2005.08.01 04:57

    逃命至未来界的红鲨舰队,此时惴惴不安的观察着远处的3478347589号太空城。他们的指挥官鹿易南已经进去很久了,却一点信号也没发回来。这么安静的场面,却造成了非常压抑的气氛。

  远远的在数十万公里之外的太空城,依旧没有半点变化,好像从来就没有他们两个人去造访过一样。而放眼望去,在未来星系的第九颗行星阿伦拜疆的周围,至少有几百座相类似的太空城,都异样的沉静。

  可以说鹿易南并非有意建立起一股私人势力的,他这么作的主要原因,一来是被欧洲六大财团和绿洲财团压制,闹得非常恼火;二来,他恰好有这个机会,来到扎伊鲁上和约书翰结识,让鹿易南的人生突然出现了新的选项。

  正因为并非有意为之,鹿易南建立的依苏尔行星势力,在管理上是非常混乱的。平公木作为初创期间最受鹿易南信任的舰长,深知这一点,只要鹿易南个人出了什么问题,依苏尔很快就会成为混乱之地,各种星际走私犯、太空海盗、通缉榜上有名人员及各种犯罪分子,将会如同潮水一样进入这个“自由之地”。而太阳系的各大势力,也没可能放弃这块肥肉。能和第七空间的开米里人进行贸易,其利润将是非常可观的,甚至有可能超过太阳系各大行星之间的贸易额度。

  只这一点,就足以让很多人疯狂。

  有几十年指挥飞船的经验,平公木虽然心里有些担忧,但是依然能把飞船指挥的井井有条。趁着这个机会,平公木下令各个舰长,对自己指挥的战舰进行一次快速检修。

  飞船进行空间跳跃,有一个很难避免的问题,就是物质分子迁移。例如这样穿越时空,经常会让某些部件产生微小的错位,虽然在设计飞船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但是每次的检修依然必不可少,把隐患排除在发生之前。

  也只有光武者,或者凯末尔龙人那样的战斗生物,可以利用自身的修复系统,和肉体的自我调节功能,完全消弭这样的影响。如果经常进行时空跳跃的话,战舰的寿命会因此而大大缩短。

  不过目前太阳系也没有多少战舰会自身加装这类的动力系统,鹿易南也是在发现开米里人的飞船有这方面的设计后,才在红鲨战舰上装了这个玩意。

  远远的望着舷窗外面,平公木看到了他不敢相信的东西。一道炽白的光芒从鹿易南他们进去很久的太空城直射出来,瞬间就分成了无数道,向四周衍射开来。

  本来看起来坚固无比的太空城,自城市的穹顶裂开了极大的裂缝。本来金属的外墙,在强大的能量下不断被冲击的龟裂。震碎的城市残骸纷纷的跌落下来,在无重力的太空中,被甩的到处都是。

  “转向,打开所有的护罩和甲板,立刻……逃命!”

  被震惊的瞬间,平公木还不曾忘记舰长的职责,在他的命令下,仓皇的舰队在最快的时间里撤出了危险区域。

  红鲨战舰的优良性能也再一次展现出来。3478347589号太空城崩溃碎裂产生的冲击波,让战舰摇摆不定,但是在平公木的指挥下,和其余战舰的舰长努力下,这些战舰既没有被冲击波摧毁,也没有发生互相碰撞的惨剧。不过想到这样规模的异变,定然会引起附近的考察队的警觉,很快就会有大批势力过来寻求究竟,平公木压下了对刚才变化的惊异,也放下了对鹿易南的担心,下令舰队立即远航,极快的脱离事发中心。

  当平公木在战舰的指挥室,和其余的舰长联络的时候,三维立体的中心萤幕,却出现了分外诡异的一幕。已经小半崩溃的3478347589号太空城,终于掩盖不住内部隐藏的东西。一个巨大无比的光质化球体,冉冉冲出了太空城。

  而随之出现的,是数百个虽然体积稍小,但样子却别无二致的发光体。随着这些神秘莫测的东西出现,本来还保留四分之三完好的3478347589号太空城,猛的崩裂成数大块。

  “简直……简直太难以置信了。这样的情景,简直是传说中的阿鼻地狱,世界灭亡的前奏……”

  平公木虽然不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徒,但是对圣经中描述的景象,还是曾经耳闻。3478347589号太空城崩溃的场面,委实宏大无比,地球上就算面临山崩地震,洪水涝灾,也还未曾出现过这样大的城市毁灭场景。

  3478347589号太空城崩溃而引发的冲击,让附近的几个太空城瞬间复苏过来,先后亮起强大的护罩。仅仅在传闻中的防卫者,也出现在自己保护的城市外围,不断的击碎过于庞大的城市残骸,避免其砸向自己保护的太空城市。

  “舰长!我们接到了……穆明辉,那个中年男人传来的消息,说:‘那个就是鹿易南上校。’”略带疑惑的通讯官,向平公木报告了刚刚接到的通讯,他微微耸耸肩膀,完全不理这个消息是多么难以让人理解。

  因为鹿易南大量招收退伍老兵,在保证了部下的素质的同时,也让私人舰队的平均年纪远远超标。这个通讯官是来自欧洲部队的退伍兵,法国籍,名字叫做梅伊.威特韦德。本来在军队中混的不甚得意,平日极为懒散,倒是对浪漫的生活十分向往,因此在舰队中的工作不甚努力,却对驻派到扎伊鲁多次提出要求。这场战争,让这个天性浪漫,渴望异空间恋情的中年男子十分失望。

  他给平公木的报告,总是简单直接,没有任何分析和判断。对他来说,那种多余的事情,做了不如不做。

  “那个就是鹿易南?”

  平公木对这种没头没脑的情报头大之极,不过现时倒也无需去头痛这些,能保证舰队安全的撤离才是最重要的。

  平公木立刻放下了这则通讯,回应道:“让穆明辉先生尽快靠近我们。不!先报告一下他本身的方位,让他先撤退到第九行星阿伦拜疆的背面,我们再去汇合!”

  “瞭解!”通讯官梅伊.威特韦德很快就离开,去做自己份内的工作。

  巨大的光球,似乎正进行什么激烈的变化,虽然不瞭解那究竟是什么,但平公木相信,就算再大规模的强力爆炸,一颗行星也足够抵挡的了,这时候仓皇逃跑,反而有可能会造成额外的损失。

  相较平公木率领舰队的沉着应变,穆明辉此时已经差不多快精神错乱了。

  他亲眼看着鹿易南冲进了那个巨大的东西里面,而且还让他尽快离开。当时本来就头脑混乱的穆明辉,虽然选择了掉头就逃,但是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忘了跟舰队联络,甚至都忘记了鹿易南叮嘱他,变身后,抛弃魔铠者战斗兵人,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穆明辉既不知道为什么鹿易南要坚持把自己送给那怪物吃,也不明白鹿易南为什么知道会发生巨大的城市毁灭。脑筋已经僵硬的穆明辉,根本还没有那个闲暇来思考这复杂的问题。

  在穆明辉看来,鹿易南进入之后,破容器而出的巨大光质棱锥体,就是一个有了生命的巨大怪兽。至于对方为什么口味低级到吃人,他全然没有想过。整个城市不断的崩塌,穆明辉驾驶技术虽然还不错,但是身在一座封闭的太空城市里,他又能逃窜到哪里去?

  一阵巨大的冲击波,把魔铠者砸到了已经裂开的巨大墙体里,在战斗兵人爆炸的瞬间,穆明辉才本能的变身。光质化之后的强大的护罩,让穆明辉可以暂时抵御外界的冲击,也让他恢复了清醒。

  发出讯号给舰队的同时,本来密封的太空城,已经崩裂成无数的碎块,穆明辉趁此机会没命的向远处飞行。不过多年的宇宙航行经验,让穆明辉在危机时刻做出了跟平公木一样的选择,躲向了行星阿伦拜疆的背后。

  “又一座太空城市发生崩溃了,不知是否又产生新的……”

  “又诞生那个东西了,这可是我们进入未来界以来的第六起啊……”

  “派出无人探测器,搜索舰队准备在那个东西离开后,对城市残骸进行搜索。”

  这种爆炸,和太空城市的城市崩溃,最多在八十分钟之内,就会被所有驻留在第五空间的人员得到消息。几乎每一个太空城市,和巨大的地面建筑,都被发掘的大企业预留了监视卫星。

  虽然这种卫星对例如穆明辉偷偷潜进3478347589号太空城无法监视到,也对早有准备,绕开监视卫星观测的鹿易南舰队没有反应,但是一座巨大的太空城市爆炸、崩塌了,这么大的场面还是能在最短时间内,传递到四大企业每个能连上信息网路的员工智核内。天眼的通讯能力,还是非常之强的。

  这种现象,在未来星系并不是第一发生,四大企业都有足够的经验和准备。

  每一次毫无预兆的太空城市崩溃发生之后,所有的防卫者就会和出现的巨大光质体结合成一体,形成一艘光舰,然后向某个星域飞去,远远的脱离这个恒星系。

  这种变化,至今也无人研究明白是如何发生,为什么会出现那种巨大的光体?而防卫者和光体结合所形成的光舰,究竟要去到何方?如此强大的光舰,太阳系是没有任何武力能阻拦住其去路的。

  而对第五空间的星空座标的研究表明,光舰的飞行目标,几乎是随机的无目的发射。在自然破损的城市中,却从来也没有发现,这种堪堪媲美太阳系最大飞船的光舰原型体。

  未来星系,对人类的科学家来说,不如说是未知星系。几乎没有多少东西,是当前的技术能明瞭的。

  邵林有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萤幕。今年自军事院校毕业,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被分配到了不可思议的第五空间考察队。作为异次元空间,危险系数绝对不比冥王星防线的前线部队小。

  虽然在名义上,邵林是英吉莎公司的员工,但实质上,邵林还是中国军队的一名战士,连军衔、军籍都保留在部队里。邵林生性当然没鹿易南那么强悍,对战斗技巧、驾驶技术等等正面和敌人战斗的能力并无多大爱好,但是天生的敏感,和莫名其妙的第六感官,让邵林在战略上特别突出。

  现在的邵林虽然总被人说奶油蛋糕味很浓,但却也是名正言顺的搜索队小队长,手下的六名战士,还都要听从他的调遣呢!

  传递来的三维图像,邵林第一时间召集战士们来观看。

  “喂喂!队长,我们难道不过去看看么?我们可是自由搜索队,行动上有自主权,这里很可能会发现些好东西啊!也许可以私下里藏匿下来的。”

  “嗯!死鬼,你着急什么?我是队长,一切听我的。”邵林发出招牌的称呼,六名战士顿时栽倒三对。邵林得意于自己“口才”上的杀伤力,断然否定了队员的提议:“我们哪也不去!等待命令。我有预感,稍后,我们可能会接到特别的任务。”

  “耶!邵林,你何时学会先天八卦,星象占卜了,居然知道我们会有任务?”跟邵林在一个小队的都是才毕业的军校学生,平时感情也颇融洽,大家说话起来一点都没顾忌。

  “一帮笨人,我们搜索队平时搜索到一点有价值的碎片和残骸,都要仔细分析,确定有无用途后,然后上交给公司。刚才这么大的动静,太空城市崩溃之后,有多少可以值得研究的东西啊!我们距离爆炸中心较远,肯定不会被招去跟人抢生意。但是这附近就只有我们一个搜索队,被爆炸震飞的残骸,肯定需要一支搜索队在这附近捡漏。”

  邵林振振有辞的教训着手下,心头却想到了父母的叮嘱:“不要去冒险啊!不要去做太危险的事情!不要和队友闹僵!不要……”总之除了吃饱,什么都不要做是最好了。

  他这个年纪,刚刚自立的年轻人,热爱冒险,但是缺乏计划。邵林的懦弱性格,被平日的好脾气给掩盖了不少,反而显得老谋深算的样子,这个倒也是异数。

  不过邵林在这件事情上倒是所料不差,不过两三个小时,已经有命令让他们加紧巡逻。本来这种枯燥的日子,就没什么激动人心的,想到不能去看看热闹,大家都没精打采的。

  飞船操纵员赵戟锋没精打采的说道:“邵林,距离下次回航,还有几天了,我有点想念公司的基地了。”

  “还有三天你就忍耐不了了?我看你不是想念基地,是想念总公司的某个人吧?哈!哈哈!哈哈!”一边正校对数据的朱晏燕忍不住讽刺了赵戟锋一下。

  作为小队里的唯一女性,朱晏燕对这帮经常流露饿狼本色的男孩子,当然是稍有不满,就大声呵斥。

  “安分的服完兵役,老实的娶个老婆,回去找个工作,舒服的度过余生。只要不是横死在战场上,能老死在病榻上,是普通人最好的选择啊!”赵戟锋懒洋洋的发表着全无内容的颓废宣言,引起了大家一阵善意的讪笑。

  赵戟锋当初是这里最优秀的几个人之一,就是因为得罪了某个公司的高级管理层,才被下放到这种最艰苦,最无聊的搜索队。

  英吉莎公司,虽然是七国合营,但是主要的高层人员,却大半都是所谓无国籍的新一代。这些出生地在移民行星,学业完成在地球的人,对国家间的争端不甚感兴趣,又多半能力不弱,是联合式的公司最好的管理人选。

  赵戟锋就是出生于火星,但在地球长大的精英分子。本来是大有前途的优秀青年,不过赵戟锋偏偏倒霉,遇上了一个依靠关系进来公司的*。当时也就是一点小事情,因为公司举办的一场小型飞船驾驶考核,赵戟锋在实际操作比赛中,把恶意要撞他出航线的那个笨蛋压制飞行线路后,狠狠的撞在发动机上。

  那个家伙因为发动机损坏,给抛在了宇宙空间长达六天之久。回来后,因为过于恐惧,他吓得差点得了太空封闭性忧郁症。结果自然也不用说了,本来至少稍微有点表现,就可以成为公司的高级职员,除了这么鸟窝的事情,那个笨蛋尽管有身为高层的父亲一力推荐,仍然被发配到了低级职员阶层。

  赵戟锋自此之后,就断了继续升迁的路子。因为属于军队的编制,不能随时辞职不干,赵戟锋只想服满役期,然后赶紧退伍,离开这个让他倒霉了数年的第五空间。

  说到这种话题,连邵林也极为好奇:“赵戟锋啊!听说你跟总公司某个小姐关系亲密,经常幽会。到底是那个女生啊?我们似乎都没有见过耶?”

  “不关你们的事,少打听!”赵戟锋根本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在他的驾驶下,搜索队的小型飞船按照固定的轨道开始巡航。

  邵林摆弄着搜索仪器,细心的寻找任何可能的蛛丝马迹。

  所谓的搜索队,主要功能和明目张胆执行警察功能的巡逻队差不多,只不过他们更歹命一些,执勤时间更长,地方更广阔,而且还是附加任务而已。

  搜索仪器一直在强烈反应,邵林也不知出现了什么问题。萤幕上显示出来的分析数据表明,这是一股非常强烈的散发型能量,而且正逐渐飞速靠近他们。只不过按照常理,越靠近这个能量反应,应该也越强烈才对,可仪器上的数据却表明,这股能量在不断的衰减。

  这么反常的情况,当然值得注意。邵林协调了一下小队每个人负责的事务,便绕了弧形,准备飞到那个东西的背后,再追上去查看。

  正面拦截的危险性实在太大了,邵林不想冒险。

  邵林他们乘坐的小型飞船,和当年穆明辉的都是一个型号,只不过稍微簇新了一点。这种专门为了长时间搜索宇宙空间而设计的小型飞船,满载补给之后,能续航一个月,而且设备充足。邵林被分配到这艘飞船上之后,还颇有兴致的将飞船涂刷成海浪激荡的画面,使用动态变幻油漆粉刷的船体,在星空飞行的时候,就如同真的波浪一样,涌动不休。

  “邵林!那个东西不是防卫者吧?如果真的是那种东西,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好了。”

  萤幕上出来迅速接近飞船的物体,但是每个看到那东西的队员,无不脸色大变。完全光质化的造型,难以想像的能量辐射强度,那个东西虽然这些新近的队员还没有机会亲眼看过,但是各式各样的记录片,和上面培训时的交代,都表明了这东西的身分,是第五空间的毁灭元素,无法匹敌的战斗智能──防卫者。

  “全速脱离!快一点,赵戟锋,我们不能让那东西靠近。”

  额头已经见汗,邵林顿时感到飞船的空气似乎也突然有了重力。防卫者的能力,远在光武者之上,这艘小型飞船连一架战斗兵人也没有,就算有战斗兵人,他们七人也一样无法抵抗防卫者的恐怖能力。

  “防卫者一般不会主动攻击,我们尽量拉开距离,希望对方不会注意到我们。”年纪比邵林他们都大几岁的赵戟锋,在这个时候是最镇定的。

  他的安慰让全小队的队员都保留了一线希望,在赵戟锋的手下,小飞船速度猛的激增到最大动力,拖曳着蓝白色的焰尾向最近的基地逃去。猛然增强的重力加速度,让队员们都被压在座位上动弹不得。虽然生体寄生兽增强了人类的体力和身体机强度,但是这种力量,他们还是无法抗拒。

  缓过加速阶段,一直在注意萤幕的邵林,差点惨叫一声:“那个东西居然追上来了?”

  “不会吧!不是说防卫者不主动攻击的么?”

  一阵七嘴八舌的嘈杂发言,却随着萤幕里越来越接近的白色光芒而越来越小,直至寂静无声。这种情况是谁也没预料到的,为了避免损失,人类已经严令禁止任何破坏行为,因此谁也没有面对防卫者的经验。其实除了当面暴力破坏一些建筑,而被防卫者杀死的探索者之外,也没人可能有这样的经验。

  “我们就这样完蛋了么?”朱晏燕面对生死危机,终于在压力下崩溃,猛的伏在操作台上痛哭流涕。

  本来跟朱晏燕关系不大和睦的赵戟锋,也放弃了操作飞船,转过身来看着大家,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比平时更加冷淡,更加压抑。

  “那个死鬼,这时候还有心开玩笑。是……是鹿易南?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我是说你现在哪里?我们已经遭到大麻烦了,你赶紧躲开。”

  猛的发现天眼居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通讯信号,邵林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鹿易南会出现在第五空间?但是这种危机时刻,邵林除了大声向朋友示警,一时也忘了其他的事情。

  “什么样的麻烦啊?我看你的状态不是很好,你们的飞船看起来也挺正常的啊!”

  天眼通讯再次传来鹿易南那懒洋洋的声音,邵林登时更加着急了,喊道:“我们被防卫者追击,已经没办法逃脱了,你见到王絮,帮我告诉她,我很想她……”

  虽然最讨厌被说性格柔弱,有女生气息,但邵林在这最后的一刻,还是忍不住落泪。这一瞬间,似乎两人又回到了四一六学区,又回到那个鹿易南四处找人麻烦,邵林和三个朋友在背后暗暗捧场的那个青春时刻。

  不过邵林的感情似乎白白浪费了,鹿易南惊讶的声音传来:“我就跟在你们的飞船后面,哪里有防卫者啊?我根本没见到。我只是突然发现天眼里出现了你的信号,才转来跟上你们的飞船的,一路上什么也没有啊!”

  邵林得到这个回答后,猛的愣了数秒,然后才恍然大悟的说道:“你跟在我们后面?对了,我记得你是什么光武者来的。难道追逐我们不放的那个家伙是你?”

  鹿易南这才晓得邵林这笨蛋又在玩乌龙糗事,一声笑骂过去,说道:“你也太胆小了,我刚才听到了你的哭声哦!等我有空回地球,放给王絮听听,看她怎么评价你这个男子汉大丈夫。”

  多年的朋友相见,邵林又刚刚“死里逃生”,小小的飞船里气氛立刻热烈起来,天眼的交流立刻就变成多向通讯。

  鹿易南的心情显然甚好,对各种问题应答的趣味横生。多年的军旅生涯,让鹿易南的经历,比这帮一直在学校中的同龄人更为丰富多彩,待人处事也成熟的多。毕竟鹿易南每日里见的不是少将,就是海盗头子,偶尔还有凶残到不可理喻的战斗生物,这么复杂的环境锻炼,让鹿易南的气度非同一般。

  一边保持速度和邵林他们的飞船一起飞行,鹿易南一边进行身体的调整。再次异变之后,鹿易南在力量和生命的进化上,跨出了无可比拟的一步。

  “永恒炉还真的是令人难以想像啊!切割恒星,分裂那巨大能量的制成品,真的……真的……是不可思议。”

  见到邵林虽然高兴,但是这个时候红鲨舰队还在行星阿伦拜疆等候他,而且他也不能在第五空间待的太久。毕竟在露比娜星系,鹿易南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部下需要他回去指挥,和开米里人的战斗也是瞬息万变,不能松懈半点的。

  几句话唬弄过心思单纯的邵林,鹿易南并没有打算进去飞船和老朋友叙旧。告别之后,鹿易南转了巨大的弧形,折返自己的来路。

  “想不到永恒炉的威力这么大,我试图控制它的这么一瞬间,就飞行出了这么远。不过……希望这个东西,不会给我带来更大的麻烦!”

  淡淡的想着刚才的经历,鹿易南无奈的想道:“刚才居然会被误认是防卫者,不过这也难怪,也许我早就不算普通人类了吧!”

  知道自己不是遇到了防卫者的巨大喜悦,和老朋友会面的激情冲击,让邵林忘了注意到,鹿易南身外那层巨大的护罩一直在缩小,跟光子武胄截然不同的能量反应,模糊不清的身体形态,这些邵林都没注意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