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王朝:风流儒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一声兄长乱命格

王朝:风流儒雅 风流儒雅X乌鸦 2038 2021.09.28 08:28

  月无双深吸一口气:“萧兄,怎么会这样。”

  萧楠叹了一口气,说到:“月兄,生死有命。”

  只有月无双自己明白,他问的不是这,为何我身边的人还是会死去,依旧是曾经的天煞孤星命吗。

  月无双跪在地上,双手抱头,痛哭,又抬头看向众人,一时间,害怕,无助,恐惧袭上心头,他想回月府,他怕身边的人一个个接着死去。

  脑中又浮现起那个梦,月无双发出一声嘶吼:“啊,不。”

  萧楠拍拍月无双的肩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知道自己目前死于非命的时候,自己未尝不是这样,开口说道:“月兄,害,我在。”

  萧雨泽走了过来说道:“贤侄,是伯父来晚了。”

  月无双说道:“伯父如若不来,我们定也是尸首一个了,是我,是因为我,一切都是因为我。”

  白起醒来,听到月无双的哭声:“月兄,主上。”

  月无双努力压制自己的悲观情绪,说道:“白兄,你醒了。”

  白起有些迷茫:“月兄,主上,我回来了。”

  月无双觉着白起有些不对劲:“你怎么了白兄,为何称呼我为主上。”

  白起迷茫的说道:“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老道。”

  月无双站起抓住白起的手:“是不是一个拿吧毛笔的老道。”

  白起疑惑道:“月兄,主上怎知。”

  月兄激动的说道:“什么月兄,主上,叫我月兄,那个老道可有说什么。”

  白起努力复述道:“那老道拿毛笔敲我脑袋,说我没做好自己的事情,说什么孤星降世,逆天改命,身为杀星,伴他而生,他为主上,你乃附下,怎肯称长兄,乱命格。”

  月无双思考这几句话,看向萧雨泽:“伯父,此话何解。”

  羽朝人信天命,萧雨泽说道:“意思为白起是因你而生,天星降世,意为改名。白起是你的属下,称兄道弟乱了命格。”

  月无双说道:“一个称呼,这么邪乎?”

  白起接着说道:“天上五星,孤星主上,不予它星有联系,伴有四星,杀星白起最先降世,为主杀伐。”

  白起不敢乱称呼了:“月、主上,这四星便是四人了,就是我之前那梦里的四人了。”

  月无双有些明白了:“我大致是明白了,只是这称呼。”

  白起说道:“那老道再三叮嘱我,莫越位,杀星动,四星皆崩,孤星无助。”

  月无双心想:“这老道说话怎么这么费解,总是只明表意,不解深意。”

  月无双想了想说道:“你我心里拿对方当兄弟就成,称呼无所谓。”

  萧楠说道:“老伯是不是因为叫你小子乱了命格。”

  萧雨泽一巴掌拍在萧楠头上:“哪壶不开提哪壶。”

  月无双不得不深思:“老伯把我当亲儿子,确实最是亲近。”

  白起想了想:“那老道还说破解之法,断了联系,便断了因果,四星齐至,孤星不克亲。”

  萧雨泽一哆嗦:“这么邪乎。”

  只有月无双自己明白:“就是很邪乎,伯父以后先称我无双吧。”

  萧雨泽点了点头。

  月无双对着马车一群人也是说道:“你们也听到了,以后还是先喊少爷,我们在心里知道是一家人。”

  月无双疑惑道:“伯父,依照这意思,难不成我叫谁亲切,谁便会死。”

  萧雨泽一想:“不至于如此,定是万分亲切,命中之人,又乱了命格之人,此意无解,依那道人所言,白起万不可越位,其他人稍微注意下应该就没事了。”拍了拍萧楠,心想我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以后跟着白起叫无双主上,听到没。”

  萧楠点点头。

  月无双呼了一口气:“伯父,还麻烦你把老伯的尸首带回天安城,好生安葬,落叶归根,戎城之歌村,你问钱夕夕,他知道,麻烦您了。”

  萧雨泽点点头:“无双,震阳山并无匪寇,那群人武力不凡,怕不是借着匪寇之名,将你扼杀于此地。”

  月无双不解道:“伯父,我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哪里有仇家,竟然那么大手笔。”

  萧雨泽说了天安城皇帝诞辰宴的事情:“如今月无双之名,人未到天安城,可天安城和人不知何人不晓,此事,定是三宗权贵的探路石,如果能把你杀了,定是最好,如果不能,也没人会知晓。”

  月无双深吸一口气:“怎会如此狠毒,我可未曾得罪他们。”

  萧雨泽解释道:“三宗意欲把持朝堂,你如今得皇帝赏识,更富有才华,他们是怕这朝堂因你生出了变数。”

  月无双怒道:“真是心狠,本就不是一路人,此去天安,本就意在灭掉三宗。”

  萧雨泽大呼一声:“好,贤、无双,我果然没看错你。”随机又拍了萧楠一巴掌:“楠儿,好好跟着无双,不要忘记我说的,为父也知道,你母亲的事你是知晓的,为夫老了,你还年轻。”

  萧楠听到后,坚定道:“此仇不报,羞为人子。”

  月无双承诺道:“月无双定当亲尽所能,帮助萧楠报伯母之仇。”

  萧楠对着萧雨泽说道:“父亲,孩儿不能陪着你了,你在天肃城照顾好自己。”

  萧雨泽点了点头,满意的说道:“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就是遇见你母亲,有了你这个儿子”随后又看向月无双:“无双,莫辜负了神威之名。”

  萧雨泽又抚摸了神威几下,递给月无双。

  月无双双手接住,说道:“定当重振神威之名。”

  萧雨泽叹了一口气:“天色不早了,离下个驿站还有不少路程,你们出发吧,这里就交给我吧。”

  月无双点点头,走到老伯尸首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老伯,恕我不能回去给你送终,此去天安城,定要三宗权贵的血,祭奠你。”

  月无双带着一行人又前往天安城。

  萧雨泽望着天空:“楠儿长大了,你看到了吗。”

  车队一路上有些压抑,月无双脱下白衣,撕成布条,带血的布条绑在手臂上,收到惊吓的月兰在马车上睡着了。

  月无双骑在马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楠楠楠道:“母亲,天安城,我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