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王朝:风流儒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红锦系命赠爱人

王朝:风流儒雅 风流儒雅X乌鸦 2017 2021.09.22 09:37

  在城主府喝的烂醉的月无双和白起被士兵送了回家。

  第二天一早,月无双走出房间,伸了个懒腰。

  叫小兰喊来月兴:“月叔,准备的怎么样了?”

  月兴恭敬的回道:“回少爷,马车已经备好,酒馆那边比较麻烦,大概明日差不多就能和钱老板交接好。”

  月无双满意的道:“那好,那便明日启程。”

  月无双走到白起的房间,发现这家伙还在睡觉,怀里还抱着一包不知道是什么的包袱。

  月无双摇了摇他:“白兄,起床了,陪我去趟醉梦楼。”

  白起睁开眼后,坐起来迷瞪了一会:“月兄,我们不是在城主府喝酒呢吗,怎么回到家了。”

  月无双哈哈一笑:“白兄那都是昨日的事情了,赶紧起来了。”

  白起迷迷瞪瞪被拽起来,洗漱好以后,陪着月无双骑马来到了醉梦楼。

  月无双看到玉兰,喊道:“玉兰,你家小姐呢。”

  玉兰听到有人喊她,回头一看是月无双,走了过来,恭敬道:“月公子,小姐在房间里读书,我去通报一声,稍等。”

  月无双点点头:“去吧,我和白起在这等着。”

  玉兰走到羽涵韵的房间,敲了敲门:“公主,月公子来找你了。”

  房间中传来羽涵韵有些开心的声音:“哦,快喊他进来。”

  在楼下和白起正听着小曲的月无双看到玉兰走了过来,起身。

  玉兰恭敬道:“月公子,小姐有请,请跟我来。”

  跟着玉兰在房间门口,玉兰恭敬道:“月公子,请进。”

  月无双走了进去。

  玉兰伸手挡住了跟在月无双身后的白起:“你不用进去。”

  白起瞪了玉兰一眼:“我为何不能进。”

  玉兰翻了个白眼:“无脑莽汉。”

  月无双看到后:“白兄,你在外面等我吧,玉兰,白起就交给你了。”

  白起说道:“好吧,又瞪了瞪玉兰。”好似再说:“是我月兄不让我进,不是我不敢进。”

  玉兰同样瞪着白起,对着月无双恭敬的说道:“月公子,我会替你好好的看着这个大汉的。”

  月无双走进去后关上了门。

  门口的白起玉兰大眼瞪小眼。

  最后玉兰败下阵来,率先开口:“白公子,下去吃些吃食,边吃边等吧。”

  白起哼了一声:“我就勉为其难陪你下去喝喝‘天仙醉’吧。”

  玉兰咬了咬牙:“算你狠,天仙醉百金一壶。”

  玉兰一气提了十几壶放在桌子上,心想:“公主,这不能怪我太大方,这可是为了你照顾好月公子的人。”自我安慰了一下,说道:“来,喝。”

  见玉兰直接一杯干了,白起直接举起壶来喝,喝完还瞪了一眼:“就这?”

  气的玉兰也是举壶就喝,我可是代表着公主,自然不能落后。

  楼下喝的热火朝天,楼上可是“温文尔雅。”

  羽涵韵见到月无双,笑着说道:“你来了。”

  月无双颔首道:“多谢涵韵的帮助,当今陛下下令,让我举家搬进天安城,听候召见。”

  羽涵韵摆了摆手:“无双,是城主萧雨泽帮助的你吧。”

  月无双点了点头说道:“我让萧伯伯帮我送了一封信给陛下。”

  羽涵韵有些诧异:“什么信能让当今羽皇下旨用你。”

  月无双哈哈一笑:“自是让他用我之言。”

  羽涵韵也是一笑:“无双准备何时去天安城。”

  月无双叹了一口气:“陛下召见,马虎不得,自是越快越好,明日便动身,今日一别,不知何时能再相见,特来告别。”

  羽涵韵掩嘴一笑:“无双,不会太久,有缘自会相见。”

  月无双也是跟着附和道:“对,有缘自会相见,在下不会忘记承诺,如若日后位高权重,定当完成对涵韵的承诺。”

  羽涵韵开心的说道:“那我便等着无双官比三公。”

  月无双此事心里坚定的想到:“果然是在朝中有仇人,第一次见她如此高兴。”

  羽涵韵从怀中掏出一物,递到月无双面前,有些娇羞的低下头。

  月无双看了一下手中的东西:“一缕用红绳捆绑的头发。”心想:“这是代表承诺吗。”

  如果羽涵韵知道月无双此事的想法,定会无语死。

  羽涵韵见月无双没有反应,心想:“他该不会是不喜欢我吧。”

  随之眼神变得有些黯淡,却始终不敢抬头看他。

  月无双看到羽涵韵扭扭捏捏的模样,便笑着看着她。

  羽涵韵实在忍不住抬起头,发现月无双正笑着看自己,四目相对,羽涵韵又尴尬的转过身子说道:“无双,你明日就要去天安城,还是赶紧准备一番,莫要在我这里多做停留。”

  月无双点了点头:“涵韵,那我们便日后再见。”

  月无双走出房间。

  羽涵韵转过身来,喃喃道:“无双,既你已经收下,假若你日后无意,我也不会勉强。”

  月无双走下楼,看到和玉兰拼酒的白起,走了过去:“白兄,你一个大男人和女子教什么劲。”

  白起看到月无双走了过来,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月兄,这女子不似寻常女子那般娇弱,倒是酒量惊人啊。”

  玉兰也颤颤的站了起来,有些晃达:“月公子,你出来了。”

  月无双笑了笑:“玉兰,你回去休息吧,我和白起告辞了。”

  玉兰行了一个不太标准的礼:“公子再见。”“死汉子,我们日后再比。”

  白起不服的说道:“日后比就日后比,我还怕你不成。”

  月无双见此,笑了笑,赶紧拉着白起离开了醉梦楼

  白起骑车马,吹着凉风,醉意不似之前那般强烈。

  看到月无双单手骑马,手里攥了一缕头发,好奇的问道:“月兄,你要成亲了?”

  月无双见白起突发此问,疑惑道:“白兄,为何如此问我。”

  白起指了指头发:“你手中那一缕头发是不是女子的。”

  月无双有些不好的预感:“对啊。”

  白起知道月无双可能不知:“民间多有,一缕青丝一缕魂,红锦系命赠爱人,用来表达自己坚定的爱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