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王朝:风流儒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全府启程天安城

王朝:风流儒雅 风流儒雅X乌鸦 2031 2021.09.25 15:11

  没一会,当香味传出来的时候,白起有些坐不住了,站了起来:“真香啊月兄。”

  月无双撒好辣椒,放在桌子上的盘子里:“李考,你做的放你们那里,我们两个负责今晚所有人的晚餐。”

  李考笑着说道:“是,少爷。”

  白起第一个拿起来尝了尝:“斯,月兄,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众人见白起这样说纷纷拿起来一串尝了起来。

  玉兰在羽涵韵耳边嘀咕道:“小姐,真好吃。”

  羽涵韵也是点头道:“就是比皇宫里的吃食也好过太多了。”

  羽涵韵想到,如果以后真的下嫁给了月无双,岂不是有吃不完的羊肉串。

  萧楠也是大声夸奖道:“莫非那只毛笔是神来之笔,为何如此美味。”

  李秀琴说道:“贤弟真是什么都会啊。”

  月无双开心的说道:“这算什么,等你们吃了我做的火锅再来夸我,莫要今日夸得太厉害,下次没有词了。”

  月无双得话,引得院子里一阵大笑。

  等到大家都吃的差不多,月无双才停下来,看着羽涵韵旁边得空凳子。

  萧楠给了月无双一个莫要谢我得眼神。

  月无双看了白起一眼,这货还在大口大口的吃着,心里直呼:“还是萧兄懂事。”

  月无双坐下,对着羽涵韵说道:“涵韵,明日我便要去天安城了,莫要送我了。”

  羽涵韵一下有些急了:“无双,为何这样说,莫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说出来我改正。”

  坐在一旁的玉兰大气不敢喘:“陛下要是知道小姐这样了,不得斩了我。”

  月无双看到羽涵韵眼里已有水雾,赶紧说道:“涵韵你误会了,我不是怕我明日见到你便不舍得离开天肃城。”

  羽涵韵听到后,雨过天晴。

  月无双伸手替她擦去脸上的泪花,一切尽在不言中。

  月无双岔开话题说道:“涵韵,玉兰可有婚配。”月无双怕羽涵韵又再来个晴天霹雳:“我觉着白起他俩挺不错的。”

  羽涵韵不知道怎么说,总不能说,玉兰是当今陛下派来保护我的吧:“暂时没有,不过,还是顺其自然较好。”

  月无双一想:“也是,强扭的瓜不甜。”

  玉兰在一旁,心里念叨:“公主,月公子,我可就在旁边,这么议论我好吗?”瞥了一眼白起:“这个死汉子就知道吃,你脑袋都让人家放在虎头轧上了。”

  月无双和羽涵韵完全无视掉一旁的玉兰,聊的绘声绘色,上辈子没和什么人聊过的月无双,这辈子竟然完全相反,好似有说不完的话,讲不完的话题,偶尔一两个笑话,把羽涵韵逗得非常开心。

  白起拍拍肚子,打了个饱嗝,看向一旁时不时瞪一眼过来得玉兰,想起月无双叫他的话,说道:“玉兰,,,,看什么看。”

  月无双看到,心里直呼:“牛。”

  想到之前对白起说的:“白兄,下次见到玉兰,不要在那么强硬。”“放心,月兄。”

  玉兰一听,眼瞪得更大了,白起不甘示弱,回了一个大眼过去。

  羽涵韵帮忙说道:“玉兰,莫要胡闹。”

  玉兰有些委屈。

  月无双见此,笑了笑:“白兄,给玉兰道歉。”

  白起也知道自己没有完成月无双的交代,小声道:“丫头,刚才是我不对。”

  玉兰恨恨的说道:“谁要你道歉了。”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人家就原谅你了。”

  月无双擦了擦汗:“这孩子说话怎么大喘气啊。”

  月无双道:“钱大哥,明日一早,我们便动身前往天安城了,不必送了。”

  钱夕夕一笑:“此行遥远,贤弟多多保重。”

  夜深,钱夕夕带着李秀琴走了。

  羽涵韵看着月无双,满脸复杂。

  月无双笑了笑:“涵韵,日后定会再见。”

  羽涵韵带着玉兰回了醉梦楼。

  月无双喊道:“大家都回房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

  月无双躺在房间的床上,有些激动,天安城。

  第二天一早。

  月无双顶着个黑眼圈打开房门。

  李考跑了过来:“少爷,饭做好了。”

  月无双坐在饭桌上无精打采。

  月兰指了指月无双的眼睛笑道:“月哥哥,黑眼圈。”

  月无双笑了笑:“昨天晚上失眠了。”

  草草用过早饭后,月无双白起走出了月府,大部队已经准备好了,一排马车,月无双看了直打颤。

  李考喊道:“少爷,这个马车是给您准备的。”

  月无双摆摆手:“我不喜欢坐马车,我骑马就好。”

  月无双骑上追风,喊道:“天安城,出发。”

  一行人走在街上,由于是清晨,人还不是很多,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

  羽涵韵站在醉梦楼最高处,看着东区街道上的车队。

  玉兰走了过来,给羽涵韵披上一件衣裳:“公主,天冷了,莫要吹了风。”

  羽涵韵笑道:“无妨,他走了。”

  玉兰恭敬的说道:“小姐,临近年尾也就月余时间,你很快就可以回天安城了。”

  羽涵韵叹了一声:“不知下次见到他,会是什么光景,如果他知道了我公主的身份,会不会怪我骗了他。”

  玉兰安慰道:“公主,莫要多心,月公子和常人不同,定不会怪公主隐瞒身份。”

  月无双骑在马上,萧楠给他拿来了一件厚点的披风:“月兄,快入冬了。”

  月无双也是一叹:“天冷了些,冷风吹在脸上,倒不似早晨那般困了,你怎么不坐马车,非得和我一样骑马。”

  萧楠惆怅的一叹:“我怎么舍得月兄一个人骑马呢。”

  月无双呵呵一笑:“是不是白兄太闷了,你才跑来和我一块骑马的。”

  萧楠哈哈一笑:“知我者,忠权也。”

  月无双听到这个名字就很无语:“叫我无双,什么忠权。”

  萧楠嘿嘿一笑,说道:“月兄,这可是当今陛下亲赐的表字,一般人还求不来呢。”

  月无双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在路上能不能遇到伯父。”

  萧楠看向前方:“应该是可以的,此去天安城就这一条官道最近,也是最方便的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