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王朝:风流儒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诗会把酒问青天

王朝:风流儒雅 风流儒雅X乌鸦 2064 2021.09.16 06:52

  中秋日,街上好不热闹。

  醉梦楼今日早早的开始了布置。

  睡梦中苏醒的月无双洗刷过后走出了房门。

  和钱夕夕白起一起用过朝食以后,便请萧楠到府上闲聊。

  “月兄今日可准备好了诗词。”

  月无双一笑“定不会让萧兄失望。”

  “那我今日兄弟二人便才溢醉梦楼,一压众才子。”

  “哈哈哈。。”众人大笑、

  萧楠不过刚刚十三岁,在现代不过是个毛头小子,难免心高气傲,出生在官宦之家,哪个会是简单的人,定不会是个只会生性顽劣之人。

  月无双和萧楠一起来到了醉梦楼,这个天肃城最高的建筑,他还是第一次来,大气磅礴。

  诗会还未开始,萧楠像月无双介绍着。

  “那个穿白衣的,是城北管治之子,荣昕,此人颇有才华。

  他旁边的那个是本城才子岳柯。荣昕的小跟班,身有才华,却无傲骨。

  。。。。”

  萧楠喋喋不休的为月无双讲解着。

  直到有人惊呼:“快看,花魁出来了,虞涵韵。”

  “虞涵韵。”

  一道纱帘看不清相貌,模糊中也能感受到,此女相貌不俗。

  萧楠说道:“这便是花魁虞涵韵,卖艺不卖身。”

  “小女虞涵韵,感谢各位郎君捧场,小女为大家弹奏一首词助兴。祝诸位作出名篇。”

  月无双的第一印象就是,声音真好听,清脆悦耳。

  众人都很安静,等着虞涵韵开始。

  “八月中秋月正圆,送君吟上远行船。人言格调胜玄度,我爱篇章敌浪仙。”

  “晚渡去时冲细雨,夜滩何处宿寒烟。羽王宫去阳台近,莫倚风流滞少年。”

  “好!”

  奏完迎来一阵叫好。

  “小女子不才,中秋日,为诸位献上一曲卫庄先生的中秋词《送李秀才归荆溪》。”

  “现在到了诸位的比试时间,若有佳作,送上前来,由小女代为朗读,一比高下。”

  “玉兰,给诸位才子送上笔墨纸砚。”

  “是。”侍女玉兰回道。

  来这诗会的哪个不是有所准备的,没多久。

  “我先来。”一个不太显眼的书生走上前去,递给侍女。

  “玉盘欲上三五更,愿君秋日莫远行,月中正是团圆日,怎舍佳人守孤灯。

  寒夜望君观明月,劝君共赏在此时。”

  虞涵韵诵读完,点了点头。

  中秋日,月圆时,正是团圆之日。

  “不错。”

  岳柯走上前去。

  众人苦到,才子这么早就开始,哪还有我的机会。

  “柳叶尖尖月儿弯。。。。莫把明月比玉盘。。。。只因不是人间物。。。”

  妙啊

  “此诗定诗今晚之最。”

  虞涵韵皱眉,心想:“果真如往年一样。”

  萧楠说道:“月兄,你先来。”

  月无双笑了笑:“萧兄真要如此?”

  萧楠说道:“月兄,你先来吧,我怕我要先来,你就没机会上台了。”

  月无双心想,“一会你就该后悔了。”

  月无双走上前去。

  众人心想,这是何人,不曾见过。

  好像是和城主之子一块来的,应是他的朋友。

  我写此诗,乃梦中天人所赐。

  递给玉兰。

  虞涵韵看到后皱眉,这怕是今晚最丑的字了。

  咦!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中秋日,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众人震惊,开头妙不可言,也有一些人认为,看你后面怎么接。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此诗怕不是今晚之最了。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虞涵韵喃喃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全场无声

  萧楠悄悄的把手里的诗词塞进了袖间。。。

  虞涵韵突然觉着这字其实挺好看的,有股大家风范。

  开口打破了眼前的寂静。

  “公子此词一出,从此羽朝无人再敢作中秋词。”

  作为东坡先生的代表作

  此词构思奇拔,蹊径独辟,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绝对会成为中秋词中的绝唱。

  词的前半纵写,后半横叙。上片高屋建瓴,下片峰回路转。

  笔致错综回环,摇曳多姿。从布局方面来说,上片凌空而起,入处似虚;下片波澜层叠,返虚转实。最后虚实交错,纡徐作结。

  流传千古的佳作,岂会连个小小诗会都拿不下,简直是大材小用。

  “不知公子名讳?”

  月无双拱手,昂起脑袋:“在下钱府月无双。”

  萧楠也走了过来:“月兄深藏不露啊。”这首诗着实把他惊到了。

  众人都用复杂的眼光看着月无双。

  正在喝酒的岳柯,酒还一直在嘴里,一脸惊讶的看着月无双。

  月无双咧开嘴,抬着头迎着众人的目光,一副欠揍的模样。

  虞涵韵站起行了一礼:“月公子,我可否将此时抄录下来传唱。”

  月无双想了想:“可以。”

  抄录完后,侍女玉兰送了回来,萧楠看到的第一眼感觉就是:“这诗真好。这字,额,别有一番风味。”

  虞涵韵觉着今天的诗会只能到这里了,不过有此诗,足矣。

  “诸位,今日诗会到此为止,榜首月无双公子,都没有意见把?”

  明知故问,谁敢有意见。

  荣昕附和道:“虞姑娘所言极是。”

  岳柯咽下口中的酒,想到,输诗不能输了风度:“此诗一出,普天之下中秋词无人可及。”

  既夸了月无双,也显得自己输的体面,意思就是天下都没人比得过这首词,我输了不很正常。

  虞涵韵向侍女玉兰使了个眼色,便退出幕后,今日到这里算是结束了。

  主仆二人自是心意相通:“今日诗会到此结束。”

  语罢

  众人离去。

  月无双和萧楠走在一起,一个劲的夸。

  月无双正准备甩开这家伙,回钱府:“萧。”

  “月公子,虞姑娘请你到房中一叙。”侍女玉兰跑了过来。

  萧楠打趣道:“月兄,你的艳福来了。”

  “萧兄莫要说笑,坏了虞姑娘的名声。”

  “月兄,先行告退,改日再会。”萧楠拱手道。

  ps:《送李秀才归荆溪》——卫庄文中有改动

  《水调歌头》——苏轼文中有改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