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真假封九岭

四维末日 痴池 3095 2019.11.04 22:01

  “你有什么目的?”

  林九龄紧紧盯着“封九岭”的双眼,她脑袋千回百转回忆着此前的种种细节,终于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想。

  “你想找封九岭?知道他同我一起离开,所以才找上我?但可惜如果你要找他,我也没办法。我也同他失联了,否则不会被鱼尾困住。”

  封九岭缓缓露出笑容,温和道:“怎么会?你同封九岭是绝对不会分开的。只有我…”他指着自己:“我同他分开了。”

  林九龄眯着眼睛看他,一直同封九岭在一起?她更加确信此人是施剑。

  “看来你真不知道他在哪里。”

  封九岭突然笑了,他啧啧一声,感叹一句难得。

  他手中突然冒出幽蓝色的水滴,水滴一滴一滴往下掉,还未落在地上便如火焰燃烧旋即消失不见了。

  “那就先毁灭你吧。”

  那水滴突然如得到指令,逆地球引力迅速往上升起,化为一把剑。那剑前一刻还是水体,在头顶水晶灯的映照下晶莹剔透,下一秒便折射出锋利金属特有的银光。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世界末日吗?”封九岭盯着林九龄的脸,突然露出恨意:“因为有你!你就是一切的根源!”

  因为有你!那语气是如此厌恶,宛如将被沾上泥巴的衣摆!

  世界末日是因为有我!?

  林九龄信他个鬼,妖蓝色的火焰一瞬间升起:“你想毁灭我?做梦!”

  此刻白其洪等三人正一人一角地蹲在逼仄的小牢房里。这牢房三面铁壁一面铁杆,粗制滥造。四下漆黑的污垢、湿润难呆人。

  细细铁杆子偏是关住了三个异能者,原因不在其他,这个小牢房覆盖了同海底监狱异曲同工之妙的四维膜。

  “腿是回来了,又被关起来了。”周胖子叹口气,捏着手中的塑料剑,无聊地东戳西戳。

  另外二人没说话,胖子继续絮叨:“你说九龄为什么没和我们在一起啊。哎,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如果九龄在这就好了,我们就可以逃出去了。”

  白其洪拍了拍他的肩:“周小兄弟,现在急也没用,我们该想想办法。”

  “能想什么办法啊!”周胖子大喊一声:“都怪你这送的什么货,把我们送到这儿来…算了,不怪你,该怪那个四维人把我们变成人鱼…不行,也不怪那四维人。就怪tmd世界末日,c!”

  总算找到了罪魁祸首,周胖子狠狠地锤了一下铁杆。

  “md!还锤得老子手痛!”他大啐一声。

  “别急,急也没用。”白其洪站起来往外张望了一下,见到几个巡监的人。监狱很紧凑,房间多得挤不过来,挨着近。

  “大妹子?大妹子?”白其洪靠在铁杆上,冲对面牢里的小姑娘喊道。

  对面缩在角落里的小姑娘抬起了一点头。

  “你为什么被抓进来啊?”白其洪轻声问。

  小姑娘摇摇头,紧紧抱住双腿。

  “她很害怕,肯定什么都问不出来的。”周胖子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背后。

  “来,叔送你朵花,别害怕。”白其洪手里不知何时凝聚了一朵钛金属的小花,“很漂亮的,你看。”他露出温柔的笑容,他手伸出铁杆,展露出那朵四个花瓣的小花。

  小姑娘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小花,眼眶湿润润的不说话。

  白其洪仍举着,朝她眨了眨眼睛。

  半响,小姑娘才动了。只见从她背后伸出一只细细的绿色绳子,晃晃悠悠地伸过来,轻轻地攥住了小花。

  周胖子惊大了嘴巴:“这也行,叔,您什么路数啊。”

  “正经人。”白其洪瞥了胖子一眼,朝小姑娘道:“小妹妹,你为什么被关进来啊?你的亲人,朋友呢?”

  小姑娘收回花去攥手心里一会儿,半响才看向白其洪:“谢谢。”

  她眼眶红红的,指着自己的肚子:“他们要这个东西。”她想了想旋即又说:“哥哥姐姐的都被取走了,我还养着。”

  “绿晶。”

  杭莲淡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md这群变态!”周胖子顿时愤慨地大吼一声,他随即劈里啪啦地把事情讲给了白其洪。惹得白其洪也是皱起眉头。

  “末世到了,人性也没有了吗?”

  “什么人性,肯定是那群四维人做的!他们就没人性!”周胖子愤愤地啐道。

  白其洪忙让其小声,以免惹得狱警来查看。却不料他们一行人的状况早已有人监视着,现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指令,一个狱警拿着把枪朝三人走来。

  “小妹妹,你知道你的哥哥姐姐被他们带到哪里去了吗?”白其洪继续轻声问。

  小姑娘摇摇头。

  “看来她什么都不知道了。”白其洪摇头,可怜地看着小姑娘:“这小妹妹太可怜了,可惜我们自身难保,帮不了她…”

  白其洪话音未落下,一阵脚步声就从不远处传来。

  是狱警!

  三人匆忙缩回角落里,极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那脚步由远而近,逐渐更近了,就当众人以为它要再次远去时,这声音就停在了众人的面前。

  杭莲抬头,见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正对准三人。

  “先杀最老的那个。”狱警喃喃,准确将枪口对准白其洪。

  枪都指在头上了,三人怎会坐以待毙?只见一根细长的冰锥直直地朝狱警心当口射去,来源则是隐藏在一旁的杭莲。

  不过目眦欲裂的是,一道隐形的光幕骤然出现在铁栏杆上,冰锥如石入大海,只一眨眼便不见影子了。

  狱警挑眉笑了一声。他似乎故意在等待几人无用的挣扎,如今见绝望的表情浮现在几人脸上,这才心满意足地准备扣下扳机。

  “啊!”就在这时,他的双眼突然瞪圆,如不敢置信一般地看向自己的胸口。

  只见一条细细的绿绳子在他胸口的衣服顶出一个小尖,紧接着这根绿绳子穿破他胸口的衣服,露出一大截。

  狱警感觉自己的心脏正挨着一根冰冷的东西跳动。

  他缓缓转头,见到一个小姑娘的脸:“不…”

  细绳如蛇一般又滑走,留给狱警胸口后背两个洞。只一瞬间,如爆炸一般绚丽,从狱警胸前后喷出两股血液,他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没有了狱警的遮挡,众人这才看见小姑娘满含泪水,双手颤抖。

  此刻的林九龄自然不知道几人已经脱困,否则哪里还会在此同这假•封九岭纠缠?

  她紧紧地盯着封九岭的剑,听着对方变态至极的话。

  “我曾触摸过星辰,曾见证过数千个太阳的光芒。我曾如此热爱这个绚丽的世界。”封九岭看着自己手中的剑,似陶醉:“只是他欺骗了我,他欺骗了我们所有人!这个世界就是一个骗局!”

  林九龄神色不动,心念控制着蓝火偷偷地在封九岭的后脑勺凝聚,在他说完话的一瞬间猛扑而去。

  预料之中的场景并未出现。

  “哈哈哈哈!”

  只见封九岭忽地一笑,他随手往后摆一摆:“无趣。”

  他抚摸了一会儿手中的剑,半响:“算了,你也不过是个孩子。你去吧,你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中。”

  “死掉才是解脱。”

  封九岭眼中闪过一丝悸动。

  他带着这丝怜悯与悲伤,松开那剑。便见那剑如飞一般,朝林九龄激射而来。林九龄心头一惊,控制着一丝火焰在那剑上呼的燃烧起来。然而不仅无法烧毁那剑,连延缓都无能为力。

  封九岭静静地看着,仿佛是正在做审判的上帝。

  “等等等等,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林九龄忙摆手。

  她看向封九岭,又似是看向封九岭背后那个影子。

  剑停了。

  “你建立这个天阳教是为了什么?”林九龄大声问道。

  “早知道杀不了你。”封九岭却摇摇头,仿佛识破了一切伎俩。原因不在其它,他不仅看到了林九龄面前的凝聚的物质,也从空气镜中看到的了背后的那抹影子。

  “没想到你挑了一个困难剧本。”封九岭又突然笑了。他撑着桌子转过头去,看见了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

  那个飘荡在影子中的人漠然地看着他,问:“你是谁?”

  “我是你老爹!”封九岭哈哈大笑。他看了一眼林九龄:“宝贝儿,杀了他,你就是四维人了哦。”

  说完他竟突然转身,在二人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如剑一般朝船壁冲去。

  他最后一刻回头,挥挥手道再见。那船壁如同泯灭了一般,一瞬间消散开来。

  他张开双臂,迎着黑暗,冲出了船舱。

  “我进入不了他的时间。”真封九岭紧蹙着眉头,身体逐渐凝实。此地竟又出现一个封九岭?!

  林九龄轻咳了一声:“你逃过那个黑洞了?”

  “海底的那个黑洞?”

  林九龄点头。

  “原来是黑洞?”真封九岭缓缓道。正当林九龄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儿时,他突然眨了眨眼睛。

  真封九岭笑了。

  这个笑容充满了恶意,在封九岭那张熟悉的脸上却是如此陌生。

  还是假的?!

  林九龄心猛地往下一沉。

  此人竟如此阴险狡诈,居然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大戏,来套出她的消息!

  “你到底想做什么?!”

  “毁灭世界啊。”此人挑挑眉,突然看向那个被冲破的船舱,他喃喃:“来了…今天把你们一起解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