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使者

四维末日 痴池 2216 2020.03.14 20:50

  那个女人是谁。

  这个问题久久盘旋在林一万心中,她有一种莫名的直觉,这个女人一定很关键,至少不是路人甲乙丙丁。

  二人坐在摇摇晃晃的车内,朝着林大队家驶去——她们要将面包车和司机丢到街区附近。这时,林星孩望着窗外,缅怀道:

  “其实很久很久以前,九龄城不是这样的。”

  没等林一万问,她就继续道:“那时候九龄城还不是娱乐至上的时代,人们都能找到自己生活的意义,没有那么多酒,没有那么多黑社会,也没有那么多地狱花。”

  “那时候我和…他每天种地,我们种了韭菜、葱、西瓜、折耳根…每天都打理。还专门修了一个厕所…”

  “如果生活是这样的,我也愿意住这。”林一万耸耸肩,表示无奈。

  “那样的生活确实没有持续多久,后来换了个城主,改了些政策,把权利交给两党,九龄城就逐渐变成这样了。”

  城主?

  九龄城城主,这倒是从未听说过的新鲜人物:“还有城主?”

  “对,那个谎言中的天选之子。”林星孩疑惑,随即想起林一万还是个新居民:“当然,这个不是天选…至少除了两党正府外,大家都觉得不是。”

  “不能把她拉下台吗?”林一万蹙眉。

  林星孩摇头:“至少再下一个城主出现之前…况且,她根本不会停留在九龄城里。她忙着在各个世界里征战,满足她杀戮的欲望。”

  “她就是个魔鬼!”

  林一万回想起二十一世纪,那个冒名顶替自己的女人,以及那张仿佛在照镜子、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难道她就是所谓的城主,或至少与城主有一些关系?

  不过此刻并不是思考的好时机,随着高九龄提醒“前方路口五十米右转即将到达目的地,希望下次继续为您服务。”,一栋寂静的别墅出现在视野当中。

  “那个记者还没来?”林一万疑惑。

  “我看下短信,”林星孩转动表机,片刻没忍住笑了出来:“刚发消息说拍到了,还说这次肯定是条大新闻,多谢我,回头要请我喝酒来着呢。”

  林一万也露出笑容:“想象一下那个种植地狱花的大佬,发现自家的地狱花没了,恨不得喝林大队的血,吃林大队的肉…”林一万停顿一下:“再想象林大队啥也不知道的表情。”

  不过耳边并没有如期传来林星孩的笑声,林一万侧过头去看她,只见她蹙着眉紧紧盯着表机。

  怎么了…

  林一万刚要发问,就听林星孩惶然:“真的有问题?居然真的是阴谋!”

  她转头紧盯着林一万的双眼:“刚刚那个红红火火的工作人员,就是那个希望我们找她同事的林九龄。”

  “她说她同事用别人的表机给她发了个消息。”

  “说的什么?”

  随着林星孩点出光幕,几行字快速映入林一万眼底。

  “四阳出现,人皆尽责。你的责任:通知最高!最高正府,搜救我。我正处于移动状态,现在位置如下。请勿回话。”

  前面显然是复制粘贴过来的,后面又紧接着几个字:

  “这肯定不是我同事说的,绝对是那个女人!多大脸啊,还最高正府…”剩下的话林一万没看了。

  “你觉得呢?”林一万问道。

  “我倒是知道,不止我们这一个九龄城,九龄城如果是千层饼的话,那最下面那层是最高权利机关。”林星孩摸摸鼻子:“其实刚开始四阳的时候,我就怀疑,是不是下面来人了。”

  “不过我又转念一想,没道理啊。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能够穿越上下九龄城,两个九龄城,就像是两个世界一样。我甚至都怀疑是不是有那么一个通道,”林星孩嘟囔着。

  “因为四阳按理说只能最高正府开启,但开启了立刻就要发布政策,至少宪法上这么说。或者比最高政府更高阶的…”

  “卧槽!真有!”

  发生的所有事情在脑子里过一遍,二人对视一眼,同时意识到了一件严肃的事情。

  这个通道真的存在!而且还真有使者来了!更重要的是,使者被劫走了!

  平静的街区大街上,面包车轰隆隆地启动。急转弯向右到了一栋别墅门前,面包车车门打开,一个昏迷不醒的林九龄被踢了出来。

  林九龄随着惯性翻滚了一圈,不省人事地倒在了别墅门边的草坪上。

  紧接着车门又重重地关上。

  “怎么通知最高政府。”林星孩紧张地抓住头顶的把手,脑子一片空白。她虽然研究过一些法律,但那都是为了拿到一块地啊!其它什么两党、什么最高正府、使者,她几乎是一窍不通。

  “我更不知道啊,”林一万曹了一声:“先问问你那个记者朋友。”

  “谁这么大胆子,敢截留下面来的使者啊!”林星孩嘟嘟嘟地戳起了表机,速度极快。

  林一万摇头:“不知道,不过只要知道使者为什么来,就自然能知道什么人要抓住她了。”

  说着,林一万油门踩得更狠:“发第二次的位置没有?”

  林星孩说没有。

  “她说自己在移动,我们得更快点了。”林一万喃喃。

  不过有言,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见打头风。导航显现出使者的位置时,两人都傻眼了。

  只因这位置不仅远,并且刚好就在西神母山的对面——九子沙漠。

  九子沙漠之所以叫九子,一来九龄城向来偏爱“九”字,二来则是这个沙漠中央有一座九指山,略微向西神母山倾斜,颇似恭敬。林九龄们便称其为九子——当然,少不了各种凄惨的传说。

  导航给的定位,正是九子山的南边,小儿子的身侧。

  “这tm的八百公里,得开多久!”林一万目瞪口呆地看着导航的光幕。从上海到福建福州也就八百公里吧。

  “七小时。”林星孩搜索后,无情道。

  “油不够啊。”

  林星孩指着路边密集的油箱标签:“路边有自助加油站。”

  “警察怎么办。”

  “冲过去!”林星孩恶狠狠道:“都是交警,没枪的,我们还怕他们?”林星孩啐了一声:“况且我们现在很有可能是去救使者的!”

  “你忘了?那个使者就是被警察带走的!”

  那可总算是没了“后顾之忧”,林一万露出“欣喜”的表情:“只能去看看了,谁叫这人可能是一层来的呢?如果真是一层来的,她很可能知道回地球的办法…”

  林一万喃喃:“得抓住一切有可能的机会啊。”

  白色面包车晃晃悠悠地从街区启动出发,伴随着油门的轰鸣,如箭一般地飞射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