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地狱花

四维末日 痴池 3259 2019.12.04 23:26

  “真的能回去吗!”林星孩十分激动。

  自从她踏入九龄城的那一瞬间,她就开始对故土花园心国心心念念。也不知时过境迁,家人朋友是否无恙?

  “不知道,”林一万耸耸肩:“我在试着找到回去的办法。”

  虽然没有方法,但总算是有人在尝试!所有九龄城里的林九龄都沉溺于这个天堂般的世界,没有人想要离开这里,除非那个林九龄是“脑残”。

  林星孩激动得差点落泪。

  她看到林一万翻弄着手枪,蹙眉嘀咕着子弹不够,便问:“我们想要回家必须得用到枪吗?”

  林一万朝着屏幕中,几个正在爆破开厕所门的警察努努嘴。

  “那就是我们的对手,你说呢?”

  林星孩缓缓地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脚下传来“崩”的一身震动。饶是暗间隔音的墙壁,也没有隔开那股爆炸带来的震颤。

  林一万忙拉着林星孩往暗间门后躲了躲,她十分担心这扇门被震出缝隙,被军官们发现。

  大概是在自己的次元中,被豆腐渣产品坑害得太惨,九龄城出品向来都是精品。雪白的门与墙之间并未出现任何间隙,好让林一万松了口气。

  “我认识一个人,她是警察,或许可以帮我们搞到子弹。”

  等了大半天,军官们在厕所中上上下下检查了,离开后。林星孩缓缓道。

  面对林一万狂喜的神色,林星孩无奈笑“只不过…得拿一些东西和她换…”她说话已近乎喃喃。

  “什么东西?”

  面对林一万的追问,林星孩苦笑道:“花。要换子弹这么重要的东西,得拿那花来换。那种被一些人称作世界上最美丽的花。”

  离军官们走了不到十分钟,天边的太阳有些发亮了。

  自从林一万提出回家后,林星孩就决定加入她的小分队。或许因为本就是同一人的缘故,二人虽相识不久,却奇妙地十分投缘。

  月黑风高好做事。二人打算挨过白天,晚上做事。便借着暗间缩着睡了一晚。庆幸正是夏季天气,虽然地面发寒,睡姿也不大舒畅,总算是忽睡忽醒地熬了一个天亮。

  十个小时后。

  夜晚七点,太阳刚落下。

  林一万正在会面周公,脑袋枕在地面,感到忽左忽右地震颤。

  她迷迷糊糊地眯开双眼,见到漆黑中一个纤长的人影正走过来走过去。林一万脑子空白了半响回神后,明白那人正是林星孩。

  “怎么了?”

  林一万有气无力地问道。

  “你醒了!”林星孩大喊一声,哪里是刚起床的模样。大概回家的诱惑让她太兴奋,这厮就没怎么睡下。

  “天黑了,咱们去偷花吧!”她火急火燎地开了电灯。

  一套新衣服已经好端端地摆在了桌台上。

  十分钟后,两人坐在墙头。

  她们面前是从脚下蔓延到夜色尽头的黑色花朵,朵朵弥漫黑夜雾色的浸润,在黑夜中散发出迷人的气息。二人见这壮观景象,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漫山遍野啊!”林一万感叹。

  林星孩也为这场景给震慑了,喃喃:“又是夏天了!地狱花的花期,难怪这么多地狱花。”

  先前林星孩同林一万解释了,她之所以同警察认识,就是因为地狱花。

  地狱花生命力顽强,只需要一点水就能驻扎在所有有泥土的地方。但地狱花如其名,并非什么好东西。

  它内含有致幻的糖分,只要将其晒干碾磨,就能泡成一种极甜的饮品——奶茶。

  这种奇怪的糖分会使人上瘾,不妙的是,它会逐渐改变人的脂肪转换系统,使得人体的物质细胞向脂肪细胞转化。不仅人体摄入的物质会转换为脂肪,就连人体本身的细胞也会逐渐转化为脂肪细胞。

  总而言之,一旦地狱花喝上瘾,人将如气球一样肿胀起来,伴随着脂肪不断增加,骨髓脑细胞脂肪化,最终化为一块人形脂肪。

  这些人将如同气球一样,被遗弃在某个角落里,也如同气球瘪了气,慢慢腐烂成成为一滩油。

  因为喝地狱花喝到一定境界,不仅是脑袋,连骨头都会化为脂肪!

  若是在街边什么地方发现一滩油,不要疑惑,那一定是某个林九龄的身体。

  每年夏天,是这种让九龄城深恶痛绝的地狱花的花期。

  “总会有人戒不掉地狱糖分。这片地狱花就是他们的天堂。如果可以的话,他们能把这片花田啃完,直到只剩下一滩油。”

  “我见过很多瘾君子,偷溜进这里,再也没有出来过。”

  “谁知道呢?据说尸油越多,地狱花开得越茂盛。”

  林星孩遥望着这漫坡的黑色花朵,眼中出现一丝隐痛:“去年,我的封九岭…喝糖喝死了。”

  “他临死前告诉我,这辈子都不要碰地狱花。喝第一口时,我们会把地狱认成天堂…其实从来就没有天堂,九龄城也不是天堂。天堂走到最后总是地狱,我们就生活在地狱当中…”

  林星孩坐在墙头,脚停止晃动,愣愣地看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概是在怀想她的封九岭生前的模样。

  “你和他是情侣?”林一万问道。

  “是。”林星孩点头。

  天空即将熄灭的日光浅浅地照在她脸上,带出一条细腻的曲线。

  “当初我们两人胜诉,得到这片土地,可以避开大家的眼光,做我们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那个警察找上了我们。”

  “她什么都没有说,拿出地狱花泡了一杯奶茶。他…我的封九岭喝了…”

  林星孩沉默良久,侧头见林一万脸色沉重起来,便浅浅笑道:“幸亏我没喝,否则你今天看不见我。”

  她继续道:“封九岭一旦开始嗜糖,她就开始要求我偷花养封九岭,送给她。否则她就告发封九岭,九龄城所有嗜糖的人都会送到戒糖所,强制戒糖。”

  “她说喝糖并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我信她了,开始为她偷花。后来我才知道…一切都是她的计划,只因为我们住在养殖场的隔壁。”

  “她从头到尾都是为了地狱花。”

  林星孩长长地叹了口气。

  “那时,我俩都不愿意融入群体,若是多问问,多看看,若是不执意要离开人群住在这里,他…或许不会走得这么快。”

  林一万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述说。

  阳光在寂静的花田间熄灭,只余下满天满地的漆黑。地狱花在黑暗中摇摆着身躯,它们似乎在为这个精彩绝伦的故事喝彩。

  “总之,封九岭死后,我不再偷花了。她许诺我,只要我给她花,无论什么她都能给我。”

  林星孩擦了擦没有眼泪的眼角,露出笑容。

  林一万关切拍拍她的肩膀:“抽支烟?”

  “不用。”林星孩笑容仿佛冲破迷雾,带着一点朝阳的露水:“这地方抽烟,等着被抓呢?不过你放心,我偷了好几年,早偷出经验了。”

  她一跃进入花田,纤长的身躯仿佛要被掩埋在地狱花当中。

  “我们先采着,这地方都是野生的,绝对不会有人来巡视。”

  林一万笑了一声,也跟着跃进。她大声答应,仿若二人在此处只是游玩。

  半个小时后,两人左右手提着四个口袋,已经装满了地狱花。

  “她把子弹给你的时候,你先把枪借我用一用。”林星孩看着手中的花,不知在想什么。

  她要杀掉那个警察。

  林一万心头一惊,了然间却摇摇头:“我们待会儿要去警局找她,警局动手未免是自投罗网。”

  林星孩脸上一瞬间难过起来:“但是…她一定会用这些花…”

  林一万露出灿烂的笑容:“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刚好有一颗迷药。”

  半小时后,二人穿着新衣裳,随意把地狱花揉进书包中。两人一人一个书包,从侧边的栅栏爬过,站在郊区的公路上——

  她们没有走正路,防止被军官追踪。

  又过了一个小时,晚上九点整时,两个林九龄出现在城东,东警局门口。

  据林星孩说,那个林九龄警官,在东警局颇有一番地位。她很得民众支持,约莫今年冬选的时候就可以当上东警局的副局。

  “干什么的!”

  二人刚到门口就被一个林九龄拦下来了。

  “找林小队。”林星孩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张推荐卡——林九龄警官送给她以备不时之需。

  令人嗤笑的是,这位林大队如此谨慎,甚至没有把自己的推荐卡给林星孩。

  她把自己羽翼下一个小队的推荐卡给了林星孩,可想而知,一旦林星孩想告发她,死的绝对是那个替罪羊——林小队。

  站门的警官眯着眼睛,从头到脚上下打量了一下二人。

  她的眼神如此严谨,让林一万二人脚如被钉住。背上的背包如烫手山芋,使背上溢出不少冷汗。

  她们可是背着地狱花来警局了啊!

  “进去吧。”

  警官嗯了一声,眼神移开,穿过二人肩膀看向警局外面的街道。

  林星孩捅了捅林一万的腰,二人连忙如兔子一般窜进警局门口。

  “等等!”

  二人刚走出两步,这时,身后又传来了一声叫喊。二人本打算当作没听见,不料那声音又道。

  “等等,就是你们俩!”

  “你以前来,也是这么严谨的检查吗?”林一万许些事情败露的遗憾,立马四处张望起来,想找个能即使逃跑的方向。

  “我从来没来过啊!”

  林星孩欲哭无泪。

  二人都以为地狱花的香味被闻出来了,或是一片花瓣露出来了,总之被这守门的警官发现了。

  “你们找得到林小队的办工桌?”

  不料站门的警官这么问道。

  二人连忙摇头。

  心头的石头顿时如放气一般,嘟的一声飘空中去了。

  “那还不去前台?铁憨憨一样往里走,找得到人办公桌?”警官没好气说完,又尽职去了。

  原来为这事。

  林一万和林星孩对视一眼,纷纷笑了。

  “谢警官。”

  二人大声道。

举报

作者感言

痴池

痴池

关于地狱花的设定:在思考后发现,先前的设定具有逻辑上的错误,已进行修改。

2019-12-04 23: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