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栈道

四维末日 痴池 2191 2020.03.16 23:03

  “跟上他。”

  林一万迅速扒开枯树,奔跑到前面十来米左右的岩凸后,伸出半个脑袋张望。

  不过她的动作显然太过谨慎,因为封九憨根本料想不到身后竟还有两个老仇敌。只见他与林一万如出一辙地探头来,朝前张望着。

  “他还提了个什么盒子?”林一万眯了眯眼睛,这时才看见封九憨手里提这个像琴盒一样的东西。

  林星孩在背后喃喃:“难道他也参与了绑架使者?现在要去弹个琴助助兴?”

  二人立马跟上封九憨的步伐,不过终归是怕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敢跟太近。在经过一辆黄色的越野时,林一万扫视了一眼内容,确定这就是封九憨的车,随即她再转头时——

  人不见了。

  “他发现我们了?”林一万连忙拉着林星孩到岩壁的内侧蹲下,通过岩洞孔朝前张望。半响,没动静。

  “曹!跟丢了。”

  二人连忙望前跑去,紧张之余,林一万上膛了紧紧握住的手枪——要是封九憨在哪里阴着,挨了一枪可得不偿失。

  又望前跑了几十米,还是没见着人。显然林一万把封九憨想象得太可怕了,不过这也不怪她,任谁见过那臭水沟,都想不到有人会在那里忍辱负重地蹲守。

  林一万望前探了探,心脏怦怦跳,几乎要停止呼吸。她很担心,自己下一个伸头出去探视,看到的是一颗子弹射来。

  封九憨有多想杀她,她比谁都清楚。

  “这儿!这儿!”

  就在这时,身后林星孩拉了拉林一万的衣服。惊得她差点把枪指过去,给林星孩来个爆头。

  “怎么了?”林一万松了口气,趴在岩壁上,真是头昏脑胀。

  “这有根手帕。”林星孩两只手指小心翼翼地捏起这张手帕,见林一万不以为意,她又强调道:“是挂在岩石上的,挂在上面的。”

  林一万愣了一下。

  她转头朝北方看去,一阵热风吹来,空无一人。林一万缓缓地抬头,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如果封九岭的路线是继续朝前走,那么必定会和那些素未谋面的人打个照面。但前方并没有枪声。排除一切的不可能,剩下那个一定是真相——

  “他爬上山了?”

  “九子山确实有一条栈道,只不过是单行道,从第一子山脚到第一子山中央。”林星孩连忙掏出表机搜索。

  事不宜迟,二人迅速准备登山了。

  索性旁边有个岩凸,林一万和林星孩你抬起我,我再拉起你,一上一下互相帮忙地,成功从半人高的沿途,攀上了有三人高的岩凸。

  “我有点恐高。”林一万咽了口口水,半爬行在两膝宽的竖直“纸牌”上。

  “我们摔下去会摔个半残废吧。”林星孩紧紧扒着岩壁,甚至想要躺在上面,以降低自己失手的危险。

  “爬上前面那块,就上山了。”想到地球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想到自己的冒牌货正为所欲为。林一万鼓足勇气,缓缓站起身来。

  她一把攀住面前近一米高的岩壁,一跃撑手跳了上去。

  直到站到峭立的山壁上,林一万才发现,这个位置刚好是第二子和第一子交“足”的位置。她的左边是第二峰,右边则是第一峰。

  林一万提起枪,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了一番,并没有看到封九憨的身影。

  “来,我帮你。”

  拉着林星孩的手,帮助她攀登上山壁后,二人便朝第一子缓缓走去。

  二人十分清楚,提着冲锋枪的封九憨就在这里,一旦二人被发现,恐怕还不及解释,就会被射成筛子。

  “栈道在那!”林星孩蹲着四处张望一番,腿总算是不软了,二人便弓着腰朝栈道跑去。

  栈道从第一子北面的脚下出发,从前到后绕到第一子的腿上,紧接着又转圈绕到北侧的腰间作为栈道的尽头。

  按照景区的无人机照片显示,栈道的尽头是一个三脚架支撑的平台,四周有栏杆,头顶有遮雨盖,绝对是个观星揽月的好地方。

  林一万敢百分之八十地肯定,如果封九憨没有发现二人,则他绝对在那里观察地形。

  “封九憨又和使者有什么关系…”林一万喃喃:“他又怎么知道使者被抓了。”

  “不过我觉得,既然这狗比玩意儿都来了,那人百坨分之八十坨都是使者。”林星孩听到了林一万的话,接上这么一句。

  话虽是这么说,但林一万听到那“百坨分之八十坨”,有点不太想问为啥这样计量。

  二人跨过栈道栏杆后,便不再窃窃私语了。

  林一万扒拉着岩壁,小心翼翼地轻踏栈道楼梯,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烈日四面八方地照射在岩壁上,林一万手烫了一会儿,便受不了收回来了。

  缓缓绕着岩壁往上走,一只脚忽然出现在林一万视野中。

  她呼吸一窒,连忙拦住林星孩往上走的步伐。

  此人应该是坐在栈道楼梯上,皮鞋底子正对了二人。鞋底里全是泥巴,沾满了黄色沙子。

  林一万掏出枪,转头示意林星孩掩护。

  林星孩懂了,也掏出手枪。不过她到底是第一次握着真枪上阵,手有些抖。她戳了戳林一万,正想示意等自己缓一下,就见林一万蹦了出去。

  不过想象中的威胁并没有发生,想象中林一万举起双手投降的情况也没有发生。

  只见林一万停顿了一下,随即缓缓垂下手臂,放下了枪。

  “怎么了?”林星孩压着嗓子,见林一万低垂着睫毛,似乎被‘威胁’了,便无声问道。

  林一万沉默了半响没有回答,正当林星孩想跳出去‘援助’时,见林一万招了招手。

  “没事,他死了。”

  这是个封九岭,三十来岁年龄,双目怒睁着,手脚已快冰凉。他的额头上有个血红的枪孔,一股还温热的血液从中流出,横穿整个脸颊。

  “啊——”林星孩强行捂住自己的嘴,才没有尖叫出来。

  “封九憨来过这个地方。”林一万没有试图尝试理论,摸此人的脖子试探是否还活着——一枪爆头,眼睛都不眨了,谁还能活着?

  “走吧。”林一万沉默片刻,沿着尸体旁边,跨过便要离开。

  她刚走了几步,见林星孩没有跟上,转头便见到林星孩蹲在尸体面前。

  只见林星孩颤抖着伸出手,避开横流的血液,缓缓扒拉下封九岭的眼皮。

  从电影里学来的?

  这次林一万没有试图开玩笑,也没有催促。她紧握住手枪的手臂紧靠在身侧,静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心知这就是死亡,也大概是每个挑战者的结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