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金蝉脱壳

四维末日 痴池 3415 2019.11.05 22:58

  那破口的船舱外只有黑夜,漆黑的海水出现在视线之中,无比沉寂厚重。

  林九龄死死地盯着此人的后背,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到底认识何方神圣,竟然如此的阴险狡诈,诡计多端,还有抑制她异能的四维能力。

  此人却淡淡地笑,不由让林九龄恨得咬牙切齿:狗东西!

  “封大人?”

  正在此时,一个凝实的人影突然出现在那破洞口。此人施剑,她凝着眼神看向二人,半响,脸色骤变:“你不是封大人,你是谁!你和这个卑贱的碳基生物有什么目的?”

  “九龄!”

  “九龄!”

  与此同时,背后的大门砰地被扑开。几个男子扑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左望右瞧害怕的小女孩。

  “你这个贼子!杀这么多人,挖这么多绿晶。简直就是…”周胖子冲进来,刚要开始声讨此主教大人,突然发现面前三位都是熟人。

  他愣了:“主教呢?”

  假封九岭还正笑着看向施剑。

  林九龄突然想起他说的那句“来了,把你们一起解决了。”她看向周围所有人,人果然挺齐全的。林九龄咽下口水,脚步一步一步悄悄往后退去。

  假封九岭笑道:“不过是自以为是的四维生物,你以为你是世界的主宰吗?不过是可怜的玩物,可悲被这个世界的假象欺骗,还自以为与碳基有别。”

  施剑脸色铁青。

  林九龄躲在假封九岭背后,疯狂朝周胖子挤眼睛。却不料周海龙完全意会不了,他见封九岭大骂施剑,不由叫好。

  “就是,不就是四维,有什么了不起!”

  倒是白其洪看出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周胖子,快跑啊!”猪队友坑了怎么办?在线等。林九龄不由心急。她大喊一声,率先朝假封九岭背后的船舱冲去。

  “跑?跑什么?”周胖子还一脸迷茫,被他白叔抓着胳膊就跟着林九龄跑:“发生什么了?白叔?”

  小姑娘也被拖着溜,一行人速度极快,只一瞬间便到了那被蓝火燃烧的船舱壁。

  “什么情况?”

  林九龄一愣,她见那蓝火只烧出一个小洞,前一刻还火势汹汹,下一秒便突然静止不动了。宛如定格成一张照片,火焰的细枝末节都被记录了下来。

  “四维人可以操控时间啊。”林九龄心道不妙,看来如今想要离开这里绝非易事。

  “九龄…”耳旁突然响起一声轻唤:“他的能力不能一直操控时间…”

  谁?

  林九龄猛地向后张望去,看到的只有假封九岭似笑非笑的神情。

  耳旁突然出现的声音和面前的脸倒是对的上…

  难道…

  先前假封猜测真封被黑洞困住,所以变成半虚形来哄骗林九龄。林九龄果真信了,还主动道出事情根源。以此可断言,被黑洞困住后或许会变成半虚形。

  所以真正的封九岭出现了?!

   林九龄突然狠狠指着蓝火道:“让我走!”

  假封九岭挑眉:“你在做梦吧。”

  突然他面色一变。

  在施剑的冷笑下,只见他的大脑突然开始分崩离析,无数的微小物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嗡嗡嗡地消散在空气当中。

  头发、头皮、头屑、额头皮肤…

  所有的物质在即将消散时还聚集在一起认得出颜色,一旦分散开来,就成为统一的灰色尘埃。

  施剑,干得漂亮!

  林九龄一喜,不动声色下一丝蓝色火焰偷偷顺着破口流了出去。

  她知道此假人绝不容易被打败,就那诡异的手段就注定施剑绝非此人对手。

  果真,假封九岭淡淡一笑,他拍了拍脑袋,那消散的物质竟又如时间倒流一般,原封不动地回到了他的身上。

  “这招没用的。”假封九岭回头似背后长了眼睛。林九龄趁他失去大脑时准备逃跑,重新燃烧破口,附着其上的蓝色火焰又瞬间静止了。

  “你是谁?我从未听说过你。”施剑紧紧地盯着假封九岭,似乎意识到此人并非往日所见的碳基生物:“你是改良派?不…改良派绝不会如此行事,难道你是革命派的人?”

  假封九岭哈哈大笑。

  “少说废话!”

  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简直惊人。

  众人目光还未看见什么东西,只见施剑“啊!”的惨叫一声。只一瞬间,她的心口就出现了一把闪着银光的金属剑!

  金属剑上淋漓血液,往上是施剑瞪圆的眼睛,里面充斥着不敢置信。

  施剑…

  施剑这就死了?!

  众人皆惊。

  “我本想让你尝尝,你自己融化的滋味。但我毕竟是善良,不屑于同你以怨报怨。把意识显出来吧,给你不用死得太惨的机会。”

  假封九岭把玩着手里的剑,他淡淡地看向逐渐粒子化的施剑,面无表情。

  “意识死了,她就死了?”

  林九龄咽下口水,轻轻问。

  耳旁传来封九岭肯定的:“嗯。”

  “可以倒流时间救她吗?”

  “四维人没有时间属性,我们不生存在时间轴上。”

  就是说这群人虽是永生的,但一旦死亡,则永远消失了。林九龄刚想道牛逼,随即又觉得不妥。

  “算了,她死了下一个就是我,我还是出出手吧。总是日行一善,我都感动了。”只听她喃喃。

  “封九岭!”

  只听林九龄大喊一声,她手里突然举起一丝蓝焰。

  假封回头,嗤笑:“你还不明白吗?你的火伤不了我。”

  蓝焰在空中摇摇欲坠,在假封面前如螳臂当车,不堪一击。经过假封轻而易举杀掉施剑的震惊,这件事情谁都明白。

  施剑融化片刻,她似乎感觉到了林九龄的插手。

   “九龄,冷静,别惹怒她。”身旁几人忙低声劝道。此人能力强大,正面刚他是没有什么结局的。

  林九龄却笑了。在场的人除了她,没有人知道。此刻轮船满仓库的绿晶最下方,潜伏了一根细细的蓝火焰。

  这丝蓝火在假封九岭被爆开脑袋的那一瞬间偷偷溜到此地。它如同炸弹下的一根火柴,只需引燃,就可让所有人命赴黄泉。

  它紧紧地吸着自己的每一丝热力,只要放出一点威力,其后果可想而知——整个巨大仓库里沾满血液的绿晶都将爆炸。

  “你收集绿晶就是为了毁灭世界吧。”林九龄笑着看向假封。

  她状似随意地靠在船舱铁壁上,一手揽过周胖子的肩膀:“多亏周胖子说你在收集绿晶,否则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当这个天阳教教主、为什么一定要杀了我们。”

  林九龄揽着胖子,把一丝蓝火藏在胖子的背后。这缕细细的蓝火悄悄地引燃船舱,逐渐烧出一个拇指的小缝。

  白其洪余光瞥见,恍然大悟,内心大笑,面上不动声色。

  假封愣了半响,笑了:“难怪你拿到了困难剧本,原来你和我是一样的人!”他捋头发:“那你更该死了。”

  这个狗东西,动不动就是死不死的。

  “我不一定死,但你的绿晶肯定没了。”林九龄嬉皮笑脸。

  “你把火放在绿晶仓库了?”假封九岭挑眉。

  “那还用说吗?大哥,你的人我也挺喜欢的。”

  林九龄话音刚落下,一个浑身被蓝火包裹的人突然走了进来。他浑身上下只有脸蛋露了出来,那张俊美的典型白人脸上,满是恐惧。

  “主!主!救我,救我!呃——”

  此人竟是舒尔特!只见他恐惧大喊一声,嘴唇都在颤抖。喉咙里的声音呃的一声似被梗住。

  “他要死了。”林九龄紧紧地盯着假封。她知道此举不一定会对假封产生影响,但背后的破洞即将大到显露出身形,她必须转移假封九岭的目光。

  “主——,主…”

  只见舒尔特把握住腰间手枪,他颤抖着双手将其抽出。双眼溢满泪水地看着那手枪往自己额头上搁,漆黑不见里的洞口更是让他嘴唇抖动。

  “你…”

  假封九岭蹙眉,刚转头看向林九龄,竟见那几人团团围住她,仿佛怕林九龄受到一丝伤害一般。

  他的眼睛眯起,觉得事情不对劲。

  杭莲紧紧挽着林九龄的左手:“看什么看!”

  周胖子理直气壮地站在九龄右手边,手撑着船舱壁:“咋滴?”

  还有两个人呢?

  假封赞扬:“不愧是林九龄啊。”

  船侧,一中年大叔,一个小姑娘正浮在海中。船映下的光照射在他们身上,显得无比安详。

  假封突然又转头,他看向“死而复生”的施剑——融化的身体突然又重新凝结起来:“果然人都到全了,可惜今天没能全杀掉。”

  施剑地站起身来,讶然看向身旁身体半凝实的封九岭。

  她懊恼对林九龄道:“谢谢。”

  林九龄似笑非笑,好心提醒:“快跑吧,爆炸了。”

  说完她已无意再留恋纠缠,向假封招手再见,纵身一跃如鹰击长空鱼翔浅底,长长的头发飘散在空中,眨眼消失在假封眼中。

  假封脸色瞬间一变,他转身飞快朝最近的舱壁冲去。舱壁以极快的速度溶解开来,可还是慢了一秒。

  广阔的太平洋西面,一艘轮船在火光中轰的一声炸裂开来。

  伴随着金属块的飞射,耀眼的火光一时间照亮了半空。

  无数的金属散落在海洋当中,震荡的波浪传出很远。

  卫星观察到爆炸,新闻即刻便会传回各国。菲律宾驻守第一岛链军队第一时间摇起了警告红灯,很快就会有海军前来检查。

  林九龄眯着眼睛看这场爆炸,同身边的周胖子杭莲一样,身上早有一层保护膜。

  “幸好只爆了一点,否则要出大问题。”林九龄低声道。

  “船上的人怎么办?”胖子有些担心。

  “他们早被我控制下船了。”林九龄笑道。她挑起下巴对向白其洪的方向,一群穿着各式制服的人正跟在他的身后。

  他们离船很远,爆炸的火光映在他们身上,照射出人们迷茫的神色。爆炸的威势掀翻了不少人,又一一被白其洪身边的小女孩捞了起来。

  “她是谁?你们从监狱里捞出来的?”林九龄指着那个小姑娘问。

  胖子想起白其洪的丰功伟绩,切了一声,随即又叹口气,徐徐道来。

  此刻在另一个方向,深海中。

  一个女子长着长长的尾巴,正缓缓往下潜游。

  “风景一样的美丽啊。”她抚摸着身边的海水,突然紧紧捏住一团,一股妖异的蓝火从她手中升起,那团海水瞬间蒸发消散了。

  “只是都是假的。”女子无比冷漠。

  她琥珀的眼低沉地压下,嘴角讽刺地上提。谁能想到这么一个简单的女孩,心中盛满了阴暗的怒火呢?

  她的目的只能是黑暗,因为她见过这世间最美的东西——她曾经的心灵。

  若林九龄在此地,她就会发现,这女子的声音无比熟悉,她的面容,更是林九龄每天都会见到!

  她有林九龄熟悉的声音,她了解林九龄的为人、她与四维人有联系,她是女人。林九龄先前的分析一切都没错,但她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此人究竟是谁,因为她还忘了一个人——

  林九龄自己。注1

  1.致敬美漫《瑞克与莫蒂》之邪恶莫蒂,祝今年十一月第四季大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