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四阳

四维末日 痴池 3308 2020.01.13 23:54

  有人发现这里了?

  门外的男人声音有些犹豫,似乎在考虑贸然闯入女厕是否得体。

  “就是这!定位就是这!你把门打开!不然我报警了!”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尖叫。

  定位?

  林一万眼神一冷,眼光横扫而过。刚盯住林占红的小男友,小帅哥就连忙摇头,还没等人问便全盘托出。

  “不是我!不是我!是她!”他指着还蹲在坑上的林占红:“是她叫了人,用的她的体内传感器,与我无关!”

  林星孩摸了摸裤兜里刚没收、还热乎着的林占红的表机,曹了一声:“你当自己总统呢?花这工时去安装个体内传感器?”

  话刚罢,身后的传来了一声“哐当——”的砸门声。

  随着林占红的脸色一喜,林星孩周身打了个颤,她转头:“怎么办?”

  她们现在是黑户,用了别人的身份证,带进警局就是一辈子。更别提林一万手里还捏着枪。

  非法持械的量罪刑标准当初印成小册子,人均一本。林星孩哪能想到自己有天捏着枪在厕所晃荡,所以根本没看那本刑法手册。

  鬼知道非法持械叛几辈子?

  林一万四周晃了一眼,看到了侧边的通风小窗。

  “你要是敢把我们俩的事情说出去…”林一万蹲在坑前,直视林占红:“不仅你的视频会传遍整个九龄城…我还会找到你,杀掉你。”

  想必是枪抵在林占红的脸颊上,带着火药特有的冷酷的灼热。饶是林一万这初生牛犊的姿态,尤让林占红心惊肉跳了几下。

  她咽了口口水,看向不远处地面上的弹孔。

  林一万也注意到了,她用枪把林占红的脸扳正:“枪的事情,也不能说漏嘴哦。”她舔了舔嘴唇,忽然露出邪恶的笑容:“你就说看见了一个拿着枪的封九岭。”

  她迅速地描述了封九憨的几个显眼特征,抬头又嘱咐完小白脸,便听到身后林星孩兴奋的大喊。

  “这有个窗口!”

  林一万最后一次把枪在林占红和小白脸的眼前晃了晃:“我能拿到枪,足以证明能杀掉你吧。”

  林占红艰难地点点头。

  二人随即推过隔间的清洁用具推车,蹬着车体一前一后翻过窗户。

  身体刚越过窗户,就听身后“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一阵脚步声隔着墙壁传来。女人的尖叫,哭泣声也随之响起。

  但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林一万和林星孩二人将其抛之身后。二人钻过灌木丛,在树林里飞奔到靶场的另一侧厕所。

  在黑夜里巨大的探照灯下,林星孩兴奋地攥着林一万的手,从厕所里奔向了靶场。

  “太爽了!你看没看到林占红录象时便秘的表情?叫她看不起我!”林星孩大笑一声,似回味无穷般咂了咂嘴:“到时我拿到枪,谁想喘个气都得先蹲个坑。”

  林一万捂额。

  “多谢你了!”林星孩又使大劲儿地往林一万肩上来了一下。

  二人趁着林占红等人没反应过来,匆忙地请教练结束练习,用假身份证去前台结了帐。

  在夜色的掩袭下,二人悄悄地来又悄悄地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待到二人到达林星孩的院子里时,靶场才如温水里的青蛙般开始热闹起来。

  伴随着枪孔的发现,本想大事化小的靶场不得不暂时封闭了场地。警察出警的速度比料想中的还要快。

  林占红被警察带走,她和小男友异口同声地咬定是一个封九岭拿的枪。录完口供后二人在警局呆了一夜便被放走了。

  二人的口供很快顺着警局中的小喽啰,传到了黑暗森林里。

  一群四处打听什么“枪”、“一万号”的社会人眼前一亮。了解清楚枪孔对应枪的型号后,一群人当即决定向上汇报,争取拿到调取监控的资格。

  然而天上的监控调取权限太高,这群人大费周折拿到了靶场的监控,却讶然地发现进出那个厕所的排除林占红和小男友,只有另外两个女人。

  也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阴差阳错——

  由于林占红的口供,黑暗森林的人坚信目前枪在封九憨身上,死死盯出入口监控排查所有封九岭。

  至于林一万和林星孩二人,他们只派了少许几人跟梢、去林占红处了解情况。

  等到情况真的完全了解,事情已经发展到黑暗森林、甚至她们上司不可把握的程度了。

  她们只能暗自悔恨,从一开始就搞错了那个四处祸害的对象。

  与此同时,在九龄城最东北的冰原上,一阵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过。只有最厚的黑熊的皮毛才能抵挡住这风的侵袭。

  在冰原的正中心,一个长发束成团、一身衬衫黑色包臀裙的林九龄,骤然出现。

  她并非凭空出现,她是乘着“光速”电梯,一层一层攀爬上来的。然而饶是以光速前进的电梯,从一层到达这一层,也花费了一年的时间。

  毕竟所有平行空间里的林九龄,一个九龄城可住不下。所有的九龄城像“丰”字一样一横一横地平行存在,而连结这些横行的就是这个电梯。

  这位林九龄最初坐上电梯的地方,还是一个组织森严的政府中心。

  “就是这层。”

  林九龄喃喃自语,她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没有犹豫或发出任何感叹,当机立断地将钥匙插入面前红色的孔锁。

  随着她转动孔锁的一瞬间,一声警报伴随这一个定位出现在此层政府的监控中心。更可怖的是,天空中的太阳闪了闪,全亮了——四个。

  这是何等的奇观,整个九龄城瞬间如同魔神降世。无论是谁,什么在做什么,只要是有意识的,都猛然抬头向天空看去。

  四个太阳均匀地分布在天空的四角,它们从来都是只醒来一个,代表着春夏秋冬的带来。如今却如临大敌般地醒来了四个!

  洪水般猛烈的惊恐袭向所有的九龄城居民。

  她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九龄城公约中最郑重其事的一句话:“所有的九龄城公民都是合法公民,所有的九龄城公民都拥有九龄权利,受到九龄法保护。但是…”

  “当四个太阳亮起时,所有九龄城公民都要奉献自己的责任。”

  太阳亮起的一瞬间,两个黑户正在偷花。

  她们被惊地浑身一抖,以为是半夜巡逻的黑社会照到她们了。二人抬头,更被唬了一跳——

  天空中四个太阳竟然全部都亮了!

  “抽风了?”林一万啐了一声,拉着林星孩弯腰藏在众多地狱花的中央,直担心二人被发现。

  她早知道这九龄城不靠谱,以前光从政治制度方面考量,没想到这基础设施也不咋地。

  还想营造正常的地球城市?哪个正常的地球城市太阳没几天闪两下,当维修呢?

  林星孩可不像林一万不当回事,她当初为了争取花园院这片地,可是仔细研究过宪法法律——尤其是少数种族法。

  可无论是少数种族法、证人法,还是各种杂七杂八、稀奇古怪的法律…所有法律条纹都最郑重地在背面印上了那么一句话,所有的公民都能熟背。

  “…当四个太阳亮起时,所有九龄城公民都要奉献自己的责任。”

  林星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四个太阳竟然真的亮起了。”

  林一万一听觉得不对劲,连忙问了。她听林星孩说出这句话时,嗤笑了一声。

  “我们现在是九龄城公民吗?”

  林星孩这才缓过神,蹲在地上拍了拍屁股上的泥,摇头:“没有户口,不算吧…”

  “这就对了,关我们屁事。”林一万拍了拍书包里的地狱花:“继续,多摘点,现在搞枪要紧,没枪走哪不方便。”

  不过她还是许些担心:“也不知道林小队还会不会履行我们的诺言。”

  伴随着不远处几声惊呼,巡逻的几个黑社会喽啰似不敢在巡逻了。只听几声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杂乱的脚步声迅速远去了。

  “他们应该还会回来,我们趁着现在赶紧摘。”林一万掂量了下手中的塑料袋,显然是不够的。

  先前两书包的地狱花,二人就摘了近一亩地。现在想再装齐两个,一亩地是必须的。

  饶是凭借林星孩经验丰富,行动老道,走两步摘一朵,二人摘花之旅也心惊胆战,差点被逮住。

  现今守花的人都走了,这些地狱花岂不是如狗嘴边的肉、兔窝边的草,随手就来。

  “机会。”林星孩和林一万互相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

  二人四处探望后确信无人,开始辣手摧花起来,顺着花枝从下到上一撸而下,很快就一人一个装满了两个书包。

  伴随着二人翻墙而去,一大片土地直接空了,剩下干瘪瘪的枝干随风摇荡。

  由于太阳始终亮着,看不清白天黑夜。二人就把林星孩常年未戴的表机翻出来,数着时间等弹药送来。

  林小队终究没有辜负二人的信任,凌晨才两点过一些,一个穿着黄衣服的外卖林九龄就从街角一边出现了。

  她好像什么都知道,也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她淡然自若地举着手里十分重的“养生汤和两个酒瓶”,嗤笑了一声,心道现在的人可真是养生happy两不忘,随即便敲响了花园院的门。

  迎接她的是从门缝中露出了一只眼睛。

  “外卖。”

  林九龄例行公事。

  门缝中又伸出一只手,接过口袋、酒瓶。

  “吃个外卖像做贼似的。”黄衣林九龄挑挑眉,没有再继续关注。她把单子递进去,待签字完毕后,便骑着车离开了。

  而院子内的二人对视一眼,将外卖摊在地上。两个新买的书包随便搁在一边,几朵地狱花从书包中溢出来。

  林一万打开外卖,“养生汤”里装满了铜质的漆黑子弹,然而却远远没有所约定的数量。

  “有一百个?”林星孩问。

  林一万摇摇头,随即拿过酒瓶,猛地扒开酒塞——

  满瓶的子弹。

  “有一百个。”她笑着点头说。

举报

作者感言

痴池

痴池

子弹数量已修改。原因:之前觉得营造了比较多的冲突,觉得可以用枪解决,所以直接给了一千发子弹的设定。现在觉得一千发子弹太假了,不真实。所有替换成两百发,定金一百,事后一百,更符合现实状况。

2020-01-13 23:5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