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真真?小小?

四维末日 痴池 3268 2019.10.27 20:32

  “哎,你说这都啥事儿啊。”

  跑远了,周胖子一屁股坐到地上,唉声叹气起来。

  林九龄随之坐下:“自从那个绿色的鬼东西出现,我就已经闹不清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们怎么办啊,这个鬼地方到处都是变态,都不知道能不能在这个鬼地方活下来。也不知道我老爸老妈有没有觉醒异能,在这儿也没遇见,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周胖子难得迷茫地看向人群:“我兄弟被那狗东西咬死了…我救不了他,如果当时我站在他身边就好了…他才二十二,每天晚上敲字到凌晨一点,他想当作家,他还想拿稿费带他妈去旅行…”

  林九龄想起厨师长,沉默。

  “人走了无法复生,但无论怎样,还有活着的人。有人处理我们这些异能者,就有人关照外面的事情不是?我觉得外面可能还是一片平安,可能你爸妈生活得很好呢?”

  周胖子眉目舒展些,他感觉自己把气氛搞得太伤感,便开玩笑:“你说,是不是因为你被绿了?”

  林九龄想起陈奇奔向那抹绿光的背影,不由郁闷。

  随即二人又沉默下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两人都不知道。前方的道路在哪里?也漆黑看不清。

  “九龄,我头一次这么想回家了…”

  周胖子低垂着脸颊,也不知透过地面在看什么。

  “怎么回事啊?”

  “发生什么了?都在看热闹。”

  侧边一团人群不知何时围到了一起,林周二人本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骤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哭声,他们不由心头一动。

  “求求你了,给我一点饭吧,我真的太饿了,我真的要饿死了…今后如果出去了,我做牛做马报答你!”

  “谁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你还活不活得下来?别说以后,现在能出去吗?别报答我,我家里还有孩子!我只想活着,我没饭给你!”

  人群中央是一男一女对峙。求人的是女子,她颇似脱力,摇摇晃晃半跪在地上,长发打结成一团,好不脏乱油腻。男子也好不到哪去,手里紧捏着一个掌大的饭团,T恤衫不少破开露出里面的还淌血的伤口。

  “我知道你是好人,我火车买了无座的,你让我坐了好久。大哥,你知道我的情况,我出来打工的,钱没赚到,反而要死在这个地方——”女子趴在地上,纤弱的身体巨大的铁壁上颤抖。

  “大哥们,谁可怜可怜我…”

  将众人关在此处究竟有什么目的?竞争出强者吗?大半异能弱的人都会要么饿死,要么在争夺的过程中被杀。

  仅仅是三天,一旦这个生态系统循环到一定程度,后果不堪设想。

  “这女的异能很弱,啥事儿不会,光隔这儿到处求人。你看吧,这大哥让个位,自己被缠上了。”

  “该帮就帮,能帮则帮。咱们都自顾不暇了,不是说故意不帮啊。”

  林九龄站在人群中央,听着旁人碎碎杂谈,心中说不上来的复杂。

  她不想做英雄,但她本性当中存有怜悯与同情,她何尝不想伸出援手?但问题在于,一来林九龄没有异能自顾不暇,二来每日只有四十个房间内会出现饭菜——一半的人想要吃饱都不足。

  林九龄帮此女寻找到食物,则另外一个人会挨饿。想要从内部解决问题不过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胖子,我们先帮她。”

  人性始终占据至高点,林九龄叹口气。她朝胖子低声道一声,正寻思着怎么搞到饭菜,突然心有灵犀一般猛地抬头。

  只见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人群的另一侧,那是一个小男孩,立在最前面不过及人腰侧高。面对女子哀婉的哭泣,小男孩的神色很淡漠,仿佛在看一场戏。

  感受到林九龄的眼神,他略微讶异,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

  “给你。”

  在林九龄的注视下,小男孩从容走到女子身前。他伸出一只手,也不知从哪摸出了一个木桶,递给了女子。

  木桶里装满了饭,还热气腾腾,浓浓的米香味散发出来,让不少人红了眼睛。

  “小朋友,你…”

  女子眼泪还在往下淌,她鼻翼剧烈收缩,一时说不上话来。

  “哪里来的败家孩子,这一桶饭够五六个人吃了吧,这么往外送?”

  “也没听说过这号人…”

  小男孩送罢了就径直朝林九龄走来,似乎不对那桶饭有丝毫留恋。众人叽叽喳喳,更是讶异。

  “姐姐。”

  小男孩刨开人群,不顾众人聚集的目光,甜甜地看向林九龄。那眼神浸了蜜,闪闪发光,不由让林九龄一身鸡皮疙瘩起来。

  “哦,我记得,是那个用火的女子。她异能很强,难怪饭一桶一桶往外送,真是土豪啊。”

  “我寻思着土豪也不能这么豪啊,这一桶饭送给一个废物,不如送给我!我做牛做马可用处大多了吧。”

  “你有啥用?我能造衣裳,你能吗?你看人土豪穿一身…‘美味红霞餐馆’围裙?诶,你说我造些衣服送过去,土豪得不得一高兴送我好几桶啊…说不定得包养我?”

  “算了吧,你这长相,我更有可能吧。”

  “…”

  林九龄沉默地看着眼前不认识的小男孩,捕捉到周围叽里呱啦的议论声,更加沉默了。

  被跃跃欲试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林九龄真是欲哭无泪——与我无瓜!我就在这看了一眼!我不包养人!我不想当土豪啊!

  “你是谁?”林九龄刚想同这个来历不明、坑她的小男孩撇清关系,那位接受馈赠的女子反应过来这天降喜事,抱着饭桶小步跑来。

  “小姑娘!我真是太谢谢你了!你真是大好人!”她一见二人状况,先入为主间匆匆给林九龄发了张好人卡。

  毕竟谁也想不到一个小男孩能掏出桶饭来是不?

  “我…”林九龄语塞了一下。刚想说:我没有送你饭…她忽然想到一个可能,万一是这小男孩想做好事,但是害怕不敢惹麻烦,所以才要找人垫背呢?

  “姐姐——”一低头又见到小男孩眼巴巴的神色。林九龄一时脑洞大开,她寻思着刚才这小男孩面无表情,恐怕就是受到了威胁。

  “走!”

  思及此,林九龄微弯腰拉起小男孩的小手,冲周胖子点点头。

  一路上林九龄护着小男孩,周胖子开路挤出人群。三人又找了个不受人注目的人堆里坐下,终于舒了口气。

  “九龄,这小男孩是谁啊?”周胖子这才问道。他和林九龄也算是共同经历过生死的人了,虽谈不上过好的朋友,但却是可以互相信任共度难关的战友。

  在周胖子询问之下,林九龄无奈。

  “我是真真。”小男孩坐在两个大人中间,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笑容闪耀着蜂瞧见蜜、狗闻到屎的意味,何其眼熟,不由让九龄想起了不久前遇见的另一个人。

  林九龄眯起眼睛:“你的异能不会是变兔子吧。”

  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怀疑,除了性别不一样,两个人年龄相似、姓名相似,甚至这灿烂的笑容也似曾相识,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林九龄都会情不自禁地黏上来。

  “不是啊,小正太怎么会变兔子!”真真没有想到他的身份竟遭到了怀疑,他举起一只手:“真真的异能是变牛奶!”

  果不其然,那只白嫩嫩的小手上一瞬间出现了一只透明的玻璃杯,奶白色的液体满而不溢,热气腾腾散发出奶香味。

  真真捧着牛奶,美滋滋地递给林九龄:“姐姐——”

  “小心,财不外露!”

  周胖子大概是最近受惊太多,见此连忙把牛奶盖住往下压,直到旁人都看不见。完了他又凝了个塑料盖子,腾的一下给玻璃杯盖上了。

  “万无一失,我还想回家呢。”

  见林九龄诧异,周胖子无奈道。

  “那桶饭也是你的异能?”林九龄疑惑。

  真真犹豫了一下,肯定地点点头:“嗯,都是我的异能。”

  林九龄同胖子对视了一眼,对这来历不明的小男孩信了大半。

  “你就是想要帮助那个姐姐,又害怕别人知道你的异能,所以才找我对吗?你那天肯定看到我用火了,觉得我能保护你…”

  林九龄喃喃自语,问话间已经替真真找出了回答。胖子也跟着点点头,怜惜地看向真真。

  “不过,你为什么偏偏找我?”林九龄还存有一丝疑惑。

  “肯定是因为你那天说的大道理感动到人家了,真没想到,胡诌的也能骗来个小男孩!”周胖子哈哈一声锤了下林九龄的胳膊,随即他意识到自己失语:“额…我是说,你的道理说得真的很有道理…”

  “姐姐——”真真似乎全然不顾周胖子的乱语,他闪闪发光的眼神直直地看着林九龄:“姐姐,你让我和你在一起吧。”

  “好。”林九龄答应下来,摸摸他的头,心想可怜的孩子:“你的父母呢?”

  真真摇头:“不知道。”

  “你使用异能会对自己造成影响吗?毕竟食物可和一般的东西不一样…”林九龄转念一想,就算不影响也不能随便用来帮人啊,若是被管理此处的人发现,可不就是把真真往火坑里推吗?

  她想起那天发生剧变后,小巷里的一群人。这些人能想出如此毫无人性的招数,真真若是被暴露,必然死路一条。

  “以后不要随便用异能,知道吗?”想到这,林九龄嘱咐道。

  人可以悄悄帮,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岂不是自讨苦吃?

  真真似有疑惑,随意点头答应下来。不过他似乎对这些都不在乎,唯一能凑近林九龄才使其眼神发亮。

  “姐姐,我想看你用异能。”

  林九龄语噎,颇似欺骗了小孩子的怪蜀黍。她尴尬:“用不出来。”

  真真疑惑,又转移话题:“姐姐,你有没有遇见过奇怪的事情。比如得到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林九龄眯眼,天地良心,她绝不是故意怀疑这个可怜的小孩,实在是他的问题太奇怪…并且太耳熟了。

  林九龄想起了不久前遇到的小女孩,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小小真好奇,姐姐的父母呢?姐姐身上有父母留下来的东西吗?或者姐姐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姐姐…”

  特别的东西?

  “除了那天的绿色星体,我再也没有见过奇怪的东西了。”

  “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语言解释?从来没有遇见过无法用语言解释的事情了?”真真蹙眉再问。

  周胖子也有些疑惑了,不过他心思并不敏感,只当是小孩,便劝:“你告诉他吧,我侄女也经常什么东西都好奇。”

  不对劲!

  林九龄眯起眼睛,她细细打量真真的脸,这才觉得这孩子,绝不简单。他没有亲戚在此,若不能随意使用异能,试问,他是如此维持此时的干净剔透的状态呢?

  “你是说?我的异能可以融化地上那层膜?”

  林九龄忽然想通了这其中的关键,她缓缓笑了。

  林九龄紧紧看着小男孩的眼睛——那双看一切都仿佛在看物质,而非生物,除了看向林九龄,或者说看向她身上某个特殊物品时。

  “你和抓我们进来的,是一伙人吧。”她冷笑一声,如此便可解释一切真真、小小的怪事了。

  真真捏了捏罗盘,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了。

  他终于显露出漠视一切的神色,仔细看向林九龄,极有礼貌:“林小姐,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我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