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今有林一万硝花

四维末日 痴池 2589 2020.03.12 23:00

  昨天…一伙儿?

  林一万暂时不去想什么昨天今天:“我们只想把这些麻袋烧了,你也不想为了这些事情躺着进炉子吧。”

  林星孩附和:“对!”

  “这人很多,你叫了,或许我们会被抓住,但无论我们被不被抓住,都与你无关了。”林一万继续放狠话:“因为你是肯定死了。”

  林星孩继续比了个中指:“对,肯定死了。”

  林星孩朝林一万挑挑眉,似乎在问:我这威胁得不错吧。

  林一万眯着眼睛看了眼自以为是个恐怖分子的林星孩,突然有些犹豫,把那把枪给她,真的没问题吧…

  “懂了吗?”

  工作人员林九龄深呼吸两下:“懂..懂。”

  “好,现在带我们绕着边缘,一直走到最远的那台炉子那,期间你发出一点声音,你的肚子马上就会开花。”

  “好…好好,别…别开枪。”

  工作人员四肢僵硬,像是一只手脚笨拙的鸭子,不敢尝试起飞的动作。她面对林一万帽子压得很低的半张脸,再看向推车上的麻袋,不禁猜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走。”

  林一万揽着林九龄的胳膊,借着一旁的麻袋作遮挡。一行人沿着火葬场的边缘,快速绕到了最远的那个炉子。

  林九龄两三次把脚崴住,也不知是烈阳的原因还是怎么,满脸通红,起了一额头的汗。

  “烧了。”站定到炉子前,林一万指着麻袋道。

  “我不是专业操作人员。”林九龄声音颤颤巍巍,见林一万脸色发冷,又忙道:“不过…不过我能操作,我会一点的…会的!”

  “东西丢进去。”林一万对林星孩道。

  她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人群,有两辆手推车在排队,焚化炉操作人员忙得不可开交,其他人或是哭,或是安慰,总之暂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

  “可以…可以把那个盘子推进去的。”

  本以为装了些衣物或者纸钱,却见林星孩用了死命在抗这些厚实的麻袋,林九龄不禁出声提醒了一下。

  “我来,可以吗?”她举起双手询问林一万。

  随即这位林九龄绕到一侧,用力猛地一推——“等等!人别烧了。”林星孩猛地抓住她的胳膊。

  二人又费力地将黑车司机搬下了盘子,空余出位置将剩余的麻袋搁上去。

  “有点多,应该能一次烧完吧…”林九龄有些不确定。

  不过她能够确定的是,那只黑色的枪口始终没离开过她的身体,看在热武器的面子上,必须得一次性烧完。

  林星孩和林九龄合力将盘子推了进去,盖上了火化炉的盖子。

  “这燃烧毒品的气体会不会让人成瘾啊。”林一万突然嘶了一声,她环视一周,想到这些人开始神志不清的模样,顿时戚然起来。

  “啧,”林星孩拍拍林九龄的肩,让她继续操作:“你还不相信我?我早就研究过怎么消灭地狱花了,燃烧是最好的一个途径,不会留下任何有害物质。”

  “不然我为什么要提出,一定要找个地方烧掉它。”

  林一万放下心来。

  她看着林九龄旋转按钮,调高温度。想到自己溜进九农猪肉厂,还电了三个人,才将两吨地狱花粉取出来;想到自己和林星孩现在浑身酸痛,满头大汗,不得不用枪威胁无辜的人,才能把花粉丢进火化炉里。

  她想,古有林则徐虎门硝烟,今有我林九龄火化炉硝花。虽然我不是林则徐这样的朝廷命官,也不会传芳九龄城,流芳百世。但我做了件正确的事,救了那些会被迫上瘾的无辜的人。

  林一万看向林星孩,想起她素未蒙面的老公,拍了拍她肩膀。

  “这…这里都是地狱花吗…”林九龄听到了二人谈话,突然睁大眼睛:“你们在烧地狱花吗?你们,你们是正府的人。”

  “对,我们是正府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林一万并没有好心告诉她九龄城的正府是什么样,反倒冒名承认了。

  “原来是正府的人。呼,”林九龄总算松了口气,连忙又把温度升高了几度:“真是吓得我心脏病都犯了,你们正府的怎么老喜欢搞这种刺激的事儿啊。”

  “你还遇见过其它正府的人?”总之闲着也是闲着,林一万便与她随便闲聊几句。

  林九龄不可置信地点点头:“昨天,就是昨天,你信不。”

  林一万盯着她,示意她继续。

  “昨天我的同事,也是看到一个女的胳膊在流血。你说她,她又好心肠,就上去问那女的怎么回事。结果,你们那同事…诶,你认识不,也是林九龄。”

  “正府里基本都是林九龄,我怎么能每个认识。”林一万摇摇头,反而对她的故事好奇起来:“那个女的怎么了,你怎么知道她是正府的?”

  “她拿枪指我同事!你说…”林九龄正要大声批判,突然看到自己腰间的那根手枪,声音弱了些:“姐,能不能…”

  “机密任务,不能出现任何纰漏。”

  “好吧,您一定小心点。”林九龄继续了:“她拿枪指着我同事,让我同事立马给最高正府打表机。你说最高正府,最高正府能和我们这些贫民小百姓有联系吗?”

  “不过说来也奇怪,电话打到一半,警局的人就来了。带着那个女的和我同事走了,带走那女的还好,带走我同事?说是要调查报告。”

  林九龄忽然机警起来,她蹙眉略歪头:“你们不会也要带走我?”

  “放心,这些东西烧完,我们任务就完成了。”

  林九龄夸张地松口气,她指着温度表:“顶多在等两分钟,再打开,别说什么…”她声音低了些:“地狱花,连那个麻口袋都看不见了。”

  林一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她当然不是在思考温度的问题,她在回想这个林九龄说的奇幻故事。

  半响,林一万似忽有警觉,她追问:“那件事多久发生的。”

  “哪件?”林九龄愣了下,反应过来:“我值夜班的,这么说该是半夜吧。对,四阳出来没多久就发生了。当时我们都准备紧急下班了,被这件事打搅了。”

  林一万和林星孩面面相觑。

  “我觉得有点问题。”林一万道。

  林星孩点点头:“看多了阴谋,看什么都像阴谋。”

  “诶,你们正府的,能不能帮忙问问,我同事多久能回来?我这一个人做两个人的活,可真累得够呛啊。”

  见林九龄摇摇头抱怨,一幅为国牺牲的模样,林一万忽而心生一计:“不如把你同事表机号码告诉我们,帮你问问。”

  “行啊。”

  再过了三分钟,林九龄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切都烧光了,胸有成竹地拉开铁门,一股呛鼻的烟味扑面而来。

  这气味有些发甜,又有些腻腻的感觉,令人颇为不适。

  朝里一望,空荡荡的。林星孩拿铁棍在盘子上刨了刨:“这渣渣…”

  林九龄忙道:“两位放心,待会儿我就拿去冲洗了,不留下一点遗留物。反对地狱花,是我们九龄城公民的良知。”

  林一万拍拍她肩膀,一幅孺子可教的表情:“你的同事会很快回来的。”

  在林九龄希祈盼望的目光下,二人告了别。

  又将黑车司机放入推车中,二人沿着来时的路匆匆离开了。路经招待室,在大哥诧异的眼神中,林一万苦情地摇摇头。

  “我再留她最后一天,明天就送来烧了。”

  大哥叹口气,正要说话时,见林一万又郑重起来。

  “大哥,如果有人来问我们的话,你千万别说帮我推过车之类的话。该什么是什么告诉他们就行了。”

  还没等这大哥反应过来,林一万已经将推车留在了招待室门口,人飞奔而去,不见踪影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大哥笑了,抽出一根卷烟:“呵呵呵,这些年轻林九龄。”

举报

作者感言

痴池

痴池

我发现三千字一章太乱了,就更改为标准的两千一章,这样一章一个小情节刚好叙述完成,不会有一章一个情节不够,两个情节太多的情况。就酱。

2020-03-12 23: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