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命运的安排

四维末日 痴池 3799 2020.02.24 17:24

  坐公交到市中心的汽车中心时,已经早上七点了。

  汽车中心人很少,统共几人背着包行色匆匆。司机们在屋檐下聚成一团,随即又因汗流浃背,上车呼呼吹起了空调。

  政府公告在四处张贴,即使没有表机的人也能知道,此次四阳一场政治“维修”,对九龄城的林九龄们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在这个警察遍地的运输中心,林一万和林九龄二人一人揣着枪,一人背着满包的地狱花,淡定地越过停车场,朝着黑暗森林的方向走去了。

  黑暗森林,一切的一切的开始。

  从汽车中心到黑暗森林一路上,到处都是穿着制服的警察,路人林九龄们行色匆匆。

  值得一提的是,在林一万的建议下,二人去发廊换了一个发型。林星孩将头发剪成及肩发带个齐刘海。林一万则是剪了个及肩的中分。

  林星孩看着模样大变的林一万,笑道:“十个林九龄有五个是你的发型,有四个是我这种发型。”

  “还有一个呢?”

  林星孩抿唇稍留悬念:“你猜?”

  “到了。”

  正当林一万满脑疑惑,林星孩撞了撞她的胳膊。

  五六十米开外,一个巨大的招牌挂在墙侧,在烈阳的照耀下,那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有些黯淡。

  “积极响应正府号召!”

  “配合一切搜查检查!”

  两面簇新的红条,拉成对联般挂在黑暗森林铁门两侧,方方正正地簇拥着涂鸦“九龄FUCK”的铁门,一股光明正大的浩然正气扑面而来。

  “脑袋,放在过了黑暗森林第一条巷子的后面。”林一万低声对林星孩道。

  远观黑暗森林的铁门口,本应有两个封九岭站岗,现在却一个都没有!林一万不禁有些担忧。一股不妙的感觉涌上她心头。

  “有你的信息。”

  就在这时,林星孩的表机发出一声智能提醒。林一万连忙从偷窥的巷口缩回头来。

  来信人是林小队:“急需证据,可在黑暗森林后巷交易。”

  黑暗森林后巷?这不正是林一万放脑袋的那条巷子吗?

  为何偏偏这么巧合?

  二林对视一眼,一致认同——不管她,拿了脑袋就走!

  这可不能怪二人不守承诺,毕竟黑暗森林和林一万仇怨可大着呢,谁知道林小队被人救了后会不会倒打一耙,故意放出诱饵。

  防人之心不可无,关乎“阴谋”、“权利”的肮脏大事,可得更小心了。

  林一万和林星孩率性关了表机。

  因剪了发,在这个满是林九龄的地方不容易被认出,二人索性光明正大地穿过黑暗森林、一间紧闭着的九龄冰淇凌铺,拐进了置放垃圾箱的后巷中。

  后巷两侧都有防水檐,只有一指粗的阳光一条线照进来。

  “你望风!我找头!”

  一窜进后巷,如老鼠进了地下道,方才昂头挺胸的架势一下子烟消云散。

  林一万接过林星孩装满地狱花的书包,百米赛跑的速度飞奔向小巷尽头,第一时间将黑暗森林后门卡住。

  双目一圈扫过。

  “蓝色垃圾箱盖子…蓝色垃圾盖…”林一万喃喃自语:“在哪?我去!”

  这个地方有人动过!

  她特意斜在墙角,盖住脑袋和张传单的垃圾盖不见了!

  “脑袋有可能被发现了,不太妙。我翻一翻,如果真被发现了我们就很危险了!得赶紧走!”林一万朝背后的林星孩道。

  身后没有回音,应该是在望风。

  林一万快速地踢开黏在黑水堆里的各种垃圾,一些食物的残渣还没有腐烂掉,随着一些漆黑的大老鼠被翻出来。

  老鼠混着油水,和食物挤在一起,甚至分不清什么是什么。

  一股催人呕吐的臭味迎面熏来,林一万强忍着恶心,找寻那个透明、里面有头发鼻子嘴巴的塑料袋。

  “没有、没有、没有…”

  翻了一圈,不妙的感觉越来越浓烈。

  林一万刚想叫上林星孩一起离开,就听见身后一阵脚步声。

  “我觉…”觉得我们该走了…

  林一万刚说完一个字眼,话立马卡在喉咙里,如噎了羊毛一样,说不出来了。

  只因这脚步声,乍一听是寻常。但当人回过味来,立马心惊肉跳——因为这不是一串、或是几声脚步,而是一阵脚步声。

  背后有人!

  不止林星孩一个。

  她们被瓮中捉鳖了!

  “这里没啥好吃的,我再翻一翻。”林一万灵机一动,话刚说出口就懊悔了。

  这里是半四维世界,人都不需要吃东西,怎么会来翻垃圾吃呢?

  她半侧身掩住腰侧的枪,另一只手顺势伸进去握住把手。

  “巧啊。”

  身后一阵喑哑的男声,似乎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声音有些变调。

  林一万僵硬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对准自己的黑色洞口,一张熟悉的封九岭的脸和被掐着脖子的林星孩。

  林一万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是封九憨!

  这人竟还有第二把枪!这人怎么没被黑暗森林抓住?这人怎么…

  “好奇?疑惑?”封九憨笑了:“想要这个?”

  他眼神扫了扫腰间系着的黑色塑料袋,一些奇怪的凸起出现在塑料袋上,若是将其想象成封九岭的脸,则这些凸起一点也不奇怪。

  “你…认错了。”林一万尴尬辩解,随即神色不变道:“你真的认错人了,这个城市里这么多林九龄,我也不想要你要上挂着的那东西。”

  “我是之前喝醉了,身份证在这里丢了,来找的。”

  “你快把我朋友放了。”

  封九岭没有打断林一万的一个字,甚至一个标点符号。

  他笑着,那颇似温和的笑容下掩藏着的扭曲的、恨不得一枪崩了林一万的神色,逐渐地显露了出来。

  “如果我没在这里蹲你这么久,我还真信了。如果没看到你腰边的那把枪,我还真信了。”

  林一万不动,佯装听不懂。

  封九岭一字一顿道:“手举起来,你蹲在那翻东西的时候,我早看见了。”

  “我没…”林一万正想哄骗他,就见林星孩呜呜了两声,原本红润的脸煞白起来。那只掐在她脖子上的手正在用力!

  “好好好,我举起来。”

  林一万连忙妥协。

  “双手举起来,走过来。”封九岭道。

  林一万不情愿地低头举了个猫抓手。

  “伸直向上,别给我耍花样…否则,我现在就把她杀了。”

  林星孩被掐得厉害,嗯嗯嗯了几声听不清说啥,但似乎在说:“我不想死,我还要回家,我还要施肥。救我啊,大哥。”

  林一万咽了口口水,慢慢举高双手道:“我在黑暗森林里有朋友,小心我打个表机她就过来了,她还是警察呢。”

  这个暗示,林星孩听得懂吧。林一万有些不自信。

  “一般警察不混黑暗森林,但是她混,她现在肯定在黑暗森林里。”

  封九憨露出笑容:“你放心,我把枪拿了,杀了你就马上走。至于你朋友?”他盯着林一万,生怕她爆起:“只要你听话,她就不会死。”

  “行。”

  状似无意地瞥向林星孩,见她快速艰难地眨了两眼。

  林星孩懂了!果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林一万放心地举起了双手,朝封九憨走去。

  “还击!”

  “还击!”

  不过正在这时,林星孩呜呜呜地吼了两句。

  还击?

  还什么击呢?

  你人都要没了!

  封九憨听到这两句还击,果然冷笑一声,死死盯着林一万。同时他掐着靠在他胸前的林星孩的脖子,左右摇了摇。

  “还击?”他呵呵了一声:“只要你朋友敢动一下,我就立马崩了她,再掐死你。你更喜欢这样的结局?”

  林星孩呜呜了两声,颇为痛苦。

  “别别别别别。”林一万连忙道,她高举双手:“开枪会引来警察,多麻烦,你挂着个脑袋也不好脱身啊。”

  “不还击?”封九憨一笑。

  “不还击,不还击,绝对不还击。”林一万摇头,正口齿不清地快速解释时,突然灵光一闪。

  哎呀!

  林星孩说的是TMD关机!

  她们刚才把表机关机了!

  林一万想起林星孩表机开机时,那声清脆的音乐,暗曹了一声。

  “这样,我们不用搞得事情这么麻烦。我很需要那个脑袋,你把脑袋给我,我把枪给你,咱们就当两清好不好?”

  “不耍花招了?”封九憨挑眉。

  “不,事情不用这么麻烦。”林一万扫过林星孩的脸,看她正望着自己:“我希望我朋友能活下来,并且跟我另一个朋友报平安。”

  林星孩连忙眨了两下眼睛。她的手在封九憨看不见的地方,把表机转到了手腕正面,努力地往上勾,却摁不到开关键。

  “哎呀!对了!”

  为了配合,林一万则需要吸引注意力,拖延时间:“我得看一下脑袋。”

  她指了指封九憨腰间的塑料袋:“我朋友手无寸铁的,你肯定搜过她了对吧。你让她把脑袋拿出来,举起来让我仔细验验货。”

  林一万举起手,慢慢地放在腰间,小心翼翼地拿起枪,丢在了地上,随即又举起了双手。

  “你让我朋友把脑袋拿出来。”

  封九憨眯了眯眼睛看向枪,旋即点头首肯了。

  他稍微松了松掐着林星孩的手,让她得以取下了塑料袋。

  “打开。”

  封九憨难得将眼神聚集在林星孩身上两秒,趁此机会,林一万疯狂地眨眼:“打开丢过来”

  林星孩懂了。

  她慢慢拆开塑料袋,一团结冰的头发映入眼帘。

  林星孩咽了口口水,差点没尖叫出来。当然,她现在的处境更应该让她尖叫一声。

  林星孩托着塑料袋,如剥皮般剥开四周的塑料袋,将令人胆寒的头颅展现了出来。

  黑色塑料袋反向将林星孩的双手盖住。她似乎嫌冻,两手在里面抖来抖去。当然,只有林一万和林星孩知道,她的手在塑料袋里做什么。

  林一万此刻心跳得很快,她脑子也转得如同抹了机油。

  她预料了表机开机声音响起的一霎那,种种情形。

  “如果可以,我现在真想发个消息给林初纯,告诉她出来再喝一杯。”林星孩颤抖的声音突然响起。

  “枪。”

  封九憨没理她,他现在只想拿到枪赶紧走。

  这是一个多事之秋,节外生枝绝非明智之举。

  什么权利、什么智谋,在绝对的事物面前都显得脆弱不堪。

  “我觉得…”

  “你再废话一句,她死了。”

  封九憨把枪指向林星孩,在这一瞬间松开掐住她的手,摸出了一把水果刀:“你知道,我本来不想杀她的。”

  一叠细小的皮肤皱纹顿时出现在刀下。林一万知道,封九憨已快要失去耐心了。

  她立马把枪踢出一段距离——对峙二人的正中间:“封九岭都长了一个样,我要看侧面,才能确定。”

  当然她不能认出,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林星孩连忙把脑袋转到侧面,高高举过头顶,她的眼睛悄悄朝塑料袋里面一瞥,似乎在看什么,又似乎有些担心的不耐烦。

  也正在这时,一个举着伞的人缓缓地、不带一点声音、一丝香味地走进巷子口,在封九憨的背后出现。

  那人朝巷子里一走,丢开伞的一霎那举起了枪。

  那一指粗的阳光从照在她的眼睛上,里面涌现着不可置信与晶莹的泪水。

  只因这条一线长的阳光如同在做连连看,一侧连着一个人,另一侧连上了那高举起来的封九岭的脑袋——耳上那团小小的胎记。上天在做命运的安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