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瓮中之鳖

四维末日 痴池 3396 2020.03.11 23:57

  这时两个“瓮中之鳖”正若无其事地藏在树后,前方则是林大队指示的——九阳猪肉厂东侧门,正好挨着库房。

  “里面有人吗?”林星孩假装无所事事地四处张望。

  林一万伸出半个头眺望:“看不见。”

  时不待人,林大队想要地狱花,绝不会在此刻让保安严守整个猪肉厂。林一万捏了捏手中的电击棒,拉着帽檐快速朝保安室走去。

  不过蓄势待发的林一万落空了电人的想法。

  保安室里空荡荡的,和整个铁皮的库房一样,烈日照射下来,整片空地只有阳光与灰尘,一片树叶都没有。

  “这狗比东西效率一直都很高。”林星孩低语。

  二人不再多话,按照林大队的指示,迅速窜到了蓝顶库房的左侧,门大敞开着。入内后左转推车,直走进入三号库房,竟一路上没遇见一个人!

  “我有种不妙的感觉。”林一万安抚了下冷库中爆起的鸡皮疙瘩,拉着手推车在室外温度烘烤下稍显温热的把柄,直直朝最里边的架子走去。

  一切都如林大队所说的那样,最里架子,上面挂着一排猪腿肉,下面铺了半只猪。两只半猪肉头尾相接,刚好是一个架子的长度。

  林一万突然想起福建西坪村,那养满人类的人厂,西坪村的猪看到人被对切两半横着摆,腿一排挂在上面时,会不会心有波澜呢?

  出神不过一两秒,林星孩已经把猪肉掀开了,下面一层塑料膜沾了些血水,再下面就是垒成一排的麻口袋。

  耳闻不如目睹,林星孩感觉胃里一阵翻滚:“这得多少地狱花,才能磨这么多粉出来。这他妈会害死多少人!”

  林一万拍拍她肩膀安慰道:“没事儿,你忘了我们的计划吗?这些玩意儿都会烧掉。”

  林星孩随意揭开一个麻口袋的封口,确认无疑后,厌恶地皱鼻:“拿走吧,是地狱花粉。”

  二人将二十袋地狱花一一抗到推车上重叠起来后,已经浑身热汗。搬完后二十分钟已过去一半,二人迅速地沿着来时的路往外走。

  然而刚迈出三号库房门口,突然听见几声笑声。是几个男子,声音在空旷的库房大厅当中环绕,引发一阵回音。

  林一万连忙拉着林星孩退回库房里面:“应该就是那四个保安。”

  她伸出半个头,往外瞧去。

  四个人,两个林九龄两个封九岭。有两个倚靠在铁架子旁,手里皆拿着瓶啤酒,还有两人坐在铁桌子上,手边各放着瓶啤酒。

  “还有多久开完会。”倚靠在架子上一人说。

  “十分钟吧。”另一人回答。

  “哈哈,爽!”坐桌上一人猛地灌了一口啤酒,握着酒瓶摇晃一下,快见底了:“md,真不禁喝。”

  “你小子知足吧,他们开会,咱们在这儿喝酒,还不够你爽的。”另一个保安啜饮一小口,发现自己的酒瓶也见了底。

  “兄弟们,囤在那儿还有四瓶,刚好我们四个,拿来喝了?”

  坐在桌上的林九龄还没说完话,便猛地从桌上跳下去。随着她话毕,铁桌发出“吱嘎”一声尖叫。

  “我陪你去。”另一个封九岭也喝完最后一口啤酒,“砰”地一声把酒瓶放在铁架上,支起身子。

  “快点去,还有九分钟。”一人大笑。

  林一万收回头来,心想原来如此,刚才进来的时候畅通无阻,是因为这几个保安去拿酒喝了。

  “我们要去电两个人。”林一万转头对林星孩道。

  二人心跳嘣嘣,手指按在电击棍的开关键上,对视一眼,露出不安而又兴奋的表情。

  此刻这两个保安还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二人正瓶对瓶对碰时,突然两个林九龄从架子后面笑眯眯地走出来。

  封九岭保安吓了一跳,因为右手拿着酒瓶,便连忙手忙脚乱地用左手去摸右裤袋里的警棍。

  “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来应聘的,迷路了,”林一万睁着眼说瞎话:“你们知道招聘室怎么走吗?”

  她两步缓慢靠近封九岭。

  “招聘室?见鬼了,你们——”另一个林九龄还没说完话,便被猛然靠上去的林星孩电击得嘴唇肌肉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

  与此同时,林一万也将电击棒触向封九岭的胳膊。

  保安林九龄脸色瞬间苍白甚至发青起来。

  “好了吧!”见林九龄脸色实在有些难看,林星孩连忙把电击棒撤开。

  保安林九龄从铁桌子上摔下来,滑倒在水泥地面上,浑身如筛子般抖动着。

  “她不会死了吧。”林星孩声音有点颤抖。

  “应该电不死,否则不会给我们刀。”林一万也松开了开关键,封九岭本就半跪了,此刻直接倒躺在地上。

  林一万蹲身触了下封九岭的鼻息,有气。她又挪了两步,去触了下林九龄的鼻息。

  正当林一万手指碰上去,突然倒在地上本该昏迷不醒的林九龄颤抖了两下,睁开了双眼。恍惚地瞟见盯着她看的四只眼睛,嘴巴一张就要叫出来。

  林一万连忙摸自己的电击棒:“电她!她没晕!快。”

  所幸林星孩一直紧张地把电击棒捏在手中,此刻一听这话,立刻把电击棒往林九龄身上一捅。

  二人同时松了口气。

  不远处有笑声传来,应该是拿酒的二人回来了。不过听着声音似乎隔着很远,大概在另一个大厅了。

  这两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同伴已经倒下,笑声哈哈哈荡漾很远。

  “走,溜了。”

  林一万拉起还蹲在地上的林星孩,二人匆忙地进了三号库房,推着手推车飞一般冲出了库房。

  离开蓝顶房后,阳光直射到二人身上,使得本就起了一身汗的二人更是燥热起来。

  想起方才情急之下多亏林星孩电得及时,才使二人顺利脱身,两个第一次做这种偷偷摸摸事情的人,都有些紧张与心跳过快。

  “走,他们发现之后我们早就溜之大吉了。”

  “好!”林星孩连忙点头。

  二人推着手推车连走带跑地奔出了九农猪肉厂的大门。

  这个挂着猪肉招牌的厂子,谁想得到这居然是个地狱花厂?这么大一个厂子,又有谁想得到整个地狱花厂的精髓都在这一车的地狱花粉呢?

  二人算是把这个厂子搬空了。

  而想起那一石二鸟的、灭了地狱花还能嫁祸林大队的邪恶计划,二人是推得更起劲儿了。

  一出门便看见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靠在正对门口处,车子低声嗡鸣,显然处于发动状态,随时都能绝尘而去。

  林一万想起自己精妙的计划,咽了咽口水,迅速跑到车门前去。

  “你们来…”司机是个林九龄,脸上一条刀疤,一幅凶狠的模样。不过她这副模样可无法恐吓经历丰富的林九龄。

  “搞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林一万打断她的话,佯装愤怒道。

  “只有我一个。”

  司机些许疑惑,不过她话刚毕,就见一个黑色的棍子状物体朝自己冲来,随着这根棒子落在身上,一股巨大的撞击感迎身而来。

  司机曹了一声,只是肌肉动弹不得,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这声曹也只能她自己听见了。

  “只有你一个就好…”

  随着耳边声音逐渐模糊,司机也陷入昏迷当中。

  “完事儿。”

  林一万确认司机昏迷无误后,小跑着帮林星孩把所有地狱花搬上面包车后备箱。

  为了不露脸显码,二人愣是头顶溺水了都没摘下帽子。林一万只觉得自己脑袋烫就算了,还装着一壶开水。

  随着“哐”的一声后备箱合上,二人总算是松了口气。

  “我觉得我以后可以去做警察,”林星孩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心的汗:“我胆子也不小,而且做了这种惩恶扬善的事之后,简直浑身舒畅。”

  “就是电了人…有点手抖。”林星孩大笑一声,却丝毫不似手抖的模样。

  林一万拍拍她肩膀,意在鼓励。

  不过此地绝非闲聊善地,二人搬地狱花粉已经磨蹭了不少时间,一旦被电晕的两个保安醒来,或是另两个保安忽然唤起责任感,二人就危险了。

  事不宜迟,二人钻进了面包车里,合力将司机扔到了后座。

  白色面包车如林大队所希望的那样,在悄无声息中扬尘而去。不过在她意料之外的是,本该凶狠的黑车司机并没有完成她交代的“任务”,那根与林一万手中同源的电击棒,揣在黑车司机裤袋中,再无用处。

  当然,若是黑车司机醒来,也只会喊冤,她本想寒暄两句趁机下手,谁知道有人这么阴毒,一照面就下黑手呢?

  林一万并没有详思江湖潜规则了,由于林星孩的花园国里没有汽车这玩意儿,所以只得由林一万来开车。

  她庆幸自己刚上大学时考了个驾照的同时,又在坑爹地扪心自问,为什么这么些年来没仔细练过驾驶?

  “开稳点啊,老姐!”

  林星孩在后座分装一小口袋的地狱花粉,这一耸一停的车速,差点让她把整个麻袋的地狱花粉撒车毯上。

  林一万面不改色:“这车不行。”

  林星孩不懂车,只好吃下暗亏。她看着表机导航:“前面路口右转。”

  “行。”

  又是个令人头晕目眩想要呕吐的急转弯,饶是林星孩早有准备,稳住身子,也差点一屁股坐在车毯上。

  她系好塑料袋口子,提着满包地狱花粉的塑料袋爬回副驾驶,“哗啦”一下把厚实的袋子放地上。

  “人醒了没?”林一万问。

  她说的是后座那个面目凶狠的司机。

  “没,”林星孩回答:“我看她不像个好人,兜里还揣着个电击棒,就又电了她一下,肯定不会醒来。”

  “行。”

  “还有一百米到达目的地,高九龄地图很高兴为您导航,希望下次继续为您服务。”

  “林大队的家到了。”

  车在一座豪华的别墅门口缓缓停下,车内二人提起那包厚实的地狱花粉,相视一笑,那其中的阴险与野心,想必林大队再了解不过。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那野心针对的不是一把枪,而是一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