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互坑互爱

四维末日 痴池 3041 2019.11.21 23:44

  头一次觉得,当银窝会员是件值得骄傲的事。

  林一万小心翼翼从兜里摸出身份证卡——第九千九百五十二号。应封九憨要求,她欢快地扔在地上,踢了过去。

  “你不是第一万号吗?”封九憨捡起地上的身份证,疑心大起。

  “骗你呢。”林一万耸肩:“一万号你也信?我还两万号呢。”

  她自然不是一万号,而是第九千九百五十二号——那位喝麻了倒在巷子口、被林一万摸了身份证的林九龄,林一万暗道。

  封九憨呵地冷笑一声。

  林一万趁机凑近,提着脑袋递给他。她向封九憨前前后后,仔仔细细讲了一遍她被黑暗森林阴的事情,又同仇敌忾地诅咒了一番黑暗森林。

  最后,连林一万都觉得自己同封九憨是同一战线的人了。

  封九憨却保持着脸上的笑容:“你说的话我一个标点符号也不信。”

  狼来了太多次!

  林一万焦虑,正要解释,又听封九憨道:“不过我很善良…只要你把我带进黑暗森林里、保证以后不再烦我,我就不杀你。”

  十分钟后,林一万身后跟着封九憨,二人大大咧咧地朝着黑暗森林的大门走去。

  封九憨一手揽着她的腰,实则把枪口对准了她的肉。此人当真是一点都不信林一万说的每一句话,若非事情紧急,他是绝不会让林一万帮助的。

  “第九千九百五十二号。”

  同往常一样,两个壮实的封九岭守在大门口,仿佛两堵肉墙,面无表情地盯着林、封二人。

  林一万熟稔地掏出身份证:“我老公,我俩找个人一起玩玩。”

  封九憨脸色一变,顿如菜色。

  两个封九岭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小情侣,仿佛在说:带伴侣来?会玩!

  封九憨深吸一口气沉下了心中的怒火,他用枪戳了戳林一万,冷道:“我们能进去了吗?”

  “别猴急啊。”守门的人似笑非笑地看向封九憨,接过身份证刷了下手心:“可以了,欢迎您来到黑暗森林,祝您愉快。”

  两人穿过铁门,还有一道安检。

  封九憨手里持着枪,很是淡定。林一万早把脑袋藏在垃圾桶背后了——安检被检查出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你真要把枪带进去?”林一万劝说无门,脑弯一转,引诱道:“把枪给我吧。到时候被检查出来,你就跑。我虽然被捉住,但是可以把枪扔给你。”

  封九憨不为所动,冷笑一声。

  他淡定地搂着着林一万穿过安检仪,二人顿时进入光怪陆离的世界,五颜六色的光束、散发热汗的人群、轰鸣动感的节奏。

  身后并无检测出武器的声音传来。

  这什么枪,竟然可以过安检?林一万暗道。

  就在这时,一位咨客迎了上来,林一万扬起笑容,立马趁着封九憨还东张西望的时候,一把把他推到咨客手中。

  还没等封九憨反应,林一万咧牙笑了笑:“我要去厕所,先带我老公进去,让他选个喜欢的小帅哥。”

  说完她迅速往前一迈,藏到了另一林九龄的身后。不过眨眼的功夫,东窜西窜不见了。

  “先生,请您跟我来。”咨客林九龄大抵是见惯了夫妻一同来寻欢作乐,故而笑容依旧,仿佛没见到封九憨难看的神色,引他进入了。

  此处林一万混入人群,总算是松了口气。

  她虽然对封九憨的枪垂涎,但在那之前,得首先得远离那枪,保证自己的安全。再找些东西搞定枪的主人——club什么最多?除了酒精就是药。

  林一万清丽的脸蛋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她随着音乐摇了摇屁股,冲一侧一同起舞的林九龄熟稔道:“哪里有助兴药啊?”

  林九龄一身吊带短裙,浓妆艳抹,酥胸半露,长长的薄发盖住卷翘的睫毛。

  “找小哥咯。”林九龄发出咯咯的笑声,喝醉了:“不准抢我的!整个黑暗森林都是我的!小帅哥——都是我的!”

  “我要喝酒!我要喝醉!我要帅哥!我要快乐!”

  她放声大喊,随着音乐舞动着已不属于自己的身体,已然被那名为欲望的野兽操控。

  林一万皱眉,暗叹一声,放眼望去皆是林九龄们。

  大概是自己最了解自己,林一万知道,这些林九龄们早已迷失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她们无法从现实中得到积极反馈,只好迷失在无尽的黑暗欲望中——

  这片漆黑的黑暗森林。

  “美女,要药吗?”这时,一个牛郎式的男子似听到了林九龄之间的谈话,凑近来问道。

  林一万一愣,好事天上降?

  她犹疑:“你们不禁药?”

  不知是林一万声音太小,还是黑暗森林中的音乐太嘈杂,牛郎并没有听清她说什么,仍自顾自道。

  “买药要收我们黑暗森林的工时哦,宝贝。”他凑得极近,才让一万听清:“你自己吃的催情药,有提高兴趣的、增加身体敏感的都是一个工时;给我吃的,有持久药…”

  “停停停!”

  林一万暗道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她推开牛郎,大声道:“有没有那种吃了能让人乖乖听话,或者昏迷的药啊?”

  大概是她这次声音又太大了,周围好几个林九龄递来了奇怪的眼神。

  牛郎意外地看向她:“你的爱好真让我兴奋。三个工时一包,不过如果您是恋尸癖,这个药配上持久…”

  “行!结账!”林一万连忙递给他身份证。

  这莫名其妙的药一般来讲都应该放在地下销售,如今得来容易,不禁让人疑心是否是好东西。

  反正用的是别人的身份证,无论是这药坑了,还是这工时坑了,无论如何都坑不到她林一万身上。

  牛郎状似无意地撩了撩自己的裤头:“要我陪你过夜吗?”

  林一万连忙离开一步:“谢谢,我和我老公来的,这药给他用的。”

  “哦?”牛郎迷离眯着眼睛,一幅任君采撷的模样。

  “当然了,他的枪,可比你更诱人。”林一万抖了抖药,笑了。

  她本来只是试探能否搞到东西对付封九憨,把手枪据为己有。没想到——天公作美!她林一万一出手就搞到了迷药!

  “陪陪我?”这时,林一万突然眼睛一眯,朝牛郎勾了勾手指。

  牛郎大喜,终于接到生意了。

  十分钟后,林一万又神清气爽地出现在了厕所门口。

  她兜里的三枚迷药如今只剩下两枚了。

  还有一枚进了牛郎的肚子,而那位可怜的牛郎,正被迷晕在最里边的一间厕所坑里,不知人间几何。

  药效良好。

  林一万大为满意,黑暗森林虽然是银窝,但东西却不粗制滥造,甚至十分良心。

  她拍了拍兜里的药,随手端了杯酒,准备去找封九憨了。

  此处人群杂乱,想找一个人着实不易。但此处毕竟是林九龄的地盘,除了工作人员,少见封九岭在此地逗留。更何况封九憨一脸憨厚的长相,更如同鹤立鸡群。

  林一万正悠闲地把药放入酒中,东张西望地摇摇晃晃时,突然就看到了封九憨。

  这大概就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她和封九憨有缘啊!

  林一万心头一喜,正要迎上去,就见封九憨如同狗闻到了肉香味,眼睛一亮,拨开人群朝她冲来——林一万朴素的装扮着实显眼。

  林一万心头一声咯噔,心想富贵险中求,稳住想溜的身形不动如泰山。

  “九龄啊!太好了,你在这!”封九憨语气十分激动。

  林一万趁机将酒递给他,大喜之下,封九憨仰喉一饮而尽。

  “任务完成,回头把东西给我!”封九憨大喊一声,中气十足,贯彻整个屋顶。谁知道这厮是不是用了扬声器,其声之势甚至隐隐盖住了音乐!

  林一万被吼得懵了一下,随即猛地反应过来。

  狗东西!

  坑她!

  “你认错人了!”林一万连忙大喊一声后退。

  “就是你!第九千九百五十二号!”封九憨生怕身后的人听不见。

  他喊完朝林一万挑了挑眉,一幅你能耐我如何的模样,着实让人恶向胆边生。他飞一般地转头,往人群中窜去。

  “wc!”

  林一万忍不住爆了脏口。

  这封九憨绝对是做了什么坏事,想找她来顶包!林一万敢拿脚趾头保证,这厮记仇着她先前坑了他,如今正巧好报复回来!

  “封九岭,你跑不掉的。”林一万想到酒中的药,恶狠狠道。

  “霸姐死了!霸姐死了!”

  就在这时,音乐突然如卡壳的机器,骤然中断了。轰鸣的大厅如暴风雨降临的海平面,一瞬间如镜般平静。

  而这声从扬声器中传出来的惊呼,便是那颗如月球般大的石头,径直坠入了平静的太平洋面。

  “所有人都不准走!抓住所有的封九岭!找出第九千九百五十二号!”

  扬声器中喘气的林九龄的声音,让林一万瞬间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曹了一声,看向隐入人群仍一眼能看见的封九憨:“他居然把霸姐杀了!看来之前追杀他的就是黑暗森林的人…更可能,他的林九龄就是被黑暗森林杀掉的!”

  林一万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担心与同情,或是遇见战友的同理心。

  她迅速地脱掉衣服——朴素的穿着甚至比光着身子更显眼。

  “姐妹,想必你不太需要。”

  瘫在玻璃栏旁边的一个林九龄,穿着一身豹纹短上衣,挤出小腹一条赘肉。

  趁着人群还在骚动,林一万毫不犹豫,蹲身扒衣摸身份证,一套动作宛如经过千百次排练一般纯熟。

  “多谢你,姐妹。”林一万看了看号码,第九千九百四十九号。

  她挑了挑眉,把原先那张身份证塞到她的裤兜里,又胡乱把自己那件朴素的T恤套上她的脑袋,穿戴好。

  “祝你好啊。”

  她拍了拍林九龄的脑袋,仰头看向刚才封九憨离开的方向,攥了攥拳头:“封九岭,你逃不掉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