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四维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小花”不可爱

四维末日 痴池 3273 2019.10.24 20:02

  这是一堵绿墙,无数绿叶攀附其上,隐蔽其下的是看似柔软实则坚硬的枝干。

  罪魁祸首则是门侧那两盆平安树,在绿光的照耀下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枝干覆盖了整片玻璃门,甚至嗦嗦嗦往旁玻璃窗而去。

  谁都知道杂物间里的狗不是善茬,惹不起还躲不过吗?

  “窗户!走窗户”林九龄眼疾手快。此墙三面窗,随着树叶疯狂游走,三分之二已被绿翳遮挡。

  最里边那面窗胜在离门远,还有大半窗口露出,可横通内外。

  众人会意,拔腿就跑。

  实在是死了的狗竟能汪汪大叫,藏在杂物间门内令人惊悚,否则众人也不会如此失态。

  “你让开!我要走,我要离开这里!”苏素本落在林九龄背后,她见那枝干衍生速度实在太快,恐容不得第二人通过,匆忙推开林九龄便要抢先。

  林九龄只感觉被猛推了一下,狠狠撞到了桌角上,疼得她嘶了一声。

  “你干什么!”身后胖子中气十足地大喝一声。

  苏素没有理会,正要爬窗,径直被林九龄给拽了下来。

  “你做什么?”她泫然欲泣。

  “你走了,大家都得被留在这。还不拿东西把窗户隔开,否则…”林九龄话还未罢,剩下半面窗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覆盖了。

  这下谁也无法通过了。

  苏素怒上心头,狠狠瞪了林九龄一眼。

  “汪汪汪!汪汪汪!”

  杂物间里面的东西已经开始撞击木门了。这木门可非军事专用,不过劣质的双层木板。木门被撞击得咚咚作响摇摇欲坠,不禁让人寒从脚起。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木门撑不了多久。

  “厨房!厨房后面有个倒潲水的小门!”田姐突然尖叫一声,引得众人心情提振。

  “走,我们去厨房,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胖子脸上一喜,连忙招呼田姐带路。

  紧张的气氛似乎松懈了一些,不过这份轻松并没有维持多久。众人正准备提步去厨房,只听轰的一声,似有木屑杂飞,黄色木门上出现了一个半米高的黑洞。

  随着一股腥臭味的灌入,一只浑身泛血的狗出现在门前。

  它本是柴犬,此刻全然看不出生前模样。嘴边的肉缩减,露出里面的牙龈和牙齿,呲牙咧嘴狰狞得令人胆寒。原本黄色的毛发消失,取而代之是烂皮以及秃露出的黄色脂肪、血色肌肉。

  “嗡——”

  它的喉咙共颤发出威慑之声,撞门流下的黑血落入浑圆的绿眸,那双绿眸正一瞬不瞬地紧盯众人。

  “这是什么鬼东西…”

  身后传来田姐颤抖的声音。她是怎么也想不到,温顺可爱的小花竟然死而复生,还想要伤害曾喂养过它的人。

  厨房位于紧挨着杂物间的另一面墙上,两者不足半米距离。此刻那狗虽是从杂物间的门出来,却直直挡在了厨房门口。

  众人是后退无门,前有狗如狼似虎。

  “我靠,今天是什么鬼日子,我们怕不是要死在这个地方。”不知是谁喃喃哀嚎一声,引得一行人欲哭无泪。

  谁知道这是什么鬼日子?天上是什么鬼东西?地上死了的狗为什么又复生?

  平凡的人类只能在怪像之下瑟瑟发抖。

  “阿奇,阿奇,我怕。”苏素紧紧抱着陈奇的胳膊,拉扯着他不断后退。

  “我还年轻,我不想死。我才二十二,我还没追到女神,我…”一个肥肥的男子嘴里不断念叨,显然是被吓坏了。

  “别怕!”周胖子恶狠狠朝着对峙的恶犬看去,打气加油:“我们这有十个人,还怕了它一只狗?我们一个人拎一张凳子,都能砸死它!”

  林九龄正想接话,突然目光一闪,余光瞥见苏素嘴角一抹怪异的笑容。

  这时候还能笑出来?不对劲!

  正在这时,恶犬突然动了。它如箭矢一般射出,直直朝众人撞来。一股血臭味随着它的动作散发开来。

  林九龄本能地后退一步,转念突然急速侧头,目光转向不远处的苏素。

  那一瞬,她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只见一股突如其来的绿色怪风,约莫一臂粗,柔顺间夹杂力量朝苏素后背扑去。这风仿佛一个忠实的护卫,直直将苏素送向了厨房门口。

  她回头灿然一笑。

  我靠!

  林九龄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一声,她早该想到,既然这绿光能影响到植物、生物,自然也对人类有所影响。

  就是没想到竟是如此超自然的力量。

  “我感觉到了!”

  众人四下分散开来,不远处的周胖子突然怪叫一声。

  他举起手来,体内似有洪荒之力一般,片刻后在掌心凝聚出一把透明的剑。此剑不似平常所见的闪出金属之光,反而更非比寻常。

  林九龄见恶犬朝她的方向扑来,心下一惊,连忙冲向周胖子。

  “快,剑!”

  已经到厨房门口的苏素停下脚步,她闪动着剔透的双眸,温柔地看向陈奇:“陈哥,你和我一起走吧。”

  两人隔空相望。

  “好!接剑!我再凝一把!”

  周胖子还沉浸在获得超自然力量的喜悦当中,他一把将那不同凡响的剑丢给林九龄,退到一旁,手高高一举,似又在凝聚洪荒之力。

  一把接过剑来,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轻飘飘。

  林九龄没有停下来同恶犬对峙,反而是朝着苏素冲去。

  两人相隔不过五六米,中间却仿佛几股绿色的风,不仅延缓了林九龄的速度,甚至恶犬的奔跑也显出一些艰难。

  “陈哥!”苏素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朝陈奇伸出一只纤细的手,那抹风似乎在将陈奇向她身边带。

  “我…”陈奇不知是随着风还是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几步,为难地看向林九龄。

  “你们怎么能丢下我们!你可以把我们一起带走吗?”后面爆发出不知是谁的大喝。

  非亲非故,就算是最亲的亲人也有可能在危急关头抛弃你。林九龄讽刺一笑,根本不对陈奇或苏素保有丝毫的渴望。

  “陈哥,我坚持不了多久的。”

  苏素脸蛋已经苍白,她紧蹙着眉头,似气力不支。

  “苏素胆小,她力量也小…你们有人能凝剑,我..带着她先走…”陈奇不去看众人的期望的眼神,咬牙放弃抵抗,顿时如顺风腾飞一般到了厨房门口。

  苏素脸上立马绽放出喜色。

  “我靠!”就在这时,周胖子突然惨叫一声:“我tmd凝的是塑料剑!这剑是塑料的!是塑料的!”

  林九龄一愣,她低头看剑,果真发觉同小时候玩的没差别,顿时眼角抽搐。

  “我靠!周胖子你玩你爹呢!”

  “完了,苏素,你别走啊!你走了我们都要死!”

  旁人未受到恶犬干扰,一一二二躲到木桌上、收银台上,朝厨房前几人干嚎。

  “小花”似乎稍有些智慧,它觉往前的身形被限制,便放弃目标,调转头来,朝余下瑟瑟发抖的六人扑去。

  有了六人以肉身遮掩,林九龄也寻到全身而退的机会。

  陈奇察觉到了,忙道:“九龄,走!走!跟我们一起走。”

  他神色中有愧疚、复杂,又带了一丝热切。

  林九龄冷笑一声,手紧紧攥住塑料剑柄。不过是不愿单独做小人非得拉上同伙罢了,若这陈奇对她纯粹只是担心,她林九龄就以这塑料剑自刎。

  “你们等我!”

  九龄不愿坐以待毙将选择权留给苏素,也不会傻乎乎地留下来,拿塑料剑同恶犬搏命。

  她朝后大喝一声,紧随苏素二人的步伐进了厨房。

  “md!他们丢下我们跑了!”

  厨房内,二人转身就朝着小门方向奔跑。林九龄则径直打开冰柜,半个身子伸进去找肉。

  “对不起——”

  身后隐隐传来了陈奇飘远的声音,九龄没有理会。

  她随手抓其几块冻肉,飞快地又冲回餐馆正厅。

  不说所谓的社会道德对生存到底有没有帮助,根植于林九龄心中的本性就不允许她抛弃同类私自逃命,再者,她还同其中几人有不小的交情…

  田姐、厨师长…

  餐馆内的情况已是不容乐观,周胖子挥舞着不堪一击的塑料剑,同余下四人一起站在一张桌子上,周围木凳子、桌子全然损坏,一片狼藉。

  还有一男一女倒在大厅的一侧,身下尽是血液。恶犬立在其前面,不立即啃食,反倒保护起来,紧盯众人,很是兴奋。

  林九龄突然觉得手里的肉似乎没作用。

  “我引它出去,你们赶紧跑!”

  箭到弦上,不得不发。林九龄投掷石头一般猛地把冰块肉朝恶犬砸去,还没来得及敬佩自己的精准,“小花”就怒吼一声,绿眸转向了林九龄。

  “跑!”

  她朝着桌上了七人大喝一声,飞身朝餐馆外跑去。

  这是一条步行街侧的小巷子,地上日积月累的黑色污垢,抬头不见路灯。绿色的荧光幽幽照下,使得整条黑暗的小巷发绿。

  与此同时。这条幽暗的小巷这时候迎来了它或许是一生之中,最尊贵的客人。

  男子一身雪白的长袍,腰束一根似雪如金的带。如玉般的手上攥着一个漆黑的罗盘。

  “不过是个三维空间,您稍等候便可,何必亲自跑动。”

  一个女人说道。

  四人立在巷子正中,二男随着一女身后,一女面前的是另一男子。

  女人一身戎装犀甲,对着她面前的男子很是恭敬:“不过罗盘在三维空间漂流了上亿光年,真的还能准确找到前总统…您祖父所留之物吗?”

  “它并非三维粒子制成。”男子一头漆黑的长发披散入腰,眉眼如仙。

  “不知您祖父留下何物?”女子又越矩问道。

  男子摇头:“不知。”

  他漆黑的眸子直直地盯向罗盘所指的方向——红霞餐馆,直到一个人类横冲直撞地冲了出来。

  他仔细看了两眼,摇头:“变异的碳基生物,收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