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凌云志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约定

凌云志异 府天 2339 2005.11.15 21:11

    方勇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愕然的神色,转眼间阴云密布,“我说那些宫里的人怎么会这么好心,原来一直在虐待大哥,哼,下次要是再让我遇到那个什么殿下,非好好教训他不可!”

  “不,不许你诋毁殿下!”旁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要不是殿下为我请了太医诊治,我早就没命了!”小方子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一句话让郎哥和那个中年人都怔住了,方勇看到大哥醒了,哪顾得了别的,“哥,你醒了,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了!”由于有之前的教训,他可不敢再有什么热情的接触,唯恐伤害了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大哥。

  “再不醒就要被你气死了!”小方子没好气地说,这才看见了旁边神色各异的两人,“让两位见笑了,我弟弟就是这副德行,说话老是那么冲动,请问这里是?”

  方勇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大哥狠狠地瞪了一眼,这才不甘心地闭上了嘴。一边看着的郎哥看着平日争勇斗狠的义子吃瘪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看到小方子投过来的疑惑眼神,他微笑道:“我就是小勇的义父,你就是他大哥吧,平日里他总是把你挂在嘴边,让我好奇得很。今日一见,果然是个人才,比这个小子强多了!”

  小方子大讶,在他心目中,方勇认的义父既然是帮派之流,一定是满脸横肉,穷凶极恶,没想到眼前的儒雅中年竟然就是郎哥。不过他在宫中几年,其他的没学会,变脸的功夫却是一绝。只见他马上换了一副尊敬的神色,挣扎着半坐起身,恭恭敬敬先是一揖:“多谢先生这几年对小勇的教导,方德低贱之身无以回报,将来若有可用之处,还请先生坦言相告。”

  郎哥心中长叹,如此伶俐的人居然是个太监,真是天意弄人,想及小方子是为了弟弟才自残身体,出身书香门第却入宫操持贱役,他对这个少年的坚忍也赞赏不已。郎哥郑重地还了一礼,正色道:“既然小勇是我的义子,我自当教导他成才。虽然青木会不是什么正经帮会,我阿郎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世道就是如此恃强凌弱,如果你放心的话,那小勇就是将来青木会的掌舵之人!”

  这句话无疑是正式确立了方勇青木会继承人的身份,但屋里的几人都很明白,只要小方子说一个“不”字,那么虽然方勇仍然是郎哥的义子,但却不会加入青木会。小方子看着弟弟祈求的眼神,心也不由一软,想到自己在宫里受的欺凌,弟弟一人独自生活在外的苦楚,他又有些犹豫。突然,他的脑中灵光一闪,主子的志向他虽然只知道个大概,但需要人手是一定的,如果……小方子终于下了决心。

  “郎先生,方勇跟着您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既然您想把青木会传到他手里,我这个作哥哥的也不能无端阻他的前程。但是,”小方子话锋一转,“我有一个条件。”他扫视四周,目光停留在了那个中年大夫身上。

  郎哥老于世故,哪会不明白小方子的意思。“你放心,宋大夫是我的至交,有时候也是青木会的智囊,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我现在是七殿下的人,殿下一向势单力薄,所以……”小方子没有把话说完,反而不住地观察着其他人的脸色。

  年少的方勇倒还罢了,郎哥和宋大夫却早已皱起了眉头,无端牵涉进宫里那个复杂的漩涡,对青木会没有任何好处,而且风险太大了。郎哥思虑再三,刚想婉言拒绝,却听得小方子又发话了。

  “我知道自己的请求是过分了些,但我知道殿下的为人。殿下对九五之尊并没有非分之想,所以各位不必担心卷入夺嫡之争。殿下只是内无可恃之人,外无强援相助,长此以往,空有尊贵之身又有何用?刚才的话都是我自己的意思,与殿下并不相干,如果郎先生认为不妥,我也不敢勉强。”

  听到那位七殿下无意逐鹿天下,郎哥大大松了口气,但他并不愿把这一大帮人的命运轻易委于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贵人之手,但小方子的话已经说到这个分上,他也不好随便拒绝。眉毛轻轻一扬,他顿时有了主意,“方德小弟,我们不妨立一个赌约如何?”

  “三天之内,如果七殿下的人能够找到这里,把你带回去,我就答应你的条件。否则,此事就休要再提起,如何?”郎哥目光炯炯地道。

  小方子的脸上露出了胸有成足的笑意,“既然如此,就依郎先生的意思,我们击掌为誓。”他缓缓伸出了右手。

  两只右掌重重地击了三下,两人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这才把右掌分开。方勇心中虽然不解,却由于对义父和大哥的敬畏,不敢轻出一言。至于旁边站着的宋大夫,眉头却一直紧锁着,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宫里的风无痕此时也烦恼得紧,自从昨日回宫后,他的心中就全是那紫衣倩影,几乎是茶饭不思,看得红如黯然神伤。直到今日早晨,他才发现小方子昨天一夜未归,心头又平添了几分烦躁。

  “殿下,小方子一向伶俐,想来不会有什么事的,您还是放宽心吧。”红如强打着笑脸劝慰道。昨天一夜,她都听见风无痕在睡梦中呼唤着“若欣”这个名字,虽然早知道自己配不上这位尊贵的皇子,但眼见他恋上别的女人,心中还是充满了酸楚。

  风无痕哪理会得红如的这些心思,到底是十三岁的少年,这许多的烦恼事一起涌上来,顿时让他心神不宁。不过,这些天来习惯了小方子在身边,没了他还真是不行,想及他的安危,风无痕终于坐不住了。

  “红如,你去叫徐春书进来。”他吩咐道。

  徐春书一进来就看见风无痕紧绷着的脸,自然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依礼拜见后,风无痕给了他一个任务,带人三天之内找到小方子,这让他有些为难。“殿下,宫里的太监无故未归,按理该由内务府查办,由我这个侍卫出面似乎不妥。”

  “一旦由内务府介入,你认为小方子还能留得性命吗?”风无痕反问道,“他不久前才因为那件事情受过责罚,如今的事情再传扬出去,父皇是绝对不会饶他的。”

  徐春书恍然大悟,敢情这个主儿是担心小方子被问罪,看来自己真的没有跟错人。“卑职明白了,三日之内,一定把小方子完完整整地带到殿下跟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