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凌云志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密旨

凌云志异 府天 3855 2006.01.17 09:20

    福建这边,风无痕正在焦急不安地等待着朝廷的旨意。说实话,虽然揽下了责任,但他心里一直没底,毕竟不是一点小事。然而,旨意没等来,王府报喜的人却先来了,他几乎是目瞪口呆地听完了那人报上的消息。

  “红如有孕了?”他喃喃自语道,“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话音刚落,他就感到背心一阵剧痛,扭头一看,这才发现陈令诚板着脸站在他身后,眼神凶得很。风无痕这才醒觉自己的口误,其实他是过于烦躁,福建这边的事情不知何时才算完,红如那边眼看就要生产,自己这个快要作父亲的人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赶上,情急之下,他狠狠一拳砸在自己头上。

  陈令诚脸上也是一片变幻不定的神情,这些年来,他早把乖巧的红如当成了亲生闺女般。身为医者,他自然知道女人在生产时是最为危险的,哪怕再养尊处优,金尊玉贵,临盆时会发生什么都是无法预料的。他开始有些后悔听了红如的要求,否则,自己此时也能在女儿身边照顾。

  “陈老,你回去一趟吧。”风无痕挣扎了老半天,勉强才迸出一句话,“本王实在不放心,京里的纠葛太多,红如孤身一人,若是有个三长两短,……”

  “呸!”陈令诚重重啐了一口,“殿下说得什么丧气话!老夫倒是想回去,可是,这里的事情更加棘手,若是红如问起,老夫该如何交待?京里有珉亲王看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尽管如此,他这话还是说得软弱无比,大异于平日信心十足的模样。

  风无痕有些无力地倒在椅子上,心中不住诅咒着那个惹出事端的幕后元凶,无奈臬司衙门查了许久,却一丝线索都没有,竟是和刺杀自己时一样的悬案。“德喜,红夫人还吩咐了你其他事情吗?”他随口问道。

  那个唤作德喜的小厮是范庆丞亲手调教出来的下人,平素也是颇得红如信任。见主子愁容满面的样子,哪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干脆利落地叩了个头,德喜吞吞吐吐地道:“回殿下的话,奴才临行前,红夫人只说让殿下别记挂着她,安心办好差事,别让皇上失望。还说,珉亲王送了好几个下人过来服侍,各个王府也送来了不少珍贵药材和补品,还有太医院专门照看着,不会有什么差池。”

  风无痕冷笑一声,心中极为不安,不会有差池?想当年瑜贵妃有孕时,皇帝如此谨慎,最后却还是让自己的爱妃着了道,否则,自己当初的身体怎么会孱弱至此?天家无骨肉,只要是为了那个位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尽管自己一再表示无意夺嫡,但想必对红如肚子里的孩子耿耿于怀者绝不在少数。“德喜,你回去吩咐庆丞,不管是哪家王府送来的东西,都要让专人查验过才能用,尤其是宫里的东西更是如此。你明白了吗?”

  德喜装作一副明白的样子,“奴才明白了,红夫人身子弱,需不受补,万一刺激了腹中的小主子可不好。奴才一定会转告范总管和太医,红夫人那也会知会一声,请殿下放心。”

  陈令诚打量着这个伶俐的小子,不禁露出一丝笑容,那个范庆丞当年虽然不肖,不过在王府的这两年确实有些本事,虽然不可能像铁桶一般油盐不入,但内院伺候的这些下人每个都是忠心耿耿,却是真正难能可贵的。他也懂得一点相人之术的皮毛,当然能看出德喜虽然油滑了些,本性还倒好,也算一个可以造就的人。“殿下,王府内伺候的人也不少了,依老夫之见,不如让范总管延请一个可靠的西席,在下人中挑选一些资质不错的,教导一下也以便将来使唤,不知殿下认为如何?”陈令诚建议道。

  风无痕只是略一思索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错,这些出身微贱的年轻人,哪个心中没有梦想,哪个不想出人头地?若是他们真能读书上进,以后荐出去为官,自己的手底也能多些实力。“就依陈老所言吧。德喜,回去你和庆丞说一声,让他好好寻一个西席,银子多少不打紧,重要的是可靠,学问也要好。如果可能,到时让他给将来的世子启蒙也不是不可能。”风无痕倒不在乎什么儒林大家的名头,自己的孩子,还是别被那些迂腐的东西污了才好。

  “奴才叩谢殿下恩典!”德喜乐得连磕了几个响头,当初卖身投靠,就是为了家里根本揭不开锅,更别提认字了。如今摊上个好主子,还能读上书,真是打灯笼也遇不上的好事,“殿下和陈大人的恩典,奴才一定会让府里所有人都知道,让他们都感激您的恩德。”

  “些许小事而已。”风无痕似乎也有些感慨,“好了,德喜,本来你一路辛苦,应该歇息一两天再赶回,不过本王这里人手不够,不得不让你连夜回去。回头让庆丞犒劳你一下吧,吩咐你的事记在心里,用不着宣扬。”

  德喜连声答应,不说赏银,就冲着主子刚才的恩典,他也顾不得疲劳。“那奴才就先回了,主子放心,奴才们一定会伺候好红夫人,您很快就能得到喜讯了。”

  “尽耍贫嘴!”陈令诚斥道,“快上路吧,再晚城门就要关了。”

  朝廷的旨意终于在九月二十日那天抵达了,出乎风无痕的意料,负责宣旨的是内宫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太监,预期中的朝廷大员竟然没有来。而这个小太监领的也是密旨,一路上骑着驿马狂奔而来,竟是半点钦使排场也没讲。那旨意也是轻描淡写,虽是严厉斥责了风无痕一顿,可是说到惩罚,就微乎其微了,罚俸一年,外加闭门思过一个月,而且念及风无痕重任在身,闭门思过待回京后再执行。至于郭汉谨和卢思芒,处分就微妙得很,一个是革去了世袭爵位,降了一级外加罚俸一年,暂代布政使之位,在新任巡抚未上任前仍署理巡抚,以观后效,另一个也降了一级加罚俸两年,却仍旧管着臬司衙门。巡抚一职,朝廷将在月内新派官员上任。针对他们的罪过而言,这处分可以说是极小,甚至完全不足以处置他们应对大灾时犯下的过失,更枉论后来的那两件大事了。

  “父皇到底是什么意思?”风无痕感到头都发麻了,“这轻描淡写的处分,朝野会不会以为是我在保这两个人?难道朝中那些对福建这块肥肉虎视眈眈的大员们就放任父皇轻易下如此决定?”

  “师某也不明白,殿下还是先去拜访一下郭大人和卢大人吧。”师京奇苦笑道,“与其一个人参详,不如让他们两位也动动脑子,顺便也让那两位下个决心。”

  “与其我去,不如让他们来更合适。”风无痕的脸色亦严肃了起来,“我既然为他们冒了如此大的风险,也值得他们跑这一两步不是吗?”

  “来人!”风无痕高声叫道,“去请郭大人和卢大人过府议事。”

  郭汉谨和卢思芒几乎是同时下的轿,两人对视一眼,各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敌意,随后就热情地打起招呼来。身旁的随从都知道两人是多年相交的好友,谁都不知道他们此时已是貌合神离,势同水火。

  走进书房,两人屁股都还没坐热,茶盏刚碰到了手中,就听得风无痕淡淡地道了一句:“今日朝廷的钦使已经来过了。”

  郭汉谨的手一哆嗦,茶盏中滚烫的水不禁溅出了几滴,恰好正中了手指,痛得他几乎哼出声来。卢思芒也好不到哪去,干脆将茶盏放下,人也尴尬地立了起来。

  “殿下,不知皇上对罪臣有何处分?”卢思芒试探道。

  郭汉谨也顺势站了起来,同样用征询的眼光看着风无痕,心中忐忑不安。

  “两位无须如此紧张。”风无痕笑道,“皇上虽有所处分,不过,本王也同样领受了,不过是罚俸夺爵之类的处分,两位的缺可是没丢哦。”

  罚俸倒是小事,毕竟郭汉谨和卢思芒谁也看不上那点俸禄银子。可是夺爵就有些棘手了,郭汉谨的爵位来自他的伯父,因为长房无后才落到了他手里,若是传到他这一代丢了,到时祭奠时无疑要丢尽了脸。不过此时那是计较这些的时候,郭汉谨连忙表白道,“皇上恩典,微臣铭记在心。不过,殿下说我俩的缺没丢,难道皇上……”

  “两位又降了一级。”风无痕也觉得皇帝的处置有些讽刺,“这样算来,光论品级,你们算是我朝品级最低的封疆大吏了。”

  若是加上先前旨意中的降三级听用,郭汉谨和卢思芒就已经连降四级了。别人做官都是节节高,自己倒好,缺是没丢,可这品级是越做越小了。两人的脸色便都有些不太自然,卢思芒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殿下能否明示皇上的旨意?”

  “那是皇上的密旨,暂时不会对福建官员宣布,本王也只是知会你们一声。月内朝廷会委派新的巡抚人选,届时会宣布正式的旨意。不过,对本王的处分也在密旨中,两位如果有兴趣的话,本王也不介意念给你们听听。”

  两人虽有些尴尬,到底对自己的事还是关心得很,忙不迭地道谢。听完全文,他们全都愣了。旨意中只是捎带着提了他俩,一大半倒是申饬这位皇子钦差的,虽然对其处分并不重,但想到风无痕的身份,两人对自己的前途不禁更加担忧起来,毕竟他们的后台已失,风无痕若是将火撒到他们头上,两人可是连躲都没处躲。

  新作盟推荐:

  《笑颜》

  《天蛊幻奇》

  《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

  相关简介:

  飞扬的青春、火热的青春、浪漫的青春。无论是甜美的还是苦涩的,都是一生只有一次,无法回头的青春。 ——《笑颜》

  在他的手中令小术变大道;在他的手中蛊不但可以杀人同样可以救人;在他的手中世间万物皆可成蛊——《天蛊幻奇》

  西湖水干,雷峰塔倒,未敢与君绝......懦弱的许仙,辜负白娘子的绝世之情,今天我有一个机会代替他,去继续一段倾城之恋——《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