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凌云志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离间

凌云志异 府天 3279 2006.07.17 13:30

    PS:修改版《千钧》即日起上传,自第一卷第四章开始全新演绎,请大家多多支持!

  “启禀主人,消息已经放出去了。”天一恭谨地禀报道,“诸皇子那里应该都得到了消息,估计都会有一定的动作。”

  “很好!”黑衣人满意地迸出两个字,随后又陷入了沉思。半晌,他的脸上又现出病态的狂热,“哼,只要其他皇子知道这个消息,必定人人自危,哪怕是原本的心腹恐怕再也得不到完全的信任。风寰照此举虽然高明,不过却是自毁长城,从此之后,夺嫡之争将会愈演愈烈!哈哈哈哈!”

  天一谨慎地不发一言,深深地低下了头,他很清楚,尽管主人经常表现得冷静无比,但一涉及到皇帝的事情,便时常失去理智,疯狂而暴躁。他不知道主人手下究竟有多少得力的人,但那些他能调动的隐藏势力已经够令人震惊的了,就连普通人不可企及的朝廷中枢,也不知有多少人和这位神秘的主人互通消息。尽管曾经几次看到过主人的面目,但连他这个最受信任的属下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这个男人的真正相貌,一切都是谜团。

  身在江南的风无言日子过得还算逍遥,尽管之前的遇刺让他元气大伤,但江南毕竟是富饶之地,经过名医的精心调养,他的身子很快就复原了。整日和儒林学者们厮混在一起的他,很高兴自己又多了一个儒王的头衔。江南水乡多美女,风无言又生得儒雅风liu,也不知有多少闺秀对这位王爷有心,连钦差行辕伺候的丫鬟也都想着能侍枕席。一时之间,这位皇子成了整个江南最大的话题。

  然而,此时的他却失去了一向的雍容沉静,心腹刚刚报上来的消息着实让他吃了一惊,仅仅看了那封信一眼,他就匆匆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独自一人坐在房中发愣。风无昭在西北的举动自然瞒不过他的耳目,甚至还很是偷笑了一阵子。在他看来,老五那种悖逆的行为无疑是将自己推上绝路,父皇会屈服才怪。然而,风无昭确实耍弄了漂亮的一手,先发制人地将端亲王风寰杰的劣迹以明折拜发,让父皇吃了个哑巴亏。不过,老五想凭这个和整个朝廷斗,火候还是差了点。

  不过,皇帝居然真的调回了端亲王风寰照,而且下旨让风无昭署理大将军之职,这倒是风无言没想到的。对储位虎视眈眈的他巴不得父皇将老五一撸到底,彻底地绝了这位名义上的皇后嫡子继位的希望,但此刻这种愿望就要实现的时候,他却感到一阵深深的心悸和恐惧。

  展破寒,那个最先支持风无昭的破击营统领,居然曾经担任过父皇寝宫的侍卫?尽管这是一个谁都无法证实的消息,然而,空穴来风必有因,风无言并不认为别人是胡乱造谣。展破寒的表现确实太反常了,即便风寰杰平日再压制他,这个智勇双全的名将也绝不可能轻易拜倒在别人的脚下。风无昭只不过是皇子,哪来的威势让他俯首称臣?

  皇帝能让展破寒这颗钉子在最关键的时刻发挥作用,难保自己身边就没有这样的人。想想自己平素的言行,风无言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若是有人刻意向皇帝禀报这些言语,父皇也许不会即刻发作,但寻个机会发落起来,自己仍是要吃不消的。更可虑的是那些机密事,心腹中只要混进一个密探,自己的一番心血就要付诸东流了,究竟该如何是好?

  同样得到了这个消息的风无候却没有太大反应,与表面上的好色肤浅不同,他从不在属下面前表现出自己最深的一面。他毫不迟疑地将那封匿名信丢给了周严,懒洋洋地笑道:“敬之,你看看这封胡说八道的玩意,本王真是快笑掉大牙了。”

  周严仅仅是扫了一眼信中的内容,脸色便有些惊疑不定。尽管跟随风无候已经多年,但他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位皇子。风liu,荒淫,不知节制,似乎充斥在耳边的全是不好的风评,然而,就是这个老是被皇帝训斥不学无术的皇子收容了自己,并给予了自己完全的信任。可是,这多年的信任在薄薄的一片纸面前却显得微不足道。

  “殿下,您真的相信这封信中所言的事?”周严试探地问道。

  “本王是不信,可惜别人都会相信,而且会人人自危。”风无候似乎没看见属下略显尴尬的脸色,“若是没猜错,接到这封信的绝不止本王一个,看来有人就是想趁机搅浑水。展破寒本就是为了利益而投靠老五的,但是你们不同,哪个皇子身边的心腹不是精挑细选,摸过底细的?再说了,父皇乃是圣明之君,若是老五没有怀什么异心,展破寒这颗棋子又能发挥什么作用?”

  周严顿时心生敬意,想不到一向以不学无术著称的风无候居然能说出这样有道理的话来。他深施一礼道:“王爷能有如此胸怀,属下深感佩服。如此说来,下书的人根本就是不怀好意,意图挑拨?”他仍然抱着一丝怀疑,要向诸皇子同时下书,这需要怎样的势力?

  “也许吧,本王也希望只是瞎猜而已。”风无候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敬之,你先派人去查查那个来下书的人吧。”

  “属下遵命。”周严立刻就冲了出去,他心中不安得很,生怕这件突如其来的事情将之前的判断完全推翻,那就真的麻烦了。

  风无候望着心腹离开的背影,轻轻击掌三下,一个柔若无骨的女子缓步行了过来,娇笑连连地倒入这位风liu皇子怀中,一会儿,房间里就传来了一阵男欢女爱声。好一会儿后,门外的窗下,一条黑影快速窜开去,转瞬消失在行辕的角落。

  谁都可以不信传言,但风无昭却不得不信。他呆呆地坐在帅帐内,似乎完全失去了意识,好一会儿,他才站起身来,疯狂地将眼前的书信扯了个粉碎,一把将它们扔在空中。一直以为自己掌握了主动的他第一次对将来失去了信心,毕竟,以往自己的手中还掌握着一支最强力,最忠诚的军队,现在突然有人告诉自己那全是圈套,他还能怎么想?

  名义上他确实是西北大营的统帅,然而,下面那些不服的声音却仍然时常冒出来。原本各级将领都是用钱收买的,忠诚心就仅仅是那么可怜的一点,即便他让他们签下效忠文书也是一样。自己能够信任的,也就是几个贴身心腹和展破寒的破击营了。正是靠了展破寒,他才能成功收服了西北军中的那些悍将,可是如今,无兵无将的他几乎就要束手无策了。

  “启禀殿下,属下有要事求见!”帐外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风无昭就像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随便收拾了一下仪表,厉声喝道:“进来!”

  霍叔其一踏进营帐,就感觉到一点异常,那些四处散落的纸片,怎么看都像一封书信。偷眼看去,风无昭尽管装着一副镇定的样子,但以他多年跟随这位主儿的经验来看,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既然知道主子心情不佳,霍叔其便不敢缺了礼数,必恭必敬地跪下叩头道:“奴才叩见殿下。”

  “阿其,你急急忙忙地求见,有什么要事?”风无昭的言语中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焦虑。

  “回禀殿下,展将军那里派人来,说是东营出了一点骚乱,他正在派人镇压,待会要请您过去。”霍叔其边说边觑着主子脸色。

  果然,风无昭的脸色顿时阴了下来,一直隐藏的急躁再也按不下去了。“展破寒这是什么意思?本王将整个军营的治安大事交给了他掌管,居然闹出这样的风波?他的破击营不是号称无敌军么,都是作什么吃的?你待会告诉他,本王限他两个时辰内解决一切,否则军法从事!”风无昭咆哮道。

  霍叔其实在不明白主子的情绪为什么这么激动,昨天展破寒来的时候,风无昭还客气得很,今日怎么换了一副脸孔?若不是展破寒的顷力相助,风无昭哪会如此轻易成功?他想到的第一个可能就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然而,他很快否定了这个看法,主子并不傻,手下缺兵少将的他没有展破寒,什么事都干不成。想起自己之前得到的不确定消息,霍叔其只感到一阵迷茫。

  “你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风无昭气急败坏地喝道,他已经顾不上什么皇子气度了,什么都比不上自己的性命和将来要紧。他想到的只是除掉展破寒,从来没有真正地独当一面的他已经完全陷入了狂乱。

  霍叔其怜悯地看了主子一眼,深深叩首后急速退出。这个男人已经完了,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与其让自己的计划搁浅,还不如去找展破寒打个商量,相信那个人会知道如何抉择。把自己拖进去对他没有任何好处,那么,还不如让双方都得到一个最满意的结果。望着东营那边来回奔跑的士兵,霍叔其听到的仿佛不是那震天的喧哗,而是最血腥的厮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