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凌云志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密会

凌云志异 府天 3343 2006.06.12 08:33

    尽管刻意换了装束,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一踏进怡情苑的大门,风无痕还是感到一股奇特的*气息,浑身也有些不自在。这里的档次和醉香楼又有不同,来往的宾客中多是试图尝鲜的达官显贵,因此那些迎宾的侍女也少有卖弄风骚的,只是静静立在那儿,就给人一种不同寻常的吸引。由于事先就由人定下了时间,因此一个侍女一见风无痕三人就快步走上前来,一声不吭地将宾客往侧门引,接着就是穿园走巷,好一阵子后才到了一个隐秘之处,那侍女便示意三人自行进入,自己悄无声息地退开了去。

  冥绝一路细细数来,园子中暗伏的足有好几十人,只听呼吸便可知均是经过训练的好手。若不是他曾经干过杀手这一行,怎都不会相信这看似温馨亮丽的花园中会有如此精密的布置,警惕心不由提到了十分。他并不知道主子和此地的老板有什么关系,在这位忠心耿耿的侍卫看来,既然风无痕将安全都交付了他,自己就得尽心竭力,不能有一点差错。更何况跟随新主的这几年来,风无痕几乎是将最高的信任给予了他,连上次他的过去暴露之后也毫不避讳。士为知己者死,他能奉献的,唯有一条微不足道的命而已。

  小方子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房门,这才引两人进去。风无痕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两个为自己出了大力的人,只见郎哥紧紧搂着翠娘的纤腰,一副甜蜜的样子,丝毫不为有外人而避忌。倒是那位在欢场厮混了多年的翠娘有些尴尬地推了推郎哥的手。“山野草民,不识礼数之处,还请殿下不要见怪。”郎哥放下手,躬身行了一礼,不卑不亢地道,翠娘也只是偏身一福便自行起身,连冥绝都不禁皱起了眉头,小方子更是唬了一跳,天底下有哪个山野草民敢对皇子如此怠慢的。

  风无痕却毫不在意,竟然拱手回了一礼。“这几年来两位给了本王这么多帮助,本王感激都来不及,又何来理由怪罪?倒是本王领了二位盛情,一直没有及早拜访,确实大大失礼了。”说起来风无痕确实对这两个异人心怀感激,毕竟自己给予他们的只是少数信息帮助,而他们回报自己的却是众多有用的情报。倘若再不来一次良好的沟通,恐怕对方会认为自己不够诚意。

  翠娘今天是刻意打扮过的,满头的珠翠早已取下,只留了一支斜插的玉簪,几缕飘荡在额前的秀发尽显其人的妩媚。身上着的是一位官员赠送的极品丝袍,乃是江南织造的贡品,那精美的刺绣和翠娘的天生丽质合在一起,恰似一幅活生生的仕女图。那丝袍的袖子下露出了半截玉臂,手上更是一反常例地没有佩戴任何首饰,天然而诱人。早在风无痕进门的那一刻起,她就将师门秘传的媚功运行到了及至,谁知那三人全都没有反应。

  翠娘心中不忿,要说小方子乃是太监,没有反应也就算了,那侍立一旁护卫模样的男子就未免太过了,一脸冰寒,仿佛是谁欠了他一屁股债似的。可最让她恼怒的却是风无痕,尽管看了她好几眼,但目光却总是集中在郎哥的身上,难道那死鬼比她这美人还要有吸引力么?她上下打量着这位天潢贵胄,只见他目光坦然,言语中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诚意,心中已是明白了当初郎哥为什么要选择此人的缘由,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身边的男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皇子。

  “殿下好气魄!”郎哥不由赞叹自己当初没有做错选择,那时这少年还不起眼,如今却已是朝中有些分量的人物,何况他的主意还为自己挣下了不少积蓄,“殿下能如此看重我们二人,足见真心实意,敬请上座。”

  “什么我们二人,”翠娘撇开郎哥走上前来,竟是将左手搭上了风无痕的肩膀,“殿下别听那死鬼瞎说,奴家还是单身,莫要坏了闺誉。若是殿下有意,奴家愿侍枕席。”

  风无痕哪见过这等阵仗,又不好将翠娘退开,一时尴尬不已。还是冥绝冷哼一声,直接站到了翠娘身后,大有你不放手我就动手的意思。翠娘这才娇笑着离开,不过看冥绝的眼光又多了几分嗔怒。

  郎哥无可奈何道:“殿下,翠娘一向就是这个性子,最爱耍弄别人,草民当初就是被她玩得团团转,还请殿下不要见怪就好。”

  风无痕哪会真计较这种事情,早从小方子的口中,他就知道了这个女人是京城青楼中的一大亮点,却没料到她竟然敢在心上人跟前和别的男人开如此玩笑,因此一笑也就放过了。

  “郎先生,翠夫人,本王今次前来,为的就是将来的事。如今朝廷乱局已起,西北的事情寻常百姓可能尚未知情,但两位应该已经知道了。接下来的夺嫡之争恐怕就要开始,本王虽说早就表明了心迹,但是为了自保,到时可能不得不搅和进去。两位都是经历颇多的人物,对此有什么建议?”

  风无痕如此直截了当地入了正题,郎哥和翠娘心中都感到一阵惊异。“殿下,郎先生之称万万不敢,您还是直呼草民阿郎好了,至于翠娘也是如此,您没见她脸都红了么?”郎哥先是打趣了翠娘一番,然后正色道,“草民先前助殿下的只不过是消息情报而已,至于朝廷党争夺嫡与我等草民无干,因此也说不得什么建议。殿下的意思是否要我们从官员方面注意一下各处的异动?”

  “既然如此,那本王就不客气了,称呼一声郎兄就是,你也不用在本王面前草民长草民短的,太过生分了。”风无痕的一番话让郎哥和翠娘不禁相视一笑。

  “说实话,本王确实有这个意思,一直以来朝官的动静都是本王最担心的。”风无痕早就没了起初轻松的脸色,“说来也是本王莽撞,在福建引起了太多人的疑忌,因此现在是欲隐不得,欲显不能,朝官那边的动向也只能拜托两位了。说到这里,本王还想问一句,如今醉香楼是否已经转手?”

  “这么赚钱的买卖,奴家怎舍得轻易放手。”翠娘白了郎哥一眼,这才转过头来,“盯着醉香楼的人是不少,不过眼下买卖的只是普通消息,偶尔再照顾一下某些贵人。莫说什么极品大员,醉香楼来往的多了去了,要不是怡情苑占了个清纯幽静的便宜,谁会舍了那地方上这来?就连顺天府尹杨桐大人也是常来常往的主,皇上就算知道也是默许了。如果哪天真的抄了,那里也就是一些姑娘而已,真正的值钱玩意全在这边,奴家到时换一张脸也能颠倒众生。”

  风无痕只感到一阵哭笑不得,然而,翠娘的话确实有道理。越家和罗家虽然有钱,但毕竟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再者自己不在那里,哪能无休止地支取金钱?这几年要不是郎哥和翠娘这边金钱进帐不断,他自己的那点庄子和俸禄连维持王府日常开销都不够。

  郎哥突然开口道:“殿下,虽然此次是第一回见面,但我们也算相交已久,您就这么放心和我们两个不知底细的人合作?万一我们要是别个皇子收买的奸细,殿下可就万劫不复了。”

  这话才刚出口,郎哥就感到身上凉飕飕的,原来是冥绝充满杀意的目光射了过来。他最受不得别人对自己主子有什么不敬,更何况郎哥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多,要不是风无痕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恐怕这个煞星就要动手了。

  “郎兄,俗话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更何况本王哪来疑人的本钱?”风无痕苦笑道,“两位若是有心,本王早就万劫不复了,还能安然无恙地活到今天?虽说你们确实来历不明,但想来与官场并没有什么关系。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两位也算是中隐者了,本王既已托付大事,又何必追根究底,坏了彼此的信任?”

  郎哥和翠娘的心中都感到一阵悸动,他们来到京城本就是迫不得已,因此最怕的就是别人追究身份,想不到风无痕对此竟然毫不在意。想想当年四处流浪的惨象,两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噤。漫天的血雨中,一位位同门身首异处,他们俩直到隐在京城才逃过死劫。而那些追杀的人足足在江湖中搜寻了他们十几年,掀起了天大的风浪后,方才偃旗息鼓。什么驭琴魔女,什么圣手郎君,全都比不得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殿下,既然您如此推心置腹,那我不妨问一句,我等两人在江湖中都是声名狼藉之辈,武林人士欲杀之而后快,殿下难道就不怕将来后患无穷?”郎哥郑重其事地问道,身后的手指已是紧紧捏成拳状,额头的青筋也露了出来。他最怕的就是事成之后风无痕来一个鸟尽弓藏,他和翠娘不可能躲避一辈子,若是真失了庇护,也许到老都得不了一个好下场。

  风无痕和冥绝同时脸色大变,不同的是,冥绝想到自己那次的处境和眼前两人惊人的相似,若是说风险,恐怕主子庇护自己的风险更大吧?风无痕想到的却是自己一直疏漏的地方,接二连三发生的刺杀后面隐藏的,决计少不了那些身手卓越的武林人士,自己怎么忽略了中原最大的民间势力?若是那些人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或是被什么人所收买降服,恐怕将来的夺嫡之争还要再加进一颗砝码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