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凌云志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设法

凌云志异 府天 3317 2006.07.07 08:31

    PS:新书《千钧》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

  小方子百无聊赖地躺在漆黑的地牢中,脑中想着的却是王府中的情形。他不是没有担心过主子会灭口,毕竟自己知道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些,如果有一星半点泄漏,牵连的人就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整个勤郡王府。每次看到狱卒送来的饭食,他都有一种最后一餐的感觉,然而,一次又一次地从梦中醒转过来,看到自己仍然活生生的,他最终确认了一个事实。自己还有价值,对于任何一个有用的人,主子绝不会轻易舍弃。

  “方公公?”门外又传来一个遮遮掩掩的声音,应该是那个已经混熟的狱卒了。这些天要不是他送药,自己的伤也不可能好得那么快。

  “进来吧,没有人。”小方子的声音低沉而疲惫,即便有陈令诚教的功夫护着,连续这么多天熬下来,他也有些吃不消了。若不是狱卒们时常将不少珍贵的东西送进来,他恐怕都想一头撞死来得干净,也免得零碎受苦。

  “方公公,小的给您送参汤来了。”一个猥琐的身影出现在牢房中,“您好好补补,听说七殿下向皇上递了折子,等皇上消了气,您就能出去了。”

  小方子苦笑着接过那个瓷盅,要不是参汤燕窝之类的吊着元气,凭他那单薄的身子能熬过几天?殿下想必花费了不少金钱,他仰头将一碗参汤喝得干干净净,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今天还带了什么好东西?”

  “嘿嘿!”那狱卒低声笑道,“方公公还真是遇着了个好主子,剩下的还有其他的酒菜,对了,还有王府里红妃娘娘亲手做的银耳羹,您真是好福气啊!”这狱卒显然和勤郡王府关系颇深,因此说话也没什么避讳,换作常人哪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议论天家之事。他小心翼翼地从食盒里取出一个瓷罐,笑着递了上去。

  小方子顿时呆若木鸡,那个巧笑嫣然的女子,那个他一直唤作姐姐的女子,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想着他。他捧着那罐犹自热乎乎的银耳羹,眼泪悄然落下,所幸牢内很是昏暗,那狱卒倒是没有发现。他一勺一勺地舀着那甜美的羹汤,想到的却是自己和红如初见时的情景,若不是当日的灵机一动,也许自己早就死在那间黑暗狭窄的陋室中了。

  “方公公,原大人奉了皇上密旨,再加上内务府里有人盯得很紧,因此不得不每天审你。”狱卒似乎是在想着该如何开口,“虽然内务府名义上都是归着原大人管,但是这里头各王公大臣那里荐来的人着实不少,人多嘴杂,很容易出乱子,因此原大人才将您关在了最底层的黑牢里。一来这里是单间,不虑有人谋害;二来是来往不易被人发现,听说七殿下关照过,几天之内王府会有人前来探视,让您好生养息着,万万不可绝望。”

  小方子听得眼前一亮,王府中有人前来探视,那来人铁定就是陈令诚无疑了。这个老狐狸的伪装之术也高明得很,况且本就是闲职,出入也方便,若是他来,那自己就确实不必太忧心了。他悄悄拭去了眼角残存的泪珠,斩钉截铁地对那狱卒道:“这些天也劳烦了大哥照顾,像您这么仗义的人,在这里作狱卒实在是委屈了。如果我小方子能够侥幸脱困,必定不会忘记您的恩德。也烦您转告殿下和原大人,他们的苦心我懂,绝不会给他们添任何麻烦。”

  那狱卒显然没想到小方子如此硬气,言语间还捎带着把自己恭维了一番,他早知这小子在七皇子面前是个说得上话的人,只要他肯为自己说两句好话,到时富贵自是少不了自己的。他满脸堆笑地连连推辞,又伺候小方子用完了所有饭菜,方才收拾了碗筷。临走的时候,他突然一拍脑袋,“看小的这记性,七殿下还托小的给您带了这些宫里秘制的金创药,听说效果极佳,只需一日就能令刀口愈合,想来您也用得着,小的就先搁这了。”他放下伤药,这才匆匆离去。

  小方子拿起那瓶金创药,心中感慨万分,尽管年纪还小,但在宫里混过了这么些年,东西是否珍贵他还是分得清的。眼前这个小小瓷瓶,放在外边恐怕是价值百金都不止,谁知能用上它的竟是自己一个卑贱的阉人。

  自从选择了进宫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自己彻底没有了希望和尊严,不过为了弟弟,他不得不忍辱负重。直到亲眼看见弟弟对自家这个书香门第的彻底背叛,他才认清一个事实,今后的路恐怕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走了。他既然选择了跟着那个和自己年纪相近的少年,就得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为了他,也是为了自己。

  小方子自失地一笑,已经不小的人了,居然还老是沉迷于往昔,真是无可救药了。他轻轻旋开金创药的瓶盖,细细地在伤口上涂抹起来,希望明天用刑的人能够手脚再轻一些吧,他暗自盘算自己该在什么时候撂出点东西来糊弄一下。

  风无痕这些天可谓是忙得团团转,一边要关心九卿会审的情况,一点还得惦记着小方子,更伤脑筋的是方勇终于知道了哥哥被抓的消息,要不是郎哥及时出面暂时制住了他,恐怕这个莽撞的小子就直接打到王府来了。尽管如此,风无痕还是不得不加紧设法,要再让小方子这么受刑下去,别说他人压根受不了,就是自己也过意不去。小方子收的那些许银票本就是他默许的,毕竟那时卢思芒并不是自己人,收他一点银子只能算是给小方子零用,结果被小五子这么捅出来,自己反倒不好承认了,小方子只能顶缸。

  “殿下,你已经决定让老夫去走一遭么?”陈令诚胡乱抓了一把胡子,“亦或是说你是不放心他的伤势,因此才假公济私,让老夫去替你瞧瞧?”陈令诚的笑容中有一点狡黠,中间还掺杂着一些其他复杂的情绪。

  “随你怎么说好了。”风无痕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既然决定了要保下小方子,我就会用尽一切方法做到这一点。不管怎么说,他跟随我的这些年来,没有任何一件事办砸了的,反而处处建功,这样的人才,不是唾手可得的。你看看那个小五子,同样是宫里出来的,龌龊卑鄙到了极点,哪比得上小方子一星半点,居然还妄想挤掉别人,真是痴人说梦!”

  风无痕冷哼一声,心中气恼不已。那天把小五子独自被扔下后,自知罪责重大,整整跪了一夜都不敢离去,要不是范庆丞“好心”地禀报一声,恐怕他就是死了也没人理会。

  “殿下,那个小太监举止虽然卑鄙,但宫中内侍向来都是如此钩心斗角,他只是错会了殿下对小方子的宠信而已。”陈令诚正色道,“自古帝王都轻视阉奴,像殿下这样对小方子的纵眼皇家也找不到第二个,他自然是以为小方子只是一时得宠而已。其实这类阉人阴柔诡诈,古来帝王加之以严刑,这才约束住了。只要皇上不是认为小方子恃宠而骄,放了那小子生路,到时殿下想怎么处置小五子都行,估计皇上也是没有二话的。”

  “陈老还真是字字珠玑呢。”风无痕凝视着这个一直以来默默陪伴着自己的老人,心中生出无穷无尽的感激,“若不是您时时刻刻的提点,恐怕我犯下的错误早就把自己葬送了。尽管我一直不知道您为什么一直在帮我,也不知道您以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但是我绝不会忘记,在我最危难的时候,是陈老您救了我。”

  陈令诚不禁苦笑,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心甘情愿地助他。如果说是为了红如,那也不尽然,毕竟天下心思聪慧,可以当他女儿的人多得是,犯不着为了红如冒如此大的风险。也许只是为了一口气吧,他无奈地想道,仅仅为了当年未完成的心愿,也许还有肃芬的惨死,总而言之,他要借由风无痕完成自己的心愿,不尽心竭力怎么行。

  “殿下就不要追究老夫的身份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陈令诚的目光幽深而遥远,“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殿下有什么话要带给小方子不妨先交待了,那小子平日心思就重,老夫就怕他有什么想不开的地方就糟了。”

  “我也没什么话可以捎带的,就请陈老转告小方子,红如希望他好好活着。另外,就说我告诉他的原话,若是要杀他灭口,本王就不会费那么大劲,让他好生养息着身体熬刑。就算本王要杀他灭口,也绝不会是现在。”风无痕说着说着就改了称呼,自有一股凛然的气势,“一切就拜托陈老了,顺便把那个药也带上,也许用得着,那是最后的法子了。”

  “殿下放心,老夫知道该怎么做。”陈令诚自负地一笑,天底下他真的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失败的前例。“只不过皇上那里殿下也要再下些功夫,另外,后宫娘娘那里也可以利用一下,依老夫之见,恐怕不是每位娘娘都像殿下的母妃这么高明的。”陈令诚眨了眨眼睛。

  风无痕只觉眼前发亮,脸上的愁容一扫而去,两人对视一眼,不禁大笑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