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大凰王朝之凤鸣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未说出口的真相

大凰王朝之凤鸣哀 梨塘苑 2308 2019.03.16 15:23

  麟湛微微闭眼,假装享受着蓝澜的蹭触,并点头表示满意,接着他对蓝澜吩咐道:“本太子还有些事要处理,今晚你就好好照顾她吧。”

  他微仰起头,用下巴指了指瘫坐在地上的秦罗佳。

  蓝澜心中泛起尴尬,慌忙问道:“殿下您不让澜儿跟了去吗?”

  麟湛立马绷起脸,想上位也不至于如此着急吧,全国的人都知道今天是他的大婚之夜,所以他便不再理睬,而是抽出腿转身离去。

  竹萤看着失魂落魄的蓝澜怒骂道:“没脑子!”

  蓝澜听了,立马挺直腰杆:“少说废话,你没看见吗?太子殿下有意的人是我,你最好给我客气点,免不了日后谁才是主子!”

  竹萤气的立马站起来,就要扑过去,秦罗佳却紧紧的拽住了气愤的竹萤,她摇摇头,自己站起来走到蓝澜面前微微弯下腰,狠狠一巴掌打在蓝澜脸上,竹萤愣在原地,看着秦罗佳和刚才不同的神韵,实在太陌生了,她从不知道原来公主还有这样一面。

  秦罗佳指着蓝澜的鼻子,眼神冷冷的看着她:“你记住,我现在是太子妃。”

  蓝澜不服气,想站起来,结果秦罗佳又是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我以前是你主子,我现在也是你主子,将来还是你的主子,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翻身,永远别想。”

  蓝澜委屈的揉着脸,一双凤眼早已失去了媚色,眼泪一滴滴落下,这么多年了,她终于领教了秦罗佳的怒威,如今她只能选择先顺从,所以立马换成一副求饶讨好的姿态拼命给秦罗佳磕头:“娘娘恕罪,奴婢从此再也不敢痴心妄想了。”

  秦罗佳冷哼一声,看着敞开的门,她紧紧的抿着嘴唇,接着她唤到:“蓝澜,你真知错了?”

  蓝澜只在机械的磕着头,一听秦罗佳唤自己的名字,立马仰头回答:“奴婢知错了,真知错了!”

  秦罗佳笑了:“很好,为了证明你自己,你帮我做件事。”

  “这......”预感到并不会是什么好事,蓝澜犹豫了。

  “怎么?”秦罗佳眉头一挑,高傲的看着她。

  被气场震慑到的蓝澜吓的立马答应:“娘娘尽管吩咐,澜儿万死不辞!”

  蓝澜心里不清楚,为何记忆中的秦罗佳从未有过如此神态,彷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忽然她心里一闪晃过一个画面,五个白衣服的女孩在一片绿林中嬉闹,这使得蓝澜变得神情恍惚:“这......”

  竹萤恶狠狠的催促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喂,娘娘再跟你说话,你愣什么神?”

  秦罗佳看着蓝澜狐媚的神态加些茫然,更平添了几分姿色,心里愈发气不打一处来。她用力把柳若无骨的蓝澜拽起来,在她耳边嘀咕着,蓝澜的脸色也渐渐变得苍白了。但最后她还是硬着头皮福身领命。

  再度睁开眼睛时,穆桃躺在了一张柔软精致的木床上,床沿雕花显示出不凡的价值,她想起身,却发现动弹不得,结实的铁链将她牢牢锁在床上。她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捆绑住她的只是一条普通的铁链,飞羽林的圣女所修炼的修为从来都是用以辅助的,可使物质本身产生变化,而穆桃身体里剩下的修为足以使她挣脱这条锁链,只见她闭上眼睛,周身散发出一圈白色微光,微光汇聚包裹在铁链上,铁链渐渐开始弯曲融化。

  “吱呀——”门忽然被推开,穆桃赶紧收起了修为,也不睁开眼睛,只躺在那里,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心里有些慌乱。

  “你既然已经醒了,为何还要装睡?”是麟湛,她记得那位太子的声音。闭着眼睛太没有安全感了,既然他已经识破,那干脆不装了。穆桃睁开眼睛,看见麟湛就站在床边,身上套着歪七八扭的新郎服,有几处明显的撕裂,白皙的脸上还能看见浅浅的巴掌印。

  这是什么情况?大皇国太子怎么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这么狼狈的出现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穆桃感觉到自己的嘴角都在抽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麟湛伸出手,想要帮穆桃打开锁链,但穆桃以为他伸手是为了轻薄自己,脑海里又想起秦玄鹤,心一横,便伸出舌头,口齿不清的威胁他:“你若敢碰我,我就咬舌自尽!”

  麟湛听了,便收回手,柔声对她说:“别怕,我只是想帮你。”

  从新房走后,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只想早点找到穆桃,他能想到用来关押穆桃的地方,果然是之前浅贵妃住的寝宫,在浅贵妃离开之后,但凡晚上要被临幸的嫔妃都得一个人在这座寝宫候着,以沾点浅贵妃的气息。麟湛从未见过那位浅贵妃,他只是暗自惊讶麟威也曾有深情的模样。如今麟威将穆桃关押在这里,明显是用这种方式来威胁他。

  这个该死的老头......

  穆桃看见麟湛眉头深锁,眼神凶狠,红光在眼睛里疯狂的跳跃着,心中不免觉得害怕,他与麟威不愧是父子,暴虐残忍不相上下。如今他来,是要解决了她么?是麟威派他来杀自己的?想到这里,穆桃下意识往旁边缩了缩,幅度不大,但是铁链却叮啷作响,麟湛的眼睛也恢复了正常。

  他冲穆桃眨了眨眼,俊美异常的他若是对别的女子这样,早就俘获芳心了,但在穆桃眼里,却仿佛看见一个恶魔正对着自己阴森的笑,还眨巴着流脓的眼睛要靠近自己,所以她忍不住喊出声:“啊!!!!”

  麟湛苦笑了一声,神色哀伤的问:“你就这么怕我?你是不是记不起我了?”

  这家伙再说什么?我可不能上当。穆桃一遍遍的确认着自己的内心,然后她表情严肃的看着麟湛:“我不怕你玩什么花样,我如今自身难保,但请您看在飞羽林的面子上,别再捉弄我。”

  飞羽林已经不再承认她了啊,这丫头还不知道吧。

  麟湛瞳孔收缩了一下,怜惜的神情蔓延在脸上:“看来你是把我忘了。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之前在......”

  忽然,大门被猛地推开,几个龙眠侍卫冲进来,打断了麟湛的话。这几个侍卫身份不一般,是自幼就以残酷冷血的训练培养出来的皇家杀手,武艺高强精通各种武器,非紧急时刻麟威并不会随意差遣他们。如今却派这些人来捉拿麟湛,麟湛当然不会和他们正面对抗,所以便起身冷眼看着他们:“不劳烦你们动手,我自己会去请罪。”

  龙眠侍卫们并不听从,忽然穆桃惊呼一声,一支飞镖削去了她的几缕发丝,同时一个龙眠侍卫收回手,整个过程迅如闪电,甚至连麟湛都没有察觉到。

  麟湛只恨自己还没有得到实权,为了穆桃的安全,冷哼一声便跟着龙眠侍卫们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