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春风再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风景这边独好

春风再度 大千. 2080 2021.09.15 11:39

  “宽叔,看来,你现在还不能够行走。”龙飞关切地说。

  冼北宽悻悻地捶打着右脚:“唉,这腿呀,真是不争气。”

  “怎么办呢?”看着冼北宽那尚在红肿的右脚,知道他如果再强行走动,那伤口肯定会有血涌出来,龙飞不禁犯起愁来。

  龙飞在心里嘀咕:事到如今,唯有一个办法,就是背了。

  龙飞对冼北宽说:“宽叔,我背您下山吧。”

  冼北宽听后犹豫不决:“这……这……”觉得这样做实在过意不去,连连摆着手,“使不得。”

  “有什么使不得的,”龙飞故意把脸一沉,“我也是山里人,什么的苦我也挨过,这点困难算不了什么。宽叔,您也别再推搪了。再说,我一会还要在你家中吃开饭呢。”

  龙飞还想到了什么,向冼北宽道:“待我再去采摘一些蛇舌草,带回去煲水给你喝,这样就会尽快消解你身上残留下来的蛇毒。”

  “大恩人,你为人处事,真是想得十分周到。”冼北宽充满了感激。

  龙飞去采了些治蛇伤的山草药,替冼北宽收捡好散落的弓箭和其它物件,再蹲下来,弯下腰,让冼北宽趴在自己的背后。

  冼北宽面对弯着腰的龙飞,还在犹豫不决。

  “宽叔,我背你回家,您家里的人正盼着您回去哩。”龙飞催促着。

  “那……大恩人,实在难为你了,”冼北宽只好趴到龙飞的后背上,低头朝着那只猎狗说了一声,“阿汪,走,我们回家去。”

  阿汪昂起头,“汪、汪、汪”地叫了三声作回应后,跑在前面引路。

  龙飞见阿汪肚子鼓胀胀的,问冼北宽:“阿汪是不是有了身孕?”

  冼北宽看着前面阿汪:“阿汪呀,就要生小狗了。临出门时,我不让它跟来,但它还是偷偷地跟在我后面,真拿它没办法。”

  龙飞赞道:“阿汪如此关心主人的命运,真是主人的忠实贴身卫士呀!”

  冼北宽连连夸赞:“大恩人,你说得贴切,不愧是个书书人。”

  龙飞弯着腰,待冼北宽趴在他的背后,再挺直身子站起来,艰难地迈开步伐,跟在阿汪后头,朝山脚走去。

  不一会,来到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直通山脚之下。

  这是一条贯通岭南山区与台海、阳江那边海滨的一条古驿道。

  龙飞见古驿道有人,便说:“宽叔,还有其它下山的小路吗?”

  冼北宽是牵牛山人,对周围环境十分熟悉,指点着龙飞往便捷的山间小路往上走。

  龙飞背着冼北宽爬山十分吃力。但龙飞咬着牙关,一步一脚印地往山下走。他知道,每下山一步,就离目的地近了一步。

  龙飞背着冼北宽,经过一个金瓶似的平山湖。

  平湖里清水粼粼的湖水,源自高山上的溪流,如瀑布飞流而下,飞珠溅玉,伴随着“哗啦、哗啦”的水声,下面是涌泉翻滚。

  湖中的四周生长着各种绿色生态植物,青绿欲滴。

  山湖左边,还有一块参天巨石。

  “啊,风景这边独好!”龙飞忍不住赞叹起来。

  冼北宽拍了拍龙飞的肩膀,再指着左边的清沏见底的流泉,说道:“恩人,把我放下来。”

  龙飞不解地问:“宽叔,有什么事吗?”

  冼北宽在龙飞背上说:“我们都来饮一饮这神仙水。”

  龙飞将冼北宽放了下来,喘了口气,指着那白练撞击下的泉水,问道:“你刚才说这个山泉叫神仙水?”

  “是呀,”冼北宽介绍道,“我们山里人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凡是进山和下山经过这里,都喜欢到这里饮上几口神仙水。”

  龙飞琢磨着:“神仙水?听这名字,看这泉水,难道这泉水有故事?”

  冼北宽认真地说:“对,这泉水确实有一段与神仙有关的故事哩。”

  “我小时候,听村里的人说,牵牛山有许多优美动听的创世故事。”龙飞回忆着说。

  “山好水好神仙自然来嘛。”冼北宽说话时指着泉边那块巨石,道,“你看这大石起码有十万斤重,它的形状像不像醉八仙?”

  龙飞朝那大石看了看,道,“经你这么一提醒,这大石真像八仙醉酒的图腾呀!”他凝神定睛了一会,“给这里起这ʿ神仙水ʾ之名的人,一定是一个博古通今的大才子。”

  冼北宽一本正经地:“起这神仙水的名之人,是不是大才子,我们无从考证,但肯定是有博古的人起的。”

  “你说得在理,”龙飞转过身子,向冼北宽说,“宽叔,这神仙水饮了可以长寿,放您下来先饮。”

  冼北宽夸奖道:“大恩人,你真是先处处为他人着想,你背着我走了这么远的山路,一定又饥又渴了,还是你先来吧。”

  待冼北宽饮过泉水后,龙飞背着冼北宽艰难地爬山走路,十分劳累,身上出了不小汗,此时,口渴得似火烧,便弯腰在神仙水下尽情地掬水而饮,一股清凉带着甜味直透心田。

  龙飞喝罢,顿觉神清气爽,将舌头伸出嘴边,来回舔了舔,连声叫道:“这泉水,透心凉,又清甜!阿汪,你也来多喝几口。”

  阿汪平日跟随冼北宽上山下山都会到这神仙水处来饮水。这时也似乎听得懂人们的说话,待各人饮过水后,才一头扑到泉边,趴着猛地饮起水来。

  饮罢神仙水后,他们坐在泉边的那块巨石下休息。

  山风习习,扑面而来,大家觉得疲劳消减了许多。

  这时,龙飞好奇地问:“宽叔,能讲讲这‘醉八仙’的故事吗?”

  “好!大恩人想听,自当原本道来。”冼北宽的爷爷曾是满清秀才,父亲也是个教书匠,他也曾在龙门一中任教,与刘醒龙、余伟文齐名,可谓出生书香之家、一代名师。

  但天有不测风云,有一次,他班上有一学生,因在上课期间私自外出,到龙门龙游泳,发生意外,后经及时抢救了过来才幸免于难,而他也背上了“记大过”处分之名。

  自此,他看淡人生前程,甲教归田,以耕夫自居,效赤松子之游,纵情于山水之间。

  冼北宽坐在巨石旁,大口一开,醉八仙的故事,如同这高山上的溪流,飞流而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