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病娇女配要逆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摄政王的心尖宠(21)

快穿之病娇女配要逆天 梦魇绽茶糜 1542 2021.01.31 23:55

  将军府大小姐和当朝摄政王大婚,百里红妆。

  整个京都都是一片耀眼的红色,万家欢庆,新帝大赦天下祝福这一对佳人。

  从将军府到摄政王府的街道门庭若市,京都万人空巷。

  “小姐,你真美,比及笄礼的时候美上好几倍呢!”

  语茗实在找不出任何能形容顾笙绝美容颜的词语。

  顾笙凤冠霞帔,一袭精致美丽的红色婚服,凸显出她肤如凝脂,绝世色无双。

  挑眉淡扫如远山,凤眉明眸,顾盼流离间皆是勾魂摄魄,玲珑腻鼻,肤若白雪,朱唇一点更似雪中一点红梅孤傲妖冶。

  “摄政王到~”此起彼伏的报信声一直从将军府门口传入顾笙的院子。

  顾笙勾起性感的唇瓣,眸中闪过笑意。

  “小姐,该走了。”

  语茗拿了一块红色的头纱盖在顾笙头上。

  头纱薄如蝉翼,做工精美。

  [宿主,都遮不住,有什么用,多此一举。]

  [你别烦我!聒噪!]

  门口的小狼已经等不及了,它身上挂了一朵红色的大花。

  顾笙知道的时候极力组织,但小狼还是坚定的要戴,自己又不是嫁给小狼。

  果然顾笙走出屋子就看见打扮的如此别致的小狼。

  这货还不自知,“嗷呜呜,娘亲,娘亲,我这样好看吗?”一脸求表扬。

  顾笙:“……”

  女配系统99号趁机说它的坏话[宿主,小狼太蠢了,你可不能被它传染了。]

  顾笙:“……”

  你和小狼彼此彼此。

  周围满身震惊的眼神,顾笙绕过小狼往前走去,没有搭理它。

  小狼一个跳跃来到顾笙前面,“嗷呜,娘亲,我走前面,我给你开路,看谁还敢不长眼。”

  顾笙:“……”

  女配系统99号:“……”

  众人:“……”

  小狼骚包的走在前面,昂首挺胸,大摇大摆。

  要不是今天是自己大婚的日子,顾笙肯定忍不住把它踢开。

  风湛紧张的等在门口,手紧紧的攒着,咽了咽口水,抿了抿嘴,觉得时间很漫长。

  “摄政王妃到~”

  风湛看向门口,最先看见的就是戴着大红花对他摇头摆尾的小狼。

  嘴角微微抽搐,小狼竟然戴了和新郎一样的大红花。

  冥幽的冰山脸也不可控制的有些皲裂,不愧是王妃养的宠物,果然与众不同。

  风湛暗暗想着:不能生气,不能生气,这是阿笙的狼。

  望向小狼身后,风湛怔了怔,少女一袭红色嫁衣,款款而来。

  嘴角勾起一抹明媚的如阳光的笑容,清澈的眼神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干净而又纯净不曾落过一粒尘埃。

  不由自主的上前,牵过顾笙的柔荑。

  “阿笙,我来接你了。”

  “湛哥哥,带我回家。”顾笙扬起耀眼的笑容。

  “好,我们回家。”风湛的声音温柔的快要溢出水来。

  有彼此的地方就是家。

  顾笙在万众瞩目下被风湛扶进了轿子里。

  耳边传来围观者议论声,“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金童玉女。”

  “是啊,刚才摄政王是无比的温柔和小心翼翼。”

  “没想到高岭之花的摄政王会有如此柔情四溢的时候。”

  高岭之花,顾笙勾了勾嘴角,那是对你们。

  京都一条脏乱的巷子里,奄奄一息,不成人形的风清听着敲锣打鼓声。

  不甘心的想要捏紧拳头,都不能如愿。

  身旁有一个全身恶臭,披头散发,分不清男女的人。

  这就是风清和苏若两人,苏若已经死去多时了,身体已经僵硬了。

  风清也只有一口气了,他做了一个梦,梦中看见自己成为了万人之上的皇上,手握生杀大权,坐拥万里江山。

  他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这不是我,不是我,我是皇上,我是皇上。

  [宿主,男女主都死了。]

  坐在轿子中的顾笙完全不在意,[嗯?就死了?我都忘记他们了。]

  [宿主,就是有一点不对劲。]女配系统99号有些纠结,不知该不该说。

  [怎么?]心情极好的顾笙轻快的问道。

  [按理说位面的男女主都不能死的,否则位面会崩塌,为什么这个位面还好好的。]

  顾笙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太高估女配系统99号的智商。

  反问道[主角光环在谁那里?]

  [女主光环在你身上,男主光环在反派大佬身上,然后呢?]

  顾笙慵懒地勾起嘴角[所以说男女主都还存在啊!位面又怎么会崩塌呢?]

  女配系统99号一想,也有些道理,可它心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万里高空之上,一朵闪着金光和闪电的云朵烦躁的嘟囔:“这两个大佬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离开啊,我这间小庙实在装不下两尊大佛啊!”

  到摄政王府,风湛小心的牵着把顾笙的柔荑,生怕她磕了碰了。

  顾笙理所应当的享受着他的偏爱。

  “吉时已到!”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送入洞房!”

  风湛亲自送顾笙去,然后就没有离开。

  “阿笙渴不渴,我倒水给你喝。”

  “你不去招待宾客了?”顾笙有点小惊讶。

  “不去。”坚定脸。

  “不好吧!”顾笙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些紧张,想让风湛离开。

  “当然是陪娘子最重要了,量他们也不敢怪罪于我。”傲娇脸。

  好想看出了顾笙的紧张,风湛岔开话题,“阿笙,累了吧!你休息一下,我陪着你。”

  这么一说,顾笙还真觉得累了,头上一整天顶着这顶沉重的凤冠。

  “湛哥哥,你帮我把这凤冠拿走,我头都要压掉了。”

  头纱到是早就被顾笙扯下来了。

  风湛无奈一笑,没想到是这个,“好,你别动,我帮你。”

  他小心的帮她取下凤冠,看着看着就迷了眼。

  “阿笙,你好美。”声音有些沙哑压抑。

  “我知道。”

  认真的表情让风湛哭笑不得,好好的气氛被破坏了。

  顾笙看了看天,还早,总不能白日宣淫。

  过了一会儿,依着风湛睡着了。

  今天一大早就被拉起来梳妆打扮,看来是累了。

  风湛心疼极了,轻轻的托住她的头,一动不敢动,怕吵醒她。

  心里感慨:这个洞房和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啊!

  静静的看着顾笙的睡颜,阿笙,我知道你没有那么喜欢我,你的眼睛里更多的是占有而不是爱。

  你这个小笨蛋,爱都学不会,我愿穷极一生,教会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