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回冷寒星再施诡计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845 2020.11.18 05:48

  大奚烈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用咽喉与下巴合力,夹断耶律也才的宝剑,反手持握耶律也才的断剑,以鬼魅身法,绕道了耶律也才的后背处,把断剑深深刺入耶律老怪的后心处,可想而知耶律老怪一声惨叫是应声倒地,吓得那些耶律也才率领而来的各个山头的寨主们,在大奚烈恫吓下,各个服下了大奚烈所分发的封住十二大经脉的陷气丸,随即由兵卒乘坐冲锋舟,押送这些匪类,赶往大奚军营而去,听后太尉大奚忠的发落。

  而暗中负责打探军情的,那军师冷寒星派来的探子,早已经从庆元江岸边树林中,看到了大奚烈杀死耶律也才这一幕,瘦小的探子惊得不由得吐出了舌头,好半天才收了回去,虽然形容得有些夸张,但足以证明探子对于大奚烈的手段和对敌人的狠辣,只得深深敬畏。

  大奚烈继续率领船队疾行,那些划桨的水手们,除了吃饭之外就是划桨,三班倒,没完没了夜以继日,而大奚烈也是极其小心谨慎地前进,睡觉不是很多,总是站在甲板上观望庆元江两岸的动静,以作应对。

  而大奚烈断剑插入耶律也才后心,致使耶律也才一命呜呼的事情,也被干瘦的探子范通,骑乘快马沿着陡峭山岭,返回了蛮荒十六州联军大营中,秘密告知了军师冷寒星。冷寒星知道此事后,心里是万分焦躁,这还是军师冷寒星第一次如此心神不宁。

  以军师冷寒星老谋深算,早已经从耶律也才之死中,窥探到局势的严峻性质。因为冷寒星推算了解到,耶律也才如果完成了杀死肖俊的事情,应该会派遣属下前来告知,既然没有人来此通风报信,足以说明他们扑杀肖俊的计划落空了。而没有杀死肖俊,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通风报信让肖俊遣散大寨和家人,各奔东西了。那么告密者又是谁呢?

  军师冷寒星思考到这里认为,通风报信之人,一定就是那个当初在大营房顶之上,偷听他冷寒星和盟主独孤成志谈话的那个黑衣人。既然此黑衣人无孔不入,黑衣人是否了解到关于派遣六绝老怪到子母河中游下毒之事?假如蒙面人把这件事告知了大奚烈,大奚烈一定会派人到庆元江中游,阻止六绝老怪投毒。那么谁会是最合适的人选?

  军师冷寒星认为,大奚烈一定会请解散大寨的肖俊,去子母河中游,阻止六绝老人投毒。军师冷寒星依然清晰记得,二十年前,自己无家可归之时,是滂沱岭大寨主肖俊一句话收留了他冷寒星。当初冷寒星对肖俊也是感激得痛哭流涕。

  然而,岁月蹉跎,当年那天高地厚的恩情,如今已经化为了泡影。大将保明主,骏马攀高之。人都是向往更美好生活,更强大权势,更丰厚功名的,冷寒星也不例外,不可能甘心做一辈子的山贼,上有贼父下有贼子,世世代代都是贼,这个字好说不好听啊,冷寒星决定离开滂沱岭大寨,肖俊最喜欢读书人,于是赏给冷寒星一百两银子作为路费,冷寒星也是历尽千辛万苦,才投笔从戎,在独孤成志属下先锋官高阳麾下,做一个普通兵卒,一路屡立战功,成为主薄,抄写公文,再到参军出谋划策,屡立奇功。才被盟主独孤成志所发现,拜为盟军大军师,真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令他人好不羡慕。

  为了缓解耶律也才计划失败一事,冷寒星迅速做出而来重要部署,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大奚烈率领的船队进入子母河,准备派遣麾下云集的高手,先去解救那些被抓住的各个山头的寨主,毕竟这些人还有价值,日后还有很多事需要一些精英属下,去运作。因此救他们,其实就是在拯救他冷寒星自己,这就是冷寒星高瞻远瞩,长时间利于有力态势之上的处事方法。

  于是,冷寒星赶紧整理衣衫,吃些简单食物,直接去中军大帐,见盟主独孤成志去了。

  现在,独孤成志正在和蛮荒十六州的各个诸侯,商谈机密要事。冷寒星刚一到中军大帐门口,就被两名系腰刀的高大兵卒抬手拦住。

  兵卒甲道:“盟主正在和诸侯们商量机密要事,请军师稍等片刻,小人进去通禀一声,还请军师多多担待。”

  军师冷寒星抱拳,道:“不急不急,盟主操劳军事,我冷某人当然理解,你且通禀一声,就说军师冷寒星向盟主汇报阻击大奚烈押运粮草一事,已有进展,但中间有所羁绊,要跟盟主具体商谈,再做下一步应对。”

  兵卒甲,回礼道:“小人一定如实禀报,军师静候佳音,小人去去就回。”

  军师冷寒星只是点头答应一声,背手站立当场,故作镇定,等候着。

  不一会儿,各个诸侯纷纷走出了中军大帐之门,和军师冷寒星打了招呼,离去了。这时,那兵卒甲走了出来,抱拳道:“军师,盟主有请。”

  军师冷寒星没有说话,一挑门帘大步急匆匆进入了中军大帐之中,赫然看到独孤成志闭目养神坐在虎皮大椅上,不怒自威。军师冷寒星看到这里,抱拳躬身道:“盟主,卑职有要事禀报,阻击大奚烈赶往子母河一事,出现重大变故,那耶律也才一众去杀肖俊扑了一空,去阻击大奚烈船队却丢了性命,眼下庆元江附近,各个山头的寨主都被大奚烈派人押往国都庆元府去了,但卑职算到,这些寨主将会被送往大奚军营,由太尉大奚忠发落,若是这些武者被大奚忠收买,后果不堪设想啊。”

  盟主独孤成志终于睁开了眼睛,低沉道:“军师之言甚是紧要,只是眼下重要之事,必须阻止大奚烈押运粮草到林竖关接济,怎奈庆元江在徐国境内,军队无法深入,也只能靠收买徐国占山为王之辈破坏大奚烈押运粮草之举动,既然耶律也才已死,众寨主也屈服于大奚烈,眼下似乎只能束手无策了。”

  军师冷寒星抬手示意,道:“盟主莫要担忧,眼下还是有解救的办法,卑职已经酝酿妥当,其中那些被束缚的各个山头寨主,决不能落到太尉大奚忠的手中,一旦大奚忠向他们灌输思想,让他们唯命是从的话,这些人将会赶过来对付我们十六州盟军,所以卑职会派遣高手解救他们于途中,送到十六州盟军这里,之后在培养这些寨主们一些隐术,再给他们服用一些药物控制,再回到徐国庆元江,破坏大奚烈的船队。而这一次卑职准备派遣上官青云,率领这些寨主们再次出征。”

  独孤成志一律胡须,道:“既然耶律也才扑杀肖俊未果,说明已有人告密此事,那么在子母河中游投毒一事,是否也有暴漏之风险?”

  冷寒星一犹豫,道:“先不说大奚烈是否知晓,那林竖关总兵商清自恃清高,他一直认为自己技高一筹,即便有人告密给商清,以商清的性格是不会太过在意的,毕竟子母河中游在林竖关境内,谁会冒风险潜入呢?只是那大奚烈别看只有十三岁有余,但此少年天才是也,不可小觑。卑职猜测,那个当初偷听盟主与卑职我谈话之人,一定去找大奚烈通风报信去了。而大奚烈所能做的,就是依靠就近力量,派遣到子母河中游,与龙王节之日,阻击六绝老怪下毒,不过卑职早已算到这一点,只有肖俊功力深厚可以胜任,而卑职已经派遣得力高手上官青云,于龙王节之日,阻击肖俊插手此事。”

  独孤成志追问道:“营救那些寨主,军师认为派谁去才能万无一失?”

  军师冷寒星淡然一笑,道:“盟主可曾记得投靠而来的大寨主肖大勇否?他正在卑职帐中养伤,现今已经痊愈,肖大勇还是卑职当年的恩人,卑职非常了解此人,况且肖大勇在庆元江附近几十载了解地形,派遣肖大勇在合适不过,请盟主定夺。”

  独孤成志表情严肃,一思虑,点头道:“确实如此,吾准奏。”

  冷寒星赶紧拱手抱拳,道“多谢盟主”

  独孤成志坐在虎皮大椅上,面沉似水自语道:“好一个大奚烈,年纪轻轻可真难对付,若此娃娃茁壮成长,他年必是吾之心头大患!”

  冷寒星一听盟主之言,心中暗暗盘算计谋,不发一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