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回肖俊之心路人皆知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326 2020.11.02 04:24

  大奚烈破解了龙虎大阵之后,也不知道大寨主肖俊和他的女儿肖慧颖安得什么心,那肖慧颖把自己最心爱的避水圈赠送给了大奚烈。虽然大寨主肖俊对于大奚烈得到那把巨灵剑,心中是耿耿于怀,尤其大奚烈破了他的滂沱岭大寨的巨灵阵、龙虎阵,心中怎么能不有所想法呢?

  不过很多事情大寨主肖俊还是有自己的考量,毕竟自己已经年事已高,也没有多少时光可以去挥霍了。眼下那少将军大奚烈已经连胜了两振,目前还有一阵五行阵等待着大奚烈去破解。

  至于大寨主肖俊执意要对少将军大奚烈为难,这其中是另有隐情的,原来,自从大奚烈前不久经过急水湾时,杀了肖大勇的五个寨主和一大帮兵卒,可以说完全捣毁了肖大勇用几十年时间,建立起来的基业。

  那肖大勇从大奚烈的手心中侥幸逃离后,就来到了滂沱岭大寨内。当然,哥哥投靠弟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肖大勇这一次失败,实在是太丢人了,把自己多年建立起来的威信,一夜之间全部消耗殆尽。

  当时,肖大勇灰头土脸来到了堂弟肖俊的大寨内,而肖俊是个重情义的兄弟,就让肖大勇留在自己的山寨内,做个二号人物。肖大勇一直是做大哥的,可如今沦落到这种地步,却是非常不甘心。经过冥思苦想,肖大勇留下了一封书信,书信的内容就是告知肖俊,说这些日待在滂沱岭大寨内,让老弟肖俊操劳了许多,人总归是要脸面的,自己混得一无是处,也没有脸待在这里了,肖大勇心里还说自己和大奚家族的仇恨,至此就结下了。现在他肖大勇要离开徐国地界,赶往林竖关,去见蛮荒十六州的总盟主独孤成志见面。当然自己和独孤成志并不是很熟络,但独孤成志的军师冷寒星,当初落魄的时候,冷寒星就在急水湾这肖大勇的大寨里生活了足足三年,自己和冷寒星交清极深,只有自己投靠更大的靠山才能成就更大的事业,但是找大奚烈报仇一事,只要活着就不会忘记。

  大寨主肖俊看完这封信后,心中很不是滋味,毕竟自己和肖大勇是堂兄弟,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没有出五服的亲戚关系,怎么说也是血脉相连的。为此,大寨主肖俊把这中心中的抑郁,转嫁到对大奚烈的憎恨之上。

  但大寨主肖俊和少将军大奚烈见面后,慢慢发现了少将军大奚烈是一个非常规矩懂礼仪,有品位的年轻人,尤其大奚烈地位很高,又是太尉大奚忠的三子,于是想到了自己未来总有百年之日,这养老送终,女儿肖慧颖的一生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于是萌生了把自己女儿的终生交给大奚烈的想法。可是考虑道大奚烈是自己堂哥肖大勇的死敌,自己有不得不表示一下,于是这才用拦江大网拦住了整个江面。再加上密密麻麻的巨大的重型弓弩,放上硫磺硝烟,随时放箭,把顽抗的大奚烈押运粮草的战船射成火海。

  现今大奚烈已经破解了两个大阵,大寨主肖俊认为大奚烈已经累了,肯定需要休息一下,尤其跟随而来的肖慧颖早就看上了一表人才且帅气的大奚烈,因此肖慧颖边走边小声告知爹爹肖俊,让大奚烈休息一下,等到下午天气清凉之时在破解那五行大阵。

  于是,大寨主肖俊口吻突变,温和地对少将军大奚烈说道:“少将军已经连胜两阵,想必也已多有疲劳态势,然则少将军意气风发有意继续历练。但古人有云“阴阳五气彼此萧长,乾坤盛极,必是九五衰微之日,正所谓养阴则阳和,续阳则制衡太阴之气,胜者不可黩武,妙哉知难,兴欲自知之明,方可颐养百年,千秋大业稳固矣。”

  大奚烈一听到大寨主肖俊的话语说得有条有理,头头是道,不由得心中热血好胜之心回落,也就理所当然,找台阶下,回应道:“大寨主之言颇有深意,是爱惜晚辈之用意,若是休息一上午,在破解五行大阵,还是非常可以的,只不过.......”

  大奚烈说到这里有些疑问在心中,不好意思当着肖慧颖的面前说明,但是这个千金肖慧颖虽然貌若天仙,可骨子里是一个好爽的江湖胸襟。于是肖慧颖插话道:“唉呀,我说少将军你统领千军万马果敢有力,怎么到了繁冗的家庭琐事上就婆婆妈妈的了,有何不快之情可痛快言说嘛,这一开一合的不说还想说,你要急死本千金大小姐不成?是爷们儿就放马过来。”

  肖慧颖的这句话,一下子把少将军大奚烈说得是满脸通红,毕竟自己是一个男人,顶天立地的男人,结果被人家一个女孩子几句话就猜透了心扉,当然是颜面有损。于是大奚烈赶紧脸一红一白解释道:“肖大小姐莫要误会,我不说这些话,是怕你们有所顾虑,也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其实.......其实我只是疑惑,肖大寨主既然要我的粮草,让我破解这三个大阵,为什么还要对晚辈我关爱有加,这其中的原由又是何意呢?请大寨主明示。”

  大寨主肖俊一听到这句话,不由得一捋胡须笑出了声音,一旁的千金肖慧颖也来到了父亲肖俊的身边,抱住爹爹肖俊的胳膊摇晃起来,也是笑个不停,肖慧颖嘴里还小声嘟嘟囔囔道:“真是一个木头脑袋,烦死人了。”

  大寨主肖俊一笑过后,这才回应大奚烈,道:“少将军原来是为这种事而忧心忡忡啊,其实小老儿与少将军并无深仇大恨,我何以要对少将军置于死地乎?实话跟你说吧,那急水湾的肖大勇寨主,是小老儿我的堂哥,他流落此地我才了解了其中的原由,我知道肖大勇一向争强好胜,争名夺利,做事没有主心骨,一定是听了属下的计谋,才出此下策,有违江湖道义啊,所以我跟他理论一番,他碍于脸面,一气之下离开了滂沱岭,够奔他出另谋生路去了。从我和少将军见面之初,我就能看出少将军彬彬有礼,一派正气,能够忍辱负重,所以我肖俊颇为高看少将军,至于我这泼辣女儿慧颖也是对你颇为倾慕,因此.......”

  肖慧颖使劲晃了晃爹爹肖俊的胳膊,不让肖俊继续说下去了,大奚烈也没有多言,只是一再说“多谢大寨主厚爱。”

  随即大奚烈跟随着大寨主肖俊来到了后山的一处山庄里,吃了些饭菜,又喝了一些小小米酒,不经意间躺在床上昏昏欲睡。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房顶之上传来了轻如鸿毛的脚步声,使得大奚烈颇为警觉,猛地坐了起来,背上金光剑和巨灵剑,躲到了屋里的一根一人多粗的红漆承重柱子后,观望着房顶上的态势,随时准备生擒偷窥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