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回怪事横生 旧言旧事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149 2020.07.21 21:38

  且说那少年英雄大奚烈,战败以牛头马面为首之刺客,随同老门主陈铎去向大寨议事厅内,查验那廖化一携带而归的尸体。暂且先说这议事大厅里,廖化一站于横躺大殿上那具尸体前,只见尸体被一层白布覆盖,能看到尸体凹凸形态整体轮廓。这廖化一之所以在大殿之上迂回走动,不仅仅是因为等得有些焦躁。另一种不安源于尸体本身,不错这具尸体正是老门主陈铎义子陈胜。廖化一担心老门主看到陈胜尸体后,会怒不可遏大发雷霆,更甚至倾尽碧海连天门派所有资源力量,以及雄厚财产去破解陈胜为何刺杀大奚仲将军一事。

  若是老门主陈铎如法炮制,调查陈胜之死,对于大弟子廖化一来说,并非一件有利之事,先不说廖化一在陈胜之死中扮演何等角色,单论廖化一作为陈胜的大师兄,对陈胜管教不严,致使陈胜误入歧途,与匪类为伍这一件事,足以惹怒老门主陈铎,对廖化一加以严惩。这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众怒难平,牺小利而绝大患,众矢之的,替罪羔羊,天下之道,皆殊道同源矣”,这廖化一心绪忐忑中,等待师傅陈铎来到。

  两盏茶时间,老门主陈铎在少年大奚烈,及众多门人弟子陪同下,来到议事大厅内,心绪不安者廖化一,躬身规规矩矩走到门主陈铎面前,躬身施礼道:“师傅,弟子已将尸体从大奚府提取而来,这就是那具尸体,请师傅过目。”

  那廖化一边言说,抬手指向地面上那横躺的尸体。门主陈铎面色沉沉,绕过廖化一来到尸体前,少年大奚烈紧随其后停在尸体前。只见那陈铎犹豫片刻,蹲身抬手用粗壮手指一捏白布一角,掀开来一窥之下,是大惊失色,不由得赶紧闭上双目,不忍直视下去。那嘴里颤巍巍说道:“化一,速速将尸体盛敛,先不要活化,待为师查明胜儿刺杀大奚仲将军一家原由查明,再做定夺。”

  廖化一走到陈铎近前,谨慎问道:“现今夏日炎炎,这尸体恐将腐化,是不是用那凝寒珠塞入口中,保持冰封状态,来日在做打算?请师傅定夺。”廖化一不敢往下多言,站到一旁等待师傅陈铎作出回应。

  但见老门主陈铎心情低落,故作镇定低沉道:“也罢,去大寨医道院取来凝寒珠一颗,给胜儿含下,不得有误。”

  廖化一说句“是,遵命。”离开议事大厅里。而大奚烈见老门主陈铎颜色消沉,不敢直接问话,拐弯抹角试探问道:“门主,虽然刺客前来大奚府刺杀晚辈一家,但晚辈未有诛杀之邪念,只可惜这人自我害命,服毒身亡,晚辈也是心中忖忖不安,还请老门主多多见谅,若需要晚辈尽力之处,晚辈绝不退缩。”

  陈铎沉沉叹息一声,站起身来,面向大奚烈,说道:“少将军何出此言,向来大奚家族世代为国家鞠躬尽瘁,对百姓也是钱财、粮食细数救济,大奚仲将军乃一世豪杰,为人处世更是无可挑剔,今日小老儿义子陈胜公然到大奚府行刺,着实让小老儿颜面扫地,罪责在我,少将军何患之有矣。”

  少年大奚烈见老门主陈铎明察秋毫,心中暗暗佩服,思绪纷飞中,问陈铎,道:“老门主,晚辈不知这刺客与您有何利害干系,还请门主明示。”

  陈铎一捋胡须,犹豫片刻回应道:“你且听真,这亡人正是老朽义子陈胜,在二十年前于路边敛得此婴,后扶养长大教会武艺,怎奈此子不学无术,荒废肄业,也只得把他派遣附近凤山作为守卫统领,韬晦顽劣心性,哪承想这逆子不知与谁同流合污,竟然刺杀大奚家族,小老儿悔之晚矣,日后还望少将军在你家父面前多多解释,请告知就说小老儿陈铎一定查明原由,将功补过。”

  少年大奚烈赶紧安慰陈铎,道:“岂敢岂敢,老前辈不必自责,想必陈胜前辈也是一时间误入歧途,其实诱引陈胜前辈走上不归之徒之人才是最可恨败类,若老门主信得过晚辈,晚辈愿意调遣大奚家族势力,助老门主一臂之力。”

  陈铎极其感动,一把抓住少年大奚烈之手,饱含泪光,夸赞道:“少将军若是胜儿有你三成觉悟,也不至于今日奔赴九泉,若是日后少将军愿意与老朽结下父子之名,真实妙不可言矣。只是怕小老儿高攀不上啊。”

  少年大奚烈一听这话,不由得心中一动,然则陈铎虽是碧海连天门派之主,但毕竟是占山为王不法之徒,其心性及做事原则恐非常人理解,翻脸如同翻书,岂不是与虎为伴乎?大奚烈赶紧抱拳,回应道:“前辈与晚辈家父早有交往,晚辈尊称前辈您为伯父,早已视您为仰望之长辈,何故出此陌生之言语?其实一切尽在不言中。”

  陈铎刚要说话,但见那白布遮盖的尸体,突然坐起,不停呕吐黑色线虫。陈铎单手运功,掌心聚集五行五彩气体,推入尸体头顶百会穴,片刻间尸体倒下,恢复如初。陈铎掀开白布,打开陈胜尸体胸前衣襟,发现尸体华盖穴处有一脓包血红如珠,拳头大小,鼓动不停歇。

  少年大奚烈看得真切,脱口而出,道:“前辈,这是蛮荒十六州那幽州‘地狱三怪’的赤珠蛊毒,听家父说,赤珠蛊毒有三种,第一种叫做‘亡尸蛊’以尸体为载体,做金刚不坏法体,杀戮他人;第二种叫做‘行尸蛊’以精神异常者为载体,正所谓‘行事魂魄留,神志意不明,善作偷盗事,王法奈若何’,第三种就是‘血蛊’,专门控制有头脑之人,此蛊毒不发作与正常人一般无二,一旦爆发,心性皆聪明灵慧,有自我计谋,且刀枪不入,可以刺王杀驾,伶牙俐齿,最为厉害!”

  陈铎听到这里,突然想到一点,不由得自语道:“听闻这地狱三怪已被那蛮荒十六州盟主孤独承志收于麾下,难不成.......胜儿受制于他们?”

  少年大奚烈一皱眉头,话意深长道:“门主,不得不防,若陈胜前辈被此毒利用,想必碧海连天门派势必会成为贼人嫁祸之地,要早做应对。”

  陈铎点头,一捋胡须,双眼眯缝,思考少年大奚烈之善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