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回小县城酒店隔墙有耳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844 2020.11.21 05:54

  一掌定乾坤廖化一安排下去后,于第二天寅时,也就是天光刚刚破晓之时,廖化一的十大弟子就穿好黑色短衣襟,各自系上兵器,戴好兜里,兜里前还用黑纱遮面,由于黑纱垂下颇长,掩过下巴,因此风吹也不会飞起,暴露身份。大师兄牛头马面长得一副兽脸,遮上面部反倒好些。

  最近几日凌晨,总会下一些小雨,虽然雨小,但是下得却很长远,哩哩啦啦是没完没了,索性牛头马面一干十个师兄弟,使用飞奔之法,跑出去两百多里地,感到脚下太过泥泞,耗费了太多体力,有些肚中饥饿。

  正巧前方就是一个小县城,牛头马面这才对师弟们,说道:“你们看,前边是个小县城,不如咱们到那里吃些饭菜,小憩片刻再启程也不迟,只要两天内到达子母河中下游,咱们就不算晚,诸位师弟意下何如?”

  九位师弟当然也已经疲劳了,尤其这一路上雨水不断,地面上泥泞粘胶,飞奔起来颇为吃力,耗费了那么大力气,不饿不累那不是嘴硬嘛,于是九位师弟异口同声答应了大师兄牛头马面的决策。

  一行十人进入了热闹的小县城里,其实此地还未离开国都庆元府的地界,而这个小县城就是庆元府最偏远之地,再离开这个小县城,就算真正脱离了庆元府的管制了。只见,小县城做生意的各行各业好不热闹。那些卖猪肉的屠夫,挥舞着大砍刀,吆喝着卖肉,了解的知道实在卖肉,不知道的还以为要砍人呢。

  还有一些最让牛头马面一干十个师兄弟,最为关注的,那就是打把势卖艺的,虽然卖艺者的功夫不怎么样,但是大家都是练功出身,吃得苦中苦,那受的罪别提有多难了,因此,牛头马面这些’亡命徒”,虽然蛮横无理,但是毕竟是高人的门下弟子,还是有一定素养的,不是敌人的情况下,还是会大发善心的。

  只见牛头马面一干十个兄弟,挤进了人群里,其中牛头马面朝打把势卖艺者,摆放在地面的铁罐里,扔进去一吊钱,使得卖艺者那弓腰罗锅的父亲走了过来,不停弯腰感谢。头戴斗笠黑纱遮面的牛头马面自认为有一颗宽厚仁慈之心,扶起罗锅老汉。

  牛头马面安慰老汉,道:“老人家,年事已高,何必出外奔波受苦啊,让儿孙出来挣钱,老人家自可以安乐生活,颐养天年呀。”

  锣鼓老汉,道:“颐养天年?眼看着蛮荒十六州就要打进林竖关了,那林竖关一旦失守,徐国最后防线就没有了,我们这是筹钱,准备过一段时间离开这里,远走他方。”

  牛头马面只是笑而不语,惹得罗锅老汉好奇,问道:“年轻人,你们这是从哪儿来啊?看你们这身打扮,不像是一般人啊,诸位侠士,是不是要除外办些大事啊?”

  罗锅老头的话语非常犀利,惹得牛头马面双手脱离老者的肩头,重新审视起罗锅老头,话里有话问道:“老人家,您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晚辈有些不解其中奥妙啊,请老人家赐教?”

  罗锅老头一捻胡须道:“老朽知道你们的来意,依我看,那就是‘飞马踏悬崖,断崖险无常,若是看时运,险中求胜苦,苦中求乐难,一切得失要看透,免得人间骨肉离’。”

  牛头马面当即就不高兴了,话语低沉道:“老人家,看样子你们不是在这里打把势卖艺的,似乎是在等待故人到来,请问老人家如何称呼?”

  罗锅老头突然挺立身体,刚才罗锅的样貌当然无存,更是仰面大笑,道:“牛头马面,你可知你家恩师一掌定乾坤廖化一,有一个师弟否?”

  牛头马面先是一惊,因为牛头马面带着面纱,一般人应该认不出来。没想到这位老者当即就拆穿了牛头马面的身份,使得牛头马面倒吸一口冷气,心跳加快道:“不错,当着真人不说假话,我就是牛头马面,我家恩师廖化一的确有一师弟,恩师当初嘱咐我们,若见到一个有十二根手指的人,那就是我的师叔,霹雳狂风寒冰掌杜小杰。”

  老者再次大笑,收敛笑容后,故意抬起了自己的双掌,展现给牛头马面,观赏之,并说道:“徒侄,我就是寒冰掌杜小杰,这一回你明白了吧。”

  牛头马面赶紧率领师兄弟,双膝跪地磕头,道:“晚辈以小犯上,请杜师叔原谅。”

  老者杜小杰搀扶起牛头马面,道:“徒侄不必担心,有师叔我随你们去,确保万无一失。”

  牛头马面一干十个师兄弟,高兴得神态狂放,斗志昂扬,热血沸腾了。其中,牛头马面好奇地问杜小杰,道:“师叔,徒侄有一件事不明白,您怎么会在这里卖艺为生,这.......”

  杜小杰一捋胡须,道:“徒侄有所不知,你们师傅在前不久飞鸽传书与我,说让师叔我,暗中助你们一臂之力,我这人生性好静,一直就在这个小县城居住,为了谋生就创办了一个杂耍表演队,在此地表演赚钱,本来我是要单独行动的,一看到你腰系的玉佩,这才猜出你们是大师兄廖化一的弟子门人。正所谓‘天下巧事皆为缘分’徒侄咱们一起赶路吧。”

  牛头马面摸了摸肚子,道:“师叔,咱们还是先吃点饭吧,这一路飞奔,可饿坏了。”

  杜小杰点了点头,道:“也好,这里不好讲话,咱们到酒家的单间里密谈一下,商量一下具体计划,此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事事巨细,定能马到成功。”

  杜小杰说完,率领牛头马面一干是个徒侄,向一家酒店走去,而这边一个头戴兜里,身穿土黄布长衫的高壮男子暗中跟随杜小杰而去,此人胡须浓密,白胡须中夹杂这黑胡须,一只眼还用一个带线的铜钱,勒紧挡住,宛如海盗,这正是那位向大奚烈告密的蒙面人,与其说此人是跟踪杜小杰,不如说一路上都在暗中跟随牛头马面一干人。

  原来铜钱遮眼之人,早在金鸡岭山附近,就跟踪牛头马面一干十人,来到了这个小县城里,其实铜钱遮眼人,并不知道牛头马面这一干十人的真实身份和目的,只是那个前往金鸡岭的探子范通,是铜钱遮眼人是最熟悉不过的,索性铜钱遮眼人跟踪探子范通来到金鸡岭,这才了解到是来见廖化一的。直到范通离去,牛头马面一干十人出发,被铜钱遮眼人一路跟踪至此,这就是事件的经过。

  铜钱遮眼人也进入了这家酒店,发现杜小杰带领黑纱遮面的牛头马面一干人等,进入了一个单间里,显然这是要密探机密大事,不方便与散客为伍。铜钱遮眼人也是机警,多给了店小二一些银两,挑选了杜小杰隔壁的单间,一人要了几个下酒菜,烫了一壶酒,自斟自饮边喝酒,边贴墙偷听起来。所谓的“墙”其实就是厚木板而已,隔音效果只是一般而已,这铜钱遮眼之人听得认认真真,一清二楚。

  只听到杜小杰说道:“此事事关重大,信里说,范通让我大师哥廖化一派人截取大奚烈押运的粮草,毁掉船舰,助你们杀死大奚烈,以我大师兄廖化一的脾气,不到万不得已时,不会求外力帮助的,看来这个小娃娃大奚烈还真是有两下子,咱们吃酒完毕,要速速启程,以免耽误时间,坏了大事。”

  黑纱遮面的牛头马面,附和道:“杜师叔所言即是,当初娃娃大奚烈来碧海连天大寨中交付陈胜尸体事,我们暗中联手欲杀死大奚烈,结果此娃娃甚是厉害,力战我们师兄弟十人,我们差一点全军覆没,说实话这件事老门主并不知晓,我们去截杀大奚烈也是心中胜算寥寥啊,但是师傅派我们去,我们只能嘴硬了,还好我牛头马面碰到师叔您,这一次一定能一雪前耻。”

  杜小杰阴笑道:“师叔我当年号称绝命五行轮,这一对金轮,已经有二十年未开封了,今日师叔我要替大师兄开开光了。”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这屋偷听的铜钱遮眼人听到这里,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小声自语道:“绝命五行轮,这不就是当年杀死众多门派高人,背负多起命案的人嘛,看来烈儿真的有麻烦了。”

  铜钱遮眼人说到这里,一捋胡须,再也吃不下去酒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