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回牛头马面群起 大奚烈惊人一击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719 2020.11.24 05:45

  大奚烈同杜小杰率领的牛头马面一干十一人,在战船上碰面。这杜小杰的胆子真是太大了,面对大奚烈这艘战船上,近百名弯弓拉箭的弓弩手,还是那样嚣张跋扈,要跟大奚烈比武打赌,若是大奚烈赢下武功比试,就放过大奚烈。若是大奚烈失败,别说劫持运往林竖关的粮草。还要结果大戏类的性命。这正是杜小杰艺高胆大,换做别人是不会说出这样大话的。

  与此同时,那战船上方盘旋的密集飞鸟,持续盘旋着,围绕着那只巨大的四不像飞鸟龙凤鹤鹰,在空中迂回飞翔,而坐在大鸟背部的这位四十出头,一身灰色道袍仙风道骨的道人,还是那样闭目养神,静坐不稳世事,显得高深莫测,令人敬畏。

  而杜小杰作为牛头马面一干十个徒侄的领头者,当然不会第一个亲自出马,那么眼前挑战大奚烈的任务,就落在黑纱罩面的牛头马面的身上了。于是,牛头马面吩咐自己的十师弟荀三第一个上阵。

  牛头马面面向十师弟荀三,道:“师弟,师叔已经和大奚烈谈妥比武赌输赢,咱们当然是要打头阵的,而你是最小的师弟,那么第一场比试就要你来上了,请吧。”

  头戴斗笠黑纱遮面的荀三,有些胆怯,支支吾吾道:“大师兄此言差.......差矣,其实师弟我上去也是白费,俗话说废物者怂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师弟我输了比赛倒是无有惧哉,关键您是我们的大师兄,我怕到时候传言出去,都会说大师兄胆小怕事,让师弟先去送死,到时候您的名声可就......”

  牛头马面一把揪住了十师弟荀三的衣襟,话语近似咬牙切齿,道:“我是大师兄,你必须听我的吩咐,俗话说长兄如父母,我是你们的后盾,你们现今需要在江湖上历练,如果我护着你们,你们如何能成长开来,如今是你们再创辉煌的绝佳时刻,不要退缩,不要气馁,不要装死,要像一个大丈夫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必须上。”

  荀三还是不罢休,拼命反驳道:“不,这不公平,人们常说天塌了有个儿大的顶着,我才三尺二,也就六十多公分,比起武大郎都好不逊色,大师兄你一表人才,身高八尺,一身英雄气概,关键时刻怎么能欺负我这个小个头儿呢?我强烈建议大师兄亲自上阵,跟我们做个好榜样,让大家心服口服外带佩服。”

  牛头马面也没有耐心了,不想再听十师弟荀三废话了,于是说了一句:“武功不怎么样倒是俏皮话儿一大堆,你给我上场吧。”话落,牛头马面把荀三扔到了大奚烈的近前,差一点就撞上了大奚烈。

  大奚烈赶紧向后一退步,看向从地面上爬起来的荀三。荀三揉搓着自己被摔疼的屁股,面向大奚烈,带着哭腔喊道:“少将军,我现在来了,我今天跟你交手,就没有准备活着回去,俗话说大丈夫宁死阵前,不死阵后,但是我也有取胜的勇气,我希望少将军能手下留情,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来吧,我不想活了......”荀三说着竟让手握三节棍哭了起来。

  一旁的大师兄牛头马面气愤地自言自语道:“真是个窝囊废,上个战场还哭哭啼啼的,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一点。”继续喊道:“荀师弟,莫要胆怯,有师叔和师兄我们给你加油助威,你要勇往直前不能气馁啊。”

  荀三回头看了一眼黑纱遮面的大师兄牛头马面,自语道:“说得好听,本来准备一起上的,都是师叔答应了这个馊主意,老子第一个送死,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说着面向大奚烈,一拍自己的胸脯,自我壮胆道:“臭小子,我来了,就是来送死的,阿不不不,我是来一雪前耻的,你说吧,咱们怎么比试,是比兵器还是拳脚?”

  大奚烈不紧不慢,背手站立回应荀三,道:“我看你也挺可怜的,要是比试兵器,或许会让你身首异处,不如就比拳脚吧,吾用一只手对付你们两只手,你看如何?”

  荀三巴不得这样,赶紧点头道:“好,少将军果然豪气盖世,既然你画出道来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你接招吧你。”

  荀三话落,把自己手持的三节棍,重重地摔倒了地面上,哭丧着脸大吼一声:“爹娘,孩儿不得尽孝了,几度风雨春秋,如今阴阳相隔,苍天啊,为何受伤的总是我,永别了,我还没取媳妇呢。”说着,哭哭啼啼冲向了大奚烈。

  大奚烈也不搭话,抬起双掌,拍向荀三的胸口华盖学。荀三的双掌刚一和大奚烈的双掌碰到一起,“砰!”一声,把荀三震得口喷鲜血,整个人就像空中飞人一般,直接被震出去十丈开外,落到了江水之中,死尸漂浮在江面上,一命呜呼。

  大奚烈双掌拍了几下,面向牛头马面,说道:“本将军不想和饭桶对决,你们最好派出一个又能为之人,免得死得不明不白,丢人现眼。”

  黑纱遮面的牛头马面气得双手攥成拳头,能听到后槽牙咬得“嘎巴嘎巴”作响,这是被羞辱后,恼羞成怒却还没有办法的举动。不过牛头马面还是平息怒气,故作镇定,道:“少将军果然拳脚内力过人,我看一个人未必是少将军的对手,不如让我们师兄弟一起上,也能证明少将军是艺高胆大,智勇双全,不知少将军意下何如?”

  大奚烈双手摊开,讽刺的口吻道:“那就来吧,我是无所谓,一个人也是打,一群人也是修理,你们一起上倒是能节省时间,请吧。”

  还没等牛头马面发话,那牛头马面的八个师弟,怒气冲冲亮出兵器,只见刀、剑、流星锤、判官笔、飞抓、双环、双锏是一冲而上,围住了大奚烈。最后大师兄牛头马面也亮出一对护手双钩,凑了过来。

  那牛头马面口吻冷酷道:“少将军,我师弟是不可能白死的,今天我们九人一起上,你若能赢下算你厉害,不然,哼哼,就把你大卸八块,以祭奠我师弟在天亡灵。”

  大奚烈却蔑视道:“一群乌合之众,还要告诫亡灵,来此打劫还要强词夺理,吾还是送你们一起去见你们的师弟吧。”

  牛头马面气急败坏,一挥护手双钩,大喊道:“师弟们,杀了他!”

  刹那间牛头马面一干九个师兄弟,各个挥动兵器飞身而起,扑向大奚烈。只见大奚烈身形一转,“咻!”一下子从牛头马面一干人等眼前消失不见,这牛头马面一干人等还在空中未曾落下,那一旁站立的寒冰掌杜小杰大声喊道:“徒侄们小心,大奚烈就在你们的上方,小心——”

  牛头马面一干人等反应过来,准备空中横着翻滚出圈外。可还没等牛头马面一干人等反应过来,你大奚烈双掌催动内力,瞬间空中旋转,接连发出二十多掌,力大沉猛地落到了他们九个师兄弟的后心处,只听到“啊啊啊......”接连的惨叫声不断,九个人纷纷向下摔落,除了牛头马面内力深厚并未昏厥,一个空中翻身,落到了甲板上。剩下八人都昏死过去,重重地摔到了甲板上不省人事。

  牛头马面艰难地走到了师叔杜小杰的近前,还没等说话,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险些倒地。杜小杰扶住了牛头马面,让牛头马面坐到一旁,又给牛头马面盘坐运功疗伤,很快牛头马面长舒一口气,说出了一句话:“多谢师叔。”

  接着杜小杰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面向大奚烈,道:“少将军好本领,既然我这些徒侄被你重伤,你今天休想全身而退。”杜小杰话落,双掌暗中运功,但见杜小杰双掌之中有蓝色冰冷气团旋转,散发制冷寒气,甚是可怖。

  而大奚烈看到这里,深知与杜小杰一战,或许只在转瞬之间,便可决一生死,于是大奚烈右手抬起,握住后背的宝剑,欲瞬间发力,与狠人杜小杰生死一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