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回群狼驾到 梁上笑声瘆人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869 2020.11.13 04:50

  大奚烈从蒙面人那里得知六绝老怪将在林竖关龙王节之日,混入林竖关内,到子母河中游下毒,企图毁掉整个林竖关的人和家畜。蒙面黑衣人刚一走,少将军大奚烈就命令长水校尉胡豹,赶奔庆元江滂沱岭大寨内,告知大寨主肖俊,关于牛头山大寨主老怪物耶律也才,将率领其他山头的大寨主们,来滂沱岭山上讨伐他肖俊,其最终目的是斩首肖俊,拿着肖俊的首级献给盟主独孤成志,邀功。

  长水校尉胡豹不敢怠慢,拿着少将军亲笔书写的两封书信,坐上一只冲锋舟,沿着庆元江江水返回,向滂沱岭山上的大寨赶去。一路上清风徐徐,江水的腥臊之气颇甚,也就过了两刻钟的时间,长水校尉胡豹乘坐的冲锋舟,就已经来到了滂沱岭山的山脚下。

  冲锋舟停在了岸边,校尉胡豹让划船的兵卒守在冲锋舟上听后命令,接着校尉胡豹独自一人盘山而上,来到了滂沱岭大寨的寨门口,此事的校尉胡豹可谓是心急火燎,毕竟此事是少将军大奚烈分派的,若是不能及时办妥,恐怕会罪加一等。

  于是,校尉胡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张开大嘴对着大寨里那突兀而起的岗哨之上的喽啰兵,喊道:“喂,我是少将军大奚烈的部下校尉胡豹,你去通禀大寨主,就说我有急事求见十万火急,不能耽搁。”

  喽啰兵似乎也是一个急性子,张开嘴就满嘴江湖口气,道:“少他么废话,这年头冒名顶替骗吃骗喝的老子见多了,你说你是大奚烈的部下,拿出凭证来,秉公办事,你有吗?”

  校尉胡豹想发火,又一想能动脑筋的事情,为啥要用武力,这不是出力不讨好嘛,于是回应道:“大奚烈书信在此,呈给大寨主去看吧。”胡豹话落,把信件从怀里取出来,然后那高高的岗哨之上的喽啰兵,放下用绳子牵引的小木桶,把胡豹放入的信件牵引上去。

  喽啰兵拿到信件,喊了一句:“你稍等一下,待我交给大寨主一览,稍作片刻就回复你。”,其实喽啰兵也不敢怠慢,拿着书信飞也似狂奔,不一会儿,就进入了分赃大厅内。校尉胡豹透过大门的缝隙眼巴巴看着这个喽啰兵进入大厅里,只能焦急等待着。

  约么过了几分钟后,喽啰兵跑出了分赃大厅,边跑边喊道:“看门的几个兔崽子,快他么给校尉大人开门啊,快点儿!”刚才那位呈上书信的喽啰兵,张嘴就不说人话,把六个膀大腰圆负责开门的兵卒气炸了,各个都等着眼珠子,后槽牙咬得嘎嘣嘣作响,似乎要张嘴吃人似的。把这位送书信的喽啰兵吓得,突然和颜悦色挤出笑容,说是笑,跟哭也差不多少。

  喽啰兵赔礼道:“我说兄弟,甭朝我发狠,我他么刚才让大寨主扇了两个大嘴巴子,后槽牙都给我打掉了,我容易么我,行行好,赶紧开门,别耽误大事,我的六个祖宗快开门吧。”

  六个开门的壮汉一听这小子喊“祖宗”了不由得喜笑颜开了,这张脸真是风云变幻,比唱戏的还要善变。接着六个壮汉拉动链锁,齿轮发出忸怩的呻吟声,带动着巨大的寨门打开了,校尉胡豹一个健步闯入大寨内,刚才那位送信的喽啰兵,恭恭敬敬引领胡豹进入了分赃大厅内部。

  校尉胡豹刚一迈过门槛,那大寨主肖俊就亲自迎了出来,看肖俊面色严峻,一定是读了大奚烈执笔写下的那封信件,而引起的。校尉胡豹抱拳,恭敬对肖俊,道:“大寨主一向可好,那封信件可曾详细览阅,希望大寨主要尽快早作定夺,以免错失良机,造成毁灭之恨。”

  大寨主肖俊,紧紧握住校尉胡豹的手,说道:“信里写到,让校尉您来送信,并且护送我的家眷到庆元府大奚府邸避难,我肖俊纵有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感谢。只是,我那夫人很是记挂女儿慧颖,是不是......让她们母女再见上一面?”

  校尉胡豹急眼了,道:“都什么时候了,若是那耶律也才率领各个山头匪首而至,你们一个都跑不了,莫要妇人之见,速速把家眷聚齐,派船走人!”

  大寨主肖俊一叹气,道:“好吧,我这就去办理。”你且在大厅等候片刻。大寨主肖俊话落,就迅速办理此事去了,由于事态紧急,肖俊也没有聚集大小寨主商量对策,在肖俊看来,耶律也才一直是野心勃勃,耶律也才早就有吞并他们肖氏兄弟的大寨之野心,如今大哥肖大勇大寨已破,听说流落到独孤成志那里去了。其实肖大勇和肖俊本人都和自己当初的门下掮客冷寒星有过交集,冷寒星当初就对肖氏兄弟承诺,辅佐盟主独孤成志,日后就能封王拜相,名利双收,那肖大勇一口就答应了,而肖俊没有直接回应,只是婉转应付了。前不久冷寒星托人告知肖俊拦住大奚烈押运粮草的货船,肖俊为此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放过了大奚烈,这才引来了杀身之祸,但事已至此,也就不得怨天尤人了。

  这时,大寨主肖俊已经备好快船,让自己的三个夫人、六个儿子一并上了船,还带上了十几个服侍的丫鬟和二十个兵卒,随即校尉胡豹上了船,护送着肖俊的家眷赶往庆元府大奚府邸避难去了。

  大寨主肖俊现今无牵无挂,召集山头的大小寨主聚义,打开大寨的库房,拿出了所有的金银珠宝,开始分发,并且每个喽啰兵都有所得,显然大寨主肖俊头脑很不简单,这就叫“财散人聚”,如此一来每一个人都不愿离开大寨主肖俊,他们都想跟着肖俊去其他地方东山再起。

  大寨主肖俊在最后的遣散大会上,站在高出,双臂抬起,双手比划,道:“少将军大奚烈告知我,因为我放走他们的船队,惹怒了蛮荒十六州盟主独孤成志和那个军师冷寒星,他们收买牛头山大寨主耶律也才,号召其他山头不下五十个山头的寨主,一同讨伐咱们滂沱岭大寨,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为今之计,只得遣散大家各处躲避一时,他日有缘咱们还要在滂沱岭再相聚,话不多说,各位快快离去,免得遭受耶律也才一众的毒手,散会!”

  一个小寨主牛犇,问道:“大寨主,您准备去向何处?”

  大寨主肖俊,道:“此为机密大事,还不得透露,我可以粗浅告知一二,吾受少将军大奚烈之托,准备去子母河干一件大事,报效国家,千古留名!”

  小寨主牛犇,道:“大寨主,兄弟我也想去,跟着您一起干!”

  肖俊一叹气,道:“尔等莫要意气用事,不让你们去,也还是为了你们好啊,此去凶多吉少,以你们的功力手段,还不足以应对险情,不要再说了,都去吧,解散!”肖俊话落,转身而去,头也不回,一个人飞也似狂奔离开了大寨,自己划船,乘坐一叶轻舟,背着满满的一包袱金银珠宝,快速离去了。

  而滂沱岭大寨的这些喽啰兵和寨主们,其实都是附近山村城镇的百姓和街市闲人,大家一看大寨主肖俊都不见了,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了,一同乘坐一艘大船,离开了滂沱岭,各谋生路去了。

  也就在滂沱岭大寨刚刚解散不久,耶律也才的船队就开始出发了,沿着庆元江航行而去。也就不到一天时间,天色刚刚昏黄,耶律也才的船队便到达了滂沱岭山脚下,接着耶律也才率领五六十名各个山寨的寨主,各持宝剑,来到了大寨前,发现大寨的院门敞开着,院子里静悄悄的,再到各个楼舍中查看空无一人,气得耶律也才大骂不止。

  也就在耶律也才站在分赃大厅里骂骂咧咧之际,突然房梁之上,传来了一段低沉的笑声,这笑声充满了鄙视和挑衅,惹得耶律也才和五六十名各个山头寨主,一同仰望而去。瞬间发出笑声的蒙面人,如鸿毛落下,轻飘飘地站到地面上,双手抱怀,后背背着大宝剑,蒙着面略显诡异,朝耶律也才继续发笑,此人正是向大奚烈前不久通风报信的那位蒙面人。

  耶律也才根本不和蒙面人搭话,一挥手,发号施令道:“把他围起来,肖俊不在,拿住他去见盟主!”

  瞬间五六十名寨主围住蒙面人,而这位深不可测的蒙面人只是发笑,笑得越来越瘆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