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回管家何斌嘴硬 大寨主驾到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315 2020.11.05 04:28

  此刻,在二管家何斌的府邸议事大厅里,大奚烈把一个包袱扔到了地面上,那何斌本来涣散的眼神,和身体不佳佝偻的身体,都在这一刻变化巨大。只见何斌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有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无言以对咽了回去。

  大奚烈早已经察觉到这二管家何斌那异样的神态举止,于是话里有话地对二管家何斌,说道:“何管家,您你不是说找到任何相关的证据,就可以拿给你看嘛,这不,证据现在就在地上的包袱里,你只要自己动手打开,一探究竟,就可以知道结果了,请吧?”

  二管家何斌之搓手,犹豫了好半天也没有去蹲身打开地面上的包袱。那站在一旁,双手掐腰的亲近大小姐肖慧颖,不由得怒火中烧,,命令大管家何斌,高声说道:“何管家,您一向办事雷厉风行,今天怎么变得婆婆妈妈优柔寡断了,我现在命令你,打开地面上的包袱,你听到了吗?”

  现在二管家何斌已经没有退路了,看了看大小姐肖慧颖,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少将军大奚烈,不由得硬着头皮,挤出了笑容,自我辩解道:“小人早已经年过半百,老眼昏花,只想做个与世无争的普通人,再说小人也没有什么大才之能,为何要对小人苦苦相逼呢,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小人纵使有千言万语也难以为自己证明,难道大小姐要对一个忠心耿耿服侍大寨主二十多年的管家下手吗?传扬出去也不是很光彩吧?”

  大奚烈向前大跨步,来到了那地面上的包袱近前,然后一蹲身,抬双手打开了包袱,拿出了那一套黑色夜行短衣长裤,在二管家何斌的面前晃了晃,继续有理有据地说道:“二管家,你这句话说得就不对了,你自己自我怜惜之言,也不能为你洗脱罪名。先不说那名刺客和您有什么干系,单说你是这山庄的全权管家,这山庄里的治安问题,不是由您全权负责的吗?既然此刺客潜入了山庄里,足以说明您对属下兵卒的管理不善,起码的检查能力,和防御措施疏忽严重,这一点您是不能推卸责任的,对吗?”

  何斌自我感觉真的是无力反驳,于是,一叹气,说道:“此话不假,若真是刺客来到山庄里为非作歹的话,小人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是免去管家职位还是让小人告老还乡,小人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说着,看向大小姐肖慧颖,又道:“大小姐您是奉了大寨主的命令来的,小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是辞退还是留下,您就说句痛快话吧?”

  肖慧颖一打量何斌,继续说道:“何管家,您似乎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刺客既然能混进山庄里,也一样可以混进大寨的重要地方,万一刺客有刺杀我爹爹之意又当如何?我看你不只是被辞退或关起来这么简单,希望你配合我们进行调查。”

  突然间,二管家何斌脸色大变,不再是刚才那样可怜巴巴的样子了,转为一脸平静,甚至有些隐隐不服气不羁的神情,看向了千金小姐肖慧颖,明知故问地问道:“不知道大小姐是听了谁的鼓动,前来对小人发难,说实话,小人在山庄里勤勤恳恳二十多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啊,您这样栽赃陷害我,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吗?小人一身清白却被你们弄个晚节不保,这苍天大地,难道就没公道了不成?我对你们很不服气,总之我没错,也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一场闹剧之中。”

  肖慧颖刚要说话,被大奚烈抬手示意制止住了,大奚烈说道:“肖小姐莫要和他辩解,此人已经认了死理,就是否定一切质控,和顽固不化。把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毕竟刺客刺杀的是我,我更有理由来处理这件事。”

  大奚烈面向一脸不服气神采的何斌,说道:“你这种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都找到了你藏在佛像后边的包袱,包袱里就是一套黑色夜行衣,这衣服我试了一下,我根本穿不上,实在是太小了。你有没有胆量穿上试一试?如果不敢这样做,就直接证明了那个刺客就是你,你敢不敢?”

  大奚烈将了二管家何斌一军,那二管家何斌站在那里,是神情隐隐有些慌张,不知道是进还是退,正在何斌犹豫之际,大寨主肖俊来到,只听到门口处有兵卒喊道:“大寨主到——”,话音一落,只见大寨主肖俊那伟岸的身形跨过了门槛,带领属下林天宝进入了议事厅内,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那二管家何斌一见到大寨主肖俊,不由得眼神惊恐,愣在了当场。大奚烈则不紧不慢,向大寨主肖俊,打招呼。

  大奚烈道:“大寨主驾到晚辈有失远迎,请大寨主原谅。”

  大寨主肖俊朝大奚烈抬手示意,道:“莫要自责,这件事我来摆平。”接着,大寨主肖俊,面向二管家何斌,质问道:“吾二十年来对你不薄,你为何要离我而去,难道何老弟又找到了新的乐园?你要慎重考虑,切莫以身体不适搪塞下去,这二十年来的兄弟感情,得来不易,难道远走高飞,追名逐利才是你的真实想法吗?切记这诱人的陷阱啊。”

  何斌低头不语,那千金肖慧颖则来到爹爹肖俊的面前,告状道:“爹爹,您不知道,刚才诱人去行刺少将军大奚烈了,那刺客趁少将军不被逃跑了,孩儿推算,山庄里外森严,能自由进出之辈极其稀少,所以孩儿怀疑这件事和二管家何斌有关,但他拒不承认,可是少将军在何斌的府邸里搜到了一套很色夜行衣,再说刺客可以刺杀少将军大奚烈,难道就不能刺杀爹爹您吗?此事不可等闲视之啊。”

  大寨主肖俊当即面向何斌,质问道:“山庄内绝密禁地,是谁如此大胆闯入?何管家你难道不知有罪吗?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不能尽职,日后刺客泛滥,吾之性命何以为济?你还不能走,调查清楚此事再说。”

  这时,千金小姐肖慧颖派出去的兵卒甲回来了,禀报肖慧颖,道:“大小姐,山庄守卫说了,没有人离开过山庄,只有二管家何斌的驾车马夫,驾车出入过两次。”

  大寨主肖俊毫不客气地,命令道:“先把二管家何斌看押起来,待调查透彻后,再做论断。”又面向大奚烈,道:“少将军关于破解五行阵之事,刻不容缓,毕竟前方战事吃紧,粮草迟迟未到,使你憔悴万分,这一下午你已经休息恢复了身体,所以即刻随我去五行大阵,破解大阵,一决成败,也好带船队离去。”

  大奚烈也是摩拳擦掌就等这句话,破解五行大阵,达成所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