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回破庙遇险 大奚烈得报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957 2020.11.22 04:53

  铜钱遮眼之人,在酒店单间里偷听到隔壁杜小杰和徒侄牛头马面一干十人的谈话后,准备尽快动身,奔赴庆元江中下游,赶上大奚烈的船队,让大奚烈加快速度,到达子母河,不要让杜小杰率领牛头马面一干人等追上,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这边,杜小杰和徒侄牛头马面一干十一人吃喝完毕后,边开始启程,杜小杰由于多年来悠闲惯了,自己特意豢养了一批宝马,真可谓日行千里,不过,要去庆元江,那么路上有旱路奔赴,这一路上旱路是崇山峻岭,陡峭之处数不胜数,要是骑马赶赴似乎并不现实。杜小杰思来想去,也只得同牛头马面一干人徒侄步行,利用陆地飞腾法,贴着地皮儿飞奔而去。

  由于铜钱遮眼人先走一步,所以比起杜小杰一干人等要领先三百多里地,眼看着风雨又无中生有纷飞淋漓起来,铜钱遮眼人把事先备好的蓑衣斗笠都穿戴整齐了,由于地上泥泞,铜钱遮眼人还穿上了包袱里携带的,墨鱼皮缝制的靴子。嘿!这靴子可大有说道,黑墨鱼皮靴子的最大优点就是不粘泥泞之土,这样飞奔起来阻力就会尽可能减小,因此,飞奔速度和晴天干硬的土路没什么区别。

  倒是杜小杰和徒侄牛头马面一干人等倒了大霉,越跑鞋上挂的泥土也就越多,不一会儿每人的鞋上被黏黏的泥土包裹了,尤其他们穿的都是薄底快靴,那都是步做的,就是为了图个跑起来轻巧方便,可现在鞋都被雨水灌透了,他们十一个人跑着跑着就没有激情了。索性看到山路上有一座破庙,就钻进了破庙里避雨去了。

  这牛头马面还算有心计,身上携带着火折子,点燃了从破庙神龛上取下的几个牌位,直接给点火了。这牛头马面也不看看这些牌位姓甚名谁,只管用来点火取暖烘干大家的薄底快靴,却没有想到惹怒了一个刚刚砍柴回归的老和尚。那老和尚一看到神龛上的六个牌位的牌子不见了,就顺着有烟味的地方找去,这才看到戴斗笠黑纱蒙面的牛头马面,正在把点燃的牌位往篝火上方堆了堆。

  老和尚当即恼火了,上前二话不说,一脚把还在燃烧的牌位踢飞了,大手一张,一把抓住了牛头马面,怒火中烧,大吼道:“烧了牌位,你们胆子够大的,牌位没了,我要你的狗命。”说着,抬掌就要拍牛头马面的脑袋,这一掌若是拍个结实,这牛头马面的脑袋就要万朵桃花开了,一命呜呼是在所难免。

  那老人家杜小杰能眼巴巴看着吗?当即起身,一把抓住了老和尚挥起的手腕,低沉道:“和尚,你是出家之人,怎么能随便杀生害命呢?依我看大家还是理智些,大不了让我这徒侄配你几个牌位也就是了,雨过天晴后,给你找人重做牌位,你看如何,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高僧,莫要坏了佛家规矩啊。”

  老和尚一翻眼皮,看了一眼杜小杰,一撒手推开了牛头马面。杜小杰也撒开了握住老和尚胳膊的手,两方面都平静下来。杜小杰这才抱拳问老和尚,道:“敢问高僧发号如何称呼?”

  老和尚一脸严肃,看不出神情中有何打算,看样子同一般得到高僧有很大不同,似乎并不是大慈大悲之辈。老和尚双手合十,道:“贫僧法号慧灵,出家在此处,二十年前这里来过一群强盗,把这里洗劫一空,还放火烧了这里,住持,贫僧的师傅师叔,师兄们都死于此地,只剩下贫僧一人为所有僧侣埋葬,后来一位高人路过此地,教授贫僧惊天武艺,至此贫僧在此地一待就是十三年,你们若不来,恐怕贫僧也就无人知晓了。”

  杜小杰眼珠一转,问道:“敢问传授您武功之人是何人也?尊姓大名?可否方便讲来?”

  老和尚沉默片刻,道:“那都是十三年前之事了,细数岁月蹉跎,往事有些淡忘矣,不过高人曾经说过,曾经是统兵大元,后来因一些事一家满门抄斩,自己也落个颠沛流离,之后高人走了,再也没回来过。”

  杜小杰眼前一闪亮光,大声道:“难道是他!”

  黑纱遮面的牛头马面凑到杜小杰耳畔,小声嘀咕道:“师叔,高僧说的这个人,会不会就是那十三年前,被蛮荒十六州盟主独孤成志说服的乔天霸?我看这个和尚想必知晓乔天霸的下落,正所谓师徒一条心,抓住这和尚兴许能拿到乔天霸,到大王晨子那里邀功请赏,也是不错之举啊。”

  杜小杰突然瞪眼看向牛头马面,抬手一巴掌扇在牛头马面的脸上,差一点把牛头马面的斗笠扇掉,牛头马面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看向师叔杜小杰发愣。杜小杰却训斥牛头马面,道:“胡闹,不知道自己现在有重担在身吗?你呀你,什么时候能成才啊,碧海连天门派的脸都让你们给丢尽了,人们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你倒好,专学邪门歪道,如果你我不能完成任务,有何面目去见我大师哥廖化一,你到时候就去死吧你。”

  牛头马面赶紧跪倒地上,一再请求道:“师叔息怒,师叔息怒,徒侄知错了,知错了......”

  杜小杰平息怒气,高声道:“滚起来,以后不得再提此事!”

  原来杜小杰和廖化一不太一样,虽然杜小杰替廖化一办事,那也是师兄弟的情谊所致,有些事不好拒绝。而对于乔天霸此人,杜小杰还是非常钦佩的,因为乔天霸武功盖世,最后立了大功,却被流放道边陲戍地做个守门武官,换做别人也会被说服,投奔盟主孤独成志的。可杜小杰一想到,师哥廖化一在书信里说道“有蒙面人头盔盟主独孤成志和军师冷寒星的对话,秘密告知了大奚烈。”,杜小杰想到这里,总感觉蒙面人和乔天霸似乎有些干系,但此人并不能确定就是乔天霸,可不管怎样,此人和乔天霸绝对有关联。

  杜小杰对慧灵和尚赔偿一些银两后,此刻就雨停晴天了,杜小杰率领牛头马面一干十人,继续狂奔在土路上,赶赴庆元江中下游堵截大奚烈的船队去了。

  而铜钱遮眼之人,一路上根本就未曾休息,星夜兼程一天一宿,便来到了大奚烈的船队所在之处,飞身登船,被长水校尉胡豹拦住了。

  校尉胡豹怒喝道:“夜深入船,尔等莫非要截粮草投敌不成,你也不看看这船队兵精粮足,若是执迷不悟,休怪本校尉群起攻之,剁你个粉身碎骨。”同时命令属下,道:“弓弩手何在,用火箭射他!”

  铜钱遮眼之人,赶紧说道:“校尉误会,我就是前不久向少将军大奚烈告密之人,今日有十万火急情报告知。”

  校尉胡豹想起了过往事件,冷静道:“也好,莫要远走,等我通报之后,再说。”校尉胡豹走了,告知少将军大奚烈而去。

  铜钱遮眼之人在这里迂回走动等了片刻,只听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于是极目望去,发现是少将军大奚烈同校尉胡豹来到。铜钱遮眼之人,赶紧朝大奚烈拱手抱拳,道:“少将军要多加小心,那军师冷寒星请来一掌定乾坤廖化一帮忙,随即廖化一潜徒弟牛头马面一干十人,同寒冰掌杜小杰见了面,他们已经星夜兼程赶来,要截杀少将军和船队粮草,望少将军早作准备,以防不测。”

  少将军大奚烈背着大宝剑,背手站立,自语道:“牛头马面一辈,吾早已交手过,此十人不过如此。倒是这个杜小杰只是有过耳闻,听家父说,杜小杰好斗成性,到过各大门派挑衅,励志要做天下第一,杀死了很多江湖高手,如今潜逃在我几十载,仍无下落,如今突然出现,想必是来着不善啊。”大奚烈又对铜钱遮眼之人,说道:“多谢前辈通知,晚辈定当小心就是,但不知道前辈数次挽救晚辈与水火,是和目的,可否赏下名姓,来日搭报。”

  铜钱遮眼人,一叹气,道:“少将军大可不必询问,日后少将军定会知晓,说实话小人也是受到师傅之命办事,以后终于再见面之时,慢慢少将军会了解的,再者,小人以飞鸽传输给师傅,他老人家已经派遣弟子赶来,助少将军力战杜小杰,少将军咱们后会有期,告辞!”

  铜钱遮眼之人话落,飞身而起,落到江水中,施展轻功,水上飞奔,在夜幕中消失不见了。

  大奚烈则望向铜钱遮眼之人消失的方向,自语道:“此人的师傅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帮我?看来很多事和以前一些往事藕断丝连,密不可分,颇有玩味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