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回少年惊天 神剑无敌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3380 2020.07.12 21:33

  大奚府里,那少年大奚烈正站在院子内,面向府内一众家丁、兵卒约有五十余人,予以训话,安排今夜晚间分批次巡更,守护大奚府内安危,且嘱咐这些家里仆人,遇到再次来行刺之人莫要惊慌,也无须抵抗,只需尽快通知管家大奚仁即可,毕竟尔等虽练过几日武学,但稚嫩武技是不值一提,万一遇到强敌是以卵击石,恐无生还可能,当下确保个人生命安全,才属上策,一定切记之。

  说到这里,要谈一谈管家大奚仁,这大奚仁本来不姓大奚,他原名周通财,原籍徐国由里人士,当年大奚仲护驾大王辰子,到由里山野行围打猎之时,偶遇周通财过路,发现那年轻男子周通财肩扛一动物尸体,动物牛头、马面、鹤脚、虎尾、熊身颇为奇特,大王辰子让大奚仲上前盘问村夫周通财,问其肩扛之物奇形怪状,不知如何称谓?

  周通财实话实说道:“此物叫五形兽,乃是因吸食幽冥谷煞气,发生体型变异,故此一副不相称面貌,这种怪兽平时乖巧,若偶遇月圆之夜必狂血沸腾,兽性大发,专食家畜,偶有伤人传闻,其实这畜牲若是吃饱,很少伤人,五形兽吸食煞气后,那头顶泥丸宫就会大开,灵力煞气一旦从泥丸宫进入,便可以通识人言,甚至可以讲述人话,是可遇不可求之宝物。”

  大奚仲将周通财光怪陆离之言,一五一十向大王辰子说明,使得辰子好奇之心大作,命令大奚仲取来重金,买下周通财肩扛之物。而周通财却说这五形兽畜牲,难以训话,恐有伤人危害实在是不敢卖给他人,以免引狼入室迫害性命。不过大王若真是喜好这一灵物,周通财愿意代劳大王,将五形兽训话之。

  之后,大王辰子命令大奚仲,将周通财收于他大奚仲府中,作为内务管家,一同捕捉一只活物五形兽,待训话五形兽直至与人为善后,方可放归周通财离开大奚府中。于是周通财进入大奚府内,被任命为大管家,这一晃就是十五年,那之被捕获的五形兽也已通达人言,还与雌兽衍化子嗣,生下两只五形兽是一公一母,那公母二手颇通人性,和大奚仲三子大奚烈颇为亲和,其中那只雄兽成为大奚烈坐骑,招摇市井,下推过诸多百姓。以至于市井百姓称大奚烈为驭兽狂人,世间罕见。

  由此,大奚烈每每出外造访各处,都会驾驭五形兽作为脚程,那五形兽肩膀两侧长有如意翅膀,展开总长约为丈一左右,身世霸气逼人。

  也正在此时,大太监曹正立来到大奚府内,手端御笔圣旨,朝跪地少年大奚烈,语调轻柔宣告道:“大王有令,宣大将军之子大奚烈,火速赶往金銮宝殿接受训话,不得有误,大奚烈还不接旨?”

  大奚烈双手接过圣旨,站起身来,也未对家丁和母亲打招呼,骑上五形兽,紧随曹正立一干人等去往皇宫,一路上曹正立所骑乘宝马,不停身体颤抖,似乎受到五形兽威严而心有忌惮,那曹正立询问大奚烈胯下怪兽所为何物,这才得知怪兽来历,不由得对少年大奚烈另眼相看,颇为钦佩。

  两刻钟过后,这大奚烈随同曹正立来到金銮宝殿台阶之下,大太监曹正立对少年大奚烈嘱咐一句“少将军留步,待我前去向大王通禀一声,速速回应与你,稍安勿躁,我去也”,曹正立双手提起袍襟,急匆匆登上台阶,不过三盏茶时间,便来到金銮宝殿之上,躬身朝大王辰子抱拳施礼道:“大王,大奚仲将军之子大奚烈带到,正在台阶之下听候差派。”

  大王辰子一点头,面现激动和期盼之神色,威严回应道:“让少将军速速进殿,孤已经急不可耐矣。”

  “是!”曹正立转身走下金殿,来到台阶下唤少年大奚烈进入,但见大奚烈腰系长剑,顿时惊愕道:“少将军不可佩剑而入,幸亏我发现及时,不然因小失大,汝等会有掉头之罪。”吩咐身边兵卒,道:“来来来,将少将军佩剑取下保管,待少将军朝见大王完毕,且要物归原主不得有误。”

  本来大奚烈有拒绝卸剑之意,怎奈这是金銮大殿,门禁森严,及时大奚烈以往从未进入皇宫,但早有耳闻见君不可配剑,历来千百年间如此,不可破坏天道。只见大奚烈摘下佩剑递给兵卒,还慎重嘱咐屏住道:“二位小校莫要舞弄这宝剑,更不可拔剑观之,此剑乃灵气所化,只认主人,若生人观之金光一现双眼必被光气刺伤,失明为小,恐性命忧矣,千万切记。”

  两位青色戎装小校接过宝剑,但见此宝剑剑鞘为鹿皮套,鹿皮套之上镶嵌八颗美玉,美玉圆形,分为八色,缤纷多彩,晶莹剔透,鹿皮套上还有金丝缝制而成篆字诗句,小校默念道:“剑走游龙遁乾坤,鹿皮套中隐流光,若是不见隐龙出,出鞘七彩斩儿郎”,二位小校看到这里,不由得倒吸冷气,互相对视一眼直缩脖项,赶紧双人托剑站在一旁,不敢多言。

  再说那少年大奚烈随同大太监曹正立,一步步登上台阶,恰似高深隐士登云踏雾,上之灵霄一般虽在凡间,但气宇却压盖四方,气势夺人也!这时,大奚烈同曹正立进入金銮大殿,就在那曹正立介绍大奚烈之际,这大奚烈撩衣襟跪拜大王辰子,道:“大王寿体安康,万年万载,江山永驻。”

  大王辰子一捋胡须笑颜道:“少将军请起”,辰子见大奚烈站起,继续解释道:“大奚仲爱卿举荐少将军你一并道林竖关保家卫国,不知道少将军你意下如何呦?”

  大奚烈一迟疑,道:“有大国才有小家,保国就是为家,子民众志成城一心为山河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如今外患不尽,马弓、刀戟砥砺嚯嚯,兵精粮足正是御敌大好时机,如今若要一战,比伤及敌军骨髓,正所谓杀鸡儆猴,可报徐国百十年艳阳高照,众生欣欣然耕种天地,大王大好江山可安矣。”

  “好一个高瞻远瞩,英雄少年,伶牙俐齿,孤倾佩之。”大王辰子面向少年大奚烈是频频点头。

  一旁大脑壳丞相商鯀赶紧提醒大王辰子,道:“陛下,这比武之事........”

  辰子恍然大悟,道:“大奚烈,孤并非对你小视,只是众大臣对你随父远征林竖关有些不负,你年一十有三,这杀敌之事......所以孤找来丞相之子商洪,与你技击之,只是点到而止,你看如何?”

  大奚烈锋利眼神一瞅家父,见家父大奚仲暗暗点头,边应承大王辰子,道:“陛下只管吩咐,臣子一一照办。”

  还没等大王辰子说话,丞相商鯀一挥手示意,那一旁站立武将商洪出班,站到大殿中央,与大奚烈只有一拳之隔而并肩立之,抱拳请命道:“陛下,臣愿意替少将军大奚烈走上一遭,请陛下恩准。”

  辰子一点头,道:“嗯。”吩咐大太监曹正立,道:“给商洪宝刀一把。”有面向大奚烈,问道:“少将军孤不知你喜好哪种兵器,说来听听。”

  大奚烈直言道:“臣子兵器已被小校收敛,就在大殿之外。”

  辰子一挥手,命令道:“移驾金銮大殿外,观摩商洪与少将军大奚烈比武。”

  大太监曹正立说句“是!”急急出外安排而去。且说众文官武将挪移形体来到金銮殿外,俯视低处商洪、大奚烈二位。

  这商洪今年三十有一,正直勇武刚劲之年,如狼似虎。手握宝刀,面向三丈之外大奚烈,大声说道:“少将军听闻你剑法出众,还习得大奚神剑,我也曾拜异人名士学习刀法,家师正是三峰山鬼刀祖师你可有耳闻乎?”

  大奚烈一点头,道:“知道,当然了解,世人有诗句夸赞他老人家,说‘山上又青松,狭路一道观,明月照辉煌,皆因观中人,那人好鬼刀,寿比不老松,三百年来无对手,孤独一败只等闲。”

  商洪听到这里摇头晃脑,为家师被世人称赞而沾沾自喜。大奚烈则抬起未出鞘之宝剑,说道:“商洪前辈,你我只是切磋,我定会手下留情,你只需接我一剑,若能必过此剑光芒,完备绝不随父踏入林竖关半步,你看如何?”

  商洪顿时大怒,但只是心底咒骂“好你个狂徒,一招就想令我难看,不让你吃上苦头,难消我心头之恨”,这才笑颜道:“少将军真是艺高胆大,慢说一招,就是三百合尔等也休想碰得我一根头发,请!”

  大奚烈却说道:“晚辈之剑是后发制人,你先来。”

  商洪也并未客气,不说话,突然身形斗转,挪移神速,快如幻影,隐隐有风雷声伴随,此乃鬼刀祖师秘传“九转鬼步”乃三才六合之天地人、六壬之术和合而成,心转气来,随心所欲快如幻影,不可严防。

  大奚烈并未动之,正所谓以静制动,嘴里还念念有词道:“再进一些,再进一些.......”

  直到那商洪幻影身形绕道大奚烈背后时,大奚烈飞身而起,行如电光,急如黑夜闪电,身子猛转,面向商洪,低声一句,道:“将军小心!”

  但见大奚烈手握剑柄,刹那间只拔出三寸剑刃,只见剑刃一道金光闪现,光芒向四周扩散,转瞬间光芒散尽,大奚烈收起宝剑,站在一旁,再看商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大王辰子、文武群臣,不眨眼关注商洪。只有大将军大奚仲小声自语道:“三寸剑芒正中商洪左肩胛,伤势不轻啊。”

  商洪突然拄大刀,跪在地上,脸部肌肉因疼痛抽搐,血顺肩胛横流脖颈而下,但还是坚毅看向站在原地,表情冷静的大奚烈。那少年英雄大奚烈面向商洪抱拳,道:“承让。”

  顿时,大王辰子鼓掌喝彩,文物群臣也一一响应,这一来气坏丞相商鯀,使得大奚家族与商鯀结下仇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