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回宝镜致胜 北岳楼迎鹤归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165 2020.11.25 05:18

  大奚烈二战击败了黑纱罩面的牛头马面一干师兄弟。除了牛头马面内力还算深厚,重伤后还能跑到师叔杜小杰的“怀抱”,实属难得。而且他师兄弟八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一个个从空中摔落到甲板上,内脏重伤昏迷不醒。

  那师叔杜小杰怎么会善罢甘休,先不说此行的利益关系,单说这可是杜小杰的十个徒侄,这叫做十指连心,徒侄被打伤简直就是在抽打杜小杰的脸一样。现今杜小杰运用纯阳内功,施展寒冰掌,两个垂下的手掌掌心处有蓝色光气团团旋转,令大奚烈看去甚是谨慎小心。

  早在大奚烈几年前,家父大奚忠就像大奚烈提起过关于陈铎的八个弟子各有绝艺在身,其中这八弟子杜小杰就是以运用寒冰掌而闻名。寒冰掌乃是至阴之功,一般正统练功之人都鄙视这一邪门功法。因此,当初陈铎并未教授杜小杰这一邪门功法。至于杜小杰是跟谁习得此功法,其实杜小杰从未提起过。

  但是江湖中人早已从杜小杰功法中了解到,杜小杰偷师与北极岛白雪上人韩天梭。而说道韩天梭也不是外人,他乃是杜小杰的舅舅,现今韩天梭若是存活人间的话,也有一百一十岁。韩天梭早年在蛮荒十六州游荡,后来隐居与北极岛上,不问世间争斗。早年间,杜小杰还未拜师与陈铎驾下,跟谁韩天梭游历四方,韩天梭只是交给杜小杰一些普通功法,一直为传授寒冰掌。

  而杜小杰深知舅舅韩天梭有绝世功法寒冰掌隐而不传,一直是耿耿于怀,某日韩天梭拿出寒冰掌秘笈观看,被杜小杰从裱糊的窗户纸的窟窿处偷看到,这杜小杰心生歹意,夜里买来好酒好菜招待舅舅韩天梭,暗中在酒中下了蒙汗药,把舅舅迷醉后,杜小杰偷走了舅舅韩天梭的寒冰掌秘笈,逃之夭夭,之后就下落不明了。

  韩天梭找了很多年,都没有找到杜小杰,于是心灰意冷,责备自己不加小心,若是寒冰掌落到歹人手里,杀生害命真是危险至极,韩天梭是一个慈悲之人,心中自我难过,之后一狠心隐遁到北极岛,从此之后便没有了音讯。

  自从杜小杰投靠到陈铎驾下,倚靠自己寒冰掌的手段,帮助师傅陈铎开辟帮派,杀了不少江湖能人,留下了臭名昭著的名号。今日杜小杰受大师哥廖化一之托,定要誓杀大奚烈为碧海连天门派雪耻,也为了同大师哥廖化一一起,向蛮荒十六州盟主独孤成志邀功请赏。

  大奚烈抬手握住了后背背的宝剑剑柄,眼睛却定着杜晓辉手掌中的发着幽幽蓝光的一团光气,光气散发着至阴寒气,把周围的空气压缩,一缕缕寒气徐徐升起,寒气与周围空气作用,尽然有雪花星星点点散落,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杜小杰面目狰狞,一撇嘴露出了不还好意的笑声:“娃娃,念你年幼,你现在可以先发制人,老朽让你一招,你看如何?”

  大奚烈深知杜小杰可不是一般鼠辈,乃是高手在世。既然杜小杰说出此话,大奚烈当然是不会轻狂,于是,高声说道:“既然前辈愿意承让晚辈,那么恭敬不如从命,前辈小心!”

  大奚烈话落,瞬间拔出了金光剑,向下一挥,只说喊道:“双龙出海,击!”那金光剑封印的一大一小两条金龙飞出,二龙张开大口,獠牙锋利,笼罩探出,扑向了杜小杰。

  杜小杰先是一惊,向后退了一小步,赶紧稳住心神,这可是杜小杰平身第一次看到宝剑里能飞出两条金龙,这种怪事。因此收到惊吓也是在所难免的。杜小杰赶紧抬起双掌,将掌心中的幽幽蓝色光球借由内力推出,光球在空气中产生反应,越变越大周围的整个空气瞬间冰冷,就像掉进了千年冰封的洞穴一般,甚是寒冷,大奚烈也感觉到周围寒气逼人,心中大为震惊,尤其那一大一小两条金龙,与这两个幽幽蓝色光气相撞的一刹那,纷纷咆哮一声,两道金光原路返回,回归了大奚烈的金光剑中。

  大奚烈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奇怪之事,也是第一次吃了败仗,但是眼看着两个幽幽蓝色光球击向大奚烈,再加上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寒冷,几乎要把人都成冰块了,极度寒冷。大奚烈只能最后一博,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莲花宝镜”,这可是大奚烈家的镇宅至宝,相传是大奚烈的祖父大奚宇修拜见一位鼎鼎大名道人所得。这莲花宝镜内含有阴阳混沌二气,能吸收万物之本源,说是至宝也是好不夸张。

  因此当大奚烈把莲花宝镜双掌托住,向前一探之际,莲花宝镜内金光一闪,顿时周围霞光万道,和润之光普照四方,那两个幽幽蓝色光球,似乎被莲花宝镜的金光牵引住,被分化成一缕缕雾气,吸收进入了莲花宝镜内。转瞬间一切恢复如初,刚才阴冷至极的气象一起不复返。

  杜小杰当然不甘心,再次双掌聚集寒冰掌的幽幽光气,准备二战大奚烈。可就在这时,空中那只巨大的飞鸟四不像龙凤鹤鹰,俯冲而下,张开长而尖锐的喙,一下子叼住了杜小杰的脖子,杜小杰也来不及还击,双手扒着龙凤鹤鹰的喙,拼命地挣扎着。而龙凤鹤鹰哪管杜小杰死活,扑闪着翅膀直冲天际,那坐在龙凤鹤鹰背上的道人,抱住大鸟的脖子,俯视大奚烈喊道:“少将军年轻有为,此役之后,前方更是荆棘遍野,少将军以后要多加小心,若是有危险之事,贫道还会再见,朝夕不倦,为侠义仁慈之辈砥砺真理,为世间普世价值而战,方成大道,后会有期。”

  大奚烈赶紧仰视问道:“高士发号如何称呼?”

  道人歌咏道:“山外青山,北岳楼。六月花开,迎鹤归。他人笑吾穷苦命。吾自得意道中道。”道人话落,一阵洒脱笑声,回荡长空,驾大鸟率领成千上万小鸟离去,场面震撼天地。

  大奚烈则口中自语道:“北岳楼,迎鹤归,难道是家父所说的北岳鹤发真人?他怎么会来这里助我?真是怪哉!”

  那牛头马面一看大势已去,投奔江中跑路,剩下八名被重伤的牛头马面的师弟,被绳捆索绑,扔进了船舱中,准备逐一救治,一并送到林竖关内,在与治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