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回神剑发威 双龙无悔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555 2020.07.20 21:15

  那大奚烈躲在卧室屋门后,静待这些不速之客展开刺杀行动,此刻夜色浓浓,伸手不见五指,大奚烈仅凭双耳听力来探究那些不速之客位于房顶哪个位置,说来也巧,这时那十位“一掌定乾坤”廖化一之十名弟子,已经来到位于大奚烈头顶上方屋顶琉璃瓦处,这大奚烈双耳甚是灵敏犀利。确定这些刺客位置后,左手握紧宝剑剑鞘,右手抓住剑柄,随时待命反击之。

  房顶上十名刺客自恃功力了得,步伐瞬间停止,那双脚摩擦琉璃瓦的响声,也是戛然而止。随即,听到房顶上方,传来七手八脚掀开琉璃瓦的轻微响动。当一块块琉璃瓦被掀开,那月亮光亮也随之投射进入屋里,光线宛如一束从九霄云外垂直落下的光柱,甚是华丽而又令人恐惧,似乎这是一种不详预兆,让少年英雄大奚烈仰望而去,随时准备展开一场杀戮。

  当房顶琉璃瓦被掀开足有三尺见方,那十大弟子施展轻功飞身落入此屋之中,其中大师兄牛头马面之辈,率先作出行动,从腰间摘下护手双钩,此双钩乃北极岛冰海寒铁打造,所谓冰海寒铁乃至阴属性,此双钩每一只前端有三个银白色鹰爪形状钩子,钩子上有放血槽,只要被双钩勾上,然后往怀里一带,直接就可以破坏身体血管,即使神医在世也不可缝制,因为,这冰海寒铁有一特殊属性,那就是具备寒阴真气,会袭入体内,使身体结冰挂霜,身体一旦冻得僵硬,针线无法刺入缝合,这才是不可医治之根源所在矣。

  牛头马面借助房顶月光,鬼鬼祟祟走到床前看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那牛头马面心中暗叫不好,因为床上只有被褥,未发现那少年大奚烈身影。牛头马面了解到这少年大奚烈显然已经知晓有刺客来到,必然做好防御准备。且牛头马面先前与大奚烈交手之时,已经尝到大奚烈那神剑威力,现今若是让牛头马面与大奚烈单打独斗,这牛头马面自认为毫无取胜把握,如今也就是师兄弟十人在此,合力发威,才使得牛头马面之辈,有如此胆量前来刺杀。

  说时迟那时快,牛头马面见事不好,赶紧朝九位师弟小声叮嘱道:“九位师弟莫要怠慢,想必这大奚烈已经做好准备,都拔出家伙,准备战斗之!”牛头马面说出此话,也是咬牙切齿发恨的口吻。

  也就在牛头马面回头之际,这少年英雄大奚烈并未动手,而是躲到柜子之后,偷偷观望这些刺客面容,但见这些刺客以黑色布料半遮面,一身紧身短衣,手持各类兵刃,其中一位身材过丈,被黑布遮住半张脸,有些突兀,脸型轮廓有些怪异,少年大奚烈看到这里脑海中早已萌生想法,猜测得出这位蒙面人很有可能就是白天里交手之徒牛头马面。

  大奚烈看到这里不由得暗中气愤,白天里放过牛头马面,未对牛头马面进行致命伤害,这牛头马面反倒晚间化作此刻,前来杀生害命,这一来激起少年大奚烈心中怒火,但这里毕竟是碧海连天门主陈铎大寨后院府邸,若在此地杀死牛头马面一干陈铎老门主徒子徒孙,未免太不给老门主脸面,也罢,既然不能杀伐此贼人,干脆给他们身上留些伤口,也未尝不可。

  大奚烈陡然从柜子后蹿出身形,立在月光投射而入之地,这大奚烈被月光照射,身形宛如天兵天将下凡,诛妖除邪一般,甚是高深不可一世。只见大奚烈手握宝剑,面向牛头马面一干人等,风趣说道:“诸位夜里不安心睡觉,为何来到此地找晚辈麻烦,你们可知王法二字,若是被老门主发现,我看你们是有死无活,现在你们若是还有悔改之心,我可以暂且放过你们,倘若不自量力,还要与我为仇,你来看。”大奚烈话落,一抬左手持握的神剑,又说道:“尔等在倾刻之间都死于此神剑之下,速速离开此地,嗯?”

  这牛头马面也是无心恋战,但可是既然自己已被少年大奚烈拆穿,就如此灰溜溜逃遁,也真是有些颜面无光,丢人至极。索性牛头马面一咬牙,发恨说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也就不必隐瞒,不错,爷爷我今晚就是来要尔等项上人头的,你接招吧。”

  牛头马面属倔驴之辈,非要和少年大奚烈战上百十回合,找回颜面,方肯罢休,只见牛头马面挥起护手双钩,这双钩在空气中摩擦,那冰海寒铁至阴寒气,也在不停发散而出,大奚烈身形闪展腾挪,躲避护手双钩,那双钩寒冷之气,从大奚烈面颊处是贴面而过,大奚烈心中暗暗叫道:“好一个无比阴毒的兵器!”

  那牛头马面之的九位师兄弟,韩明、段安荣、邱楚轩、林立、杜忠、刘宝、卢世杰、李世荣、苟三,也挥动各自兵器接入战斗,现今少年大奚烈眼见十人围攻而来,也是毫不畏惧,这少年大奚烈心中暗想,道:“群殴你们也未必讨到太多便宜,不过现在我不能在这里杀人,最起码要弄清楚那越入我们大奚府的刺客是谁后,在从长计议收拾这些仇敌。”

  但见少年大奚烈身形猛地蹿出敌方包围圈,大喝一声,道:“尔等不知悔改,你来看”,大奚烈话落猛地拔出神剑,继续喝止道:“牛头马面,尔等不是很好奇我这把神剑吗?今天拔出宝剑让尔等看个究竟。”但见这宝剑被少年大奚烈拔出剑鞘,瞬间这宝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厉闪,光亮亮瑞彩万道,霎那间这把宝剑剑身闪现出两条金龙,这金龙盘旋而起,大奚烈一挥宝剑,这两条金龙宛如离弦之箭,张开血盆大口,张牙舞爪咬向牛头马面一干十位,只听到“咔嚓,咔嚓.......”一连十声,顿时这牛头马面一众,那手里兵刃断为两节,这十人一看事情不好,是磨头就跑,两条金龙似乎有灵性,追击而去,朝十人小腿肚各咬一口,顿时鲜血流出,疼得嗷嗷叫喊,跌落地面。

  少年大奚烈将宝剑高高举起,说句:“神龙归海!”那两条金龙迅速返回,化作两道金光,吸附在神剑之上,大奚烈将宝剑归于剑鞘,对牛头马面一众,警告道:“若有下次,让二等是有来无回,还不速速逃命去?”

  牛头马面一众也不顾形象,疼痛飞身而起,从房东洞口处逃离。也正在这时,老门主带属下来到,因为属下发现后院卧室里发生打斗声,是从大奚烈这屋传来的,于是叫来老门主陈铎定夺。

  当敲门声响起后,大奚烈打开门,一看是老门主陈铎,便躬身施礼道:“老门主夜里来到,不知所谓何事?”

  陈铎直截了当,问道:“听仆人说你这屋传来打斗声,不知是谁为难少将军啊?”

  大奚烈一犹豫,回应道:“夜色朦胧,晚辈未看清楚,只是些蒙面歹人,不足挂齿,晚辈已经打发他们离去,并无大碍。”

  陈铎气愤道:“这些歹人一定是本门不法之徒,少将军莫要心存记恨,待小老儿查明其中原由,日后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这时,一名青色短衣喽兵,赶到,告知老门主陈铎,道:“门主,廖化一护法去大奚府归来,那提取的尸体,已摆放在议事厅内,请门主过目。”

  陈铎一点头,朝大奚烈抬手示意,道:“少将军,请。”

  大奚烈说句:“多谢。”随陈铎赶往议事大厅一看究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