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回五百兵卒三百车 入险地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525 2020.08.03 21:33

  且说少年英雄大奚烈,率领五百小校,赶到大奚军那豢养战马之马厩处。两扇两丈高大门被六名兵卒合力拉开,大奚烈率领五百小校长驱直入马厩内,勒住马缰绳,持马鞭,打眼罩遮住夕阳之光望去,但见这马厩占地方圆百丈,宽阔且平摊,中间是一条长巷,一眼难以望到尽头,两侧便是马厩,马厩被木板隔成单间,尤其马匹颜色不一,一个个低头吞食大槽内草料,摇动尾巴拨打蚊蝇,吃得是津津有味,不亦乐乎。

  大奚烈突然拨转五形兽,转回身面向五百小校,高声命令道:“诸位快快动手,牵出三百匹战马套车,莫要怠慢。”大奚烈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叫嚷:“且慢,且慢,诸位是奉谁之命,来此地提取马匹?把大将军大令留下再作商议。”

  大奚烈赶忙拨转五形兽望去,只见一位瘦如柴狼、高七尺五寸之中年男子,向这边大跨步跑来,停在大奚烈面前,打量大奚烈,问道:“敢问.......敢问阁下受谁指派,为何不打招呼就私闯此地,可否有将军手谕?”

  大奚烈一抱拳,道:“不才,本人受家父太尉大奚仲之命,前来此地领取马匹套车,去那车囤谷领取万担粮食,还请马倌莫要生疑,若是不放心可去大营求证,您看怎样?”

  这瘦高马倌一听,赶紧恭恭敬敬又问道:“敢问少将军可是太尉的三公子否?”

  大奚烈一点头,应声道:“不才,正是三公子,不知马倌有何事相求?”

  只见马倌一拍大腿,跪地拜望道:“哎呀,小马倌早有耳闻,说三公子神剑无敌,在朝廷大殿上,力战奸臣商洪,名扬天下,卑职佩服得五体投地,今日有幸相见,真是幸甚幸甚也!”

  大奚烈一笑,道:“马倌莫要多礼,现今取马要紧,你赶紧带领兵卒,牵马套车,不得有误。”

  马倌起身恭敬承诺道:“请三公子放心,卑职速速办理。”话落,朝兵卒一挥手,喊道:“随我来!”

  那五百兵卒随马倌而去,打开一间间马圈,牵马套车,忙活起来。大奚烈趁此机会骑马游走于附近马厩处,四下巡视,看到如此辽阔马厩腹地,不由得借景生情,自语道:“万里江河踏铁骑,策马雄心据八方,若是少年白了头,春秋十载风雨情。”

  也就在大奚烈自我感慨之际,只听苍穹之上传来一声大雕长鸣。大奚烈不由得仰头抬手遮住毒热阳光,久久望去,知道大雕消失在天际边缘,这少年大奚烈才收回双眸。这时传来吵闹驴叫声,惹得大奚烈望声源看去,原来是那马倌不知从何处觅来驴儿,骑于马背上,挥动马鞭狠狠抽大马背,惹得驴儿烦躁,用美妙歌声抗议。

  少年英雄大奚烈双腿一夹马背,迎面向马倌奔去,两人刚刚相遇,那马倌赶紧翻下驴背,单膝跪地抱拳恭恭敬敬,道:“少将军,卑职总共启用三百匹战马,三百辆粮车,若是托万担粮食是绰绰有余,不知少将军是否还有其他吩咐,请少将军明示。”

  大奚烈抬手示意,称赞道:“嗯,马倌辛苦,办事效率颇高,至于三百辆粮车,确实足矣,不过带队一事,还要有劳马倌亲自出马,不知马倌意下如何?”

  马倌一犹豫,道:“这.......卑职倒无有犹豫,只是太尉要是怪罪下来,卑职是吃罪不起,还请少将军在太尉面前提卑职说明,也好免除后患,只要太尉无有责怪,卑职是鞠躬尽瘁,绝不犹豫之。”

  大奚烈一点头,极其自信态势,道:“马倌你尽管放心,太尉那边我自由应对,若是有任何闪失一切罪责有我一人承担,尔等现今赶紧换上戎装,把马厩内部事宜交予下属接管,随我去车囤谷一遭,时间紧迫,旦夕不得耽搁。”

  马倌赶紧追问道:“不知少将军为何偏偏选卑职一同前往,卑职实在是想不透彻。”

  大奚烈安然一笑,道:“马倌之心我早已猜透,你只知豢养马匹,却忽略这些马儿和尔等年久相处,早有亲人之情,若是那些陌生兵卒引马而去,就怕途中遇险,狂马不羁,那些陌生兵卒又怎得安定马儿之心,古人云‘人情久远眷如漆,老马孑孓念思恩,他朝门前再聚首,马泪人泣忆旧情。”

  马倌这才明了,赶紧拱手醒悟道:“卑职明了,这就去换上戎装,随少将军一同前往车囤谷领取万担粮食。”

  不久之后,那马倌穿戴戎装,率领五百兵卒,排列整齐,那马倌就站在三百辆运粮车最前方,听候少将军大奚烈训话,那大奚烈坐于五形兽之上,对五百兵卒大声训话道:“我奉太尉之命,赶往车囤谷押运粮草,诸位也知晓我是太尉之三公子,但鄙人不会倚势欺人,我将诸位看作兄弟,这一次取粮,虽说是在徐国境内,但叛逆党羽依然与暗中兴风作浪,若是他们不想本少将军取粮接济林竖关,一定会派遣高人阻挠,有些人认为我是夸大其实,然则树欲静而风不止,在现实百态中,皆有可能,正所谓无忧远虑必有近忧,后知后觉者必死无葬身之地,诸位与我也是第一次谋面,但我知太尉属下各个兵卒皆有以一敌十敌百之能力,切莫骄傲自满,途中足有三百余里路程,若是我抵挡袭击高人,诸位不得慌乱,要听从马倌之言,这马倌与诸位熟识,我不一一介绍,马倌也是身怀武艺之人,诸位一定要相信他,就说到此处,出发!”

  大奚烈一声令下之后,率领五百小校,三百辆马车,浩浩荡荡有马厩驶向大奚军军营腹地,与家父大奚仲见面后,率领五百兵卒与三百辆马车,驶出大奚军营。那大将军太尉大奚仲站在大奚军营高出,极目远望渐行渐远之百余辆取粮马车,不由得自言自语道:“烈儿路上要多加小心,为父算到那贼子左丞商鯀和御林军副使商洪定会从中作梗,或许途中有所算计,唉,如今苦无证据,不得妄言参奏商鯀父子卖国求荣之嫌,大王辰子视商鯀之言若真理一般,很难听进良言,为父年迈沧桑,以后大奚家族就指望烈儿你了。”

  大奚仲话落,一转身进入大帐之中。这边大奚烈骑乘五形兽率领兵卒车马,行驶到大奚军营外以北四十五里地处,便看到两座百丈断崖之间有一条山涧,有溪水流过。大奚烈一抬手,大声道:“停!”

  那马倌刘芳骑马应声,呼喝军卒停下,之后打马赶到大奚烈近前,问道:“少将军,不知无故停歇......所谓何事?”

  大奚烈严肃道:“若是歹人在此地设下伏兵,以大石、滚木击之,汝当奈何?”

  马倌刘芳一犹豫道:“不瞒少将军,自从卑职在大奚军营供职马倌,此地行走不下千百次,从无祸患,今日游走,这祸患又从何说起,请少将军赐教。”

  大奚烈冷冷道:“你可知当年乔天霸叛逆徐国之事,如今朝野内也有匪类,勾结于外,若是他们得知我领取粮草去林竖关接济,怎会罢休?那蛮荒十六州盟主孤独承志和军事冷寒星,定会与徐国叛徒通气,阻止与我,因此,在此地设毒计,理所当然,不然时期将至。”

  马倌刘芳听到这里倒吸一口凉气,瞠目结舌,毕竟眼前三十米远处,就是山涧进入之口,生命攸关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