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回滂沱岭遇险 少将军施计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813 2020.10.29 04:44

  大寨主肖大勇欲率领自己下属的六个寨主,一同通过连体飞行衣,手持火箭弓弩,射穿大奚烈这一押运粮草的船只的夹板,哪承想,大奚烈命令属下升起船帆,船帆竟然可以在风气和速度的作用下,自行地旋转,这真是一个极有技术含量的工艺设计,当船帆旋转得越快,肖大勇所率领的蒙面飞人编队,所发射的火箭,被大风吹得失去方向,使得所谓的火攻之术当然无存,没有任何的威力了。

  于此同事,肖大勇一干蒙面人飞身落到了战舰之上,同战舰上的大奚烈军的兵卒们展开激战,最终大奚烈以惊天神剑,戮杀了这一众歹人,先后五名寨主相继被大奚烈斩杀,只是那大寨主肖大勇甚是狡猾诡谲,借助朱砂遁术逃之夭夭。

  大奚烈命令兵卒们收拾船上的残局,用江中之水,清洗船上的血渍,一时间兵卒们忙碌的不可开交。尤其那为被蒙面人一脚踹飞的长水校尉胡豹,躺在战船的船舱休息室内,边服下大奚烈给予的还魂丹药丸,边嘴里咕噜噜地倒着气,显然长水校尉胡豹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这一脚着实踢得很重,不是校尉胡豹身上有功夫护体,再加上正是壮年体质,气血内劲充足,不然这一脚下去,不把校尉胡豹蹬死,也得变成一个废人。

  大奚烈眼看着长水校尉胡豹,能开口说话了,而感到非常的欣慰,关怀地问道:“胡校尉,感觉如何了,这要吃进去,有没有让你的气血更加充盈了?”

  长水校尉胡豹,睁开了涣散的眼神,模模糊糊地看向了少将军大奚烈,有气无力道:“少将军对卑职恩重如山,不是您的灵丹妙药,恐怕我这条命也就保不住了,眼下押运粮草之事重大,卑职却被病魔缠身,不能全力协助少将军您一同作战,卑职心中感到惭愧无能啊,单元接下来能够顺顺利利的,也就不枉太尉对于我们这些无能之辈的栽培了。”

  大奚烈赶紧安慰长水校尉胡豹,说道:“胡校尉太过自责了,大丈夫身在外病缠身,如何报效祖国,只要胡校尉你心中有大义常在,也就算对得起太尉和国家了,眼下匪首肖大勇已经接着朱砂遁逃跑了,他的下属六个寨主,也被我悉数斩杀,至少在方圆几十里范围,不会再有危险了,至于前方百十里地外及很难说了,尤其肖大勇是这一带首屈一指的大人物,他还有很多朋友和爪牙为其卖命,前方阻力必定会有,但只要我们勠力同心,一切危险困境都可以迎刃而解的,请胡校尉不要烦恼,崎途终会过去的。”

  胡豹却担忧地说道:“卑职所担忧的正是放虎归山必遭其害,那大寨主肖大勇,在附近势力巨大,他一逃跑,一定会沿路挑起事端,眼下卑职奉劝少将军您,能够传下去加快速度驶离急水湾这一带,想必就能安全一些了。”

  大奚烈继续问道:“怎么,急水湾这一带有更多匪类聚首吗?又或者说,那逃跑的肖大勇已经赶到下一个山头上和自己的江湖朋友汇聚在一起,要报这奇耻大辱之耻吗?”

  胡豹在几名兵卒的帮助下,坐了起来,对大奚烈诉说道:“据我所知,在急水湾地界,有一个大寨,这个寨主就是肖大勇的堂弟肖俊执管,肖俊这个人比起肖大勇只有过,而无不及。肖俊号称滂沱岭神射手。肖俊射箭堪称一绝,所以肖俊所招募而来的兵卒都是很好的弓弩手,他们战力出色,十年前,太尉命令乔天霸剿灭山贼时,那乔天霸的精锐兵卒,就吃过这肖俊的大亏,型号那乔天霸临危不乱,控制住了被打的仓皇而逃的兵卒,利用他乔天霸研究而出的重型盔甲,和乔天霸训练有素的乔家大刀敢死队为依托,在损失惨重的情况下,攻下了肖俊的大寨,俘虏了肖俊,之后肖俊臣服于徐国,但肖俊毕竟野性难化,就在乔天霸叛国流窜后,这肖俊公开宣称不再接受徐国的管制,并且对于庆元江中凡是驶过的船只都会强行增加税收,也可以称为不合法的保护费,长此以往商人们买卖货物成本提高,怨声载道,但徐国一心对付蛮荒十六州,根本没有心思分身对付这些占山为王的匪类,一时间匪类壮大,难以对付,所以请少将军务必小心,这急水湾的滂沱岭神射手肖俊,因为他和他的属下研制出一种巨大的连发弓弩叫做千刃斩,这弓弩就摆放在大奖两侧的山头上,每个弓弩重大几百公斤,长三丈,每个巨型弓弩上都有十根两米长的飞箭,穿透船只夹板,重型盔甲都不在话下,况且这些弓弩布置量巨大,令人是防不胜防,因此到了滂沱岭附近,不要贸然行进,不然船和人是不可幸免被摧毁的。”

  就在长水校尉胡豹话音刚落之际,门外闯入一个兵卒,大声说道:“少将军不好了,不好了,前方滂沱岭附近有船只拦路,说是肖俊的命令,所有船只路过要先交通关银两,小船一艘二十两纹银,大船或者舰队,要交付一万两,不停劝说,将予以击沉,没得商量。”

  大奚烈听到这里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命令兵卒,说道:“停止前进,待我登上敌方船只,前去理论,如若对方不停规劝,再做攻击不迟,传下去万万不可冒进。”

  兵卒听完,拱手抱拳说句“是!”离去了。

  大奚烈有安慰几句长水校尉胡豹,离开了船舱,来到了战船的夹板之上,和对面十丈远的一艘大船上的全身盔甲的匪首喊话交谈。

  大奚烈喊道:“转告你们寨主,我们是朝廷派遣押运粮草赶往前线的,没要阻拦,若耽误形成,后果不堪设想,你们也担待不起,速速回报。”

  那匪首手叉腰大声回应道:“少将军不是我们无情,只是山寨兵卒人马都需要粮饷维持生计,若我们心慈面软哪来得活路,还请少将军行个方便留下一些银两,我们这边也好交差,其他事情只得免谈,还请见谅。”

  大奚烈一听这句话,这简直就是一个软钉子扎人不流血,却很疼。再者大奚烈匆忙赶路,哪里去携带大量金银财宝?既然和这些匪类说不通,大奚烈心中非常不满,向动手解决,可是望着这些船只上咱们的粮食,又不能意气用事,万一对方用弓弩放火箭,那就麻烦了。

  尤其大奚烈看到两岸之上都配备了几十只大弓巨弩,那每尊弓箭发射器足有三丈多宽,每张巨弓之上有十根两米长的火箭,威力巨大!

  大奚烈这才压住心头之恨,故作平易近人,喊话道:“这样可否,让我去见一见你们大寨寨主,如何?”

  匪首似乎犹豫不定,和身边的一个文质彬彬穿着白色长衫的年轻男子,聊了一会儿,匪首这才回应道:“少将军我知道您是谁,既然您理智讨论,那么我愿意把你引荐到滂沱岭山寨,去和我们寨主肖俊见面,但前提是,你不能歹人上山,只能你一个人去,您看如何?”

  大奚烈高声回应:“可以,我完全同意。”

  匪首说道:“我派船过去接你。”

  大奚烈则说道:“不必不必,我顷刻间就可以上你们的船上夹板。”大奚烈话落,一个飞身宛如伶俐的飞猫,落到了十丈开外的匪首的甲板上。

  由于匪首的船就停在岸边,所以大奚烈就跟随着匪首和穿着白衣长衫之人,一同上了岸。边走边聊,这才了解到这个匪首正是寨主肖俊的大舅哥林天宝,而这个穿着白衣长衫之人,正是肖俊的女扮男装的女儿肖慧颖。

  大家就这样聊着,很快就来到了大寨院门口,只见院门口有一座浮桥,下方有浅水,浅水中就是用竹子削成尖的凶狠杀器。随即巨大的院门被拉开,大奚烈随着林天宝和肖慧颖进入大寨内部,在大寨的议事厅内落座,等待着寨主肖俊的来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奚烈等待的心情焦急,期盼着和肖俊迅速谈拢,越贵急水湾,加快前进,然而那逃跑的肖大勇是肖俊的亲哥哥,因此大奚烈以防万一,左右手紧紧握成拳头,对付这些犯罪团伙,场面越来越焦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