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回老贼商鯀驾到居心叵测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746 2020.08.16 20:59

  当夜戌时,少年英雄大奚烈同长水校尉胡豹,于演军场水域,操练完毕长水军卒水战演练后,收队回营。长水兵卒一干千人埋锅造饭,少将军大奚烈吩咐校尉胡豹,给兵卒分发方肉及每人三两米酒,并叮嘱胡豹不得控制食物之量,如若饭食不足,可再分派军厨赶工,总归要让兵卒饱食,聚兵卒之心,方可凝聚坚不可摧之勇力。

  这时,那马倌刘芳来到长水兵卒军营中,在大帐内见到少将军大奚烈本人。但见大奚烈坐于矮桌前,借烛光阅览兵书,孜孜不倦,静如神像,可谓超脱自我,刻苦研习兵法,令人钦佩。那马倌刘芳脚步轻轻停住脚步,大奚烈早已洞察声响,放下竹简兵书,面向马倌刘芳望去,问道:“这不是马倌刘芳嘛,来此作甚,说来听听。”

  马倌刘芳赶紧跪下,拱手抱拳道:“少将军,太尉让您赶紧去中军大帐饮宴,说有要事相商。”

  大奚烈立刻站起,背手站立,又问道:“饮宴中都有哪些高人?”

  马倌刘芳回应道:“回少将军,列席中有八大校尉和商鯀父子。”

  大奚烈一惊,道:“这左丞商鯀父子何时来到,为何我本人并不知晓?”

  马倌一皱眉头,道:“卑职也是刚刚进入中军大帐听候分派,才看到商鯀父子坐于列席之中,那大帐之内有一堆重礼摆放,看来商鯀父子此来是受大王辰子委派,犒劳军卒是也。”

  少年大奚烈一点头,一抬手示意道:“下去吧,本将军这就到。”

  马倌站起身,躬身退出大帐之中。大奚烈还未动身,原地思虑片刻,自言自语道:“前者商鯀父子与我大奚家为仇作对。那商鯀早已恨头爹爹。这商鯀本来可以推脱身体不适,请求大王辰子另派他人来此,为何商鯀执意前往,莫不是此贼是来大奚营中窥探大奚军动向?或许也有此意。”

  大奚烈想罢,一转身形,朝大帐正门走去,来到一棵直插苍芎红杉树下,取下五形兽缰绳,骑乘坐骑,离开长水兵卒军营,直奔大奚军总营中军大帐而去。旅途并不遥远,只是大奚军营方圆十里地之多,大奚烈故意放慢坐骑五形兽的脚步,悠悠然行进。姑且过去一刻钟有余,便来到大奚军总营中军大帐外。只见大奚烈翻身跳下坐骑,一旁小校牵马于树下系好,大奚烈整理衣衫,咳嗽一声,清理喉咙,神情庄严进入大帐正门。

  一进大帐中,大奚烈偷眼观瞧,发现商鯀父子坐于爹爹左垂手处,正端起酒杯与爹爹欲一同饮下。大奚烈赶紧跪地朝爹爹大奚仲,抱拳道:“爹爹,刚才马倌刘芳通告孩儿,说您有要事相商,特来听候训话。”

  太尉大奚仲一抬手示意道:“烈儿,左丞商鯀子受大王委派来此,送以重礼犒劳军卒,左丞非要把你叫来一同饮宴,并传达大王寄语箴言,所以才将你招来,来来来,坐下谈话。”

  少年大奚烈听罢,说声“是”坐于商鯀父子对面座椅之上。这时左丞相商鯀假仁假义笑脸对太尉大奚仲,说道:“大王得知太尉操演军马夜以继日太过操劳,所以为命商某来此送以重礼慰藉诸位将军兵卒,眼前正是外地蛮横屠戮之时,更需要向太尉此等为家国大义而奔赴前敌之英雄,如若将军还有其他要求只管尽可能诉说,商某作为太尉友人也是应当尽一份力量之,话不多说,祝太尉赶往林竖关御敌,扫平蛮夷,大功告成而归,实乃朝廷之幸,大王之福也!”

  商鯀话落端起桌上酒盏,朝太尉大奚仲敬酒而去,客气道:“千言万语尽在酒中,商某先干为敬。”商鯀话落一扬脖子把杯中酒倾尽而下。那一旁端坐的商鯀之子商洪也是效仿家父喝下杯中之酒。

  太尉大奚仲当然也不能驳了左丞商鯀面子,亦是张开嘴,将酒盏之中黄酒一饮而尽。少年大奚烈端着酒杯,偷眼看向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之辈商鯀,自知这时商鯀假仁假义演习之法,因此,大奚烈端起酒杯只是稍微喝下一小口黄酒,放下酒杯。用话语试探左丞商鯀,道:“丞相,晚辈有一事相商,不知丞相可否答应?”

  商鯀心里对大奚烈一直耿耿于怀,源于自己长子商洪与其比试武艺,被这大奚烈一招击败,还受了重伤,不是家里有灵丹妙药,这商洪或许性命危矣。商鯀想罢洋装宽容慈悲,语气和蔼道:“少将军莫要客气,只要商某能帮上忙之事,一定尽力而为之,眼下大敌当前,你我之辈要戮力同心,撇开个人得失恩怨,一致对外,商某愿听其详。”

  大奚烈直言道:“丞相,今日晚辈去车囤谷取万担粮草,途中遭遇两位道人带领一众匪类,欲杀死晚辈,阻碍运粮大计,想必这都城庆元府内一切大事小情皇城安全,皆以晚辈家父转交丞相之子商洪副使操守,而今皇城内有如此大胆刺客行凶,不知丞相现今作何感想?希望晚辈与家父北征之后,皇城内百姓安危,清剿匪类之事能更加高效,免得引起更多事端,还请左丞和副使要严查阻挠运粮大计之幕后真凶。”

  左丞商鯀一捋胡须还未言语,那一旁就坐的商洪就气炸心肝肺,刚要起身离去,被父亲商鯀叫住:“洪儿去哪里?还不坐下!”

  商洪气哼哼坐下,商鯀脸色一变,和颜悦色对少年大奚烈,解释道:“少将军之言颇有道理,我家洪儿虽为御林军副使,但是年纪尚浅,需要历练之,若是真有匪类刺杀少将军之嫌,商某和我家洪儿一定严查此事,绝不姑息迁就,更要为大王安慰倾尽全力。”

  太尉大奚仲笑说道:“丞相莫要过意,只是我家烈儿有惊无险,也算无有危险,更是将两位刺杀烈儿道人擒获,现今就在大奚营中,不知丞相愿意与之盘问否?”

  左丞商鯀一惊之下,脸色有些惊慌,但很快恢复平静,道:“不必不必,有太尉在此处理,商某怎能查收此事,若是太尉信任,可将这两名妖道交予我家洪儿带回盘问,不知太尉意下如何?”

  太尉大奚仲一捋胡须,沉吟道:“这.......”

  少年大奚烈深知爹爹不好反驳商鯀之言,因此大奚烈赶紧插言道:“丞相所言差矣,晚辈爹爹身为兼得御林军最高统帅,盘查这种匪类理所应当,这也就是刺杀晚辈我,若是刺杀大王,岂不是天下大乱,如此重要之事怎能交付他人处置,大王那边也不能答应啊,还请丞相理解太尉用心良苦之意。”

  商鯀一犹豫,挤出笑容道:“有道理,有道理,太尉也是为大王安慰,那么商某也不必多管闲事,日后若有头绪,还请太尉与商某我通信,咱们之间有事好商量。”

  商鯀说罢,给长子商洪一使眼色,商洪已有灵犀,赶紧起身朝太尉大奚仲,抱拳道:“太尉,晚辈与家父还有要是办理,现今要速速办理之,这里有不打扰了,告辞。”商洪说罢搀扶起家父商鯀。

  那商鯀也是附和叹息道:“是啊是啊,公事繁忙,日后在意,告辞,告辞了。”

  少年大奚烈随家父太尉大奚仲,将商鯀父子送出大帐之外,目送那商鯀父子骑马带领兵卒,离开军营大门,这才回到中军大帐之中。那少年大奚烈赶紧对爹爹大奚仲,说道:“这商鯀奸贼分明是来刺探军情,您一说让他见一见被俘获之两位道人,他是脸色大变,可见此事与商鯀老贼有所干系,这一遭爹爹阀北征途,这商鯀免不了从中作梗,还请爹爹要多加小心。”

  太尉大奚仲一点头,道:“为父早已了然于心,只是烈儿你水路远送粮草,更是惊险万分,这粮草命脉,更是匪人破坏之重任,明日寅时出发之后,要多加小心。”

  少年大奚烈抱拳,道:“请爹爹放心,粮草在孩儿在,粮草覆孩儿绝不偷生!”

  大奚仲以器重神情朝三子烈儿点头,胜似千言万语,而大奚烈之征途就此兴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