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回车囤谷偶遇刘总兵怪谈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271 2020.08.09 21:53

  且说那两名刺杀大奚烈之道长,天枢、天灵被绳捆索绑,以树杆作为二人抬,抬回那大奚军军营之内。这大奚烈则率领五百兵卒,及三百辆运粮车,继续赶奔车囤谷,取那万担粮食。一路之上还算平静,并无有敌对势力兴风作浪。也就过去一个时辰,少年英雄大奚烈率领兵卒、车辆来到那车囤谷屯粮要地。而刚一到屯粮大营那巨大院门口处,就见那黑漆铁铸大院门紧闭,门外有一骑马上将军顶盔贯甲,率领车、卒立于当场,看来亦是领取粮草之辈。

  大奚烈双腿一夹马背,催马来到这位顶盔贯甲上将军近前,察言观色,抱拳问道:“敢问将军来此亦是取粮否?”

  这位顶盔贯甲将军一打量少年大奚烈,反问道:“看你年纪不大,年纪轻轻就带兵卒行事,亦不简单,不知你来此地与本将军同样取粮否?”

  大奚烈迟疑一笑,颔首道:“正是正是,晚辈是奉太尉之命来此取万担粮食,但不知将军为何止步门外,不曾进营取粮?”

  顶盔贯甲将军叹息一声,道:“守门兵卒于城头喊叫,说营中正有嘉义关仓长取粮,让我辈门外等候,这才停止不前,已等候两刻钟,估计不久矣。”将军话落,饶有兴趣问大奚烈,又道:“方才你说是太尉派遣而来,不知少将军贵姓?”

  大奚烈表情平静,口吻安然道:“晚辈正是太尉大奚仲三子大奚烈是也。”

  顶盔贯甲将军恍然大悟,惊言道:“哎呀,原来少将军就是大奚烈,前些日就有传闻,说少将军于金銮大殿上与那商鯀之子商洪一战,一招之下战败商洪,堪为神人也!”将军说罢,面向大奚烈竖起大拇指,以表诚意膜拜之情。

  大奚烈抬手示意,道:“不敢当,不敢当,晚辈只是看不惯商洪之辈嚣张气焰,教训一下与他,也是为朝廷正义之士撑腰提气,眼下林竖关吃紧,粮草接济需求更甚,为此晚辈来此取粮,将亲自押运粮草到林竖关交差,国家兴亡,晚辈决意效匹夫之勇,做默默无闻之事。”又问道:“闲聊已久,敢问大将军高姓大名?晚辈这厢有礼。”

  顶盔贯甲将军,一捋胡须,道:“不知太尉是否跟你提起过,说那凤阳关有一位总兵,在凤阳关驻守二十年有余,回家不过探亲不过数次,那人正是本人刘大年是也。”刘大年话落,神情从容看向大奚烈,面色和蔼可亲。

  大奚烈赶紧拱手抱拳,道:“原来是刘总兵,家父经常在晚辈面前提起刘总兵,说刘总兵十年如一日,任劳任怨把守凤阳关二十载至今万无一失,堪称徐国大将之榜样典范,晚辈真是如雷贯耳,敬佩总兵之大义在先,舍家卫国鞠躬尽瘁,不愧被称为徐国第一良将,不过晚辈有一好奇之事询问,还请总兵能解开晚辈胸中困惑。”

  总兵刘大年慢条斯理,道:“少将军莫要见外,若有任何好奇之事,问也无妨,我必如实答之。”

  大奚烈一思虑,鼓足勇气问道:“总兵昔日与那大将军乔天霸交情甚好,怎奈乔将军叛国在先,隐遁他方,当初家父率领重兵搜捕那乔天霸,却毫无音讯,按常理那乔天霸根本无法逃出徐国,若是为逃出徐国,就一定可以将其擒之,可事实恰恰相反,乔天霸不翼而飞,至今音空信渺,若是他未逃出徐国,会躲藏在何处?又或者他已逃出徐国,是否已归于那蛮荒十六州盟主孤独承志麾下?”

  总兵刘大年一叹气,道:“时过境迁,十年已过,过去之事我真是不想回味,乔天霸立下汗马功劳,只因小人怂恿,欲反叛徐国,想必他本人也是后悔不已,且因他一人之举,害得家人满门抄斩,真实让人唏嘘不已,不提也罢。”

  大奚烈刚要继续询问,突听屯粮大营高台上有小校喊叫道:“刘总兵请速速率车队进营领取粮食。”

  刘大年面向大奚烈,说句:“少将军我去领粮,过后再议。”刘大年话落,一挥马鞭,呼喝属下车队兵卒,道:“进营!”刘大年率领车队浩浩荡荡进入营盘,大奚烈则骑乘五形兽立于当场,耐性等候领取粮食。

  两刻钟过后,刘大年率领兵卒及百十辆车队离开营盘,临别时总兵刘大年与少年英雄大奚烈做最后道别,说道:“少将军请转告太尉,就说卑职亲自押运粮草,未能拜望太尉,请太尉多多海涵,若是有机会卑职定登门恕罪。”

  大奚烈安慰刘大年,道:“那里那里,刘总兵莫要多虑,太尉最近时日亦是忙碌不堪,晚辈与家父在大奚军营加紧操练,也无有时间应酬琐事,所以大家互有共鸣,想必太尉理解总兵之心事,尽管离去,晚辈定会细心向家父解释,请刘总兵安心去吧。”

  总兵刘大年频频点头,一抱拳,无有言语,拨马要走,突然回转身形,面向大奚烈又道:“少将军,太尉可曾向你说起乔天霸之子的下落?”

  大奚烈一犹豫,口吻略带狐疑,反问道:“刘总兵询问此事......是何缘故?”

  总兵刘大年一迟疑,笑言:“随便问问,既然不曾能说起,也就不必提及。”

  大奚烈追问道:“总兵慢走,家父说当年乔天霸一家皆被押解到京城开刀问斩,这乔天霸之子的下落,又从何说起,还请总兵道明原委。”

  刘大年突然眼眶湿润,长叹一声,道:“时过境迁,当年之事也就不必重谈,若是少将军有心,替卑职请教太尉,不胜感激。”

  少年大奚烈疑云未笑,但也不好多问,于是答应道:“总兵之言晚辈熟悉,一定向家父提及。”

  刘大年这才说句“多谢少将军,改日若有机会再见,你我还要多多叙旧,告辞。”拨转马头,一挥马鞭,对兵卒发号施令,高声道:“前进——”兵卒、百十辆马车慢悠悠整队行进。

  大奚烈目送总兵刘大年车队之际,这才听到营盘内传来高喊声:“大奚军粮食一万担,带队仓长持粮槽大令进入取粮。”听罢,大奚烈率领五百兵卒、三百马车整队进入营盘取粮,也就不到一个时辰,万担粮食装车完毕。之后,大奚烈率领车卒离开车囤谷屯粮之地,火速够奔大奚军营,向家父大奚仲交差,而这遭之后,大奚烈便要押运粮草装船,由本地庆元府东南一百里庆元江坐船向北航行,至母河,再到母河分流子河,由子河登陆林竖关即是大功告成也,然路兮兮久远,道沧桑靡靡,若无一颗必死之心,空无决胜之雄心,此谓少将军大奚烈坚如磐石之思绪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