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回出征林竖关前夕的异动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226 2020.08.13 20:50

  话说大奚烈离开车囤谷营盘,率领运粮车队返回大奚军军营之内。这大奚烈一下马背,让属下马倌刘芳安排载辆车队进驻储粮之地,不要卸车,静候分派。大奚了则骑乘五形兽,慢悠悠来到大奚军中军大帐之中,见到家父大奚仲。只见那两位被大奚烈于途中击伤之道长,皆躺在行军担架之上,担架被搭在两个长板凳上,大奚仲背手站立一旁,询问平躺担架之上两位道长。

  少年大奚烈见状,未曾打扰家父大奚烈,只是站立一旁,静静注视爹爹大奚仲审问两位身负重伤的道长。那大奚仲问天枢道长,道:“道长闲云野鹤,正所谓出家之人跳出五行,清雅孤静,为何舍无为而步履尘世,纷纷扰扰又何必自寻烦恼,只要道长说出幕后主使者姓名,吾即刻放二位道长离去,绝不食言,道长可愿意否?”

  天枢道长缓缓闭上双眼,沉默不语,似乎在寻思利弊要害。一旁站立那八大校尉,皆虎视眈眈注视两位老道,恨不得将二位道长生吞活嚼,方解心头之恨。大奚烈凑到爹爹大奚仲耳畔,小声言说道:“爹爹,二位道长既然不肯言说主使者是谁,不如先将二人看押起来,带日久磨灭二人意志,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定可软化其倔犟秉性,况且爹爹择日就要北征林竖关,这两位道人兴许还有用处,眼下是用人之际,何必施计将二人收于麾下,岂不妙哉?”

  大奚仲听罢三子大奚烈之言,不由得一点头,对大奚烈说道:“嗯,就依烈儿之言,只是为父过些日北征林竖关,他们二人如何安置,难不成上交朝廷管制不成?”

  大奚烈赶紧凑到大奚仲耳畔,继续言说道:“爹爹不可,爹爹不可,此二道若是落入大王辰子之手,那左丞商鯀定将从中作梗,若是那商鯀借此事由,来一个反噬之嫌,恐对爹爹不利之,依孩儿之意不如将二道一并带往北征之路,让二位道长将功补过,岂不是更为妥当?”

  者大奚仲犹豫不决,思考片刻,并未表态,只是面向两位平躺担架之上的两位道长,和蔼说道:“既然二位道长信心坚定,不愿说出幕后真凶,本将军亦不为难二位。”一抬手示意一旁挺身站立的四名兵卒,挥手道:“把二位道长抬回住处,好生招待,跌打药剂按需服用,不得有误,下去吧。”

  四名兵卒答应异口同声说句“是!”抬起担架,把二位道长抬回临时住所。这时八大校尉分别发话。其中中垒校尉吴大有抱拳躬身,道:“太尉,依卑职看来,这两位道长途中堵截少将军大奚烈领取粮草,分明是那蛮荒十六州盟主孤独承志与军师冷寒星长臂管辖所致,但话又说回来,徐国之内若无同流合污之辈,此计策有何以付诸实际?显然徐国庆元府都城之内有奸细尚存,若不产出奸佞,太尉出师北方,后院起火忧患无穷矣,请太尉三思。”

  大奚仲一叹气,感慨道:“吴将军之言甚是严谨,只不过两位道长不愿说出幕后主使者,即便二位道长说出主使人是谁,在现阶段吾也不可能大动干戈,眼前正直阀北大事,无有闲心顾虑其他,况且大王辰子疑心重重,担忧吾大权在握,早有同左丞商鯀合力削弱吾之权势之嫌,吾借阀北之际,亦可以获得朝廷粮饷壮大大奚军团,若那左丞商鯀有谋害吾之野心,只要大奚军强势崛起,就无需担心任何势力迫害,正所谓‘虎有伤人意,猎户备长弓,禽兽未动时,弓弦箭雨至’,诸位只须谨慎做事,详查甚微,时刻提防小人算计,则大奚军万无一失也,何患之有?”

  那中垒、屯骑、步兵、越骑、长水、胡骑、射声、虎贲八大校尉听到此处,互相看去,不由得共鸣点头。大奚烈赶紧进言道:“爹爹,孩儿已经领取万担粮食归来,下一步就要渡船赶往子河地界,若不出意外途中或许还要遭遇不可预测之险,眼下孩儿认为要速速操练人马,由长水校尉胡豹将军亲自率队操练,以防途中水路遭遇江洋大盗,水贼逞凶。”

  大奚仲一点头,道:“烈儿所言即是,这蛮荒十六州盟主孤独承志怎肯罢休,定会让军事冷寒星安排杀手,途中加害于烈儿一干人等,尤其万担粮草关乎林竖关兵将吃喝,也关乎为父我征北持久御敌之根本,一旦船载粮草被水贼破坏,翻覆于滔滔江河之中,不仅破坏北征大计,亦彻底损害大奚军战无不胜之美名也,多多训练绝死队、长水兵卒无有弊端,此事烈儿可与长水校尉胡豹商议,为父就不插手其中,你们去吧。”

  少年大奚烈与长水校尉胡豹,拱手抱拳说句“遵命。”转身离开中军大帐。两人走在去往长水兵卒军营之路上,闲聊起来。

  校尉胡豹客气道:“少将军,这一次押运万担粮食去往林竖关,事关重大,若不是太尉派遣少将军来此,恐怕卑职一干人等无有能为保护粮草去那林竖关,尤其最近那蛮荒十六州盟主孤独承志派遣奸细来徐国兴风作浪,破坏粮道,那些高人可不是卑职能对付得了的,一切都要仰仗少将军能为,卑职一切听从少将军安排,无有怨言。”

  少年大奚烈谦逊道:“校尉莫要客气,大家互相学习,别看我家大奚神剑锋芒犀利,势不可挡,但若说水中争斗,那就不如校尉娴熟了,此次水路去往林竖关,要严防水贼破坏船只,若是大船被破坏沉降,你我都将吃罪不起,不过眼下要抓紧长水兵卒演练水中搏杀之术,正所谓’千里征途,始于足下,一步一脚印,稳扎稳打方为上策也。”

  校尉胡豹频频点头,未曾言语。不多时少年大奚烈同校尉胡豹来到长水兵卒军营。那校尉胡豹吩咐属下小将关成,召集正值休息的两千名长水兵卒,来到演练场地,只见兵卒们围在营中人工挖掘的巨大水池,这水池足有一里地见方,那水池黄沙沉积浑浊不堪。校尉胡豹一声令下“今日练习水战,两人一组,于水中搏斗点到为止,下水!”

  只见三千兵卒一个个脱下上衣,手持长矛,跳入水中互相打斗起来,刹那间冷兵器碰撞“锵锵”声不绝于耳,少年大奚烈背手站立岸边观之,不由得频频点头,认为长水兵卒气势夺人,是大有可为,来日出行林竖关,皆可以大展手脚,雄心可期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