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回大奚烈两掌如虹定乾坤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687 2020.08.06 20:08

  那大奚烈让马倌刘芳率领兵卒与车队,在距离山涧二十丈外等候,大奚烈则腰系宝剑,挥动手中马鞭,打马扬便,骑乘五形兽直奔山涧一侧,那高山巅峰之上。大奚烈如此做事,其理由是理所当然也。显然那山涧两侧高山巅峰处,十有八九隐藏一些不速之客,以高山之势,施歹毒之心,只有攀上高山巅峰,才可以一窥究竟,因此大奚烈上高山巅峰,就是要除去后患,杀歹人与出其不意之中。

  且说这高山巅峰之处,切实有歹人立于巅峰之上,只见这些歹人黑衣短打衣衫,有黑布半遮面部,只露出两只贼眼,正向山涧之下观望而去。那带头大哥有两位,皆身穿道袍,立于群贼前方,俯视观望形势。但见那兵卒与马车停止不前,又见那陌生人大奚烈骑乘怪异五形兽,绕过山涧,向一旁山峰处飞奔而去,两位蒙面老道长不由得长叹一声,其中矮胖道长天灵道长,对大师兄天枢道长,提醒道:“大师兄,这娃娃着实刁钻狡猾,你来看,他从山涧一旁绕过,分明是要上山来与你我为仇作对,左丞商鯀可是有言在先,务必截杀大奚烈,不得让其将万担粮食运入林竖关口,所以,你我要立在速决,尽快将其杀之,时间一长,恐有变数。”

  大师兄天枢道长沉默片刻,一点头,回应道:“师弟所言即是,左丞之言意在千钧,我等一定要拼尽全力,绝不得让这娃娃离开此地,可惜贫道对大奚家族颇为敬仰,尤其大奚仲之辈堪称英雄也,想到大奚仲将征北林竖关,抵御蛮荒十六州强敌,保家卫国,我等却暗中下毒手,杀害大奚仲之子大奚烈,若是传扬出去与叛国匪类有何区分,然则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也只得将良心二字焚于烈火。”

  师弟天灵道长,安慰大师兄,道:“大师兄莫要自我责难,正所谓‘乱世出豪杰,奸雄亦英雄,权谋得天下,丑角焕美人’,你我胜利完成任务,左丞那里若有交代,也是人前显贵,鳌里夺尊也,得到丞相嘉赏,不也是一件美事乎?”

  大师兄天枢道长听到这里,先是一犹豫,然后迟疑大笑道:“师弟所言甚是,大师哥我确实遗漏此妙处也,看来若心慈手软,也就难以发达,因此你我要一鼓作气,斩杀大奚烈!”

  这山巅山腰处,传来兽蹄踏地声,虽然声音略小,但两位道长耳听八方,尤其内功伸展,双耳早已听到兽蹄踏地声越来越近。那兄长天枢道长同师弟天灵道长不悦耳头转回身,望向山坡处,不眨眼观望而去。不多时那少年英雄大奚烈手握五形兽之缰绳,猛冲到山巅,停住阵脚,面向两位蒙面道长,问道:“尔等鬼鬼祟祟利于此地,想必有不轨之心,晚辈我劝诸位速速离去,免得惹来杀身之害。”

  那胖而敦实之天灵道长,摇头晃脑,讽刺道:“乳臭未干之辈,想在此地耍弄霸道之气,你可知贫道即将取下你项上人头否?”

  大奚烈还是不紧不慢,道:“好大口气,此刻未曾动手,你这不识时务老道,若是不让尔等见血光之灾,也无有回头之意,本将军知道你二贼是受人差派于此地阻挠,既然不肯罢休,也不肯说出主使者,那就请前辈赐招吧。”

  矮胖天灵道长大步向前,一甩拂尘,将拂尘挂于腰间,右手暗中握住腰间右侧宝剑,大奚烈相差甚微,知晓此道长宝剑系在右腰处,若是用那右手拔剑,定是使用反手剑法。当初家父大奚仲有言在先,说那反手剑为三大奇剑之一,其中自家大奚神剑为首;二者离手剑法为中;反手剑法为下,尤其反手剑法最为刁钻,乃是蛮荒十六州雍州武神宇文中怀开创,而名扬天下也。

  只见天灵道长一背手抬头望向五形兽之上,那少年英雄大奚烈,极其自服,道:“大奚烈,你如今已成为瓮中之鳖,你说你想如何死去,贫道可以答应留你全尸,或许尔等自刎才是上上之选,你意下何如?”

  大奚烈心中可笑“好一个黑心老道,杀我还要让我自行了断,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目中无人也。”想罢,大奚烈蔑视一笑,道:“老道长莫要多言,若想取我性命拿出看家本事,否则休要狂言与我。”大奚烈说罢,跳下五形兽之背,手握腰间宝剑剑柄,冷眼看向蒙面天灵道长。

  只见那矮胖天灵道长怒不可遏,道:“休要多言,贫道要大开杀戒,你受死吧。”

  大奚烈蓄势待发,毫无表情注视天灵道长,但见天灵道长,右手拔出右肋下腰系宝剑,突然展示反手剑法,一个闪电般蹿越,反手一剑是剑影宛如闪电霹雳,大奚烈施展鬼魅身法,人随那天灵道长挥剑方向顺势旋转,这可出乎天灵道长意外,暗中感叹着大奚烈身形,竟然可以快过剑光,使得反手剑法不能伤及大奚烈一毫皮毛。

  也就一个照面,大奚烈俨然已经转到天灵道长身后,抬手一掌拍去,只听“砰”一声巨响,那矮胖之人天灵道长,后背被重击,直接向前方“噔噔噔”踉踉跄跄跑去,险些栽倒于地,幸好用宝剑剑尖支撑地面,勉强站稳。这天灵道长被击败恼羞成怒,欲挥动宝剑继续蛮横应战。

  大奚烈这才迅速拿下腰系宝剑剑鞘,拔出三寸剑刃,一道金光飞射而出,击中天灵道长胸口,耳轮中只听到“啊!”一声惨叫,那矮胖天灵道长,应声仰面倒地,胸口处衣衫已被大奚神剑剑光划破,皮肉破绽,鲜血刷一下涌出,不可遏制。那天灵道长之大师哥天枢道长,飞身而到,蹲身点穴,止住天灵道长胸口涌出之血,随即让属下把天灵道长搀走。

  天枢道长冷眼注视大奚烈,道:“无量天尊,没想到尔等一个娃娃有如此惊世骇俗只能为,来来来,你与贫道一较高下。”天枢道长话落,右手跃跃欲试,欲拔出右肋下大宝剑。

  大奚烈深知这天枢道长亦是反手剑法继承者,能为只在那矮胖老道之上,因此大奚烈自认为不得掉以轻心,于是抱拳道:“老前辈晚辈伤你师弟也是不得已为之,若前辈执意护短,不肯撤离此地,恐有来无回矣”

  少年大奚烈还要往下诉说警示,被天枢道长怒言打断:“住口!尔等伤贫道师弟,还敢大言不惭得便宜卖乖巧,贫道誓杀尔等!”话落,天枢道长未拔宝剑,探单掌拍向大奚烈,大奚烈一斜身子躲开,瞬间一弯腰,抬掌猛拍天枢道长软肋,只听到“砰!”一声巨响,这天枢道长闷哼一声,身体直直向后飞起,幸好被属下一群蒙面人借助,不然早已跌落悬崖峭壁,即便如此,接住天枢道长这一众,也是被惯性撞到一片,可见大奚烈是重下死手,毫不留情,毕竟这是生死攸关局面,容不得妇人之见,优柔寡断必死无葬身之地。

  大奚烈挺身站立当场,看向那倒地天枢道长,正在大口吐血,看来伤势颇为严重,已无战斗之力。大奚烈一挥手,警告那些蒙面人,道:“主犯已重伤,本将军要把他们带回大营,尔等一众协从无罪,速速逃命去吧。”

  这一众蒙面人面向大奚烈,又互相面面相觑,下意识用眼神交流,大意是头领都不能接下这少年大奚烈一招,你我一众有何等能,与之抗衡?识时务者为俊杰,风紧扯呼!这一众蒙面人放下头领二人,飞身下山,逃命而去。

  之后,大奚烈命令军卒绑起两位道长,分派其中十名兵卒,砍下两根树杆作为二人抬,把两位道长捆绑在树杆之上,扛回大奚军营,听候家父大奚仲盘问惩处。而大奚烈继续前行,此役之后大奚烈更为谨慎,眼前还有二百多里地,是万分小心,提防歹人之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