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回豪取大令 如虎添翼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090 2020.07.25 22:11

  不表少年英雄大奚烈在自家大奚府邸内,等待家父大奚仲领取大令归来。单说那大将军大奚仲骑快马不带一兵一卒,来到皇宫外,下马进入皇宫内,是畅通无阻。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如今大奚仲虽被为命号称“征北大将军”,然作为大王辰子贴身侍卫总管,亦称御林军统帅,仍是头一把交椅,只不过大奚仲若是出外涤荡蛮荒十六州盟军,这御林军统帅一职则交由副使商洪临时补缺。这一来老奸巨猾之辈左丞相商鯀,与其犬子商洪尽可狼狈为奸,独揽朝纲,大奚仲深知如此一来,有害大奚家族权势,但大敌当前,保家卫国是头等大事,待征北归还,或可以侥幸生还回归,在与商鯀一丘之貉进行殊死斗争。

  大王辰子这几日都在刘爱妃卧房住宿,一听宫女贞儿卑微禀报,言说大宦官太监曹正立亲自来到,大王辰子赶紧松开搂抱丰韵刘爱妃之手,端坐宽阔大椅上,清嗓咳嗽一声,望向宫女贞儿庄严道:“让曹正立到这里见我,不必繁复冗长到正殿议事,快去。”

  “是”宫女答应一声,去前厅告知大太监曹正立而去。片刻过后,曹正立来到刘贵妃卧室外,通过敞开之门,跪拜大王辰子,道:“大王,那大奚仲将军正在皇宫宣政殿内等候,说有要是要见大王禀奏,不知大王何时动身前往?”

  大王辰子有些厌烦,又不好拒绝,毕竟这大奚仲为徐国股肱之臣,再者大奚仲祖父大奚宇修与辰子祖父辰荆南是结义兄弟,论述而来辰子与大奚仲亦是兄弟之嫌,那大奚仲又是保驾之臣,此乃一心不侍二住之忠臣也,无有理由拒绝之。大王辰子站起身,安抚几句刘贵妃,在太监曹正立陪同下,便来到宣政殿之内,坐于龙椅之上,俯视大殿之上那将军大奚仲,故作慢条斯理,和蔼问道:“将军一早来到,真是不辞辛苦,不知为何故而来呦?”

  大奚仲躬身参拜道:“大王,那羊皮旨意臣已详尽阅览,臣忧恐林竖关粮槽之道被顽敌所窃取,若粮草不济,那林竖关十万并将必起异心,正所谓‘用兵神速,唯粮草为济,天下大势,饱腹为垒人心所向,壮筋骨充精神,何谈天下不归?’,以臣之意,由臣治下远征军卒,分拨一精锐小队,以快马押运粮草,则万无一失,请大王恩准。”

  大王辰子一捋黑胡须,赶紧问道:“爱卿之言甚好,只是那粮草之事至关重要,须遣派大能之人押运,不知爱卿志在何人也?”

  大奚仲口吻铿锵有力,道:“臣有意派遣犬子大奚烈前往,不知大王有何高妙请赐教。”

  大王辰子赶忙拍手,道:“好好好,昨日爱卿三公子大奚烈与御林军副使商洪一战,一招之下便降伏商洪,孤甚至大奚烈武功卓绝,堪称奇材,有爱卿三子大奚烈为使,孤高枕无忧矣,准奏!”大王辰子兴奋道仰面大笑,又道:“孤即刻执笔书信,爱卿待信件去左丞相商鯀府邸拿取大令,此时不宜耽搁,速去办理。”

  大王辰子拿起书案之上小毫毛笔,在纸上刷刷几笔,写下旨意,由大太监曹正立交予大奚仲。那大王辰子说句:“回寝”,在大太监曹正立陪同下顺宣政殿角门,回归后宫。大奚仲心中甚是振奋,恭送大王辰子离去后,大奚仲骑乘快马赶往户部官邸,一到地点,就让门前兵卒通禀而去。

  左丞相商鯀也是一宿未眠,但并非为国家大事,而是得报孤独承志率领盟军,在林竖关五百里外扎下大营,那军师冷寒星暗中送来密信,让商鯀参大奚仲一本,免去大奚仲“北远征大将军”一职,推荐庸俗之辈帅军前往,也好让蛮荒十六州盟军轻取林竖关。

  正于此时,兵卒进入,禀报商鯀,道:“丞相,大奚仲将军道,说是大王恩准,让大奚仲将军前来领取粮槽押运大令,大将军正在殿外等候。”

  商鯀为之一惊,一迟疑,命令道:“让大奚仲将军在议事厅等我。”

  军卒说句“是”离开这里,办理事由而去。商鯀则换上朝服梁冠、赤罗衣、黑底金符腰带,在长子商洪陪同下,来到议事厅内,同站起身的大奚仲将军,互相假意寒暄。商鯀皮笑肉不笑,道:“哎呀,大将军来此真实辛苦之志,听兵卒说,大将军是奉大王之命,前来拿取粮槽大令,果有此事乎?”

  大奚仲将军拱手示意道:“正是此事,还请丞相即刻赐令,十万火急,不可怠慢。”

  商鯀点头颜笑,道:“当然当然,即可办理。”面向长子商洪,低沉道:“洪儿,速去拿大令来此。”

  商洪说句“是!”迅速离开。

  大奚仲望向商洪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商鯀眼珠一转,套话问道:“大将军受王命远征北方林竖关,还要兼得押运粮草,一心二用恐有所失矣。”

  大奚仲却笑颜道:“丞相差矣,此事已交予我那三子大奚烈打理,确保万无一失。”

  商鯀为之一振,瞠目结舌。好半天才说道:“嗯,好,三公子大奚烈武艺绝伦,担当此任。”

  说话间,那商洪持一尺高黄金大令来到,但见那黄金大令金光闪闪,格外令人敬畏。商鯀将大令交予家父商鯀,商鯀双手捧起大令一掂量,递于大奚仲将军,说道:“此令事关重大,完成征北大事后,务必归还,若有所失是掉头之罪,务必巨细知晓。

  大奚仲将军接过大令,说句“丞相尽管放心,大令在我大奚父子之手,是万无一失,告辞!”大奚仲转身离去。

  商鯀拱手抱拳目送,道:“大将军慢走!”

  但见大奚仲走出殿门之外,那商洪凑到家父商鯀耳畔,急语道:“爹爹,这大奚仲北征,其子大奚烈又护送粮道,对军事冷寒星之大计不妙啊。”

  商鯀长舒一口气,紧锁眉头,道:“我这就执笔书信,你速速安排心腹之人送信到盟军大营,不得有误。”

  商洪一点头,说句“遵命”,这商氏父子不由得心照不宣对视一眼,似乎另有毒计萌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