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回代父巡查 再入虎穴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406 2020.07.14 20:13

  且说徐国庆远府都城,皇宫金銮大殿外,那艺高胆大少年大奚烈,一招之下,以三寸剑刃之光气击伤不可一世之辈将军商洪。这商洪乃鬼刀祖师得意弟子,如今被大奚烈一招之下击伤而大伤元气,心中愤恨却有口难言,便激怒一旁观望者家父丞相商鯀。

  先不表商氏父子暗中商议复仇计划一事。那少年大奚烈战胜商洪之后,大王辰子便当场赐予大奚烈之父大奚仲一块黄金令牌,此令牌圆形,中间空心,空心周围又浮雕龙形,共有九条金龙,象征九五至尊,金牌事关重大,辰子再三叮嘱大奚仲,道:“爱卿切记,这金牌乃是调兵遣将,甚至生杀大权至宝,见令牌如同孤亲临边关,慎用权利,不可意气用事,千万切记。”

  随即大王辰子又递给大奚仲一封亲笔书信,有大王辰子印信盖章,授予大奚烈接管林竖关兵权要事。再者大王辰子爱惜少年大奚烈武艺非凡,便将自己珍藏的墨麒麟软宝甲赠与之。

  大奚烈骑上五形兽,其父大奚仲骑上赤血宝马,一同赶奔大奚府邸。待三天后调集兵力聚首庆远府练兵场、粮草车马备足后,就起身奔赴林竖关御敌。

  这父子二人刚回到大奚府上,就来到密室之内,叫来大公子大奚庆、二公子大奚云,一家四口人,在密室内商讨最近府上出现刺客一事,探究其幕后主事者为何人。公子大奚庆、大奚云年方一十九和一十八岁,到处沾花惹草,也无从练功,大奚府上自从有刺客侵袭,两位公子也毫无心思查寻,把调查一事都寄望于三弟大奚烈。因此,大奚烈这两位兄长是一言不发,都看向三弟大奚烈,使用眼神叮嘱大奚烈全权解释调查结果。

  大奚烈不敢怠慢回应父亲大奚仲,道:“爹爹有所不知,这些刺客屡犯本府,儿杀死多名蒙面黑衣人,怎奈这些人面相生熟,其剑法也是怪异多变,尤其这些刺客掌法力贯沉猛,不像是一般乌合之众,倒像是出自名门派系之手,况且儿在一名刺客腰间,发现一块无暇美玉,于是突兀雕刻四个转体小字,字迹鲜明刚劲,让孩儿忽然想起你当初教化之言。”

  大奚仲极其好奇,追问道:“那玉佩何在,拿来为父一观之。”

  大奚烈说句“就在孩儿身上”,说罢,从怀中取出玉佩,递给父亲大奚仲,并随口说道:“这件事可能和某一门派有关,请爹爹断定。”

  大奚仲接过玉佩,一窥玉佩之上四个篆体字“碧海连天”,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自语道:“碧海连天,难道真是他们所为,不可能啊,那碧海连天门派之主,与我有过交往,他为何要派人杀我?这里边一定有问题,或许是买凶杀人。”

  大奚仲收起玉佩,叮嘱大奚烈,道:“烈儿,你速速带上我亲笔书信,赶往金鸡岭上,拜望碧海连天门主陈铎,此人号称倒拔山河气盖世,掌气如虹震天地,陈铎能为很大,见面要客客气气,不得鲁莽。”

  大奚烈点头答应道:“是,请爹爹放心,交给儿办这件事,绝对是万无一失。”

  那一旁端坐的大奚庆、大奚云则附和道:“是啊是啊,三弟骁勇盖世,头脑灵活,是不二之选,三弟去办事一定马到成功。”

  大奚仲一瞪大奚庆、大奚云,怒斥道:“看看你们三弟,能杀惯战,一十三岁就有沉稳头脑,做事从不失手,谨小慎微,处理府上事物井井有条,往后要多亲多近学习之,且不要贪图儿女私情,不得有误!”

  大奚庆、大奚云惧怕父亲大奚仲威严气势,赶紧异口同声答应道:“一定一定,儿一定不忘爹爹教诲,随三弟多学多问。”

  大奚仲再次叮嘱三子大奚烈,道:“三天后你我就要远奔林竖关,希望这三天内查到幕后凶手,以此让为父能安心御敌啊。”

  大奚烈一低头,道:“儿一定倾尽全力去办事。”突然又询问道:“可儿有一事不明,幕后主使这为何买通杀手,欲诛灭咱们大奚一族?”

  大奚仲一犹豫,莫名其妙一苦笑,道:“爹爹我早年积仇甚多,不可概述,来日方长,有空时爹爹会向你详细讲述之。”

  大奚烈没敢多问,带上四个青壮年仆人,那四个仆人各牵引一匹黑鬃马,马背上重重负载两个麻布大袋,袋子中有绫罗绸缎、珠光宝玉稀世珍品一批,可见大将军大奚仲对此次派遣三子大奚烈拜见陈铎,甚是看重,意欲用重金收买那虎踞金鸡岭山上之匪王陈铎,但这少年大奚烈对于到山上拜见江洋大盗之魁首,是颇为不适,一方面所谓匪人多是杀人不眨眼之辈,不讲信义,即便有些义气也是翻脸如同翻书为一己私利杀害同僚也在所不惜,因此,对于少年大奚烈来说,与匪人为伍多多少少有些不是滋味。

  况且大奚烈自我明了才一十三岁,若到达金鸡岭上,且不说匪王陈铎轻视他大奚烈是一孩童,甚至陈铎属下大将也有不服气以致嘲笑而来,这使得骑乘五形兽的大奚烈暗中抬手轻轻一握腰间宝剑剑柄,那稚气脸颊上眉宇倒立,雪亮眼睛的瞳仁中,迸射如流星雨落之多重忧虑心情。

  也就在那大奚烈心事重重之际,但见五形兽蹒跚而上之路尽头处,显现出一座大寨,宅门用深海玄铁铸就,高约三丈,黑漆漆油亮亮,在午时离火之阳光照耀下,吞噬离火之气,显得有些炙热难耐。那大寨里一座突兀而起土坯铸就之高台上,一喽兵打眼罩俯视停在寨门前的大奚烈,一挺身板,鼓足底气,犹如吹起牛角号,公鸭嗓子大声问道:“喂,来此作甚,快快报来,若无大事,速速离开!”

  大奚烈拽住五形兽的缰绳,仰望而去,回应喽兵,道:“大奚府来人,小可是大奚仲将军三子大奚烈,前来贵宝地拜见陈铎寨主,有事相商,请通融一声,不胜感激。”

  喽兵边念叨“哎呦!是大奚仲将军差人,好好好,等一等,我速速报之”一转身,挥动手中两杆红、绿二旗,朝远处寨内城堡之城头喽兵示意。也就一呼一吸之间,那大寨内城堡里走出一人,随从众将不下三十有余,来到大寨玄铁巨门前,只听巨门被五十名喽兵合力,拉起滚轴铁链,巨门“嘎吱,嘎吱吱......”作响中被开启。

  大奚烈赶紧跳下五形兽,观望被缓缓开启之玄铁巨门,只见铁门里走出一众长辈,各个精气神十足,人群里有瘦小精神者、庞大魁伟威严者、长相怪异牛头马面者、总而言之俊朗者优雅,面相凶恶者犹如地狱恶鬼次肉不吐骨头可憎可怕。尤其为首之人高约三丈,四方大脸,黝黑皮肤,双眼如铜铃,红色大炮遮身,在芬芳季风中显得格外威武可敬。

  大奚烈认定这位走在最前方,三丈黑面之人,如假包换一定就是那倒拔山河气盖世,掌气如虹震天地的陈铎,因此大奚烈自我叮嘱,要多加小心应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