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回与虎为伴 少年凶险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3059 2020.07.16 21:37

  那少年大奚烈手牵束缚五形兽之缰绳,端正站立一旁。身材伟岸之辈陈铎,率领一众门派弟子,停在少年大奚烈近前,只见陈铎双眼隐含笑意,打量大奚烈,发现大奚烈堂堂七尺男儿,虽身形成熟,但脸上稚气萌萌,眉宇间傲骨英气,眼神坚定而神韵七彩,真可谓一身纯洁如溪流,白龙游水志气狂,来来去去多少客,此间少年最清奇。

  大奚烈赶紧松开缰绳,仆人将五形兽牵到一旁,生怕五形兽作狂,惊扰众人。随即,大奚烈朝陈铎抱拳躬身施礼道:“晚辈久仰门主大名,受家父所差,前来讨扰,还望门主多多见谅。”

  陈铎一捋花白胡须,道:“客气,客气,三公子乃少将军是也,屈尊此地也是陈某之幸,无须见外,请。”

  那陈铎言语洗炼,话语不多,然则措辞有力,显现出长辈及高人风范。少年大奚烈心中暗暗敬佩陈铎老前辈,也就随那陈铎门长一同走进大寨城堡内。要说起这座大寨也是颇具传奇色彩,当年陈铎还是一身清贫时,来到金鸡岭山,偶遇两位道人,与其言语交集后才知晓两位道人道号天长、地久,乃是出家在蛮荒十六州之青州素雅之地,后因战乱打扰清修,顾游历到此间徐国金鸡岭山之上,却见此地清雅可居,山野烂漫,鸟虫曲歌鸣叫,甚是心宽神怡,这正应承那句世间流传诗句“清净亦清心,寡欲弃名利。他年游天涯,返璞实归真。”

  这时,陈铎将少年英雄大奚烈引入城堡议事厅,分宾主落座,陈铎坐于大殿正上方,大奚烈独坐陈铎右垂手处,其他英气或奇形怪状之辈,列立两厢。那陈铎命令属下献上茶来,而大奚烈一见到献茶之人不由得一惊,只见献茶人头如麦斗,只有一目立于印堂之上,那一目睁开足有一拳之大,那双唇也是正立生长,甚是奇特乖张。

  陈铎见大奚烈神色惊异,赶忙笑颜解释道:“少将军不必惊异,小老儿自从创立碧海连天门派,广收高徒,正所谓父不嫌儿丑,子不嫌父贫,小老儿包容天下,只要向来不做伤天害理之事,手脚干净,心善义正,不败坏门规,是一一来者不拒,皆收下之。当然,天下门派各自为政,互相诋毁之事时有发生,想必少将军心中自有白云青山分明。”

  大奚烈拱手说道:“老门主黑白分明,心宽仁厚,有江河天阔之胸襟,晚辈敬佩还来不及,哪有质疑前辈的资格,只是这次来,晚辈是受家父委派送信而来,还请老门主过目。”

  大奚烈话落,从怀中取出信件,那一旁站立的膀大腰圆牛头马面之辈,接过信件,大步走到门主陈铎面前,呈上信件。陈铎面色平静,拆解信件,抽出信瓤仔细端详,只见心中这样写道“陈兄见过此信莫要动怒,只是进来大奚府刺客频频出现,那些黑衣人来历不明,某日为兄之三子大奚烈抓获一凶手,欲严加审讯,然则匪人咬破口中毒物自尽身亡,三子搜查匪人其身,赫然发现一块无暇美玉,玉佩上突兀雕刻四个篆体字‘碧海连天’,由此为兄只得派遣三子烈儿前来讨扰,还请陈兄多多海涵,替为兄查一个水落石出,落款:大奚仲”

  陈铎一览信件后,不由得眉头紧锁,那和颜悦色之神采荡然无存,可以清楚判定,陈铎胸中怒气燃燃,无名之火在寂静中即将爆发。只见陈铎面向一旁站立的大弟子“一掌定乾坤”廖化一,怒斥道:“化一,为师问你,最近门派中有无徒子徒孙败坏门规之辈,你要如实将来,不得包庇护短,含糊其词。”

  身高过丈白发披散、一身青色道袍五十岁有余的廖化一,走出人群,拱手抱拳,道:“尊师有所不知,最近时日门派中新收一批徒孙,这些人皆是年仅二十至三十岁左右的市井卖艺之辈,弟子详细打探过他们过往经历,皆无欺行霸市、猥琐贪婪举动,这违规之事.......也无有发生,还请老师明断。”

  陈铎一点头,面沉似水沉默好半天,不说一句话。少年大奚烈发现事情风头不对,赶紧抱拳面向陈铎进言,道:“老门主,可否这样,既然说未曾发现门人违规,可否将所有持有‘碧海连天’玉佩者,一一检验,若缺少一块玉佩,便是那袭扰大奚府之刺客,不知老门主意下如何?”

  陈铎一捋胡须,说句“好!”,面向大弟子廖化一,问道:“为师问你,这碧海连天腰牌一共发放多少块?如实讲来。”

  廖化一规规矩矩回应道:“门派内大小头目一共五十人,大头目十人,共十块血色美玉,雕刻‘碧海连天’字样,小头目四十人,翡翠玉石也雕刻‘碧海连天’字样,其中大头目现今都在这议事厅中站立,小头目被分派到各个山头作为护法,拱守金鸡岭山宗门。”

  陈铎一声令下:“将所有附属山峰之小头目召回,看一看有谁缺席,便可一窥究竟,快去。”

  廖化一答应一声离开这里,去亲自办理此事,以往这种小事都是由廖化一的十大弟子去办理,现今尊师门主怒不可遏,廖化一也只得亲自出山,不过,廖化一对少年大奚烈上门告状是颇为不满,心中早已计划,要对少年大奚烈教训一二,方解心头之恨。

  不说廖化一如何召集各山头小头目一事,单说少年大奚烈告状门主陈铎,惹得大殿之上,那廖化一的十大弟子颇为不满,索性那廖化一之大弟子牛头马面走出人群,向老门主拱手抱拳,道:“祖师,徒孙听说这大奚家族那‘大奚神剑’名扬天下,神鬼莫测,徒孙偶遇大奚神剑传人,不能失之交臂,还请祖师准许,徒孙要和三公子大奚烈切磋一二。”

  陈铎一犹豫,突然仰天大笑,说来陈铎与大将军大奚仲早年结交,但一直未曾领教过大奚神剑之奥妙,本来陈铎对大奚仲差遣三子大奚烈前来“告状”,是颇有微词,但是那大奚仲毕竟是徐国大王辰子眼前耀眼星辰,况且陈铎与大奚仲结交五十余年,总不能因为这样一件事就翻脸无情,也只得压下怨气,清理门户,以证门派清白。倒是徒孙牛头马面提出与大奚烈比试武艺,让陈铎有宣泄不满之契机。

  陈铎故作为难神色,面向大奚烈,问道:“小老儿这徒孙对大奚神剑敬仰有加,少将军可有兴趣?”

  少年大奚烈本想推辞,但众目睽睽之下若是拒绝,传出去岂非是大奚家族神剑徒有虚名乎?至此大奚烈起身抱拳,回应道:“既然邀请,晚辈怎可驳老门主之雅兴,晚辈不才愿意在这位长辈面前,走上一遭,陪练一二。”

  牛头马面不耐烦,急语道:“三公子何必客气,来来来,速战之!”

  大奚烈走到巨大议事厅中央处,和牛头马面隔五丈交谈,大奚烈问道:“敢问尊长如何称呼?”

  牛头马面一晃头,自恃清高道:“你仔细听真‘洪山一精灵,修炼成人形,至今一百载,六十载前非灵长,四十载后得造化,故此是人四十载,自称晚辈拜师行’”

  大奚烈笑颜道:“原来长辈也已百十余岁,晚辈这厢有礼。”

  牛头马面不客气道:“莫要磨牙巧言碎语,来来来,拨出宝剑,对决一二。”

  大奚烈却说道:“晚辈有一嗜好,就是无论与谁对决,都要后发制人,前辈先来。”

  “好!好一个后发制人,吃我一掌!”牛头马面乃人身蛮牛秉性,挥掌就拍向大奚烈,只见牛头马面袭来的掌中有光球闪动,光球四周霹雳闪电包裹,甚是吓人。一旁站立者中,就有牛头马面的九个师兄弟,他们九人议论纷纷,但话语都在夸大师兄掌心中那淬炼的“烈焰乾坤球”这一法宝,威猛刚劲,不可阻挡。

  而这边大奚烈屏住呼吸,盯住袭来之掌中的烈焰光球,突然大奚烈身形向后鬼魅般弹射倒退,瞬间拔出宝剑,只露出三寸剑刃,那剑刃锋芒毕露,一到耀眼金光迸射而出,金光一闪致使议事厅里众人赶紧遮住眼眸,生怕强光伤害,大家都不由得喊出一句话“呀,好剑!”

  还未得众人放下遮眼的袍袖,只听“砰!”一声巨响,牛头马面一声大叫“啊,我的烈焰光球”,只见牛头马面身子向后翻腾,随即跌落尘埃,仰面摔倒在地,看向自己右手,发现掌心有一道剑伤,足有五寸,还在血流不止。

  由于大奚烈只是露出剑刃,未拔出宝剑,只是将剑刃推入剑鞘,朝老门主陈铎抱拳,道:“老门主,晚辈多有失礼,一时失手,还请门主饶过。”

  陈铎一捋胡须,面色有些难看,但还是爽朗一笑,道:“少年出英雄,大奚神剑果然盖世无双,好!”

  这句话,气得那廖化一的九名弟子嚼碎钢牙,恨不得杀大奚烈性命,活吞大奚烈之肉,也不得解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