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回梁上歹人 乃先知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182 2020.07.28 20:55

  且说大将军大奚仲手持粮槽大令,胸中热情高涨,骑快马回奔大奚府府邸。这边那三公子少年英雄大奚烈,在客厅内迂回走动,焦急等待爹爹大奚仲归来。毕竟前方敌情紧急,况且即使即日启程,赶本那林竖关也要千里之遥,日程漫漫,耽搁一日前方情势即差池千里,若是那蛮荒十六州盟主孤独承志,提前派遣武功卓绝之辈赶赴子母河流域,投放霍乱之毒,恐徐国押运粮草仓长一众,必遭毒手,甚至林竖关内众将士吃喝子河之水,也难逃被霍乱之毒完虐之痛。

  少年大奚烈索性走到客厅门口处观望,且隐隐听到院门外传来马蹄频繁踏地之脚步声,大奚烈凭锐利感觉断定,爹爹大奚仲已经骑马赶回府邸。大奚烈情绪高昂,迈步走出客厅,大步走到院门口处,开门观望而去。果不其然,爹爹大奚仲座下骏马刚刚停住,大奚烈走到马前,抬手牵住马缰绳,大将军大奚仲翻身下马。

  大奚烈期盼眼神望向爹爹大奚仲,问道:“爹爹,此去见大王可曾授予大令否?”

  大奚仲神情隐隐显露喜悦之色,但口吻颇稳重回应道:“为父此前有言在先,若说其他事由无有把握,倒是这粮槽大令,为父是胸有成竹志在必得,任由那左丞商鯀如何口若悬河,绝不可说服大王辰子之心,为此为父此行是大功告成,三儿你来看!”大奚仲话落,从怀中取出金光闪闪黄金大令,递给三子大奚烈。

  少年大奚烈接过粮槽大令观望之,胸中喜悦之情由内洋溢,脸上眉开眼笑,自语道:“大令在手,林竖关后顾之忧得以填补,粮草接济无忧,何患驱敌千里不成乎?”又问爹爹,道:“不知孩儿我何时动身?”

  大奚仲一捋胡须,深思之后,道:“今日挑选精锐兵卒,去拿储蓄粮草之地取万担粮食,休息一夜,翌日寅时动身,烈儿你看何如?”

  大奚烈刚一点头,突听前方古楼之上,那琉璃瓦处有碎石滚落之声,声音虽小,但在早晨人稀路径中,听得十分真切。大奚烈、大奚仲父子夺目观望而去,发现是一黑色短衣蒙面人,暗中窃听,不小心搅动碎石引起之。但见黑衣蒙面人见势不妙,飞身而起,踏足众多古楼飞奔而去。

  大奚烈对父亲大奚仲说句“孩儿去去就会”飞身而起,风驰电掣施展轻功追逐黑衣蒙面人而去。那黑衣蒙面人脚程甚快,足见功力奇高。但少年英雄大奚烈也不甘示弱,紧随其后飞奔于各个古楼之上,两者始终距离十丈有余,拉锯相持。

  大奚烈不由得大声警告蒙面人,道:“尔等留下名姓,若不是孤独承志爪牙,即可停下。若不应答,休怪本将军手下无情!”

  那蒙面人突然停住,猛转身面向大奚烈,抬手示意道:“少将军留步,吾并非孤独承志鹰犬,吾乃闲云野鹤,不值一提,今日到此是有事相告。”话落,从怀里掏出一包手掌大小包裹,又道:“他日若少将军赶往子河守粮草要道,必遭遇歹毒之人,此包裹中有奇效良药,服用之,可化险为夷,给你”言尽,蒙面人一甩手,将包裹掷向大奚烈。

  大奚烈抬手,手疾眼快抓住包裹,在手中一掂量,道:“这位长辈,可否留下名姓?”

  蒙面人仰天大笑,以诗暗示道:“‘半生忠魂烈,他年两茫茫,空空皆往事,生来是死去,十载心酸路,名利侍二主,异途入深渊,覆水悔难收,隐遁避名利,仗义保家国’告辞!”话落,一转身行,加速飞奔,一盏茶时间,消失得无有踪迹。

  大奚烈望向蒙面人消失方向,自语一句“文采雄健,来无影去无踪,真乃高人也。”

  这蒙面人不求名利,一心为大奚烈着想,使得此少年英雄颇受感动,即使在回归途中,大奚烈也时不时抬手抚摸怀中那一小包奇效解药。大将军大奚烈则在大奚府客厅内,焦急等待三子大奚烈归还,忍耐一时,不见烈儿踪迹,刚迈步走出客厅,但见三儿大奚烈径直走向这里。父子这一刻迎面相遇,那大奚仲询问道:“烈儿,那蒙面人可曾追上,有无收获否?”

  大奚烈抬手于怀中摸索,掏出那一小包解药,告知父亲道:“那蒙面人身法奇快,不出孩儿所料,此人功法只在孩儿之上,不在孩儿之下,想必定是一位世外高人也,他还馈赠孩儿一包解药,说是孩儿他日远去子河,定会受毒药所害,这包解药,可救孩儿于万一。”

  大奚仲颇感兴趣,追问道:“那蒙面人可曾留下话语,譬如姓名?仙乡何处?有无提起自己在江湖之中,喝号怎样称呼?”

  大奚烈是接连摇头,眉头紧锁,自我感觉也很是失望。不多时,大奚烈那两位兄长大奚庆、大奚云也来到当场,分别抓住大奚烈左右手臂,其中大奚庆急切问道:“三弟,听爹爹说有蒙面人偷听你们谈话,你追击那歹人而去,不知有无收获?”

  大奚烈惭愧一笑,回应道:“不瞒大哥,这蒙面人并非歹人,此人送于三弟我一包解药,说是若去子河中毒,可服此药解之,奇效甚验。”

  二哥大奚云却说道:“三弟,你还糊涂,这陌生之人送药与你,谁知是居心何为,若是这药中有毒,三弟你可万劫不复矣,还是谨慎为妙好。”

  大奚烈点头,道:“二哥所言甚是,三弟我也曾考虑药中有无手脚,只是那蒙面人若想害我,亦可在刚刚追逐中要我姓名,何必假以解药,毒害之?此事不成理法,况且那蒙面人身法之快,三弟我是穷追不舍,也未曾赶上,可见蒙面人高我一筹,三弟我攀比不得,这要定不是毒药,兄长皆可放心。”

  大奚仲走到三儿大奚烈面前,叮嘱道:“明日寅时启程,奔赴林竖关那子河地界,你且与为父我挑选精兵,去庆元府东五十里‘车囤谷’调集粮草,时间紧迫,速随我来。”

  大奚烈答应一声“是”,向兄长大奚庆、大奚云抱拳道别,并告知兄长向母亲说明,过些日就回来看望。说罢,大奚烈随家父大奚仲大步流星走出客厅,大奚烈骑上坐骑五形兽,大奚仲骑乘赤血宝马,疾奔大奚府东二百里外,大奚军练军场,集结治下兵卒,挑选精锐兵卒,赴子河押运粮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