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回留宿大寨 险象环生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225 2020.07.19 00:21

  大寨内,那牛头马面之辈被少年大奚烈一道剑光伤害,迫使牛头马面垂头丧气站立一旁,那受伤之手,依然疼痛,这触动心弦之痛让牛头马面怀恨在心。尤其牛头马面练就那“烈焰电光球”耗费四十载有余,且不说这法宝受损程度,单说牛头马面被大奚烈神剑伤害,最近半年恐不得伶俐行动。

  本来那牛头马面受恩施“一掌定乾坤”廖化一所派,参加这徐国光禄大夫林怀南——林仁之子林宝比武聘请武教头一事,据说这林宝手下有八百死士,专为秘密替陛下辰子做事。譬如秘密逮捕不法之徒,刺杀一些异议人士而为之。总而言之,此筹谋并非光彩益事,因此暗中鬼鬼祟祟筹划也就顺理成章矣。

  单说那少年英雄大奚烈,继续端坐于大寨城堡内议事大厅里静候。这边“一掌定乾坤”廖化一,骑乘肋生双翼之白狐,飞翔到访各个山头通知各位小头目到金鸡岭山上聚义。这往来五十座山头,即使距离并不遥远,来去迂回也得两个时辰左右,等到那廖化一忙碌完公事之后,也已午后酉时,这天光渐渐暗淡,夕阳晚霞衬托骑乘飞狐归来之廖化一,降落在金鸡岭山大寨内。廖化一跳下飞狐,风尘仆仆跨入城堡内议事大厅里,抱拳禀报家师陈铎,道:“掌门,徒儿也已到访五十座山头,通告所有小头目到来,令徒儿感到惭愧一事,就是那凤山守卫陈胜不在山上,听兵卒说陈胜于七日前出外有事一直未归。不知道这其中是何缘故,还请掌门明鉴。”

  陈铎一捋花白胡须,点头道:“嗯,为师了解。”一转话锋,又问道:“化一,你认为这凤山守卫统领陈胜,会去往哪里,为何迟迟未归,故意触犯这碧海连天门内规矩?”

  廖化一犹豫片刻,谨慎回应道:“据徒儿所知,这陈胜向来严于利己,未曾触犯过门内规范,倒是最近七日他突然离开凤山,不辞而别,倒是值得玩味之,或许陈胜已经遭遇不测,不然以陈胜秉性,不会迟迟不归啊。”

  正说话之际,那四十九名各个山头守卫统领赶到,纷纷躬身抱拳,向门主陈铎施礼,嘴中异口同声,道:“门主天寿安康。”

  陈铎起身拱手抱拳,以礼回应道:“各位兄弟着实辛苦,为碧海连天门派安危煞费苦心,今日有劳诸位聚义此地,想必大家早有耳闻,吾之徒儿化一已经说明,大奚府上最近时日接连发生刺杀事件,以使得大奚府上上下下不得安宁”接着指向少年大奚烈,引荐道:“这位就是大奚府上,大将军大奚仲得意三子少将军大奚烈,各位兄弟都互相熟识一下。”

  大奚烈赶紧站起身,面向众人躬身施礼,但并未言语。随即,廖化一主持现场秩序,分别命令诸位小头目依次报名,经过一番排查,发现确实所有守卫统领中,只有那凤山守卫统领陈胜不在。这件事确认后,那端坐大殿正上方的掌门陈铎,是表情严峻,沉默不语。但双眼眼神中早已暴露出一种极度担忧神色。

  原来,这凤山守卫统领正是老门主陈铎之义子。陈铎这五十年来只顾壮大门派,操劳一生,也为娶妻生子,索性于二十年前,收下唯一义子陈胜。这陈胜也本不姓陈,当初陈胜乃是路边弃婴,被陈铎见到,才带入金鸡岭山大寨内,悉心照料养护,由于不知晓孩子过往身世,也只得跟随陈铎一姓,后来陈胜获得陈铎传授武学,但陈胜此人贪于玩耍与儿女私情,荒废肄业,年近三十有五,武艺毫无进展,索性陈铎将义子陈胜分派到凤山作为守卫统领,一则是消遣时光,灵一点是作为线人,监视各个山头守卫统领有无异动异心。

  但今日陈胜七日未归,是死是活不得而知,令陈铎是颇为焦急难受。但少年英雄大奚烈心思敏锐,赶紧抱拳试探前辈陈铎,道:“既然陈胜七日未归,想必已遭不测,晚辈有一建议,那三日前晚辈抓获一位刺客,此刺客服毒自尽,但尸体尚在大奚府内冰窖里,如有需要可以差人将尸体运到此地,辨认尸体与陈胜有无关联,不知老门主意下如何?”

  陈铎一迟疑,道:“也罢。”面向廖化一,命令道:“为师执笔书信,你带上信函,到大奚府上找大奚仲将军提取尸体,以辨究竟,速去速回之。”陈铎赶紧命令属下,取来笔墨,挥毫而就,写下诚恳留言,封存信件交于廖化一之手,廖化一也只得借黄昏天光,够奔大奚府而去,提取尸体。况且大奚家族府上在国都庆元府最东处,金鸡岭却远在西方尽头,即使廖化一骑乘飞天白狐赶往大奚家族也得两个时辰,而此刻已是亥时,天色已经黑暗,星星簇拥月光成为夜空中唯一光亮。那少年大奚烈欲离开金鸡岭,怎奈廖化一去提取尸体,很快就会归来,这一节点上,大奚烈万般无奈不能离去,索性在老门主陈铎邀请下住在城堡内,一处极尽奢华卧房内。

  那廖化一的十大弟子住处,里大奚烈卧房不是很远,况且两者住处门对门相望,观察监视亦是及其便捷。其中那大弟子牛头马面之辈,先前被大奚烈神剑剑光所伤,至今还是记忆有幸,发恨不止。于是牛头马面当夜与九位师弟商量,欲联手除掉少年大奚烈。若是仅仅因为仇视大奚烈,杀生害命,其理由还是若有牵强。原来,廖化一以及牛头马面一干弟子,早在一年前,接到过那蛮荒十六州盟主属下军师冷寒星邀请,冷寒星引荐廖化一,为盟主孤独承志贴身十大护法的总教头,且重金聘用廖化一属下十大弟子为护法,真是高官厚禄,极具诱惑,令廖化一垂涎而同意。

  所以说那牛头马面一干十大弟子,欲暗杀少年大奚烈,是不想让祖师陈铎和大奚家族走得太近。而杀死少年大奚烈,正是廖化一和十大弟子,挑拨祖师与大奚仲将军之间的深厚友情,不让祖师陈铎替徐国朝廷卖命。真可谓“蛇心欲吞象,狂犬灭六亲,机关皆算进,利欲吞猛兽。”

  这时那大奚烈刚刚吹灭蜡烛躺下安睡,冷不丁听到房顶琉璃瓦上有轻盈细碎脚步声响起,这显然是轻功绝伦之辈游走,并非狸猫野兽所为。大奚烈赶紧拿起床边宝剑,穿上衣衫,躲在紧闭屋门里,静候突变,因为大奚烈意识到有人暗中刺杀,不可不防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