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剑大奚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回铁叉对宝剑 大奚烈出手化凶险

神剑大奚烈 落苍生 2106 2020.10.23 04:13

  大奚烈率领的押运粮草的舰队,在行驶到庆元江里一个急流之处,看到了前方几十米远处的一群靠捕鱼为生的渔民们,他们船挨着船并排排列,一同抛出渔网捕鱼,场面着实有些壮观,这也引起了大奚烈的高度警觉。因此在大奚烈的号令下,船上弓弩手密密麻麻排列站立在每艘船的甲板上,搭箭拉弓损失准备应对不可预知的突发事件。

  大奚烈背背宝剑,站立在甲板上,冷眼看向正在捕鱼的渔民们。这个时候,长水校尉虎豹,从站船上一跃而下,跳入了一只冲锋舟之上,率领其他三只冲锋舟,加快摇浆,来到了这些捕鱼的老老少少之人的近前,同捕鱼者交流,让其闪开路面让押运粮草的船队过去。

  胡豹乘坐的冲锋舟不经意间停在了一个双手掐腰,笔直站立头戴斗笠、胡须银白的沉默男子近前,胡豹从此人的相貌打扮便知晓,此人一定就是这些渔民的头目。于是,客气并爱护地对此人说教道:“这位老人家,想必您应该就是这些渔民里说得算的人吧,我们少将军大奚烈押运粮草经由此地,此行十万火急,还请老人家让这些渔民们赶紧闪开河道,待运粮船只驶离之后,你们再行捕鱼可否?”

  这些渔民为首的头领彭董青摘下了头顶上的斗笠,面向长水校尉虎豹诉说原委道:“庆元江今年雨水不足,很多江鱼未能流入此地,这几日雨水大涨,江水带着鱼儿又汇聚此地,机会难得,并且地方发运司最近要封江,清理江中漂浮异物,我们不趁此机会捞鱼,恐怕最近一个月都没有机会了,我们可以让路,你们过你们的,应该不耽误你们船只的出入吧?”

  胡豹当即就不愿意了,底气十足地命令道:“老人家,我现在跟你好说好商量,只耽误你们半个时辰左右,难道连这一点面子也不给吗?耽误了官家运粮,尔等吃罪得起吗?速速让开!”

  一个身高八尺的壮汉,手拿铁叉从老者彭董青的身后绕过,用铁叉指向胡豹,大声叫嚷道:“你们当官的就知道发号施令,我们这些渔民都快要喝西北风了,不就是过几艘船嘛,至于这样大动干戈嘛,我们让开一个口子,你们一艘艘的过,就这么定了,要不大家就在这里僵着,你看着办吧。”

  胡豹怒指壮汉:“敢在我的面前如此无礼,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把这个小子给我扔河里去!”

  胡豹话音刚落,这三艘冲锋舟上跳起三名伸手不错的兵卒,落到了壮汉这艘渔船上,渔船小巧,被三人的重量压得来回摇摆,这三名兵卒二话不说,挥起大刀就砍向壮汉。这壮汉也不是一般匪类,挥起铁叉横扫而过,三名兵卒赶紧躲闪,人是躲开了,但腹部的衣服被划开了口子,令三个兵卒是倒吸凉气,差一点就开膛破肚了。

  三名兵卒不服气,再次向前冲,和壮汉打在一起,壮汉手握铁叉收发自如,点刺三名兵卒,“噗噗噗”铁叉伶俐锋利,兵卒们躲闪不过,有的被刺伤了屁股,有的肩胛被刺中,还有一个小腿肚子被刺到流血不止,三名兵卒大败而归,落到冲锋舟上,被其他兵卒搀扶住敷药包扎伤口。

  壮汉把铁叉重重向船上一杵,面向长水校尉胡豹,得意地说道:“看见没有,我不是说了吗,大家和和气气的,我们是百姓,不是闹事的匪类,我们给你们让开一个一丈宽的口子,你们慢慢通过,不要耽误我们捕鱼就行,何必刀光剑影相加,伤了和气。”

  胡豹大怒,拔出宝剑,指向壮汉,道:“尔等既然不知好歹,阻挠军粮运送,可杀而不可留,你来看!”

  胡豹飞奔而起,挥剑直刺壮汉的胸口,壮汉抬起铁叉向外一拨,说来也是巧合,那胡豹的剑柄和壮汉的铁叉的三根叉尖搅在一起,两人各自猛推武器互相较力,恨不得一下子刺死对方,怎奈别在一起,不好分离,眼下两人都命悬一线。

  大奚烈就在不远处的战船上背手观望,一看形势不对,这壮汉伸手很不错,如两人再这样较力下去,恐怕是两败俱伤,都有生命危险。于是大奚烈赶紧飞身而起,向离弦之箭,飞射到这艘渔船之上,只是伸出双手“啪啪”两下点住了胡豹和壮汉的穴道,随即壮汉和胡豹手里的兵器撒手,一场虚惊当场化解。

  大奚烈还是那样背手站立当场,面向老者彭董青,低沉命令道:“老人家莫要固执,此刻万分紧急,粮草运送不可延迟,若要再逆天而行,可要小心你们的饭碗和脑袋,我这里有二十两纹银,你们先拿去使用救急,日后可以到大奚府上再拿银两接济生活,你看如何?”

  彭董青一听道“大奚府”三个字,不由得好奇起来,恭恭敬敬追问道:“小民敢问少将军怎样称呼,日后定当报答。”

  大奚烈也不好隐瞒,只是轻描淡写地回应道:“家父是当朝太尉兼御林军统帅大奚忠,我是太尉三子大奚烈是也。”

  管事人彭董青一听到“大奚烈”三个字,不由得大惊失色,赶紧抱拳躬身道:“哎呀,原来是三公子啊,失敬,失敬,我们有眼无珠,大衣冒犯,您金銮宝殿上神剑大战商洪,一举成名天下,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奚家族一派正气,为国为民可歌可泣,我们怎能与之为敌。”

  彭董青一转身,向众多渔船上的渔民们挥手,高声喊道:“渔船靠到岸边,让押运粮草的船只通过,分开路径!”

  大奚烈点开了壮汉和胡豹的穴道,胡豹和壮汉还要火拼,背老者彭董青和大奚烈劝阻住了。但见几百艘渔船两侧分开,缓缓靠向岸边,大奚烈送给彭董青一包二十两银子,飞身回到战船之上,还是那样背手站立,观瞧押运粮草的船队通过畅通无阻的河道。

  那彭董青抱拳拱手站立,目送着大奚烈押运粮草的船只缓缓离去了。彭董青只是眺望着站在战船上的意气风发的大奚烈,自言自语夸奖道:“真是少年出英雄,我辈活到老也不如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